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第六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五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七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8年9月25日,Chara☆Mel Vol.6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18-137


儚月抄小说封面6.jpg

第六话 愚者的封书[1]
铃仙、依姬、丰姬…… 在交错的思念前方等待她们的是!?

  月之都的白天也很昏暗。让人觉得是否永远不会天亮。不,因为即使不点灯也能看得清,所以用昏暗来形容也许并不正确。应该说天空是黑色的才对吧。
  宇宙本来就是一片漆黑的。在宇宙空间中漂浮的天体所在的天空很昏暗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受到太阳光照射的星球上,白天的天空也不全都是明亮蔚蓝的。太阳光不是蓝色,覆盖大地的大气当然也不是蓝色。
  那么为什么地上的天空会那样蓝呢?
  那是由于容易被大气折射的短波长可见光线、即从紫色到蓝色的光被扩散,使得天空看起来呈现蓝色。只是因为大气的厚度刚好使得天空呈蓝色的缘故。如果大气层再厚一点,连蓝色光都被扩散的话,天空就会变成红色。虽然地面上也有天空变成红色的时候,不过人类根据其出现的时间,将其称为晚霞和朝霞。
  大气更厚的话红光也会扩散,地上最终会变成光线无法到达的夜之星吧。与此相反,大气稀薄的话光线会直接穿透,光源以外的天空会保持黑色不变。
  月空便是后者。那漆黑的白昼之空,今天显现出色彩鲜艳的星空。
  「——「Star dust reverie(星尘幻想)」——」
  眼前的黑色人影飞上天空喊着什么。
  不知是什么做成的星形物体,与依姬大人的行动毫无关系的在空中到处乱飞。
  不看着对手,乱撒弹幕的攻击应该并不可怕。说起来就像小孩子乱挥着手臂朝对手冲过去一样。
  「呐,就算被那星星打中好像也不痛的说……」
  「即使不痛,被打中也算是失误,所以才要华丽的闪避啦。」
  「哎。那么弹数多的—方比较有利吧?」
  「能同时放出的弹数好像有限制的。不知道是能量保存法则还是熵增大什么的……」
  月兔们进行着无聊的对话。我觉得弹数有限制也许是生态学的对策。虽然那么说,但明明只要打中一发就好了,却散布了相当多的弹幕……
  依姬大人轻而易举地躲过了五彩缤纷的银河,就像在雨中游泳的天女一般轻快,在地上奔跑的兔子一样敏捷。
  月兔们从依姬大人的精彩表现中确信胜券在握,兴奋地骚动起来。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想表现得更显眼一些。即使是刚才还被吸血鬼吓得四散奔逃的月兔们,沐浴在展现出压倒性强大的依姬大人的神气中,以为自己也肯定能打赢。
  可是,我能够躲过那个攻击吗?
  虽然听说地上的人类很脆弱,但是眼前的人类看起来强到了自己完全不能应付的程度。尽管依姬大人表现得绰绰有余,可要是有个万一时,我能够挺身而出吗?要是发生那种事,月之都会被侵略吗?
