东方三月精 ~ Eastern and Little Nature Deity./月之妖精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本页是东方Project官方出版物词条的页面

概述

月之妖精封面
月之妖精封面
月之妖精插图1
月之妖精插图1
月之妖精插图2
月之妖精插图2
月之妖精插图3
月之妖精插图3
月之妖精插图4
月之妖精插图4

月之妖精
月の妖精 (つきのようせい,Tsuki no Yousei
官方漫画东方三月精的第一部(东方三月精 ~ Eastern and Little Nature Deity.)单行本中附带的小说。
由ZUN所写、綾見ちは插画。
该单行本于2007年1月26日发售。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15-132

内容

  孙康映雪。大陆的伟人即使连买油的钱都没有,还是凭着月亮在雪上反射的光线读书。他把那疯狂的月光收集到一起,却竟是为了读书。他一直这样读,竟到他升至高官才罢手。这故事,是在称赞他的勤奋吗?

  抑或,是在告诫你要不懈努力?

  不,不是那样的,根本不是那回事。根本没有那层无聊透顶的意思。
  “呼啊啊~啊。怎么一大早就愁眉苦脸的啊”

  最后醒来的桑尼米尔克嘴边漏出倦怠的声线,并敲了一下坐在客厅里的露娜切露德。
  “痛。只是想到昨天的事,心情就变得不大好啦”
  “还能记起昨天那事的人,就只有整夜都没睡的露娜啊。普通来说——”
  坐在正对着露娜切露德方向上的斯塔萨菲雅,向懒猫桑尼米尔克说道。
  “——普通来说,只要睡着了就会忘记的哦。无论那是什么”
  “今天好像有什么活动?”
  “的确就像斯塔所说的,普通情况下睡着了就会忘记。今天不就是探宝日嘛”

  桑尼夸张地摆了个惊讶的姿势,说了句“啊啊,抱歉抱歉,我现在就去准备”后就回房间去了。
  露娜和斯塔早已准备好,所以就安坐在客厅的茶几旁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等着懒猫做好准备。

  “我说昨天啊,你们都太狠了。扔下我却自己先逃了出去”
  “那可说错了,露娜。我们是因为信赖露娜,所以才扔下你的啊”
  “还真会找借口”
  昨天是神社之日。所谓神社之日,就如字面所说,到神社那边找乐子的日子。结果就像往常那样,被巫女发现后死里逃生,不过这次露娜因为脚步慢了,就被巫女抓了去说教。
  “就我一个被说教了啊。虽然我没怎么听”
  “不该说没听,应该说听不到才对吧?”
  露娜能够将声音消除。所以对露娜说教,简单地说就像是对牛弹琴、耳边风一般。
  “虽然我是很想这样做,不过如果不装着在听的话不是不能搭腔了吗。那样的话,听不到的事不就会暴露了吗。所以我说——”
  露娜语速极快地喋喋不休后,向只剩一点的咖啡放入了砂糖。
  对了。心情不好并不是因为她们把自己给置之不管。一来那本身就是家常便饭,再者对于自己的能力而言,充当殿后也是理所当然。我之所以会心情不好……是因为什么?
  “砂糖放太多了吧?糖放进去……变成咖啡糖了哦”
  “哟~!”
  懒猫总算回来了。

