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第四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三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五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8年3月25日,Chara☆Mel Vol.4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74-95


儚月抄小说封面4.jpg

第四话 无尽之火
超越永夜的不死之人 在那无尽之烟中看到了什么……

  妖怪山静静地向上面冒出浓烟。虽然山顶并没有剧烈的喷出火焰,但是却经常将上空熏得漆黑一片。
  村落中有传言说,山顶的黑烟并不是因为喷火造成的,而是天狗与河童工作的工厂之中所产生出来的浓烟。
  之所以会有这种传言,是因为妖怪之山活动已经是传说中的故事,而冒出浓烟则是百年以前的事情。说到那时期,正好是山中妖怪拥有的先进技术被村落所知晓的时期。
  先不管现在的妖怪山火山是否还是活动的,至少可以确定它是一座火山。这一点从魔法森林附近的玄武之泽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玄武之泽之所以得名玄武,是因为它的底部有好像龟的背甲一般皲裂为六角形的岩石,周围的悬崖也好像被锋利的刀锋切割过一般形成六角形的柱体[1]而因此得名,是个不可思议的山谷。
  这种看上去一点也不像自然形成的地形,实际上是在火山熔岩冷却凝固之时形成的。也就是说玄武之泽是由妖怪山火山喷发出来的岩浆形成的。由此可见很久以前的妖怪之山是一座猛烈的火山。
  当然,在妖怪之中也有见过火山喷发的家伙存在,但因为火山停止活动已经过了非常久,以至于连他们都认为火山不会再次喷发了。
  可是,居住在竹林之中的人类——藤原妹红却清楚地知道。
  现在妖怪山顶部喷出的浓烟,根本不是什么河童的工厂的烟雾,而是如假包换的火山烟雾。
  「好啦,走到这里就不会再迷路了吧。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应该就能够回到村子里面了。」
  我护送出来的迷路的人脸上浮现出一副终于放下心来的表情,对我连声道谢之后一路小跑着离去了。
  迷途竹林,正如其名所言,这里经常会有人迷路。因为这里很少有能做标识的东西,以及居住在这里的妖精们不断恶作剧的缘故。不过即便如此,村子里的村民还是会经常性的来到这片竹林里面。因为这里面有非常丰富的竹笋、蘑菇还有兔子之类的食材。
  因为我和这边的妖精们混得很熟,所以从来都不会在这里迷路。于是每当我碰到在竹林之中迷路的人都会将他们安全地送回村里。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这周围有很多饥饿的妖怪,我不愿意看到那些迷路之人的尸骨而已。
  回过神来发现迷路的人早就不见踪影。只剩下我一个人伫立在竹林的入口。
  我并不是在目送那个迷路之人直到完全看不见那人的身影为止,实际上我只是在观察妖怪山上冒出的烟雾而已。因为我看到那座山上的浓烟,就不禁联想起以前发生的事。
  那是发生在几年前的事情了。因为我对于那座山顶的浓烟实在是非常在意,于是便去村子里找了一个人询问。
  那是一个对于幻想乡的历史非常了解,而且还是为数不多的我的理解者,兽人——上白泽慧音。
  「——你想知道那座妖怪山的真面目是吗?」
  「是的,虽然村子里的人有的说那是河童的工厂有的说那是天狗的狼烟,但我还是不能理解。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那种烟。」
  「……是吗,如果说你觉得眼熟的话,那么我就有必要将那座山的历史告诉你了。」
  「如果是那样就太好了。」
  「那个烟……既不是工厂的烟雾,当然也不是狼烟。那是火山所喷出的无尽之烟。」
  慧音将有关火山的历史都告诉了我。据她所说,在那座山上居住着一位神灵。而那位神灵的名字叫做石长姬。
  「妖怪山上的烟就是那位神灵所发出的火山烟。如果说你觉得眼熟的话,是不是因为你认识那位神灵呢?」’
  「石长姬……?」
  我的记忆中并没有听说过这位神灵的名字。
  「既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可是为什么我却好像看到过那种烟雾呢?」
  「是这样吗,不过石长姬和你并非无缘。石长姬是掌管永远的生命……也就是不死的公主。」
  「你说她是不死之神……?」
  不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关系果然很大。因为我也由于某种原因而变成了现在的不老不死之身。
  「而且这位石长姬还是浅间大人的姐姐。浅间这个词原本读作あさま(asama),有火山的意思。浅间大人指的就是木花咲耶姬。虽然现在都认为咲耶姬是火山之神,但实际上咲耶姬是镇住火山的水神」
  「请等一下,刚才你是说咲耶姬吗?」
  「是的,她是石长姬的妹妹,是一位非常美丽的神。虽然她的性格有些缺点,不过就好像盛开的花儿一样——」
  慧音一旦解说的兴致上来以后便会滔滔不绝,所以还是强行打断她为妙。
  「要说咲耶姬的话我还是知道的。不,不只是知道而已。我那个时候——」
  我不禁回忆起那使我陷入如今这种状况的山[2]
  「——那个时候,要是没有那家伙的话!」
  我回到了隐藏于迷失森林中的一间小小的家中。
  归途中,不由得再次想起几年前和慧音之间的对话。妖怪山上的烟雾,隐藏着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最近天黑的很早,家里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了。已经是雪花纷纷落下的季节,天气也明显寒冷了起来,可是我还没有准备任何取暖的用具。