  「小心流弹!」
  在人类似乎喊出什么的瞬间,巨大的星形物体从耳边掠过。头发微微摇动。
  从远看以为那些星星是光或者热的聚合体,但却令人感觉到了出乎意料的质量。我后背直冒冷汗。
  说起来,我为什么会在这杀气腾腾的战斗前线呢?
  我原本过着唱歌、捣年糕的每一天。那是无聊而和平的每一天。白天捣年糕,夜里边喝酒边下将棋。那个时候真让人怀念。
  顺带一提,虽然说是捣年糕,不过臼中的东西不是年糕而是药。我们在制作的是被称为蓬莱之药的不老不死之药。
  其真相不得而知。我们月兔们只是被命令一直捣药。
  捣年糕一事听说是为了被抓住的嫦娥大人所做的赎罪。也就是说,我们月兔被命令每天去做对自已亳无好处的捣年糕。而且就连什么时候能结束都不知道。虽然捣年糕已经持续了几千年,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进展。对周围的伙伴来说,捣年糕已经只是毫无意义的例行公事。
  我讨厌为了他人的罪过永远捣下去。没有任何成就感,也不允许思考的单纯体力劳动。虽然衣食无忧,不过既毫无建设性,也不需要动脑。我认为那属于最底层的工作。
  所以我才逃了出来。
  即使是兔子,也应该拥有更多的自由。我们自己应该拥有更高的能力才对,我总这样认为的。现在回想起来,认为自己拥有更高的能力,只是环境所限无法发挥的人,大都是什么也做不到的家伙。我就是典型的愚者吧。
  愚蠢的我劝告自已如果不是建设性的工作,逃走会比较好。认为是无法好好利用自己的社会有问题。当然,那是逃跑期间为了保持内心平稳的说辞。
  可就算逃出来,留在狭小的月之都里也会很快被抓住。
  我要逃离的对象不单是工作,也必须逃出月之都才行。我毫不犹豫地逃向污秽的地上。因为之前有逃到地上的同胞,所以我打算步其后尘。
  ——响起巨大的欢呼声。
  似乎虽然人类使用了大招,但是依姬大人却轻松地挡回,已经稳操胜券。依姬大人举起巨大的神镜,如字面意思般反射出神圣之光。
  「啊啊。依姬大人要是稍微手下留情就好了。」
  一旁的兔子朝我搭话道。我搞不清楚状况,有点狼狈,对方只补充说:「这样下去,就没有我们出场的份了。」
  我叹了口气。刚才明明害怕地上的吸血鬼落荒而逃,这种话居然也说得出口。可我还是这样回答。「就是啊。我难得接受的训练也没有意义了。」不过多半会输就是了。
  恐怕除我之外的兔子们虽然嘴上逞强,但应该在考虑相同的事情。没错,认为能做到但是没机会的人,就算有了机会还是做不到。大概连呼唤机会降临的力量都没有。
  「你们没有被流弹打中吧?」
  依姬大人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回来了。
  「真是精彩,看起来很轻松呢。」
  「虽然不可大意,但是没有余力的战斗是危险的。你们明明没有余力,却显得很大意呢。」
  「您别谦虚了。那种程度的人一下子就能打得落花流水。」
  「真是的,那就叫作大意。」
  依姬大人露出无奈的表情。
  「那么,接下来好象是那个吸血鬼呢。嘛,看起来是最容易打赢的……对了,你……」
  依姬大人朝我看去。我顿时紧张起来。难道说,她准备让我接下来与吸血鬼对战吗?
  「不、不,我实在是……」
  「你在说什么?算了。有件事希望你能去做。」