  “久等了—。来,今天出发去探宝咯—!”
  在幽暗阴冷的店内,尘埃和奇怪道具堆积在每一个角落。他打开窗帘,让窗外的光线倾泻进来。

  外面的世界银白一片。冬天的日光在雪面上反射开去,过亮的光线涌入店里头,因此他又把窗帘又关上半分。
  在那人所熟知的孙康映雪中,雪所收集并非日光,而是月光。日光不仅会把雪的表面融化,而且因为反射角会发生一点改变,所以反射起来会非常刺眼。反射的日光是没办法读书的,他如是想。
  “真是稀客啊,你们妖精三人。天气变冷了要买些什么回去吗?”
  幻想乡的古道具店,香霖堂的店主森近霖之助这样说道。
  “啊,不是。我们不是来买东西”
  桑尼的话音刚落下,斯塔便补上一句“而且我们没有带钱”。
  “嘛,我也觉得你们会只看不买。妖精怎么会来到这净是高深道具的店里买东西”
  虽然霖之助早已习惯别人只看不买,但还是令人觉得他有点失望,好像在说“果然不是客人吗”。看到这的桑尼就慌忙应道。
  “说是只看不买,倒不如说不是完全只看不买。刚才我们在森林里探宝,找到一个很难得的东西。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所以就来到店里了”
  “哦,那在刚才就该告诉我。是什么?”
  奇怪的物品——是一根细长的白色直棒,造型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并非自然的产物。粗细是单手就能握住的程度,至于重量,则比从棒的大小想像出来的重量相比要轻上许多,表面似乎是玻璃。
  三妖精将那奇怪的物品,极其小心给交给霖之助。
  霖之助在接到那奇怪物品的瞬间,脸上露出了似乎明白一切的表情,然后又极其小心地放到桌面上。三妖精都期待着自己找到的物品是不是珍贵的物品,是不是高价的物品,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然而霖之助却在烦恼着,究竟该怎么向眼前的抱有过分期待的三妖精解释清楚。
  “非常遗憾,这并非什么珍贵的物品,在外面的世界,这是一件能够放光的道具。这在外面的世界被称为‘荧光灯’的东西,是最普遍的物品之一。只是,我这里没有能让这东西发光的道具……”
  既然这东西并非珍贵,那三妖精想必会失望吧。霖之助这样想着,就先退到屋里泡茶去了。然而,三妖精却反而显得非常雀跃。
  “他说是‘荧光灯’,说是会发光……你觉得怎样,桑尼?”
  “我们可找到好东西了嘛”
  “能发现这东西,可是全靠露娜啊”
  看到反应比预想中要好,霖之助只好回了句“是、是吗?能发现好东西真值得庆幸”。
  “不过刚才也说过,现在这种状况是没有办法发光的”
  “是吗。我们随便可以让这发光啦”
  “只要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总能够让这发光的”
  “稍微选个好一点的方法就能让它发光了”
  听到一堆不经大脑的妖精式回应后,他也就露出了半是安心、半是错愕的表情,继续擦拭荧光灯上的污垢。
  “说来,荧光灯很容易碎……能拣到这样的完整品真是稀罕”
  “稀罕呢”桑尼顶了下露娜,说道。

  “痛。别敲得那么用力啊。不过会放出萤火虫一样的光呢。嗯,真令人期待”
  他的表情一瞬间暗淡下来,只因其中一位妖精说了不可思议的话。是因为她说荧光能发出像萤火虫一样的光吧。

  “不不,虽然称为荧光灯,不过放出的可不是萤光,只是名称上借鉴了和萤光相关的故事。车胤聚萤——大陆的伟人虽然连买油的钱都没有,但他还是将萤火虫收集起来读书,直到官至高位才罢手。为了称呼这种努力,故将这命名为‘荧光灯’。和这成对的词语还有——”
  有一个词叫“孙康映雪”,同样为了劝诫人们要刻苦努力。霖之助得意地这样说到。
  “和你们妖精说这些话,应该也就等于对牛弹琴吧?不过,要是你们为了努力让这荧光灯发亮的话,一定也会懂得努力的重要性。你们是光之妖精吧?”
  这么说着,霖之助便喝了一口茶。
  “哎?我们有说那事吗?”露娜这样说到。
  “只是从灵梦那边听到一些而已,说是这片森林里有喜欢作弄人的麻烦三妖精。既然是光之妖精,应该会对荧光灯感兴趣吧。说来,找到这荧光灯的是你,确实是……月之光的妖精吧?萤光,还有月光和雪。算了,只要努力去让这发光,一定会遇到好事。”
  努力……这个词语让我忆起了今早心情沉郁的理由。昨天,巫女也说了同样的事。她说明明古人用雪来收集来的月光读书学习,而我用根本的月光来恶作剧真的好吗,还有多学习点怎么样,之类的。
  对身为妖精的自己来说,我不是很清楚学习的重要性。但若通过学习能够轻松做出高级的恶作剧的话,我也愿意学习。换句话说,学习是恶作剧的其中一环。
  不,去学习也好去努力也好,那种事怎样都好。那都是恶作剧——也就是有趣的事的一环。学习并无意义,努力并无作用。那种错误的学习观并不是让自己不愉快的理由。

