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第三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二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四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7年12月25日,Chara☆Mel Vol.3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52-73


儚月抄小说封面3.jpg

第三话 净土龙宫城
月面可是个好地方,还不赶快来看看? 月之都的历史与真相终于公诸于世!!

  不含有任何杂质的月之风无声的使海面荡起波纹。除了风以外再没有其他搅乱水面的事物。眼前的海中没有任何生物栖息。
  据说,地上的生命是从海中产生的,在漫长的时光中,赌上生存权的生命战争不断重复着。
  为了压倒其它生物而将体型变大的生物、利用氧气迅速行动的生物、追求新天地而来到地上的生物、在地上以空中为目标的生物……各种形态的胜利者开始出现。海洋作为生命的源泉曾经也是最大的战场。身经百战的胜利者——海洋生物,是不会没有污秽的。
  可是,在月之都几乎没有身染污秽的人,所以,眼前的大海里,不存在任何生物。任何海洋生物都不适合移居到月球。是的,这片海洋没有一丝污秽,仅仅除了一点,除了那倒映在水面上的蓝色行星的位置以外——
  「姐姐?静海里看到什么了吗?最近,你经常来看这片海的样子……」
  「没什么,今天也没有发生什么啊。」
  我这样回答着,妹妹绵月依姬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最近,兔子们之间产生了不好的流言……所以,我们的行动也必须谨慎。」
  「没事的,什么都不用担心。」
  「不是的,有人怀疑我们帮助地上人。至于为什么……」
  「你想说是因为我的能力?」
  「唔,算是吧,虽然也有这部分原因……要说为什么的话还是因为姐姐最近的行为太古怪的原因吧」
  「我只是来看大海而已啊。」
  「还说只是来看大海,你那就让人觉得是古怪的行为了啊。再这么随便行动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被兔子们问鼎的轻重哦!(注:有地位的人被怀疑是否具有相符的资格。)」
  「我本来就不重啊。没事的,我们有八意大人赐予的未来。」
  虽然我这么说,但我能察觉风中依稀带有污秽。我感受到了——只有能够将海与山连接的月之公主绵月丰姬才能看到的异变。
  依稀的污秽是心理作用吗,还是说,有人偷偷把地上的污秽带了进来,又或者,月之都里有人策划着某种阴谋……_
  由于不想让依姬过多地担心,我并没有把这个告诉她。随后,我们离开了静海。
  究竟是谁说月面是一片荒凉的世界呢。没有那时而让生物痛苦的季节,一年中总是兼有春季的温暖、夏日的活力、秋天的丰收、冬日的寂静的气候。在蓝色的星球下光辉美丽的桃树。还有充满了兔子们的笑声的月之都。
  我们走在都城的道路上,兔子们和平时一样前来问候。兔子们有的在路边下将棋,有的在饮茶,有的在睡午觉。我们一边带着笑脸向兔子们回礼,同时也对这些兔子们究竟有没有好好地做着自己的工作感到怀疑。
  月兔都有各自负责的工作,其中最多的是管理农作物的兔子,而其它诸如捣药、扫除、月之都的警备等工作,许多的工作都交给了兔子们去做。
  我们绵月家由于承担着监视地上的职责,所以家中饲养的兔子是月之使者,这些兔子还受到训练,保证在关键时刻能与地上人进行交战……应该是这样的。
  月之都是相当完善的都市。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物质上,技术上达到充裕的境界,现在最重要的是提高精神上的充足感。当然,这是针对月之民而言,而月兔们必须为此努力工作。
  只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而必须做的,就是绝对不容许污秽之物存在。月之民一旦被污秽影响,就将被放逐到地上。对月球而言,地上就是一个大监狱,而监视被放逐到地上的罪人,就是我们绵月姐妹的工作。
  我们回到宅邸,一边品尝漂着桃叶的清茶一边开始商量今后的对策。
  「真头疼呢。最近的流言。」
  我这样一说之后,依姬以一副像是在问我在说什么的表情回答道:「还不是因为姐姐的行动太随便了吗?」
  最近。月兔之间产生了流言。似乎是在插在表之月上的地上人之旗——就是我们说的阿波罗之旗失踪之后,流言才开始的。
  流言和月之都的治全相关。比如「有地上人要攻上来了」或者「月之都有反叛者」之类,虽然都是些毫无来由的话,但单纯而喜欢流言的月兔们却相信了。
  不管是地上要来敌人也好还是有反叛者也好,最先受到怀疑的就是我们。由于我们的职务和能力的关系,即使在月之民中,我们和地上的距离也是最近的。特别是,我们是被半永久流放到地上的特级罪人八意大人养育的少数幸存者。现在,我们不再去寻找八意大人,受到怀疑也是无可奈何的。