  她这样对我耳语道。
儚月抄小说插图6-1.jpg

  「哎?交给我那种重要的工作吗?」
  「对无精打采的你正合适吧?好了,快去吧。也许没什么时间了。虽然我本打算自己去做,不过地上人比想象的要强,看来是来不及了……」
  大概是三四个月之前的事,我厌倦了捣年糕逃出了月之都。
  地上应该有我们的同伴在。还有被通缉的罪人也……
  月之羽衣在月之都时没什么用处。那是能够在空中自由飞翔的不可思议的羽衣,但是穿上的同时会失去心的力量。[2]也就是说,会变得无法自由行动。
  我取出那个,朝地面飞去。在到达地面前的数日里,记忆变得暧昧。
  这羽衣是从地面召回月之民时,为了不留下眷恋而穿的衣服。从前,曾有过被幽禁在地上、名叫辉夜姬的公主。在将那位公主召回月亮时使用了月之羽衣……应该是这样。
  虽然详细情况不明,但不知为何辉夜姬拒绝回到月球,同时一名月之贤者最后也被留在了地上。公主和贤者消息不明已经超过千年,现在仍然被通缉中……事情就是如此。
  话虽如此,其中也有领导搜索队的丰姬大人和依姬大人不打算抓人的缘故。那件事月之都的人们也略有察觉。不过因为并未危害到月之都,不久之后大家也就都忘了。
  可是在我逃走之前,有某种不安的传闻开始流传。那是「月之都里好像有企图谋反的人存在」这样的流言。作为嫌疑者,留在地上的罪人——八意大人的名字浮出水面。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流言传出呢?后来询问依姬大人本人,同时被通缉却不知为何没有抓到的八意大人也成为怀疑的对象。
  那怀疑似乎在渐渐得以澄清。因为从地上攻来的吸血鬼集团中有一名巫女,而那个巫女被证实就是召唤神明的犯人。
  在连接地上和月亮的方舟中召唤住吉三神。[3]看来那就是月之都流传的不安流言的源头。
  其实,我和那名巫女并不是初次见面。在流言开始出现时,我们曾在地上有过一面之缘。
  初次到达的地上并不是如传闻中一般的荒芜之地,而是被美丽的树木包围的秀美之地。
  不知道是因为长途劳累,还是途中挨了太空垃圾一下的缘故,我一到那里就昏了过去。那时照顾我的就是那名巫女。
  那时我完全没想到她就是妄图侵略月亮的始作俑者。
  我在神社睡觉时,听到不知何处传来呼唤我的声音。那是用地上没有的语言呼唤我的声音。我确信那是同胞发出的声音,于是走出了神社。
  同胞,也就是和我一样从月亮逃出来的月兔。可那声音的主人和预想的不同,是被通缉的八意大人。
  从那个瞬间开始,我的旅行结局开始朝着从未想过的方向转动。
  我不得不再次回到月之都。不过我并未重新去捣年糕。因为是我自己擅自出逃,所以那也没办法的。代替捣年糕,我被安排的工作,是月亮的防卫队员。
  防卫队被称呼为月之使者,负责保护月亮、监视地上。绵月姐妹是其首领。我在依姬大人身边学习从战斗方法到礼法、常识等各种事情。
  妹妹依姬大人还在训练其他兔子。话虽如此,兔子的人数也少得不到十人。大家都没什么实战经验,从强弱来看都和我差不多。
  虽然实际上几乎没有战斗,但依姬大人的训练却很严格,要是偷懒会被严厉惩罚。依姬大人时刻保持着危机感,继承八意大人的意志想要为月之都做出贡献。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姐姐丰姬大人,平时或是读书或是散步,一个人过着自由的生活。她只会在训练休息日出现在我们兔子面前,说「一起训练吧」,听到我们回答今天休息后显得很遗憾地离开。她恐怕根本没打算训练吧。
  虽然丰姬大人那个样子,但是在兔子们之中却人气很高。她态度和蔼头脑聪明,因为学识渊博,说话也很有趣。最重要的是,她会在训练中悄悄带来桃子和点心等礼物。
  结果,和吸血鬼部队战斗的也只有依姬大人和兔子们。丰姬大人现在在做什么呢?她是在如此重要的时候似乎也会读书唱歌的人。她大概觉得把战斗交给依姬大人就行了吧。
  「——我回来了!」
  我被依姬大人指派重要的工作,脱离和地上侵略者战斗的战线,回到月之都绵月的住所。
  房子当然是空无一人,也没有平时在训练的兔子们的身影。当然,所有人都和依姬大人一起出阵了。
  我在屋内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丰姬大人的身影。到底上哪去了?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在和依姬大人一起行动,不过依姬大人没有通知丰姬大人就出阵了。
  兔子们的战斗、学习、礼法的训练一直都是依姬大人在负责。明明像这次出现侵略者是非常严重的事,她究竟在干什么啊?从依姬大人和大家什么都没说来看,一直以来都是那样吧。
  我来到依姬大人的房间前。
  「打、打扰了。」
  虽然知道没有人在,我还是先打了招呼后才打开房门。依姬大人的房间总让人感到紧张、难以接近。因为如果被单独叫来的话,大多不是什么好事。
  我一进依姬大人的房间就马上拿出来纸笔。
  