儚月抄小说插图4-1.jpg

  整个屋子里面寒冷到让人无法相信这里也有生命居住。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因为不管多么冷我都不会死。稍微忍耐一下寒冷的话,很快温暖的季节就会来到了。
  成为不死之身已经过了一千三百年了吧。
  在成为不死之身的最初三百年里,我被人类所厌恶,过着不躲起来就会给自己和周围带来麻烦的悲惨生活。
  接下来的三百年,我痛恨这个世界,遇到妖怪也好不管什么也好,都会马上将对方退治,以此来维持我那变得很稀薄的自我意识。
  再接下来的三百年,这周围的妖怪都不是我的对手了,而且我也对任何事物都失去了兴趣,开始感到非常的无聊。
  再接下来的三百年,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不死的宿敌,并在相互死斗之中找到了乐趣。
  而到了现在,人类社会对于我的存在已经逐渐适应。我也凭借着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和经过不断战斗获得的能力担任着人类的护卫工作。保护那些在竹林中迷路的人类——还包括那些从外面的世界不慎闯入的人类,免遭栖息在这片竹林之中的妖怪袭击。
  那些以前从来都不会得到的来自人类的感谢,现在是支撑我生存下去的动力。不害怕不死之人的幻想乡对我而言就如同乐园。
  我支着一条腿坐在地板上,将后背靠在墙边。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养成了这种能够马上起身的睡觉姿势。也许是因为这样睡觉能够让自己不陷入深度睡眠,从而可以去思考很多事情吧。
  「——那个时候,要是没有那家伙的话!」
  当听到咲耶姬这个名字的时候被封印的记忆再次于我的脑海之中苏醒。我之所以会成为不死之身的原因,我人生之中最大的转折点。
  「如果那个时候,咲耶姬没有出现的话我也就不会杀掉那个男人,更不会去喝那个药——」
  我有一个宿敌。她的名字叫做蓬莱山辉夜。是一个使我整个家族的人生全都变得一团糟,并且因为她的任性行动使很多人都陷入困境之中并拥有不死之身的人类。当然,她是我的宿敌这一点即便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改变。而且因为现在我们都是不死身,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一场壮绝的死斗。
  当然,最初年轻时的我并不是和她互相厮杀,只要能给辉夜找茬,我就感到心里痛快。现在回头想想,为了看别人气愤的神情而行动的心理确实有些扭曲。不过,复仇心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能激发人的行动力这一点也是事实。
  虽然为了找茬而去做事使我非常的痛苦,但是这种痛苦越是深刻作为复仇就越有价值。一想到自己现在经历的这种痛苦都是辉夜所给予的痛苦,就会激发出更强的行动力。也就是说,我深信我之所以复仇,完全都是因为辉夜的缘故。
  在我成为不死之身的那一天,我为了报复辉夜而跟踪上了某个人,大概是一名叫作岩笠的男人。那个男子率领数名士兵携带着一个壶正在登山。据说那个壶是辉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留下的东西。于是我决定将那个壶夺走。如果我将那个壶夺走,能让我感到一丝快意的话,那样就足够了。
  一行人所攀登的山据说是这个国家之中最高的山峰,只有一部分修炼者才能够登上的灵山,现在被称为富士山的山峰。
  当攀登到一定高度之后,树木的高度变得越来越矮,很快就连植被都不见了,一路上只有岩石。[3]这就意味着,要躲起来跟踪变得很困难了。
  还有另外一个让跟踪变得困难的致命因素。那就是我的体力即将达到极限了。单是到达这座山的山麓就已经花了数日,消耗了非常多的体力。更何况这座山绝非一个人轻易便可以攀登上去的。
  就在我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从那些士兵身上将壶抢过来的时候,当爬到八合[4]的地方时我终于筋疲力尽,在原地坐了下来。
  「那名男子似乎早就注意到我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所以当我坐下的时候,他也返身走了过来并且递给已经脱力的我一壶水。最后还和几名士兵一起互相激励着带我一同爬上了山顶……可是我却。」
