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第七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六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最终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8年12月25日,Chara☆Mel Vol.7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38-159


儚月抄小说封面7.jpg

第七话 半身半义[1]
不成熟的少女剑士, 不论剑技或为人之道,她都还未修成……

  海水因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而上下起伏。那是波。
  据说,水流虽然看似不断朝着海岸涌去,但实际上水的流向与波浪的方向是毫无关系的。
  声音也同样,是借由空气传播的一种波。当然,就算逆着风,声音也能传播。声音之所以能够传播,无关乎空气的流向。
  那么,波究竟是什么呢?既然不移动物体,它到底是在传播些什么呢?
  真是越想越不明白。最近半年以来,动不动就被那些跟我波长不同的人们耍得团团转,本来就已经够头痛了。
  这里是月之海之上。海面静静地摇荡着。
  几乎没有声音。不管是自然的声音,还是人工的声音,都微不可闻。仿佛彼岸那样平静祥和。
  所谓死后的世界,其实也是各种各样的。死后渡过了三途川,最先到达的是彼岸。[2]而彼岸则是等待阎魔大人对现世的罪行进行审判的地方。那是一个没有白昼,没有黑夜,没有夏天,没有冬天的世界,是一个只有花寂静无声地开放,风死气沉沉地吹过的地方。
  不知为何,月之海与那里十分相似。
  感觉不到生的气息。感觉不到这片海中一切生命的任何业因和业果。而那就意味着这里没有任何生命栖息,要么就是只有不会死的生命栖息在这里。
  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跟着某个与我波长不同的人来到了这里而已。自从今年夏天开始,周围发生的许多事都变得让我无法理解。
  ——夏天的冥界。
  冥界是等待转世的灵们居住的场所。既然被允许转世,也就是说住在这里的灵都可以算是比较善良的。然而,它们转世而成的却未必都是人类。若能投成兽类或猛禽还算幸运的,搞不好还会投成蜈蚣之类下贱的虫类。
  那种对于转世结果的担心,幽灵们自然是感觉不到的,于是只见它们今天也悠闲自得地在冥界观光。真有够悠闲的。
  本来应该在白玉楼的庭院进行修剪和警备工作的我,现在却正在屋子的客厅接待客人。我并不擅长毕恭毕敬地正坐着听人说话。
  「在听我说话吗?」
  「哎,啊啊。这个……」
  正当突如其来的提问令我不知所措之时,坐在一旁的我的主人西行寺幽幽子大人代替我回答道。
  「当然没在听呀。我也是,妖梦也是。」
  「是吗……难怪我有这种感觉。不过,详细经过什么的其实也无所谓,对吧?」
  事实上我是没在听,不过总觉得像这样由别人替我解释似乎更气派一点。而幽幽子大人恐怕是千真万确没在听。
  「简单来说,就是希望你们能协助监视监视吸血鬼她们。」
  「监视……?」
  虽说我们是负责管理及监视冥界的,但并没有担任显界妖怪的监视工作。当然,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从任何人那里接到过那样的委托。
  来到我们这里并提出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委托的,是妖狐、八云蓝。
  「……为什么要监视?想去月球的话,让她们去不就好了吗?反正看她们很早以前就想着要去了。」
  「那是不行的。这是紫大人的命令……」
  说着,蓝喝了一口茶,似乎在斟酌语句。
  「……正如您所知。紫大人曾有一次攻入月之都但无奈败北。因此一直在等待有朝一日向月之都报仇的时机。」
  所谓的紫大人,指的是蓝的饲主,八云紫大人。那是幽幽子大人的旧友,和幽幽子大人同样不能理解的一位人物。与我波长不合。
  据说紫大人在很早以前攻入过月球。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当然,我当时还没有出生。蓝之所以会说「正如您所知」,是因为幽幽子大人曾经亲眼目睹过那件事,从那件事可知,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
  「我们对吸血鬼她们提出过,下次希望借助她们的力量让战斗力坚若磐石,但是对方果然还是打算靠自己的力量去月球。就现状而言,没有紫大人的帮助想要前往月球是不可能实现的,紫大人是这么说来着——」
  好奇怪。虽然紫大人的想法我一向看不懂,但是试图借助吸血鬼的力量这一点让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况且还是在没和幽幽子大人商量过的前提下。
  「没有相应的对策,吸血鬼她们恐怕是没有胜算的。月球上的居民正是如此强大。倘若出现来自地面的侵略者,月之都会再度加强警戒。这对紫大人而言是不愿意见到的——」
  事后回想起来,正是从这只妖狐来访之后,我才开始对周围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无法理解。
  对于无法理解的事情,我一向有个立即提问的习惯。毕竟我曾被这么教导过,问乃一时之耻、不问乃一生之耻。
  不过,我有时又觉得这样会妨碍理解。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别人来告诉你,反而会失去自己认真思考的动力。