  「那个……‘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不,这么随意行不行啊?」
  被依姬大人拜托的工作,是作为代笔给八意大人写信。
  「要我代替依姬大人来执笔实在是做不到。我字也写得不好……没办法,一开始就写上因为依姬大人很忙,所以由我来代笔好了。」
  我用自己的话向八意大人道谢并对经过和现状做了报告。
  在地上见面时所想的事,八意大人的信得以平安抵达绵月大人处的事,拜此所赐没有被研究逃出月之都的责任,在绵月家住下工作的事……
  「‘然后,来自地上的侵略者出现了。是吸血鬼一只和人类三名、妖精三只的装傻小队。八意大人似乎预料到了侵略者,关于那个小队知道什么吗?’……接下来写点什么呢?嗯。」
  我回想起照顾过我的巫女。结果,巫女在刚才的战场上没有认出我。那也是当然的。因为我在降落到地上时伪装成了地上的兔子的样子。
  据说巫女是用不正当的手续召唤出了神明,成为月亮上骚动元凶的人物。我怀着有些复杂的心情,加上了「请向在地上的巫女说声谢谢」。
  我趁墨迹未干时反复读了多次。没想到自己居然也能写出这样成熟的文章。这样的话,或许可以当作是依姬大人写的。
  在确认墨迹干透之后,我把信卷起来用绳子扎好。
  我带着信再次冲出屋子。
  这次不是朝着依姬大人身边,而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到达目的地应该不会太花时间。其间,我回想起逃往地上时的事情。
  我曾听说地上与月亮不同,是充满欺瞒的污秽世界。如果不一直警惕谎言、不相信他人、只相信自己的话,就连活下去都很困难。我本以为地上是那样的世界,直到依姬大人教给我什么是真正的污秽为止。
  月之都所讨厌的污秽,是生与死。特别是把活着会招来死亡的世界当作污秽的世界,把为了活下去而必须竞争的地上称呼为污秽的土地——秽土。也有人把月之都称为被净化了污秽的土地——净土。
  没有生死的世界非常美丽。但是什么都没有的世界和理想是不同的。不必为了生存榨取他人,只依靠自己所创造的东西就能惠及所有人生活的世界才被称为理想。
  因为在地上活着是最好的,所以死亡的气味才会强烈。那死亡的气味让生物获得生命。所以地上的生物全部都拥有寿命。
  一开始照顾我的巫女,叫我妖怪兔。听说妖怪是捕食人类的怪异产物。即使如此,地上人还是会照顾妖怪,这让我十分佩服。我本以为她作为污秽的地上的生物,一旦威胁自己生命的妖怪以脆弱的姿态出现,就会当场消灭掉。之后,虽然月之羽衣差点被夺走……
  不仅如此,那名巫女甚至和别的妖怪共同行动,攻到月亮上来。
  月之都所流传的地上和现在的地上,可能存在着某种巨大的差异。地上妖怪和人类也许是共存的,我这样觉得。
  而且,那攻上月亮的吸血鬼部队。虽然乍一看首领是吸血鬼,但实际上操纵这部队的却是巫女。也就是说,可以认为是人类召唤出神,支配着妖怪。月之都所认为的地上力量均衡图可能有必要进行更改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再次访问地上时,也许去拜托那名巫女会比较好。比起月之都的人团结起来与地上人类和妖怪敌对,成为巫女的同伴就可以简单地到地上去玩。我是这样考虑的。
  「——哎呀,这不是Reisen吗?又逃出来了吗?」

  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丰姬大人的声音。
儚月抄小说插图6-2.jpg

  「哎?丰姬大人?你在哪里?不,我不是逃跑而是被依姬大人委派了工作。哎,奇怪?」
  直线延伸的树木。虽然周围漆黑一片看不清楚,不过却能听到某种诡异的动物鸣叫声。四周的景色没有印象。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嘘!好玩的事情马上就要开始了。」
  有人抓住我的衣襟把我拉到树丛中。
  在那里的是丰姬大人。没有其他人的踪影。丰姬大人躲在树丛中似乎在等待某人的来访。可是,眼前的森林看不出任何的动静。
  「呼啊,好慢呢。人家觉得无聊了。要是带点什么酒来就好了。家里腌制的千年老酒……」
  「哈、哈啊。丰姬大人到底在等什么啊?」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依姬正在愉快地工作吧。」
  「现在正和吸血鬼与人类的小部队决斗。」
  「决斗?」
  「嗯嗯,似乎是带规则的一对一决斗。虽然是人类一方提出的,不过依姬大人也表示不想造成无谓的流血。」
  「哼。真好呢,很快乐的样子。不过,带规则的决斗是怎么回事?」
  「就是漂亮地制服对手的—方获胜的样子。」
  「哎?漂亮?」
  丰姬大人不知想到什么,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了?」
  「漂亮是由谁来判定的?应该说,人类所认为的漂亮是什么?难道在搞美人选拔会吗,真有趣呢。」。
  「不、不,是我表达的不好呢。应该说漂亮好呢,还是说不使用污秽的手段战斗好呢。」
  「呵呵呵,我知道的。人类也变得会像月之民一样说话了呢……那也是某人所出的主意吧。」
  「那也是……吗?」
  丰姬大人对这次骚动的起源抱有疑问。
  月之都会流传不安的谣言,是因为依姬之外的人擅自召唤了众神。可是,不通过正式的手续擅自召唤这种事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啊,对了对了。召唤神明的是地上的巫女。似乎是为了让火箭飞起来才召唤住吉三神的。」
儚月抄小说插图6-3.jpg

