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第五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四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六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8年6月25日,Chara☆Mel Vol.5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96-117


儚月抄小说封面5.jpg

第五话 自无比低矮的地上
黑幕·紫终于登场! 第二次月面战争的真意究竟是——!?

  正如生活在这个地球之上的所有人都知道的那样,月亮在围绕地球转动的时候总是以同一面朝向地球。所以当你身处地球之上,不管什么时候在任何位置看到的月亮都是一样的。
  所以在很久以前月亮被看作是被描绘在天空之中的图画。因为总是相同的样子,所以人类将这幅图画比喻为各种各样的东西。而兔子就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月亮能够一直以同一个面对着我们,其实原因很简单,只是由于月亮的自转周期和公转周期保持着相当高的精密度的同期性。在围绕地球旋转一周的时间里自己也同时完成一圈自转的话,月亮便可以永远不将背面朝向地球。就好像链球运动员投掷链球,把绳子系到球上转来转去一样。链球旋转一圈(自转)的同时,链球还围绕人自己旋转了一圈(公转)。
  但是仍然留有疑问。那就是究竟为什么,月球会拥有如此精准的周期呢。
  难道是月之民为了躲避地上人从而能过着奢华绚丽的生活而将月球改造了吗?还是说承载着月之都的背面因为太重,由于离心力一直朝向外侧呢……。
  但是,那个理由极具有科学性是非常没意思的东西,她——八云紫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只要根据在巨大天体上起作用的引力的性质,就能够很简单的说明其道理。但是这个解释太过于理论化,不适合幻想乡,所以她不得已只能思考另外的解释方法。
  幻想乡与外面的世界由一个常识的结界所隔绝,存在于非常识的内侧。为了保持这个结界,任何事物都需要反面。
  ——新月之夜。
  月亮被影子所覆盖看不到的那个夜晚的月亮,便被称为新月。但是为什么会被称为新月呢,对于已经习惯了新历的我们来说应该是很难理解的东西,但谁也不抱有疑问。
  我为了观察月亮,经常去幻想乡的湖边。今夜我也在湖上眺望着新月。当然湖中没有映出任何的东西。
  但是,我却能够看得见,那被眩目的日光所照耀着的月亮的背面。
  「紫大人。」
  眼前的狐狸称呼我道。眼前的狐狸——八云蓝是我忠实的式神。
  「紫大人。吸血鬼的火箭似乎已经完成了的样子。之前我也去参观了一下,不过实物很让人担心是不是真的能飞起来啊。」
  蓝说完嘴角稍微抽动了一下。这是对吸血鬼火箭的嘲笑吗,还是对于接到无数次报告却依然没有采取任何对策的我的不信任的表现呢?对于我来说更希望是后者。
  「哎。可以想象那的确是一场盛大热闹的完成宴会呢。但是,为什么没有叫我啊?」
  蓝背着我偷偷去参加了那场宴会的事情我还是可以发现的。
  「啊,不是的。我并不是因为喜欢才去参加那个晚会的。其实我是去侦察的,侦察。就是去看看那边的情况……看样子还是叫上紫大人一起去更好一些吧?」
  「是啊,你要来叫我的话我就能很高兴的拒绝了呢。话说回来,月球的公转周期是多少天来着?」
  「哎?月亮的公转周期……?我想想,一般来说都认为大约是二十八天,实际上只有二十七又三分之一天的程度而已。只不过,因为地球本身也在公转所以要考虑从新月到满月再回到新月这个周期的话,一般来说都认为是三十天,不过这个实际上也就只有二十九又二分之一天这么多。我说这种事情紫大人不是比我要清楚多了吗?」
  「是的,公转周期并不是二十八天,盈亏的周期也不是三十天呢。这可是重要项目哦。」
  新月在旧历之中是每个月的第一天。因为表示月亮重生的意思所以将这天晚上的月亮称为新月。同样,第三天被称为三日月[1],十五的晚上就是满月,旧历上的日期与月龄是一致的。那时候人们的生活比现在要更加以月亮的盈亏为中心。
  「为了让第一天是新月,十五夜必然是满月,一个月就必须要是三十天。」
  「嗯嗯,就是如此呢。」
  「但是,月亮的周期却不是三十天。因此实际上十五夜是满月的情况反而少见。不觉得很不自然吗?」
  听到我这样问,眼前的狐狸不由得思考起来。
  「第十五天的晚上应该是完全的夜晚才对……确实啊,是有什么人故意将时间错开了吗?」
  「不只如此。我想你也知道的,和公转周期一样,自转周期也是二十七又三分之一天……那么就请你去调查调查其中的理由吧。」
  说是调查,其实就是想让她自己去思考一下。只是调查的话,式神 (电脑) 也能做到。在外面的世界中,过于依赖式神,仿佛丢了魂一样的人也多了起来。我希望通过给予式神超过式神本分以外的工作,使每天无聊的生活,得到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改善。