  是啊,孙康映雪……啊。
  “不错不错。今天的探宝胜利者是露娜哦”

  “嗯”
  三妖精一句道谢也没跟霖之助说就离开了香霖堂。森林虽然没有被日光覆盖,但正是无风的缘故,身上也感觉不到一丝寒意。
  “怎么了?露娜。今天得意点也可以的哦?”
  “该怎么说才好。总觉得说不清楚呢”
  “是因为不知道该怎样让荧光灯发光?”
  “虽然也包括这个……不过总觉得说不清楚呢”
  “什么啊,这么不清楚的答案。周围也不大清楚啊”
  桑尼作了一个“这是怎么回事”的表情,而一直沉默在一旁的斯塔则答了句“因为是露娜嘛”。
  露娜紧紧地抱住荧光灯,脚步走得比平时要慢。
  “……不是努力啊。重要的是,嗯……”

  桑尼和斯塔两人对视了一眼,说了句“究竟怎么了”,就在那时。
  斯塔大喊了声“快跑!”,而桑尼和斯塔就立刻转身飞奔出去。斯塔拥有知道生物位置的能力。她这样子喊的话,就说明在身后有什么出现了。

  妖精除了力量相当弱小以外,还常常给其他生物造成麻烦,所以一旦碰见妖怪或人类,总会迎头受到攻击。所以,斯塔的能力能够起到回避危险的作用。
  说到露娜,还是和往常一样逃得慢了。或者说,因为拿着荧光灯,还想着事情,所以没办法了……其他两人根本没打算帮忙。
  “哈—哈—!必须快点逃……”
  露娜的脑海中毫无丢弃荧光灯的想法,只是想着要不动声色地快点离开。
  “等一下”
  能将周围的声音全部消除用以逃跑的露娜,不知为何忽然听到有人向她唤了声。
  “等一下,那里的妖精小姐”
  露娜瞬间认定了这声音的主人是危险的妖怪。明明消除了声音,但还能听到声音,也就是说那不是普通的声音。而是能在心中听到的声音。
  现在极其危险,然而,露娜终究放弃了逃跑。要说为什么,因为明明已经逃掉了,声音的主人却已经正对着自己站在眼前了。

  “看上去有所烦恼呢。月之光的妖精小姐”
  “我可不是要抓你吃掉你哦。只是看到你抱着外界的道具从香霖堂出来,我就稍微地跟梢了一会儿……”

  “啊,你是……谁?”
  吓得瘫坐在冰冷雪地上的露娜,突然发疯似的提高声量,在注意不刺激对方的前提下小心地选词择句。
  “我啊,是八云——境界的妖怪。也是外面世界的道具的管理者”
  “境,境界的妖怪!?”
  境界的妖怪。这的确是耳有所闻,想必她就是可以在幻想乡和外面世界之间的境界中自由往来的妖怪了。对露娜而言这可是倒霉透顶,只因她遇到的是幻想乡中最可怕的妖怪之一。
  “你抱在怀中的……是荧光灯吧。哎呀,原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还以为给了妖精什么危险的物品了呢”
  “危险的物品?”
  “外面的世界也有非常危险的物品哦。妖怪和人类还好办,对妖精则传达不了外面物品的危险性。要是贪图有趣随意地去摆弄的话,幻想乡可会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哦……不过荧光灯的话就没什么所谓了。那是你们的东西……拿着挥来挥去也好,放在神龛上作装饰也好,想怎样处置就怎样处置”
  露娜过于紧张,不是很能理解眼前这妖怪所说的话。
  “对了,就算是为刚才打扰你赔个不是,我就给你提点一句吧”
  那就是,孙康映雪——。看到妖怪的表情稍微作了变化了,露娜便又不住颤抖了一下。
  “孙康映雪。巫女在说教的时候用了这词。就如那刻薄的古道具店店主所说,这词确实大都用在告诫他人要刻苦努力,但是,那是错的。在外面的世界,支配者为了压制民众而用到这个词,那个当然也是错用。我看你也是感觉到了什么却又无法释然,一直都为此而烦恼是吧?其实,这真正的意义是——”
  妖怪把手中的伞的尖端,直指住露娜的鼻子。
  “称赞月之力的词语哦。月光的力要比日光好。安宁之力、心之色、烦扰,月光就是那种不会对任何人造成迷惑的光哦。来,站起来吧。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被日光和星光随意对待呢?”
  这次,伞指向了荧光灯的一端。
  “因为你是最——”
  露娜手中的荧光灯,白光忽明忽灭,似是因为将森林中的光都集中到这个荧光灯,所以就连整个森林都明灭起来。看着手中的光,露娜的意识却在徐徐远去。然后,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因为你是最——接近妖怪的哦”
  “呼啊啊~啊。怎么一大早就愁眉苦脸的啊”