    有一次我和往常一样向幽幽子大人提问后,得到了这样的教诲。
儚月抄小说插图7-1.jpg

  「妖梦只要一开口,就一定是‘那是什么?’、‘什么意思?’那些不说话的幽灵都要含蓄得多呢。」
  「对不起。可是,都说问乃一时之耻、不问乃一生之耻。」
  「呵呵呵。妖梦,你觉得提问这件事是一时之耻吗?」
  「哎?」
  「提出来会让人觉得可耻的问题,只有不知道理应知道的事情的时候才算。那种问题就该有多少提多少。不懂装懂会吃大亏的。」
  「……」
  「但是,只是提出自己想知道的事并没什么可耻的。提出来不会让人觉得可耻的问题,可不一定能得到答案。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就请自己去思考。如果身处一个任何时候都能提出这些想知道的问题的环境,那么想知道的事也会变得越来越少的哦。而一旦失去了求知欲,人生就只剩下不幸了。没错……尤其是当你活得很久了。」
  不用说,幽幽子大人很早以前就已经去世了,如今只是作为亡灵滞留在冥界。然而,幽幽子大人却常常爱用「活着」这个词。
  我不太确定自己能理解多少幽幽子大人所说的话。我甚至觉得,知道的事情却不肯告诉我,难道不是在作弄我吗?
  不过,最近不管我问谁,对方不愿意认真回答我的情况好像变多了。或许是觉得回答问题很麻烦吧。这么一想果然会觉得过意不去。
  「……是这样吗。幽幽子大人曾经见过月面战争所以马上就应该能理解,紫大人还这么说来着的。」
  蓝小声嘟囔了一句「跟紫大人说的不一样啊」,然后回去了。
  貌似在我想事情的期间,幽幽子大人已经拒绝了委托。
  我既不明白为什么紫大人会来找我们监视吸血鬼,也不明白为什么幽幽子大人会拒绝这个委托。净是些想不明白的事情。
  「紫大人她为什么,会向幽幽子大人提出这种事情啊?」
  我下意识地问道,随即又后悔起来。这下又会被教训要自己多动动脑子了吧。
  「你不是也听到了吗?紫正为难着哦。」
  「是、是吗。」
  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要以白玉楼的庭师——魂魄妖梦的身份单独行动。对吸血鬼们进行监视,并凋查将要发生的事。当然,不问任何人,而是要自己去理解。尽量……
  「——这下火箭又离完工近了一步。咲夜,辛苦了,你先下去吧。」
  「是。」
  女仆从藏身在书架背后的我身边经过,走了过去。
  我此刻正潜伏在位于红魔馆地下的大图书馆中。因为用于登月的火箭就在此处制作。
  我避人耳目地偷偷靠近尚未完工的火箭,仔仔细细地进行了一番观察。
  外壁是木制的,强度方面还有所不足。
  形状上似乎是拿桶随便垒起来的三段结构,连接部分构造不明。
  外壁上所开的窗是朝外打开的普通窗户,从窗户向内观察,内部设有蕾丝窗帘及新月形桌子,华丽过头了。
  让人在意的是,这架火箭看上去只不过是一间小号的奇怪房子,完全看不到任何用于飞行的构造。
    ……这么一来,不就仅仅是个别墅而已吗。
  该不会造火箭独自去月球之类的只是故弄玄虚,实际上最终的目的就是造个火箭型别墅赏月什么的,会不会是这种结局呢。
  「……火箭外观已经趋于完成,但实在不像能立刻出发去月球的状态,嗯。记录记录。」
  「喂,那边的侵入者不会还觉得自己没被发现吧。」
  「哦哟?」
  「——那么请问,火箭将于什么时候完成呢?」