  「哈,也行。比起那个,关于吸血鬼的火箭的事……」
儚月抄小说插图5-1.jpg

  ——三日月之夜。
  三日月又被称为月之剑。是把月亮那尖锐的外观比作剑的吧。
  仿佛向拿着那把剑的月亮发出抵抗一般,一颗巨大的流星从地上升空了。据说流星是被大气层摩擦烧尽的字宙的尘埃,那么向上飞去的就应该是大地的尘埃在燃烧殆尽吧。
  「紫大人,您看到了吗?」
  「看到了哦。就算不靠得那么近。」
  「不是说我啦……空中不是有一条光柱升上去了吗?看来吸血鬼的火箭终于发射上去了。那道光就是那个火箭发出。」
  「呵呵呵。所以说就算不靠近也能看得见啊。」
  「是吗。关于那个火箭,从发射速度来看我想她们应该计算好了在满月的时候能到达月球。」
  「还真是一场相当悠闲的旅行呢。看样子我们也许应该能够比她们先到……」
  蓝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哎,我们予定是在满月的那一天出发吧,因为一瞬间就能够抵达月亮上面,我想大概是和吸血鬼她们几乎同时抵达……话说,我一直很在意紫大人您为什么要让吸血鬼那帮人上月球呢?」
  「啊啦,我可从来没说过想让吸血鬼上月球去哦。」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如果您想阻止的话随时都有机会的,结果却没这么做。吸血鬼的火箭最关键的部分是灵梦的力量,而那个力量也是紫大人您让她修行得来的。把消息透露给想靠自己的力量上月球的吸血鬼们,还特意给她们时间,在这期间紫大人您只是在一旁静观。这样怎么还能那么说呢?」
  「三日月被称为月之剑。谁看到那尖锐的外表应该对这个称呼也会表示赞同。选择剑之月,发射弹丸 (火箭) 不是很美妙吗?」
  在月之都有使用神之剑的人,在地上有发射神之弹的人[2]。仅此而已。
  「蓝。你只要听我的命令就好了。我们将在满月之日,通过湖中映出的月亮进入月面。你不要怠慢了准备工作。」
  ——半月之夜。
  天空飘起了雪花。虽然今天夜里的天气并不是很好,但满月之夜一定会是个晴天吧。
  月亮从剑变成了弓的形状。把半月的样子比喻成弓,所以又被称为弓张月。[3]
  剑形的时候虽然天气晴朗,但很不凑巧弓形的样子就看不到了。难道是因为操纵弓的人不在月亮之上的缘故吗?[4]
  「紫大人,天气太冷了还是请您回房好吗?而且今晚也看不到月亮。」
  「哎呀,赏月就是看不到月亮才更加有趣哦。而且也许弓张月就在红魔馆的地下也说不定呢。[5]
  「哈啊,是吗。说起来前几天说到的关于月亮公转周期的问题——」
  蓝转变了话题。要是能够将刚才的话题继续让我说下去的话,也许蓝也能够理解了呢。
  「我发现,似乎公转周期在后来被调整过的可能性很高。」
  「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按照自然规律,月亮是正好二十八天转一周的。但是月亮异常的自转运动稍微打乱了公转周期。」
  蓝开始解释巨大的物体自转时其引力的特性。月亮在自身引力与地球引力的双重作用下,让自己的天体的形状变形成了有些接近椭圆的形状。这种变形歪曲了自身受到的引力使得公转运动失去了制动,不断加速。于是月亮在自转周期比公转周期短的时候便降低自转的速度,相反长了的话就加快自转速度。
  蓝把旋转的两点间引力的计算用具体的数字进行了说明。
  「如上理由所述,很可能有人通过极端地改变自转速度让公转变慢。如果一天的三分之二都是失常的,这已经超过误差的范围内了。」
  「那么,你的结论是什么?」
  「之所以公转的速度看起来比实际要怪,是因为一直在地面上观测只能够看到月亮的同一个表面……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式神在单纯的计算方面,无人能出其右。但是外面的世界对于引力的计算往往要考虑到三点以上的影响,所以据说计算起来非常的困难。[6]对于引力的计算,即便依靠现在的式神[7]也很难应付得了。
  不过实际上并不是式神没办法应付得了,而是对式神下达命令 (程序) 的人没办法应付得了。只要下达命令,式神就一定会给出答案。通过简单的计算方法得出正确的答案。
  当然,我所希望的答案并不是那么无聊的东西。
  「是吗,谢谢了。果然这就是式神的缺点呢。」