  「那你又为什么要将那名男子杀害,夺下壶逃走了呢?」
  是的。我与岩笠无冤无仇。更何况,他还是在登山途中帮了我的救命恩人。壶的事情那时候也许心里早就觉得已经无所谓了,对于辉夜的复仇也许只不过是幼稚的意气用事。
  「……我领会到登山的时候如果总是往山顶看,就会越发地感到自已步伐的缓慢。接下来的登山由于身体的疲劳和精神力量的低下,会变得十分困难。」
  当我们终于登上山顶之后,我便向那名男子问他们为什么要登山。
  「很可笑是吧,不管怎么看登山意图不明的家伙都是我才对。可是那名男子却回答我说是因为领了圣旨。」
  我说我是山贼,所以才跟在你们后面,但没想到出洋相了。因为我打算抢壶,所以这种说法也不算错。结果士兵们听到这句话之后都笑了起来。确实,不管怎么看,以我一个人的能力就连他们一个士兵都打不过吧。
  士兵们在岩笠的命令下,将一直带着的壶放到了地上。就在我想要搞清楚他们究竟要做什么的时候,发现士兵们开始在壶上系绳结。
  「圣旨说要将绳子绑在壶上,然后将壶远远地扔到火山口之中烧光。不过我对他们这样做的意义完全搞不明白。」
  难道说对岩笠下达这道圣旨的天皇也想找辉夜的茬吗?竟然要将辉夜留下的东西扔到这么高的火山口里面去。
  「虽然我是为了抢走那个壶来发泄自己的愤懑之情,所以才来到这么高的山顶,可是现在我却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壶最后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但是,就在士兵们来到火山口附近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奇妙的女人令整个事态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那个女人莫非就是——」
  「是的,那名女子自称咲耶姬,是镇压着这座火山使其不会喷发的女神。咲耶姬恫吓那些士兵说不能够将那个壶扔进火山口之中。」
  咲耶姬有着世间难见的美丽相貌,以及仿佛会在这火山口燃尽般的如梦似幻的感觉。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士兵们都产生了动摇,甚至还有的人在咲耶姬神圣的身姿面前跪了下来。
  真正让士兵们动摇的事情还在后面。岩笠对咲耶姬说:「我必须用这个拥有灵力的神之火烧掉这壶,因为此乃帝之圣旨。」但是咲耶姬却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们如此说道。
  「如果这个壶被这山烧掉,会使火山的活动得更为剧烈,到时候就算是我的力量也没有办法镇压得住。那个壶拥有比身为神灵的我更加强大的力量。你们知道那壶中装的是什么吗?」
  士兵们都沉默了。恐怕关于内容物方面没有任何人被告知吧。当然,我也仅仅知道那壶是辉夜留下来的东西而已。
  就在咲耶姬说出「那壶之中装的是……」的时候,岩笠马上打断她道:「不能说。」
  不过咲耶姬却说道:「不,那些将壶带到这里来的士兵们有权利知道。」并告知壶中所装的竟然就是不老不死之药。
  「士兵们都动摇了哦。一方面由于自己只是遵从岩笠的吩咐却招来了神明的愤怒。更重要的还是在于自己搬过来的壶里装的竟然是不老不死之药呢」
  「而且你也动摇了是吗?」
  「当然,我也动摇了。不老不死之药竟然真的存在,辉夜竟然留下了不老不死之药,以及那不老不死之药不知为何竟然要被人扔掉——」
  眼前的慧音听我讲述着我的愚蠢的往事。明明越是愚蠢的人类,越讨厌他人的愚蠢行为。。
  「——还有,不老不死之药竟然就在眼前。」
  ——我因为寒冷而被冻醒了过来。房间中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看来我刚刚小睡了一下的样子。
   昏暗的房间之中有月光照射进来。但是月光却带不来半点的温暖。只会让这已经冷透了的身体更加冰冷而已。
  不过对于不老不死的我来说,这种不养生的生话方式正好。不养生算了。
  今天晚上的晚饭还没有准备。虽然我是不老不死,不过还是会感觉到饿,冰冷的身体也会让关节疼痛。不过,比起使身体感到温暖,吃有营养的饭,注意身体,这种多少忍受一点痛苦的生话方式更适合我的个性。
  是的。因为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死掉。