  「流言过了七十五天就应该会消失[1]……但这已经过了好些时日都没消失了,我想,我们差不多应该做点什么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了吧。」
儚月抄小说插图3-1.jpg

  「依姬就是爱瞎操心。兔子们只不过是喜欢夸张的流言而已吧?」
  流言蜚语会让社会不稳定,这我是明白的,所以,不能无视流言,但反过来,也可以利用流言来巩固社会。无论什么样的流言,我都认为利用比否定更好。随便否定掉很可能反而会招致不信任感和混乱。
  「就算你这么说……」
  「流言是真实还是虚假的,这些都没关系。虽然我认为大多数都是虚伪的……不过,有流言在流传这一点不管在谁看来都是事实。我们只要在那之上选择行动就可以了。流言是可以利用的哦。」
  「可是,被人怀疑的话我可没办法像姐姐那样自由地行动悠闲地享乐……我都没法安心生活了。」
  「什么嘛。把人说成好像少根筋一样。」
  饮茶时间结束,我们开始集中精神进行自己的工作……话虽这么说,与负责对战斗要员兔子们(而且,最近一直都在吸收新成员)进行战术指导的妹妹相比,负责连接通往地上的道路以及引导使者兔的我平时几乎没什么可做的,最多也就是一起参加训练而已。
  只是,由于现在战斗兔处于紧急事态中,为了不妨碍她们。我决定再次去静海。静海是存在于月之都背面的海。
  ——没有任何生物的静海波涛摇曳。看着大海,我开始想象古昔。
  在大海中产生的生命长时间进行的赌上生存权的战斗,最终使大海变得污秽,然后只有胜利者走向了没有污秽的地上。
  而在地上,又进行了更加激烈的赌上生存权的战斗,有的强化了肉体,将弱者当作食物;有的增加种族数量,就算被吃掉,子孙也能延续下去;有的离开陆地,在天空寻求没有污秽的世界;也有的尽管没有敌手,却因无法适应环境而灭绝;也有的放弃地上的生活,重返大海。胜利者只是少数,多数都在战斗中灭绝了。
  生命的历史就是战争的历史。历史总是以胜利者为中心前进着,这样的世界充满了血腥,所以地上污秽越来越多。生物本来能永远生存下去,污秽却赋予了它们寿命。生命的寿命不断缩短。
  现在,地上已成为了几乎没有能活过百年以上的生物的世界。
  可是,曾经有贤者觉察到了这污秽赋予的寿命的存在,这个贤者看着满月倒映在夜晚的海面上,决定离开这污秽的地上。
  如同从大海来到地上,从地上来到天空一样,贤者从地上移居到了月球中。这个贤者是月之都的开山鼻祖,也就是夜与月之都之王,月夜见大人。
  月夜见大人带着自己的亲族中值得信赖之人来到了月球。月球完全没有污秽,结果,移居到月球的人都舍弃了寿命。没有寿命,意味着没有生与死,月球,也许与无秽净土,也就是死后的世界相同。
  当然,月之民和月兔都并非不老不死,她们也会因为事故和战争而死去。就算不是这样,居住在月之都的人们身上也都微微带有一丝的污秽。即便是我们,也许同样有着因寿命而死的命运。
  我们的师父比月夜见大人活得更久。月夜见大人在移居到月球后,建立都市时最依靠的,就是我们的师父——八意大人。
  「……姐姐,你又来看海了吗?这么在意大海,果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
  依姬向我招呼道。我思考着问题,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不,如果八意大人的信的内容是真的,那现在应该还没有变化。」
  「那就好……」
  「我一边思考着可能有人从地上攻来的事,一边看着大海,想起了往昔。」
  「往昔……。你是指八意大人叛逃到地上躲起来的时候的事吗?」
  「不,是更遥远的往昔,依姬你大概不记得了吧?」
  「更遥远的往昔,就是千年以前的事吗?那样的话,确实不能很容易就记起来……」