    「嗨?」
  「调查之后立刻就可以得出答案。」
  「是啊。虽然我也认为紫大人是想让我调查其他的事情,但很遗憾,我只是式神,所以没办法进行命令以外的行动。」
  「啊啊,真是好无聊啊。你这个家伙如此令我失望,吸血鬼也给放跑到月球去了。」
  「……还有一个礼拜就是满月之夜了。结果能够帮忙的人一个都没有。」
  「哎呀,这么说好像我很被人讨厌似的。不过,不是有很多帮忙的人吗。随便数数也有七、八……九个人吧。」
  「有那么多吗?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虽然能够进行天文学方面的计算,但是一位数以内的加法却不行呢。」
  ——满月前日。
  天空中悬挂着一轮好似满月一般巨大的月亮。虽然从地面上看去月亮十分明亮,但是满月对于月亮的背面来说却意味着夜晚的到来。也许现在月亮的背面正好能够看到夕阳吧。
  「终于就要到明天了,值得纪念的第二次月之旅行。」
  「紫大人。差不多可以将去了月亮后的计划告诉我了吗?虽然我非常信任紫大人,但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果然还是有点担心。」
  「呵呵。是啊,也该命令你去检查 (debug) 一下了。」
  「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话说回来,这次和以前那次的月球进攻非常不一样呢。过去那时候不是说集结了最强的妖怪军团意气风发的攻过去的吗。但就算那样最后还是不敌对手,与之相比这次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感觉很没气势啊……人数这么少,而且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容我失礼说一句感觉没什么胜算啊。」
  「让我来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吧。」
  我看着边缘还微微有一些模糊的月球。当那模糊不清的部分全部明亮之时,地上与月亮之间就可以相互往来。能这么做不是很久以前的故事。顶多是一千年前而已。
  「地上人是绝对敌不过月之民的哦。」
  蓝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哎?绝对敌不过……?」
  「遥遥领先的科学技术,强韧的生命力,妖怪无法应付的未知力量。地上的居民绝对战胜不了月之民,特别是月之都的话。」
  「可、可是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再次进攻月亮呢?难道这不是非常奇怪吗。实际上您不是那么想的,对吧?」
  「是的,果然还是没什么可能敌得过。」
  「……那么,明天我们又是去干嘛呢?」
  「月之都那边不是有人新搬到幻想乡来住了吗?所以我们必须收取相应的回礼。对,就是类似于住民税之类的东西。」
  「嗨?那是什么东西?」
  大家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并且讴歌自由的幻想乡,实际上对于居住在其中的人来说,自由并没有被约束。为了保证大家最低限度的自由,就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规则一样的东西。这样会产生很多的不自由。但是那种不自由,对于大家的自由来说是有必要的。
  比如说,幻想多之中的人类经常有受到妖怪袭击的危险,可是他们却不得不忍受这种危险。
  因为一旦忘记袭击人类的方式他们自身的存在就会受到威胁,因此妖怪才袭击人类。
  但是居住在幻想乡的人们的生活都是由妖怪之手支撑起来的。一旦妖怪不存在了幻想乡就将崩溃,所以人们才不会试图完全消除对妖怪的恐惧。假如人类退治了所有袭击自己的妖怪的话,到时候幻想乡就将崩溃吧。
  反之,假如没有了供妖怪袭击的人类的话,妖怪也将丧失自身的存在意义。因此,妖怪虽然袭击人类,但绝不会胡乱捕食。按规定,一般来说不能吃村子里的居民。
  「新住下的月之民,没有选择妖怪而是站到了人类那一边。就是说,永远亭那些人选择了人类哦。」