  「哼。这种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小毛贼?」
  「啊,对了。不能问,要自己思考的。」
  「?」
  我来到图书馆中央的新月形桌子旁,与图书馆的主人帕秋莉·诺蕾姬相互对峙。是我离火箭太近了吗,所以被发现了。
  「你一溜进来我就知道了啦。只不过是嫌麻烦所以无视了而已,结果你还说话并且开始记笔记……」
  「咦?我发出声音了吗?」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你别拿东西或者弄坏东西就行。」
  说着,她摇了摇桌上放着的铃。
  「?!你要抓我?」
  「哼。要抓你的话早就抓住过了。」
  「那你刚才干嘛摇铃……」
  「我让咲夜端茶来啊。我的那一份。说吧,有何贵干?」
  「哈?」
  「我问你来干什么。火箭有什么让你在意的吗?」
  看起来她并没有要抓我的意思。回想起来,其实吸血鬼们很早以前就当众宣布过,要自己造火箭去月球,何况她们也不知道紫大人委托过我们监视的工作。看上去甚至是想将自己正在进行的大事业弄得人尽皆知的样子。
  就趁这个机会好好问个明白吧……虽然这么想,但还是靠自己去思考更好吧。
  「刚才我见识了您的火箭……有件事总让人很在意。」
  「什么事啊?」
  「这架火箭的动力究竟是什么呢?啊,这只是我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
  「啊啊,这是自言自语不是问题,但能请您回答的话也不要紧。」
  「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火箭的动力是——」
  正在这时,女仆咲夜进了图书馆。手上端着茶。是被刚刚的铃声叫来的。
  「茶来了……哎呀。」
  「打扰了。」总之先打个招呼。
  「你还没回去啊?不过幸好。」
  「什么幸好?」
  「幸好你和帕秋莉大人一起坐下来了。我还在想,莫非你打算在那么明显的地方躲藏起来吗,那样的话该怎么办啊……」
  「哼。这家伙貌似一开始就是来拜访我的,所以不用担心。」
  事到如今,已经没法再说本来就是躲在那里的了。
  「总之,还是准备了两份茶。我想你应该还没回去才对。」
  「啊,谢谢。」
  女仆放下两杯茶,行了个礼之后下去了。这种红茶香气似乎比我们家的茶在香气上品味要低。相对我们家那细腻而悠长的茶香,这红茶的茶香太过浓重了。
  帕秋莉开口了。
  「话说,讲到哪了来着?」
  「是火箭的动力。」
  「啊啊,火箭的动力呢。那还不知道呢。」
  不知道……?什么嘛,紫大人根本用不着担心啊。
  「动力好像是三段筒状的能源。我目前正让咲夜在找,如果你有什么想到的东西,就告诉我吧。」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您不是不知道我会不会帮忙吗?」
  「哎呀,你不是也想看看月球吗?不想让月球上的居民大吃一惊吗?」
  月之民……。两、三年前有一批自称月之民的人住进了竹林。
  在我眼里,那些人在幻想乡中只能算是异己分子。
  虽然我是打算监视吸血鬼,但那是因为我想知道紫大人的真正意图,绝对没有想成为月之民同伴的意思……而阻挠吸血鬼造火箭的话,就结果来说,不就成了那些家伙的同伙了吗?