  「我可是能想起一千五百多年前的事哦。想想看,地上之人骑龟从静海而来的事。」
  现在,我们面对着静海。在月球上,海是距地上最近的地方,因此,偶尔会有地上的生物闯进去。
  在地上,这种现象被称为神隐。不过,神隐不单是指来到月之都,同样也指迷失到过去、未来、地狱、天界等各种世界。八意大人曾经对我们解释过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
  「从量子的角度观察事物的话,会发生的事总会发生,因为,在量子的世界尽管按概率决定事象,但其信息却完全无法捕捉,因无法追求结果的概率产生的事象,就算概率如何低,只要不是0,就是肯定存在的。既然这个世界是量子构成的,那么有生物偶然从地上闯进月球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况且我们不就是那样移居到月球的吗?」
  我很快就理解了八意大人的教诲,现在已经成为了能够连接地上与月球并自由来往的少数能力者之一。
  月之民很早以前就意识到世界由可能性构成,无论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正因为这样,才能从地上转移到月球。说点不相关的话,现在地上人的科学技术发展非常显着,几十年前就已经意识到微观的世界是由可能性构成的了。这个事实也让月夜见大人感到震惊,因为,月之民最害怕的,就是地上人类到达月球。现在虽然只能把原始的火箭发射到表之月,但绝对不能疏忽。
  「一千五百年以前?地上人出现的事?骑龟,我想想……」
  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啊。水江浦岛子[2]来我们这里,也是比师父去地上更早的事了……」
  那是一千五百多年以前的往事了,自称水江浦岛子的人从映在海面上的蓝色星球来到这里。
  遭遇神隐的人大多数都会立刻陷入恐慌,希望回到自己能理解的世界。因此只要一发现就会用我的能力马上将其送还。
  但是,他却不同。在目睹了繁华的月之都之后,将地上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并说希望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他搞不好脑子有些迟钝也说不定。只不过当时我对地上人也很有兴趣,于是决定瞒着八意大人把他藏在自己家中。
  他的故事是这样的。他的职业是一名渔人,那天像往常一样出去捕鱼的时候看到一只背壳五彩斑斓,让人很不可思议的乌龟在水中游泳。由于这龟实在珍稀和美丽,他非常想捕获这只龟,于是驾舟追在其后。到了已经完全看不到陆地的海中央,他跳下去,终于将龟抓住了。
  可是,停在附近的舟却不知为什么,消失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抓着龟背随波逐流了。因此,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混入了异世界当中,还把最后到达的月之都错当成了大海对面的国家。大海对面的国家——实际上是月之都,但他一直认为就是蓬莱之国。
  我指出了他的错误,骗他说:“你现在所在的地方不是蓬莱国而是位于海底的‘龙宫城’”。并且还说那个五色的乌龟是我迷路的宠物,找到它的时候就发现你紧紧抓着它的背壳。
  之所以说谎,是因为害怕地上人类对月之都产生兴趣,害怕当权者以月之都为目标。现在想想,那种判断是错的,这种错误在那之后,将由八意大人来改正。
  浦岛子看到载歌载舞的兔子们的快乐生活,非常感动,赞叹海底竟然如此快活。

