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外来韦编/弐/东方永夜抄特辑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该内容于杂志中页数:30-31
Stage
Reviewer
Stage 1
莉格露·奈特巴格
Stage 2
米斯蒂娅·萝蕾拉
Stage 3
上白泽慧音
Stage 4
主角组
Stage 5
铃仙·优昙华院·因幡
Stage 6A
八意永琳
Stage 6B
蓬莱山辉夜
Stage Ex
藤原妹红
博丽灵梦
入了夜自然会有虫飞。
(1)
限制视野?用不着看到那些愚蠢的弹幕也挺好的。
(9)
隐藏起人类村落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对紫来说完全无效,而且她的弹幕也算不得什么。
(3)
和弹幕游戏一起,妖怪退治也流行起来,拜此所赐,也就发生了这种事。虽然对魔理沙很抱歉,但不光是我,连紫也在,你不可能赢的。
(2)
说是负责武打的,结果却不是负责力气,而是负责花招吗。净弄些没什么效果的玩意儿。
(4)
虽然寄身辉夜之下,但实力上她才更强吧?月球的家伙真是各种麻烦啊。
(8)
本想着又净是依赖那些宝物,但家里蹲期间想出的难题……看了感觉真可怜。尽量陪她玩个开心吧。
(7)
这家伙也是家里蹲?嘛在外面世界看来,我们所有人都类似家里蹲吧,不过不能出去和不出去还是不一样的。
(8)
雾雨魔理沙
好像说什么一寸之虫亦有什么来着[1],不过弹幕全都是虫子算什么啊。蚊柱撞在脸上,钻进嘴里,想想就觉得讨厌。
(1)
虽然夜里确实视野不怎么好,但我还是不喜欢被压迫的感觉。自由行动是必须的。
(3)
半兽也就是说会变身吧?我靠魔法应该也可以变身吧。不过果然还是有风险的啊,变身。
(4)
跟灵梦战斗我是不怎么情愿,不过限制在规则范围内的话,或许还是有几分胜算的。希望能趁她认真起来之前分出胜负。
(9)
走到这一步,脑子里只剩下异变的犯人了,所以印象不深,只觉得是犯人中的一个吧。这家伙的师傅更让我在意。
(6)
她似乎知道很厉害的魔法,但很遗憾,我是对付不了了。有很多限制对手自由的弹幕。
(9)
「龙颈的五色玉」什么的,指的难道不是神秘珠吗?下次集齐了再过去吧。虽然有七个来着。
(7)
弹幕=火力,这种单纯的感觉,我个人来说是颇有好感的。家里蹲什么的,嘛也有人从不出图书馆呢。
(9)
魂魄妖梦
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出门去退治妖怪……。不知怎的感觉今天精神特别高涨,好想大砍一通。
(8)
夜雀虽然也是个不吉利的敌人,但真要论起来,幽灵也全然不输于她啊。比起这个,幽幽子大人的食欲好像被刺激起来了……
(7)
某种意义上讲跟我很像,半兽半人的对手,不过幽幽子大人的肚子越来越饿了。哎呀哎呀怎么办呢……。
(8)
我后来听说,好像有人吃掉了魔理沙释放的星星。那就让幽幽子大人也吃点嘛。
(7)
事到如今兔子出现在幽幽子大人面前……。今晚的菜谱决定好了,倒是省了一味烦恼。
(8)
幽幽子大人虽然说过「刚开始腐烂的才最美味」,但那些月人们真的能腐烂吗?嗯……刚开始污秽?
(7)
幽幽子大人虽然说让我不要看,但那个时候还是看了很多次啊,月亮。所以之后精神才有些奇怪了啊。
(8)
不会死也就是说,不会来白玉楼了,所以是难得的见面呢。总觉得想吃烤鸟了。
(7)
ZUN
为什么会变成虫子呢……。萤火虫虽然不是秋虫,但有个虫子也没关系吧,我想。还有,一面没怎么重视,也许这算是个挺随便的理由吧,跟「妖妖梦」不同,背景比较暗,弹幕映在上面是挺有趣的。
这也是因为夜晚,才联想到了各种各样的黑暗,不过真正出现了一只和风妖怪,其实挺少见的。我想做一下黑暗的效果,想要让它和弹幕在不同层面上攻击过来。那种毫无新意的攻击,做起来虽然累,但玩家方面应对起来却是挺轻松的。
从这里开始,创作得就比较类似如今的风格了。也就是更有东方味道。这里的角色有各种各样的设定,背后也有所关联,除了射击游戏本身以外仍然有所意义。这么做也就体现了「永夜抄」的主题。Boss的弹幕也很难表现,我当时很是烦恼了一阵。
主人公作为敌人登场不是固定桥段吗。万事俱备的第三作,我才甩出了这个包袱。其实本来想做出四个Boss的,但时间不够,只做了两个。像帕秋莉那样只有弹幕(比较多)还好,但立绘、音乐都要准备啊。要是做完了,红魔组应该是妖梦,冥界组应该是咲夜登场的。
虽然是纵轴射击游戏,背景却是向里面前进。我就想做这种反常的事情。工作量虽小,但应该很有效果吧?制作Boss的弹幕比较困难,不管弹幕再多,难度也上升不了。弹幕消失的时候,怎么看都只是敌人送福利而已(笑)。
「永夜抄」是「量再多我真做不动了」,做完这个之后,每次的工作量都可以不在乎了。因为前提就是最终Boss还会再登场一个,所以不能做得太难。有辉夜这是已经定好了的,所以不想做已经有了的角色,而想要个新角色啊。
从整个故事来看,弄两次最终面没什么意义啊(笑)。辉夜的弹幕做起来很轻松。可用的捏他有五个之多,所以之后只用考虑登场顺序就行了。不过只有最后一张最好确定,「蓬莱的玉枝」的「玉」要用「弹」来表现(笑)[2]。因为角色一开始就定好了,灵感如此泉涌,做起来真是愉悦。
这次的敌人是不老不死,所以弹幕要用什么梗完全不难想。想什么做什么。一开始定好的是「Resurrection」,使用符卡的时候死了会复活。希望每次都能这样。「永夜抄」这一游戏的完成,标志着我的制作,从以展示世界观为主,转向了以讲述故事为主。
  1. 一寸之虫亦有五分之魂。
  2. 日语同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