  不管我是睡到不想再睡也好,还是被睡魔吞噬也好,反正都对身体没有任何的影响。
儚月抄小说插图4-2.jpg

  幻想乡的妖怪们也都活了很久。甚至有不少妖怪比我活的时间还要长。但是他们、她们与我之间有着一个根本性的不同。那就是不管他们的身躯多么的结实,最后都必定会灭亡。
  生者必灭——所有活着的生物最后都逃脱不了死亡,这是世间的定数。那么也就是说当我喝下那壶药的时候便已经不再是活着了吗。所以做任何为了活着而做的事情便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了吗。那我究竟要以什么为目的行动呢。
  窗外细长的月亮浮于天空。我看到有道什么光线在向着那月亮飞去。
  看到那个我心中突然涌现出不详的预感。
  前几天,吸血鬼那边为火箭的完成欢呼雀跃,而那时的我也感受到了同样的不安。
  我甚至顾不上点灯便冲出了家门。
  在我的头上是细细的月牙还有一道细长的光线。
  我的目的地是位于那竹林深处的,永远亭。
  「——被告知不老不死之药竟然就在眼前,当时在场的人都动摇了。因为士兵们都一动不动,所以也没办法将壶扔进火山口中。使如此岩笠还是打算要将壶烧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都点不起来火。于是没有办法,当天大家只能在山顶过夜,研究对策」
  「咲耶姬本来是镇住火山的水神,无法点燃那个壶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我向岩笠询问了天皇所下达的圣旨的详细内容。为什么要特意登上山顶来销毁不老不死药呢。
  据岩笠所说,这个壶叫做蓬莱之壶,而里面的东西被称为蓬莱之药。而蓬莱之药正是不老不死之药。
  这是蓬莱山辉夜在回到月亮上的时候,为养育自己的老翁和给添了不少麻烦的天皇留下的谢礼。老翁说自己并不需要这种东西,而后一病不起,天皇也认为既然辉夜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之间,即便自己不老不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于是决定在这个最接近月亮的地方将灵药烧掉。而眼前的岩笠便是被选为执行这道命令的人。
  不老不死之药。在这样的灵药面前竟然选择放弃的老翁和天皇。我当时非常难以理解。对于这种困惑,岩笠显然已经事前想到。他说就是因为如果让士兵们知道那是不老不死之药的话,怕这道圣旨会难以执行才没有告诉任何人。
  如果这些士兵知道不老不死药就在眼前的话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恐怕他们应该不会做争着抢着将灵药搞到手喝下去这种蠢事吧。毕竟像现在一样的贫苦的生活永远延续实在令人难以容忍。
  希望不老不死之人都是那些生活富裕没有一点不自由的人。但是对于那些精神世界贫乏的人来说,不老不死之药是用来当作踏脚石,以此获得莫大的财富与地位的生财之药。
  士兵们搞不好会为此互相争夺,甚至互相杀戮也不一定。也可能会偷偷将药调包也不一定。岩笠说他就是害怕事情会发展成那样才没有将圣旨的详细内容告诉任何人。
  「当天晚上大家都被包围在一片异样的气氛之中。大家都围成一个圆圈,将药置于中间。恐怕那时谁都不再信任旁边的人了吧,很自然的一直都有两个以上的人轮流看守着那个壶。」
  虽然最开始因为紧张不能入睡,但是因为登山带来的疲劳感,渐渐地话变少了,我失去了意识睡着了。
  「请醒醒……」
  我因为某人叫我的声音醒了过来。而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咲耶姬。
  「……在你和那个男人睡着的时候,其余的那些愚蠢的人类为了将灵药据为己有而开始自相残杀。」
  睁开眼睛后的我震惊了。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的海洋。
  「我因为眼前所发生的巨大变故而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虽然咲耶姬说士兵们是自相残杀,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况一定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在那当中有些人的尸体被烧得体无完肤。感觉就好像是发生了一场壮绝的战争,要么是被什么可怕的怪物袭击了一般。而在这样惨烈的争斗之中,只有我和岩笠一直熟睡不是根本不可能的吗?」
  「也就是说你认为是咲耶姬杀了那些士兵,是这样吗?」
  「是的。恐怕就是咲耶姬她留下我和岩笠杀掉了其他的士兵们。也许是为了不让我们在她自己的山上将不老不死之药丢掉,也可能是为了不让任何人吃下那药吧……而留下我和岩笠是因为接下来咲耶姬她还有事情要让我们来办吧。」
  咲耶姬也将岩笠叫了起来。岩笠因为过于震惊而说不出话来,当领悟到已经无法再完成圣旨后也轻信了咲耶姬的话。
  咲耶姬对在她面前被包裹在黑暗之中的岩笠和我说道。