  月之都的白昼能看到太阳和星星同时出现,他看到那样的天空感到很疑惑。“为什么海底的天空能看到这么多星星呢?”,于是我告诉他,那不是星星,而是跃动的鱼儿。他再次感叹这里居然是如此深的海底,连鱼儿都看起来像小不点。
儚月抄小说插图3-2.jpg

  就这样,浦岛子带着误解在月之都住了三年。地上人很少有在月之都待这么长时间的。所以,这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但对于依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忆。
  「水江浦岛子?啊,确实有过那样的人,我记得,喜欢钓鱼的他也成了受人景仰的神明吧?」
     三年后,他终于说想家了。一般人只需要几个小时就可能产生的感情放到他身上还真是花了不少时间啊。
  「是的,就是那个人。现在他已经是简川大明神了哦。一介平庸的渔人也出人头地了呢。」
  一旦想回去,无论看到什么,他都不再感动,只是嚷嚷着要回去。
  对我来说,没有不放想回家的人回去的理由。本来,我就是瞒着师父把带有污秽的人类带进月之都的,在事情败露之前,最好把他送回去。
  只是,有一件事让我非常在意。他在回到地上之后,被人问起这三年间到了哪里的话,一定会说出在这里的经历吧。那样的话,也许会有人对龙宫城——月之都产生兴趣,那样会不会给月之都带来危机呢。
  我向八意大人坦白了一切,并询问该怎么办。八意大人意外地没有因藏匿人类的事而对我发火。
  八意大人迅速决断,说道,「那样的人让其成为亡者是最好的。出海三年渺无音讯的话在地上肯定就被当成已经死亡了。本来嘛,因为你的好奇藏匿地上来的生物才招致了现在这样的事态……」。
  「对啊对啊,就是简川大明神。那种欲望强烈的平凡人类被当作神明供奉起来,在我们看来十分滑稽。」
  「当时八意大人虽然当机立断让我去杀了他,但怎么说那样也太可怜了呢。」
  毕竟是因为我自己将他藏起来的缘故,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下不了手,妹妹也一样,果然下不了手。
  无奈之下,我只好询问是否还有其他好办法,于是,八意大人微笑着回答“当然有啊,你们真温柔呢!”。并把其他方法中最好的办法告诉了我们。
  所谓别的办法,就是「把水江浦岛子送到没有记得他的人存在的时代。」也就是说,让他认为龙宫城的时间流动速度与地上的时间流动速度相差近百倍,将他送到三百年后的地上。
  当时的我们,并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个办法最好。被送到没人认识自己的世界的话,那个人一般不也会在无奈之下把龙宫城的事向其他人宣扬吗?不过,八意大人说出的话不会有错,我们绝对信任她,于是照做了。
  为了把他送到三百年后的地上,首先必须对他进行人工冬眠。我们采用了一千五百年前当时最尖端的医疗科技——人工冬眠,让他沉睡三百年之后,将他送了回去。没想到三百年还没到,八意大人却突然就与我们告别了……
  「然后呢,姐姐现在为什么要提起这个呢?」
  「因为我在想,现在如果有人从地上闯进这里的话,我们该怎么做呢。」
  就这样,水江浦岛子被五色的乌龟带着,混入月之都尽兴了三年之后,回到了三百年后的地上世界。
  他在回到沙滩之后,觉察到了不对劲。白砂、松树、蓝天,一切都和捕渔时的光景一模一样,可是,海风却让他觉察到不对劲。不安的水江浦岛子回到自己的家,发现原本自己的家所在的地方,现在除了杂草以外什么也没有。他又去了熟人的家,住在那里的人他根本没见过,不仅如此,甚至没有一个人认识他。绝望的他只能悲叹。
  「现在的话……要么立刻赶走,要么杀掉,我们可不像那时候那样愚蠢。」
  「你是说……不像一千五百年前那么温柔了?」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八意大人在隐居到地上之前,吩咐我把一个玉匣(注:豪华的饰品盒。)当作礼物交给水江浦岛子,并转告他「在地上的生活感到困难时,打开这个玉匣,但如果还想再到龙宫城来,就千万不要打开。」
    那个玉匣里装了什么呢。现在八意大人已经不在这里了,所以,我无法确认,也无法再现里面的东西。
    水江浦岛子似乎在回到地上不久就打开了玉匣,看来,他对无人记得自己的世界感到相当绝望吧。他哭喊着打开了玉匣,然而不幸并没有结束。打开了玉匣之后,他的肉体立刻丧失了青春,变成了连走路都难以办到的衰老之躯。那个玉匣里,装着能让肉体衰老的某种东西。
  不过,变成老人是一种幸运。熟悉三百年前的事情的老人,在村子里被当作活神仙对待。他所说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是被人们相信为神明的世界发生的事,并成为了传说。当时的人类很少有活到他那个年纪的,而且因为不识字,因此,能说这种故事的老人受到了人们的尊敬。如果浦岛子保持着年轻时候的样貌的话,他说的故事一定会被人们当作胡说八道吧。
  浦岛子的传说甚至传到了当时的天皇淳和天皇耳中。淳和天皇在听了浦岛子的龙宫城的故事之后,认为那就是常世之国——蓬莱国,并高度关注。蓬莱国是不老不死之国,当时的当权者都争相寻找。只是,那时候传说开始变得陈腐,蓬莱国的存在也开始受到怀疑,而浦岛子的故事,让天皇喜出望外。
  淳和天皇的预想是正确的,但为时已晚。浦岛子是一步都迈不动的衰老之躯,天皇的使者找到他不久之后,他就咽了气。
  天皇认为水江浦岛子是少数从蓬莱国归来的人,并为他修建了神社,之后,更赐予他简川大明神的神号。
  偶然遭遇神隐的水江浦岛子。在他位列神眷的同时,蓬莱国——月之都信仰也巩固了,让地上的当权者见识到了蓬莱之民的威严。
  师父是否预见到这样的未来了呢。这是个愚蠢的问题,她当然预见到了,否则,三百年的人工冬眠,以及让人老化的玉匣,都只能视为恶作剧。师父虽然看起来很严厉,却是最温柔的人。
  「现在,人们把跨越上百年的时间来到未来世界的事称为‘浦岛效应’。」
  「成为了神,并名留青史的他,是幸运的吧。依姬,你说我们能不能预见如此遥远的未来呢?很快说不定就会从地上有什么人出现了……」
  沉浸在我们共同的回忆中的依姬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八意大人不在了之后,我们也学习了许多事情。」
  依姬望着大海继续说道。
  「学习到的事就是,我们无法思考到那样的深度,而不经思考的温柔,对月之民和人类来说,都是不幸。」
  我把手放到表情有些僵硬的依姬肩上。
  「那么,假如很快就有人类攻过来的话,那时候我们只要专心将他们赶回去就好。」
  「姐姐……你说话的方式有些像八意大人啊。」