  我随后又加了一句,除去那些兔子呢。那些实在难以冒充人类。
儚月抄小说插图5-2.jpg

  「人类……吗?那宇宙人一家子?嗯,虽然不管怎么看我都看不出他们像是人类的样子……」
  「啊啦,这不是外表的问题哦?那些家伙并没有遵守妖怪的规则,而是打算融入人类社会,不是吗。」
  贩卖药品医治病人。这些都是人类社会的行为,和妖怪社会完全不同。
  「确实啊,她们和我们妖怪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亲密呢。虽然村子里面的人也将他们当作非常奇怪的人类来看待……」
  「不过,她们没有尽到幻想乡里的人类的义务。」
  外面世界的人类也有一些义务。学习,工作,参与社会,也就是说纳税。在幻想乡之中,还有与妖怪打交道的义务。
  「人类的义务……吗?听您这么一说我也确实感觉到了呢。那些家伙不要说怕妖怪了,而且还加强了人类的力量,很可能打破力量的平衡。但是那和这次的月球侵略计划有什么关系呢……」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只是想要收取住民税而已。就算她们加强了人类的力量,给人类疗伤治病,保护人类,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什么事都没有。比起那些,如果不履行纳税的义务的话,就不能算是参加到社会中了。」
  「……难道说,您是打算潜入月之都,拿走里面的什么东西来当做她们的税款吗?因为那些家伙是月之民的缘故。」
  蓝带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向我问道。我对于自己说的话少有地被理解了感到非常的满意。
  「对,正是如此。月之都是不可能被侵略的。不过,要潜入进去不是很容易吗?那么就请你担当起这个重任。」
  ——终于到了满月之夜。
  三日月被称为剑,半月被称为弓。那么这个满月又应该叫作什么呢?
  那就是镜了。
  反射太阳光线的巨大圆镜。同样照亮了地面上的黑暗。月光因为照亮了黑暗,给人的第一印象妖怪应该很害怕。但一般来说妖怪在月光下会发挥更大的力量是为什么呢。
  其缘由便是光这种东西不仅仅是照亮,同时也会产生出阴影。
  在淡淡的月光下各种地方都会产生出阴影。草木,山岩,建筑,地形复杂的土地仅仅靠月光不可能完全照亮。而因此产生的阴影让人心产生出恐惧,有时就会变成妖怪传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月亮可以说是妖怪的生母。
  我望着映照在湖中的满月。湖上的满月比起浮在空中的那个看上去更像是浮在什么上面一样。这么一想,空中的满月看起来就好像仅仅是一幅画一般了。
  我坐在水面上,蓝来到我的身旁。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呢」
  「太慢了吧。我还以为你一直到天亮都不会来了呢。」
  「哪里哪里,刚刚天黑而已。夜晚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映在湖面的满月是伸手可得的梦幻。遥远可见的月亮是描绘在天盖上的画像。基本是同样的东西。
  我通过摆弄幻与画的境界,创造出月亮与地上的通道。
  「紫大人,差不多也该是吸血鬼的火箭抵达月亮之上的时候了吧?」
  「想必现在月亮上面应该正陷入一片骚乱吧。这时候,正好是好好给他们上一课的时候了吧。」
  「结果,那些吸血鬼是诱饵,这么理解对吧。」
  「嗯。嘛……是呢。这么理解也没有错。」
  「?」
  我将手中的洋伞收起向浮在水面的幻月刺去。就算放开手不知为什么伞也依然站立在水上,不会消失到水中去。