  「这个药是能够令愚蠢的人类疯狂的东西。你看,还没有一个人服下就已经给周围带来了如此的不幸。虽说将这个药供奉起来我也十分赞成……但这不是我的力量能够做到的。所以希望你们不要将药供奉在这座山上。」
儚月抄小说插图4-3.jpg

  岩笠稍微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对咲耶姬将圣旨的内容说了出来。
  「天皇命令我在距离月亮最近的地方,将这个药烧掉。哪还有比这里更高的地方了呢,哪还有比这座山更高的山了呢?」
  「是这样吗。这样的话其实有个好地方呢。向着这座山的西北方前进就能看到一座叫做八岳的丑陋山峰。我的姐姐就住在那里。姐姐是掌管不死不变的神,所以这东西供奉在那里最合适不过了。」
  「但是,八岳山的高度不是不够吗。跟这座山相比不是要矮上很多吗。」
  「不。实际上那座山在以前是比我这座山还要高的。」
  「哎?那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过去曾经和那座山发生过一些争执呢……算了,这种事就不用提了,总之,从山的级别上来说是足够的,也许与月亮之间的距离比这里还要近呢。」
  「是吗……那么我便立刻下山,考虑前往八岳的计划吧。我的部下给您添了麻烦,实在是非常抱歉。」
  岩笠声音颤抖着那么说道,咲耶姬也就安心下来,身形在火山口处消失了。
  「接下来的下山是非常的黑暗的事情。岩笠背起沉重的壶,看也没看我一眼走在前面。我们也没有任何交谈。」
  沉重的沉默一直持续着。毫无变化的景色,没有任何达成感的登山。我在岩笠背着的壶和脚下的岩石之间望来望去。在我的眼中只剩下了那些。
  「渺小的人类很容易被邪念占据头脑。就在那个时候我一下子想到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我原本是打算来抢夺这个壶的。而现在那个壶就在跟前。趁现在——」
  可是虽然我是这样想,但是我对岩笠却没有任何的怨恨。而且我还对他帮助我的事心存感激。要我从他的手中抢走壶然后再逃跑……
  但是,咲耶姬说的某个词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
  那个词能够将现实转变为非现实。
  耳朵就好像被棉花一样的东西包裹住了一样,又仿佛透过一块布上的小洞窥视远方一般,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就算不计后果的行动也能够通过永远的时间加以弥补的充满魔力的词藻。
  ——不老不死。
  「当我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向在陡峭的下坡走着的岩笠背后狠狠地踹去,然后一把抢过那个壶逃掉了。」
  ——夜晚的竹林之中充满了一种随时都会冲出什么东西来的可怕感觉。
  但是不论是食人狼也好,还是出现怨灵也罢,我都感觉不到任何恐怖。
  我已不再害怕死亡。
  我已不必担心饥饿。。
  可就是这样的我,现在却害怕着什么而加快脚步飞速地向着永远亭赶去。
  是的。身为不老不死的我之所以能不会感到无聊地活着,就是因为我有宿敌 (那家伙) 存在!
  不老不死的恐怖是永远的孤独。被罪恶的意识所折磨的永恒现实。
  而和我拥有同感的人,只有与我有相同境遇 (不死) 的那个宿敌。
  令我感到不安的事情,就是「宿敌永远不在了」。
  我想起那个宿敌在一千三百年前曾经说要回到月球去。所以当我听到吸血鬼说要到月亮上面去的时候,内心里才会感到那样的不安。
  而就在今天。吸血鬼的火箭终于发射了。
  地上的生物前往月球。不,应该说月之民回归月亮的手段又增加了—个。
  永远亭的灯光依稀可见了起来。当我确认了那里的灯光之后,心才稍稍的放了下来。
  「——成为不死身之后,我后悔了三百年,恨不得自己马上去死。当然是死不了的。一直在想当时我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看起来我似乎勾起了你非常痛苦的回忆。都是因为我提到了咲耶姬这个名字。」