  总之,我留下一句「如果想到什么线索会帮忙的」,就离开了红魔馆。
儚月抄小说插图7-2.jpg

  ——通往博丽神社的道路。
  夜深了,眼下几乎看不到任何不擅长夜视的人类的身影。
  附近也没有人居住,随意生长在各处的树木营遣出一片片恐怖的阴影,形成了一个绝佳的试胆圣地。
  尽管我早就习惯了幽灵(本来我就有一半是幽灵),但依然不喜欢黑暗的地方。
  而要问那样的我为什么会走在夜路上,这其中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我溜去红魔馆一带监视火箭时,看到女仆咲夜走了出来。
  于是我就跟了上去。
  就是跟踪没错。似乎是搜查的基本。
  我很擅长跟踪,这倒不是自夸。那是因为我—半是人类一半是幽灵,因此两方面的气息都很稀薄。
  帕秋莉说过,「火箭的动力,正让咲夜在找」。那么只要我跟着咲夜,搞不好会挖到什么线索。
  为什么,紫大人要来委托我们监视吸血鬼她们呢。
  「——喂,那边的跟踪狂不会还觉得自己没被发现吧?」
  「哦哟?」
  因为被发现了,所以跟踪不得不中止。于是我决定将搜查内容从跟踪改为探听。探听似乎也是搜查的基本。
  「哎,你怎么会知道火箭的事情?……莫非?」
  「监视……不对,呃……」
  「那只狐狸也来找你们商量月球侵略的事了吧?」
  「嗨?」
  「那家伙也来找过我们的哦。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入侵月球。」
  「那、那个……」
  说起来,狐狸确实有说过自己曾经找吸血鬼想要进行协同作战。
  这一点也让我觉得不太对劲。
  为什么会找上吸血鬼呢?
  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来找幽幽子大人呢?
  「不过,很遗撼。入侵月球的话,我们另有我们的途径。也就是造原创的火箭。你们要是也想去月球的话,就得赶在我们完成火箭之前,不然月之都就是大小姐的囊中之物了哟。」
  「不,我们没打算去月球……那么请问火箭什么时候会完成呢?」
  「唔。问题是还没找到火箭所需要的关键物品啊……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种事?」
  「还没找到关键物品……」
  「你记这些干嘛?」
  「不是啦,无意识地。」
  咲夜消失在了神社的方向。夜路有点可怕,所以我没有选择继续追踪下去。
  ——香霖堂。
  是一家远离人烟的古董店。
  虽说是古董店,但卖的东西也不一定都是旧东西。那是家经营着各种捡来的东西的店。
  表面上说都是捡来的,但总让人觉得那里会不会是买赃物的黑店。
  「嗯? 你说想知道咲夜小姐来买了什么东西?」
  「是的。我知道她最近时常到这里来。所以想请您尽量告诉我她具体都买了些什么东西?」
  「真不好意恩,别看我店小,可也必须保护顾客的隐私啊。」
  「……嗯,这么说只好我自己找了对吧。」
  我环顾店内。
  冷冰冰的铁箱,玻璃圈,绿色的薄板。