  「因为我岁数比你大嘛。」
儚月抄小说插图3-3.jpg

  「什么嘛,我们活了这么长时间,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了吧。」
  「不对,年龄的差别,无论过了几年,甚至几千年都不会变化,这是事实。」
  「也就是说,姐姐你会先于我隐居吧,就像八意大人那样。」
  依姬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我把手从她肩上拿开,问道:「说起来,兔子们训练顺利吗?」依姬叹了口气,回答道。
  「啊啊,算是吧。大家,确实都很努力,奈何人手不足……说起来,虽然我对新来的Reisen进行了重点训练……但资质一般般。」
  「是啊,负责捣年糕的兔子,有很多喜欢唱歌个性散漫笨手笨脚的家伙。确实不太适合战斗呢。」
  「以前那个Reisen要有才能得多……但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又做着什么呢。」
  月之使者这个工作在月兔的工作中相对纪律比较严格,而且是肉体劳动,很不轻松,所以出逃的兔子也不少。所谓Reisen,指的是上次战争开始前逃走的兔子。
  Reisen的能力很强,能够轻易地隐藏身形,并能扰乱人心,只是。性格比较胆小随便。尽管我早就知道那样的性格在战斗中是致命的,但无法进行矫正。结果,由于协调性低,在实战前她就放弃任务逃到了地上。
  虽然找出Reisen并把她带回来也是我们的工作,但过了四十年都没有找到,只能算过期失效了。只能判断Reisen在地上被人类捉住烧成火锅了,或者沾染了地上的污秽而不能带回来。
  「现在的Reisen天分也不好,感觉迟钝,让我很担心。」
  大约在三个月前,一只受伤的兔子来到了我们面前。
  那只兔子说她因为讨厌捣年糕而逃到了地上,但因受八意大人之托而带着信函回到了月之都。因为放弃搜索八意大人已经过了好几百年,没想到八意大人会主动和我们联系。
  信的内容和守卫月之都相关。“我已经无法再回月之都,用这样的方式联系,会给我们造成麻烦,这实非本意,但地上有人在策划某种阴谋之事,无论如何我都要传达给你。由于直接联系非常危险,所以我利用偶然碰到的兔子传书,望见谅。”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们把送来书信的兔子藏在了我的家中。因讨厌捣年糕而出逃到地上的罪过并不小,但她也有带来八意大人的信笺的功绩,最主要还是这个兔子给人感觉很可怜,于是给她起名Reisen藏在了家中。
  「而且,现在的Reisen有过出逃到地上的经历,谁也不能断言她不会再次出逃。」
  「如果八意大人的信中内容不假,那么最近就应该有人从地上攻来,没问题吗?」依姬看着我这样问道。
  「这次还是不要依靠兔子为好,依姬,你自己去战斗就行了。」
  「哎,好的。这要看敌人的数量了……」
  「没问题的。许多神灵都与你同在啊。」
  ——我们的谈话不得不中断了。
  因为有东西从静海的对面飞来。
  静海位于月之都背面,月之民和兔子都几乎不会到这里。
  我们仔细观察飞来之物,发现那是—个小黑块——看起来应该是乌鸦。
  「乌鸦……?」
  「姐姐,乌鸦是太阳的化身,那说不定是月夜见大人的姐姐大人派来的使者。」
  「……不,不是的,我能感受到它充满憎恨的血、欲望强烈的好奇之眼、还有污秽的羽翼。」
  那乌鸦如果是太阳的化身的话,一定会有三只脚和红色的瞳孔才对!
  「那是——地上的乌鸦。」
  不知是不是没看到我们,乌鸦径直飞着。而且,看起来并非出于动物的归巢本能之类的超感觉,而是一直朝前方飞着,最后飞过了我们的头顶。
  「地上的乌鸦……果然这也是神隐的缘故吗?」
  「也许和即将攻来的敌人有关系,我们追上去吧!」
  乌鸦笔直地飞着,只是有时候转换方向。
  「真奇怪……地上的鸟很少有迷途的,而且,那种飞行方式,太过于机械了。」
  乌鸦飞过晴海、越过雨海,飞向风暴大洋。
  「果然,那只乌鸦是出于某种目的而从地上飞到月之背面的。」