  「不,请不要在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提到这个……」
  「因为你问我妖怪山的事情,所以会提到咲耶姬。」
  「妖怪山的事……?啊啊,对了对了。确实……什么来着ー」
  「妖怪山是石长姬的山。石长姬是咲耶姬的姐姐,也就是说」
  「咲耶姬的姐姐……?我就觉得好像在哪听到过,原来如此。」
  我所夺走的不老不死之药,本来予定应该是由岩笠之手放在妖怪之山上供奉起来的吗。
  「这么说来,妖怪山就是八岳山了?」
  「并不是单纯的八岳山。八岳山在很久以前是和富士山高度相当的山峰。有一天,关于八岳和富士山究竟谁高引发了一场争执。结果最后就在两座山顶架起一个水管,通过水流的方向来判断山峰的高度。因为水会流向低处,所以谁高就一目了然。当水管架好水流实际流动的时候发现,水流是向着富士山方向流动的。也就是说和富士山比起来,八岳更高一些」
  「八岳竟然是那么高的山吗?」
  「结果住在富士山的咲耶姬以,‘不能允许比最美丽的我还要高’为由,将八岳山粉碎使其变成了矮山。」
  「……真是豪爽的性格啊。」
  「但是姐姐石长姬却因为看不惯咲耶姬的这种性格,于是便移居到八岳山上去了。因为石长姬是掌管不变的神,所以自从她离去之后富士山也就失去了无尽之力。富士山之所以不再喷发这也是原因之一。而幻想乡之中的灵山,妖怪之山基本就被认为是受到咲耶姬破坏以前的八岳山本来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吗……难怪我好像看到过那种浓烟,原来就是富士山曾经发出过的烟雾。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又生活在距离那个山如此之近的地方,难道说这就是因果报应吗……」
  慧音说这就是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关于妖怪山的历史,然后便结束了讲话。
  ——终于抵达永远亭。
  当然,我无法堂堂正正地从正门走进去,于是打算从窗户这边悄悄地观察一下情况。
  幻想乡的妖怪们正打算向月之都进发。
  可是用那种火箭真的能够平安抵达吗?
  说是去月之都,反正只是被打个落花流水再逃回来吧?
  在前几天的火箭完成宴会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
  但是那个时候我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唯一的宿敌辉夜据说就是月之民。而且使我成为不老不死之身的一切事件的起因,就是因为辉夜她说要回到月球而留下了不老不死之药。
  也就是说我所应该关心的事情是,拥有了前往月亮的方法,那辉夜会返回月亮吗,只有这一点而已。
  永远亭的窗户和幻想乡其他建筑物的窗户不同,是圆形的。难道是代表满月的意思吗。还是说月之都的建筑都是这个造型呢。
  从永远亭的窗户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大家都在里面的样子。
  天空中能够看到一道应该是吸血鬼的火箭所发出来的光线。
  我尽量一边蹑手蹑脚地不被里面的人察觉,一边尽可能的靠近听里面都在说些什么。
  「……月之侵略者,就是那个吸血鬼吧……」
  能够听到房间中传来的说话声。似乎里面的人正透过窗户向外面望去。我慌忙将身体缩到窗户下面躲了起来。
  「……那种临阵磨枪的火箭,真的能够飞到月亮上去吗?」
  辉夜的声音传来。似乎是在说吸血鬼的火箭。果然作为月之民对于火箭很在意吗?如果能够制作出安全的火箭的话,那么便可以考虑返回月之都了吧。
  从她们谈话的内容来看,吸血鬼的火箭似乎不是永远亭的那些家伙所设计出来的,而是有什么人给吸血鬼从旁指点完成的。
    目的是让她们当月面侵略——的诱饵吗。也就是说吸血鬼们不过是被某个人操纵了而已。
  「……登上月亮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吧。吸血鬼那帮人。」