  一如往常,最迟起床的懒猫一副最了不起的样子问声了早。
  想来,桑尼在白天总是最精神的,到晚上则完全停止了活动了吧。所以,睡眠时间也很长吧。
  “因为桑尼起得太晚了所以不高兴。”
  斯塔一边准备着早饭,一边说了句“那是经常的事。经常的事。”
  露娜是月之光的妖精。说到活动时间是什么时候,那自然该是夜晚。是的,妖怪活动的夜晚正是她展示本领的时间。
  “昨天没事吧?因为露娜也没怎么逃跑,所以没办法啦,只好早一步回来取暖”
  “什么叫‘没办法’嘛。本来就没想过要帮我吧?”
  早饭准备完成,三人也相继坐好。
  “不过啊,昨天的事我也记得不大清楚了。好像是遇到妖怪什么的……(咀嚼声)”
  “(咀嚼声)想忘记的事,一定是恐怖的事啊”
  “(咀嚼声)其实不就是健忘症而已嘛”
  露娜敲了斯塔一下,说了句“健忘症?什么鬼东西?”
  “可是……总觉得自己现在舒畅多了。而且,感觉自己有看过那荧光灯发光”
  说着,三人就一同抬头,看向挂在天井上的荧光灯。
  “你看到的是幻觉吧?”
  “白日梦?”
  “算了,总而言之,既然露娜有看过,那么就由露娜负责研究怎样让荧光灯发光吧。”桑尼扔下这句无责任的宣言后,早一步吃完了早饭。
  虽说是光之妖精,不过怎样让荧光灯发光还是完全没有头绪。普通来说,妖精一旦对新的事物产生兴趣,旧的兴趣就会随之而抛弃。或许明天就已不再记得荧光灯的事。
  露娜已经记不清昨天曾遇到过妖怪了。那究竟是妖怪的能力使然,还是因为荧光灯的明灭带有催眠效果,又抑或是她单纯的忘记了呢,这已不得而知,不过总觉得她的心情很愉快。对于一直活跃的其他两人来说,也看不到胆怯了。
  “呼~,今天不知怎地感觉超爽啊。总觉得,今天不会逃得慢了。”
  “不对,与其这样说,不如说今天根本就用不着逃跑,这样更积极点吗?”
  “露娜,斯塔,在说什么话啊你们。逃掉才算赢”

  三人结束了简单的早饭后,露娜将荧光灯放到架子上,双手合十。然后,心中祈祷三人终有一天会变得像妖怪那样强大。虽然并不认为荧光灯有那样的力量,然而只有这荧光灯能和妖怪产生交集。不知怎地心中多了份期盼,希望能够再一次遇上昨天的妖怪。孙康映雪——与那认为月之光的力量是最强大的妖怪……
  斯塔说“希望愿望成真的话,流星的效果不是比荧光灯更好吗?”,然后抓起露娜的衣襟拽了起来。桑尼就像平常那样士气高昂地发出号令,三人的想法也就随即合三为一。

  “好!今天是午睡日!找出森林中最向阳的地方,在那里睡午觉!”

  “噢!”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