  「哎,巫女吗……」
  「有什么在意的地方吗?丰姬大人。」
  「既然是以降神于己身为职业的巫女,应该没有用非正式的仪式召唤神的手段……的确应该是被什么人告诉了错误的方法,还是带着恶意……呼,依姬的任务果然比我的要有趣呢。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逃到这里来的吗?」
  「刚才已经说过了,被依姬大人委派了工作。」
  「工作?」
  我连忙拿出信。
  「我曾被八意大人委托送信,这次她命令我给八意大人写信并送回去。然后,我被指示去贤者之海所以来到这里……没想到丰姬大人居然会在贤者之海。」
  「哎?你说给八意大人送信?」
  丰姬大人从我手中夺走信,草草浏览起来。她时而微笑时而皱眉地读着信。我感觉好像在被修改作文般,有些不好意思。
  「呼,多么幼稚的文章啊。不过兔子才疏学浅也没办法。」
  我的脸变得通红。
  「我可不能把这种丢人的信交给师父。太羞耻了呢。Reisen,请你亲自送过去。」
  「啊,好的。但是要怎么做……还有这里到底是?」
  几乎没有人能简单在月亮和地上往来。虽然有月之羽衣的话谁都能做到,但是多少伴随着危险和需要时间。可是丰姬大人是特别的。
  丰姬大人拥有把海和山视为同一的能力。那个能力可以把月之海和地上的山相连接,变成相同的地点。也就是说,她是可以带着大部队一瞬间前往地上的少数月之民,是配得上月之使者领导的人物。性格暂且不提。
  「和我一起目睹将要发生的事就行了。来,兴奋起来吧。」
  「虽然我对会发生什么感到非常心惊肉跳。」
  周围暗得惊人,视野很糟糕。更重要的是,还能听到诡异的远吠声。而且不知为何寒气逼人。
  与竞争着优美和华丽的依姬大人与吸血鬼一行正好相反的不安感,让我异常紧张。
  依姬大人战斗的地点,虽然乍一看是华丽而嘈杂的气氛,但现在想想,可能非常的安静。我现在所在地点的树木沙沙作响,让人甚至有了这样的想法。尽管只比较音量的话,现在这边应该绝对更加安静……
  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就算询问丰姬大人大概也会被岔开话题吧。再说现在也实在不是可以去打听的气氛。

  只是几个月前捣年糕唱歌的生活好让人怀念。
儚月抄小说插图6-4.jpg

  那时既没有像这样紧张到要吐,也不感到必须自己保护自己的恐怖。这时应该已经结束捣年糕了吧,和同伴边喝着酒边发着无聊的牢骚,或者在暖和的被窝里呼呼大睡了。
  牢骚争吵不是单纯的吐出不满,其实是很幸福的事吧。
  果然从自己的工作中逃离是所有的元凶吗?因为逃跑让我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不追求刺激的我来说,这变化一点都不让人高兴。
  可是,如果没有在地上遇到八意大人而被送回月亮的话,我打算做些什么呢?又能够做什么呢。
  Reisen。虽然现在是我的名字,不过据说这原本是侍奉绵月家的兔子的名字。
  听说那个Reisen逃到地上,然后就音信全无。
  不过,我们月兔有特殊的能力。月兔之间无论相隔多远,都能做到简单的意思沟通。大大的耳朵是为了接受其他兔子的念波而存在的。这当然无法正确的交谈,只能说是大家平常所想的事如风闻般传进耳中,这种程度。
  根据那风闻,Reisen似乎被八意大人抓住失去了自由。
  可是,我能够确信。
  八意大人不是抓住逃跑的月兔,而是在细心周到地进行保护。
  连考虑肤浅的我能平安回到月之都,能像这样获得工作全都多亏了八意大人。
  这样一想,让人不禁产生把信重写一遍的念头。写上,Reisen的事就拜托了。
  风停了,冰冷的空气被冻住。
  「来了。」
  传来了丰姬大人小声却又高兴的声音。
  我朝丰姬大人的视线前方望去。
  那里有一只在月亮上没见过的野兽身影。

第六话 愚者的封书 / 完

注释

  1. 与东方儚月抄 ~ Silent Sinner in Blue.第8话《贤者的密信》相对。
  2. 《竹取物语》里辉夜所穿的羽衣,“辉夜姬一穿上这件羽衣,便不再想起老翁和悲哀等事。因为穿了这件羽衣能忘记一切忧患。”。
  3. 住吉三神:《古事记》中记载的是日本神话中的三位海神,分别为“底筒之男命”、“中筒之男命”和“上筒之男命”。
< 第五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七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