  净是些跟商品不着边的东西。
  「……你家店里有关火箭的东西是什么……」
  「哦?你也在调查火箭的事情吗?那么阿波罗计划的书是最值得推荐的啦。」
  「阿波罗计划……?」
  「阿波罗计划就是指让火箭飞上月球的计划哦。」
  「请,请把那本书拿给我看看!」
  「——这个嘛,很可惜,现在那本书没货了。全部被买走了。」
  至于是谁买走的,这就不言而喻了。
  「是、是吗……」
  吸血鬼的火箭一定是以那本书作为基础的。
  原来如此,这下我总算有点明白,登月火箭怎么会进展如此迅速了。吸血鬼们将外面世界的火箭计划作为参考,完成了登月火箭,目标直指向月球。
  那么,紫大人所担心的会不会应该是外面的火箭呢?
  嗯。在这里拿不到火箭的书实在是让人不甘心。
  就差一点,也许就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了。
  「不过,虽然阿波罗计划的书基本上没有了,但还有类似的书哦。个人认为内容上没多大差别。」
  「哎?请、请给我那个!」
  ——白玉楼。
  「喂,妖梦,你在看什么书呢?」
  「啊,幽幽子大人。今、今天下雨了,所以我就想稍微勤奋学习下。」
  说着,我把之前看的书藏了起来。幽幽子大人明明说过不需要监视,但我却瞒着她偷偷进行了吸血鬼们的监视工作。这样一来,看这本书就显得很不自然了。
  「学习!真让我吃惊。好无聊。比起那种事情,今天是中秋赏月佳节,快去捏一些团子吧。」
  我点了点头,幽幽子大入便离开了房间。
  我的目光再次落回书上。
  「——联盟计划。败于阿波罗计划,最终登月计划成为了幻想。据说技术上更胜阿波罗计划一筹。若能比阿波罗先到月球,世界或许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我在香霖堂买到的书上,写着一项与阿波罗计划不同的火箭计划。
  联盟号和阿波罗号火箭的形状貌似没有什么差别。
  越往上越小的三截圆筒。没错,吸血鬼的确参考了外面的火箭。
  也就是说,结构也和这个差不多吧。
  虽然专业用语太多看不太懂,但我还是在其中找到了写有我最在意的动力的那一部分。
  似乎是将一次性的燃料装入其中,点火让其升空。就像烟花一样的东西吧。
  真是跟前往月球这种魔术般的壮举完全不搭,但却又惊人简单的答案。
  「如果那样就能成功的话,只要塞进火药之类的不就立刻能起飞了吗?虽然估计乘在上面会不太舒服。」
  在烟花上面载着房子飞过天空的妄想,被招呼我的声音给打断了。
  「妖梦—。团子还没好吗—?」
  「好了好了。这就来了。」
  今晚是中秋的明月。在日历上。
  然而,看样子这样下去恐怕是欣赏不到明月了吧。雨虽然变小了但—直没停过。就算会停,也很难说云会不会散。
  顺便说一下,我很喜欢捏团子。
  蒸过之后滑滑的触感捏起来很舒服。光是碰碰就会很幸福。
  「我说,供品是不是差不多准备好了?」
  「啊,幽幽子大人。您来了?还要再花一点时间。」
  幽幽子大人来催了。
  「不快点的话就要开始了哦?今天可是中秋的明月啊。」