  水面上的月亮扭曲起来,稍微缩小了一点之后马上又变得更大起来,当变成最大的时候以伞为中心月亮开始裂开了。
  水面上的月亮在正中间出现了有数厘米宽的裂纹。月月亮连同水一起裂开,开始能看到通往另一个地方的入口。从裂纹的那一边飘来一阵阵芳香。
  这个裂纹的对面就是吸血鬼们先一步抵达的月面。只要进入这个裂纹便可以一瞬间抵达月面。
  吸血鬼们花了数月才造出那么一个破旧的火箭,在飞向月球时,还挤在那个狭小的空间中过了十多天的痛苦生活。
  真是愚蠢啊。如果目的只是前往月亮的话,只要一瞬间便可以了。这里是幻想乡,没有必要模仿外面世界的魔法。
  不过,我也早就知道吸血鬼们不会听从我的方案。
   那个吸血鬼拥有着已经被我所忘却的一种心境。外面的人类也正逐渐忘却的一种感觉。至于式神,以效率为最优先考虑的它们则视这种感情为障碍。
  ——在那个破旧的火箭里面,过着凄惨的日子进行旅行,却感到快乐。对于她们而言,用最直接的方法很轻易便可以得到的东西毫无价值。那是享受辛劳的从容的心。
  不管是人类也好还是妖怪也好,一旦活在世上久了就会逐渐丧失那种心境。但是吸血鬼们却将这种感觉很好的保留了下来。所以,我知道她们讨厌借助我之手去月亮。因为她们早就靠自己之手在准备登月了。
  「终于要开始了,向月之民反击的时刻。」
  「是啊,蓝。在和地面告别之前,我先告诉你登上月球之后要做的事情的命令的提示吧。」
  「哎,提示?直接下达命令就好了嘛。」
  「命令还是自己思考更有趣不是吗?」
  「好吧。」
  「前一阵子,我们不是说到月球公转周期的话题吗。公转周期比预计的短。我来告诉你原因吧。」
  「虽然这个问题我也很感兴趣……这就是提示吗?」
  「月亮的公转周期比二十八天短,因为那是在古老的过去布下的捕鼠器。」
  「?」
  「举个例子给你听。比如说,我们假设有一个能够借助满月连接地上与月球的妖怪存在。」
  「这就是紫大人你吧?」
  「这只是举个例子。发现能够轻松打开通道的妖怪,很自然的就会想要偷偷潜入到月之都去玩玩,这么想也不算不可思议。」
  脚下的通道逐渐扩大到足以容纳一个人通过。我跳进了通往月亮的通道。明亮到刺眼的白昼之光。空中有巨大的星星,一望无际的水面。那里曾经就是月之海。
  蓝也跟在我的身后走了进去。
  实际上最近,我们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一次,因此蓝对于眼前的光景也并不感到惊讶。在这里,将式神凭依到乌鸦上,来对地上进行监视。不用说,我们只不过是在模仿月之民而已。
  「……而那个妖怪,根据自然规律,在十五夜的时候打开一条通道悄悄地溜进了月亮之上。这只是举个例子」
  「哈啊。」
  「关于月之都的情报非常稀少,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得先亲眼去看看才知道的样子。终于,十五夜到来了。妖怪下定决心跳进映照在湖面上的月亮之中。之后看到的竟然是……是什么你知道吗?」
  「一片大海,吗?」
  「答对了,亏你能想的到呢。月亮被非常美丽的海洋所笼罩着。于是,那个妖怪很快便意识到。从月亮回去的方法也是一样的,可以从海上映出的星星返回。」
  我为了不让刚刚通过的通道关闭,再次将伞刺去。然后将伞向我们接下来要去的方向折弯。洋伞来回折了几个弯变成非常扭曲的形状。
  「紫大人,您在做什么?这样扭曲洋伞的话……」
  「保密。这是类似于咒语一样的东西。那么,继续我们刚才所说的那个例子。在确保了回去的道路之后,妖怪终于安心地向月之都进发。」
  「举个……例子对吧?」
  「同样的话我不会再重复几遍了。接着这个妖怪又开始寻找突破月之都结界的办法。这个比想象之中还要花费了更多的时间。」