  「……嘛,就算不采取任何的对策,从一开始战斗力的差距也是绝对的。依姬和吸血鬼还有那笨蛋三人组的话。」
儚月抄小说插图4-4.jpg

  笨蛋三人组?脑中浮现出那个巫女与魔法使还有女仆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看起来确实没头脑。
  「……好了好了,巨大的火箭烟花也已经看不见了,月亮的事就告一段落吧。」
  「……是啊,反正我们已经永远都是地上的居民了。」
  据说因为石长姬而发出无尽之烟的妖怪山。
  如果我按照咲耶姬的指示将不死之药供奉在那座山上的话,事情又会变成怎样呢?
  我将会不用被罪孽所纠缠,过完短暂的一生吗。
  还是会怀着对辉夜的恨意,度过阴暗的一生呢?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将无法目睹自那以来一千三百年过后的现在这个时代。
  以及,同为不死之身的人会感到孤独吧这一点。
  我不再担心辉夜她是否打算回到月球了。就算她真想回去我也没资格说什么,我总觉得,辉夜她似乎已经不打算再回到月之都去了。
  而且,我想起在这片幻想乡的土地上还有其他不死的同伴。
  ——妖怪之山。
  我打算总有一天要攀登一下妖怪之山。虽然现在那里被天狗和河童占据着没有办法轻易上去,但是那里却居住着掌管不死的神。
  登上那里,向她阐述我变成不死身的全部经过,并为这迟到了一千三百年的登顶,以及岩笠的事情向她道歉。
  我带着一种莫名的轻松心情离开了永远亭。

第四话 无尽之火 / 完

注释

  1. 柱状节理,几组不同方向的节理将岩石切割成多边形柱状体,柱体垂直于火山岩的基底面。如熔岩均匀冷却,应形成六方柱状,上细下粗,二者由顶柱盘面隔开。
  2. 日语“山”有“山”和“紧要关头”的意思。
  3. 森林界限。在富士山是五合目,也就是一半左右的地方。
  4. 山岳用语。主要用于能用语信仰的山脉(比如富士山)。从登山口到山顶被分成10份。登山口就是”一合目“,山顶是”十合目“,所以八合目应该是接近山顶的山腰。
< 第三话   东方儚月抄 ~ Cage in Lunatic Runagate.   第五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