  那就是说,那只乌鸦并非因事故而来到这里,而很可能是某人指派的杀手。
儚月抄小说插图3-4.jpg

  月之都存在于月之背面,而且设了结界隐藏其形。就算人类打算进攻,只要无法破坏结界,就不可能进入月之都,要飞进结界内部,必须按照指定路线向都城进发,可这只乌鸦不知为何却沿着应该看不见的海之道前进着。简直就像式神一样精确。(注:外面世界的电脑也被称为式神)
  乌鸦没有丝毫减速飞过了风暴大洋。这样下去,有可能打破月之都的结界。
  「姐姐,这样下去,它就要到达月之都了!」
  「那只乌鸦非常污秽,绝对不能让它进去。」
  把追踪乌鸦的任务交给妹妹,我抢先一步开始操作起乌鸦前进的道路,为了在通往月之都最后的海上设置陷阱。
  我在海上等待了一会儿,乌鸦以根本不像生物的精确性,飞到了我的头顶。
  「生于秽土,受恶念所制之秽身,此处非汝净土!」
  我展开双手,脚下的大海逐渐失去水分,出现了干枯的大地。
  草木无法生长的荒凉大地、人类探索月球表面的残骸、黑色的天空、以及,没有空气的世界。
  荒凉的表之月——这正是地上人类追求的月球之姿,这是何等丑陋、何等寂静的世界啊。
  失去了大气和重力的乌鸦没有了飞行的气力,旋转着缓慢坠落,口中吐着泡沫,随后断了气,因无法呼吸而窒息死亡。
  我能够连接海与山,是有能力连接月球表面与背面的少数人之一。
  在确认乌鸦无法再次活动之后,我让大海再次充满海水,使大地恢复丰饶之姿。
  「姐姐!乌鸦怎么样了?」
  「已经完全断气了。这只乌鸦是按某人的意志送来的,确确实实以月之都为目标,既然如此,杀掉是最妥当的。」
  「……是啊,这样最妥当。」
  「这只乌鸦的尸骸,看来有必要进行一番调查呢。依姬,能不能帮忙做些调查呢?」
  「我忙着训练兔子呢。姐姐你不是没事可做,清闲得很吗?」
  「呃!」
  我最喜欢清闲了啊。
  「说起来,姐姐你就是紧张感不足嘛。总是吃桃子,或者来海边,偶尔在训练的时候出现一下,却是在和兔子们聊天……」
  调查虽然说不是我最擅长的领域。算了,既然战斗啊、战术指导和调查平时都一直交给妹妹去做,偶尔我也得做点什么才行。我这样劝告自己。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我去调查就是了。」
  我们都轻笑着。笑容中包含了几分紧张。

第三话 净土龙宫城 / 完

注释

  1. 日本谚语“人の噂も七十五日”。
  2. 即浦岛太郎。
< 第二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四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