  与其说赏月要开始了,我感觉其实只是她自己肚子饿了。
儚月抄小说插图7-3.jpg

  「日历上是这样没错……可是看最近的天气,今晚恐怕还会下雨呢。」
  我指了指窗外。因为这连下了两三天的秋雨我觉得赏月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那种事情我早知道啦。本来,说是中秋的明月,但这段时期自古以来天气通常都很糟糕的嘛。甚至有人说,十年中有九年都会因为下雨而看不到月亮呢。也就是说,实际上正因为几乎见不到才被称为明月……」
  幽幽子大人和平时不一样话变多了。大概是因为肚子饿了吧。
  「那么现在,我是为了什么在捏团子呢?」
  幽幽子大人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难道团子除了吃还有其他用途吗?」
  ——入夜后,雨势似乎变小了,但还是看不到月亮。
  在能看到假山中庭的走廊边,供上了团子。
  幽幽子大人在团子旁边坐下后,马上用手拿了一个放到了嘴里。
  「这叫雨月。尤其是在雨期容易延长的中秋赏月时节,即使下雨看不到月亮,人们也会一边想象着云层上的明月,一边享受赏月哦。」
  「真是苦中作乐啊。」
  赏月时看不到月亮的话,我会很失望。这难道不正常吗。
  「不不,那样反而风雅哦。自古以来人们都认为,与其欣赏月亮本身,不如看着圆形的东西想象明月更显得风流潇洒。古代人通过经验得到的结论是,比起实物,想象出来的东西会大好几倍,美丽好几倍呢。仅仅是在料理中加一个团子,就能想象到明月,如此简单方便,不是很好吗?」
  赏月乌冬面,就是把鸡蛋比喻成月亮的一道料理。有时白煮芋头也会被加进料理中,用来比喻成月亮。
  虽然鸡蛋面这种叫法显得更好吃一些,但是特意改叫成赏月这一点或许就是风雅吧。
  「然后呢,那个究极的形态——就是想象应该存在于那里的名月,也就是雨月了。」
  幽幽子大人将手上拿着的团子高举向天空,指向那原本应该是满月的所在。
  在享受完藏在云后看不到的雨月之后,我们回到了客厅。
  幽幽子大人说想喝赏月酒,所以我做好了准备。
  关于吸血鬼的火箭进展状况,是不是向幽幽子大人报告比较好,这一点让我很烦恼。
  还差一点,就快弄清楚紫大人找我们去做监视工作的意图了,可仅凭我一个人怎么想也理不出个头绪。
  趁着喝酒的机会,我再次提到了两个月前,狐狸来访的那件事。
  「……紫过分小心了。就算地上有间谍也不至于嘛。」
  「真是个让人想不通的委托呢。紫大人直接监视吸血鬼她们不就好了……」
  幽幽子大人笑了。我本来是故意试探,想绕着弯子套出幽幽子大人的想法来着,却悉数落空了。
  一直都是如此。幽幽子大人虽然看起来好像知道些什么,但实际上只是纯粹看当时的心情来决定自己的行动而已。这样下去该不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吧。
  我下定决心,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合盘托出。
  近来两个月,我独自对火箭进行的调查,以及对吸血鬼进行的监视。
  包括火箭尚未完成,飞行动力也还没找到的事。
  但是,只要有三段筒状的推进力,火箭就能完成,随时都能起飞的事。
  幽幽子大人睁圆了双眼听着我的话。我做好了被骂的心理准备,继续汇报。
  被骂也没关系。只要现在发生的事情能够降低到我可以理解的程度就好。
  但是,从幽幽子大人嘴里冒出的话语,却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让吸血鬼完成她们的火箭。你只要把我说的话传达给巫女,之后事情会自动发展的。」
  理解彻底变得绝望了。
  然后,对于自己去思考并行动这件事彻底放弃了。
  如同幽幽子大人所希望的那样,让吸血鬼完成火箭,抢在紫大人前面先去了月球。

  这样就好了吗。
儚月抄小说插图7-4.jpg

  ——形势发展的结果,我此刻正在月球上。
  月面的地表充满了水,从四面八方受到各种波的影响形成复杂的凸凹。
  这就是海吗?多么宽广啊。视野良好,比三途之河还要开阔。
  更重要的是,月球并不是像想象中那么美丽的地方。
  我想起了幽幽子大人说过的雨月。
  「通过经验得到的结论是,比起实物,想象出来的东西会大好几倍,美丽好几倍呢。」
  「幽幽子大人……」
  「嗯?不知道去月之都的方法吗?」
  「嘛,确实是不知道啦。比起那个为什么……」
  「月之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进去的哦。不通过某条特殊的路线是去不了的。」
  「幽幽子大人一开始就打算来月球吗?」
  「因为受紫之托嘛……不过接下来才是问题呢。」
  我们是跳进红魔馆附近的湖面上映出的月亮,才来到了这边。那轮月亮好像是紫大人事先准备好的入口。
  幽幽子大人的行动疑点重重,我实在没办法全部信任她,可既然来都来了,也只好跟着幽幽子大人了。
  不过,能来月球,我还是有点高兴的。
  我之所以会独自对吸血鬼进行监视,正是因为在内心的某处有些羡慕她们吧。
  因为我也想亲眼看看月球。
  倒不如说,对于吸血鬼们丢下我,自己去月球的事,也许我是有点不甘心的。
  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会对幽幽子大人的擅自行动心存感激。
  殊不知,那份感激之情转变为后悔,只是过了几个小时后的事。
  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只不过是被与自己波长截然不同的人们彻底耍了一通。

第七话 半身半义 / 完

注释

  1. 与“半信半疑”同音。
  2. 连载作“彼岸”,单行本(至少初版)作“此岸”。目测单行本出错,改成连载版。
< 第六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最终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