  我开始向目的地移动。蓝急忙跟在我的身后。
儚月抄小说插图5-3.jpg

  「最后妖怪终于找到了突破结界的办法,就在她即将进入的时候,却发现月之民的防御十分坚固,凭借她现在的能力完全无法与之相抗衡,而且强攻也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于是聪明的妖怪决定暂时撤退再想办法。」
  「…………」
  「在很轻松地摆脱了月之民的追兵之后,妖怪又回到了从地上来到月亮时所使用的通道的地方。可是在那里妖怪却发现了一件令她感到十分震惊的事实。」
  蓝沉默着,大概是被我所说的故事吸引住了吧。
  「是的,那条通道正在逐渐关闭。那个大小已经不再是一个妖怪能够进入的了。妖怪不由得惊讶道‘为什么通道会关闭呢?只要今夜是十五夜的话就不应该关闭才对啊?’。」
  「那么,后来怎么样了。啊,这是个例子对吧?后来会怎么样呢?」[8]
  「被切断了退路的妖怪只能够老老实实地投降。毕竟不是对方的对手。」
  「是、是这样吗……不过,究竟是谈到什么才让您开始举这个例子来着?」
  「你在说什么啊,我在告诉你为什么月亮的公转周期不是二十八天而是二十七又三分之一天,不是吗?」
  「啊,确实呢。」
  「说到这里你明白了吗?以前十五夜是完全的满月。但是因为某个人,恐怕这个人就是月之贤者吧,让月亮的自转周期改变,于是导致公转周期变快。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十五夜便不再是满月之夜,于是满月便比预计的时间更早结束。」
  「也就是说,这是月之贤者为了将依靠满月潜入月球的妖怪关在月球上而设下的陷阱,是吗?」
  「是的。很久以前被设下圈套的故事。被可恶的贤者。」
  从那以后,一个月就无法再一律定为三十天,地上的历法混乱了。月之民对于地上的历法变成什么样子毫不关心,只是为了不让十五夜与满月的时间一致而混乱了月球的公转。对于月之民来说,地面不过是他们俯瞰的场所而已。在那里的生活的便利性等等,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
  月之海一片宁静。只能够听到波涛的声音。那海浪的声音并不是如母亲般的大海的声音。只是水分子互相撞击的声音。因为月之海并不会孕育任何的生命。
  「虽然只是个例子,不过确实很能作为参考。但是……从那个提示来考虑的话。」
  「怎么了?」
  蓝露出一脸难以回答的表情。仿佛在仔细挑选要说出口的话语。虽然她的计算能力非常高,但是对于文字的处理能力似乎还差得很远呢。
  「现在……我们不就正在月之贤者所设下的圈套之中吗?如果要到达月之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话,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我想已经不再是满月之夜了啊。那样一来的话当然就回不去了吧。实际上,要破坏月之都的结界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对吧?」

  「哎呀真讨厌,我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儚月抄小说插图5-4.jpg

  「拜托不要开这种玩笑啊。现在我们可是身处敌人的领地,稍有判断失误都会引起致命的后果。当然,我想您应该有对策的吧……」
  「当然了,一旦回去的通道关闭的话,我们就去请求搭乘吸血鬼的火箭返回吧?她们现在也应该已经抵达月亮上面了吧。还是说我们能比她们更快抵达呢?」
  「真是的,您究竟哪些话是认真的真让人没法判断啊。吸血鬼的火箭现在说不定撞到海上严重损坏了呢。紫大人也许没看见,那火箭破得惊人。」
   蓝摆出一副发火的样子。不过就算再怎么说,她也只能按照我的命令去行事,所以只有绝对的相信我。
  「哎,要是真像你说的那么破烂的话,也许在抵达月亮之前就已经燃烧殆尽了呢。假如没被人动过什么手脚的话……」
  我和蓝所抵达的月亮,有着在总是充满了热闹的妖怪和人类们喧闹不断的幻想乡中无法想象的宁静。
  人类追求着都市的繁华,不知不觉间让地上已经失去了宁静。就连位于边远之地的幻想乡都是如此喧嚣,外面的世界就更不必说了。
  不过,月之都的文明应该是非常先进的。所以位于月亮背面的月之都一定是一个非常繁华热闹的地方吧。假如能够构建起安静的繁荣的话,要么那就是衰退的证明,要么那就是地上所无法比拟的高贵文明吧。
  衰退也好极乐净土也好。不管哪个我都不喜欢。对于我来说都市的喧闹是必不可少的。
  这样想着,想到在这宁静的月亮上的某处,吸血鬼们正在引发骚乱,我不禁有点怀念起来。

第五话 自无比低矮的地上 / 完

注释

  1. 中文里叫“娥眉月”。
  2. 火箭上凭依着住吉三神。
  3. 中文是“弦月”。
  4. 永琳。
  5. 参见东方儚月抄 ~ Silent Sinner in Blue.第11话《飞向蔚蓝的宇宙》。
  6. 多体问题。三体问题是其特例。关于三体问题,推荐看刘慈欣的《三体》。
  7. 式神指电脑。
  8. 蓝的这句话,前面是过去时,后面是非过去时。意思你懂的。
< 第四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六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