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外来韦编/肆/幻想之源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内容分别于杂志中页数:037、039、042-43
  • 翻译:

幻想之源

Fragment of Phantasy

本栏目将窥视星罗棋布于东方project里的各式各样的幻想碎片。

本期也由作家盐田信之先生进行解说。

首先从跟东风谷早苗密切相关的神职谈起。
关于诹访的神职
放眼著名的神社,“诹访大社”因“御柱祭”而毫不逊色。诹访大社很久以前就存在了,一说它是可以追溯到绳文时代的历史悠久的神社,给人以与伊势神宫和出云大社不同又独特的、有些阴暗的印象。在这里让我们先着眼于神职吧。
和普通神社不同的诹访大社
一般而言,说到神社就容易认为有“神主大人”,但实际并没有“神主”这个职位。在神社里就职的人们,正确来说应称为“神职”,“神主”是它平易近人的爱称般的称呼。

在一般的神社中,“宫司”是其中的代表。“祢宜”是辅助他的职位。到此为止都是神社中只有一人担任的职位。其次是“权祢宜”,作为神职处在近似于“普通员工”的位置。不过,有时由于存在着基本上不包括在神职中的巫女和运营神社的相关人员,因而不会出现在神社内地位低的情况。说到底不仅仅是神社,人手不足是世间常态,只有宫司的神社也不少。

和在这种普通神社的神职相比,至少以前的诹访大社里的情况有些不同。例如作为一切神社中心的伊势神宫,在宫司之上也有“祭主”存在,不同神社的神职构成有差异是常有的事,但诹访大社的差异性不在职务名不同的层次,而在根本上有异。
明治以前诹访神职的最高职位是写作“大祝”读作“Oohouri”的存在。“祝”这种职位在《日本书纪》里就有记载,在古代作为侍奉神社的职位,在诹访以外也有设立,地位次于祢宜。如果是诹访里的“大祝”,还拥有“活的神明”的含义。由被认为是“诹访大人”“诹访大明神”本身的“诹访氏”一族世代传承。
“大祝”和“神长官”。
地位次于大祝的是“神长官”。直到明治时期都是“守矢家”代代继承的职位。如果是“东方”的粉丝,可能会知道东风谷早苗的名字与“守矢家”有缘。另外,洩矢诹访子的名字的由来也将在后文与此发生关联。
诹访大社的一个特征是由作为“上社”的“本宫”和“前宫”,以及作为“下社”的“秋宫”和“春宫”这四社构成,“大祝”在上社和下社分别存在。除此以外还设立了几个“祝”的职位,以与权祢宜相近的地位从事侍奉神的工作。
相比至少在7世纪就被确认的上社,下社是后来(一说是12世纪左右)建的,这与神长官是仅在上社存在的职位这一事实相关。在收藏了“守矢家”的文书的“神长官守矢史料馆”里,收纳了是“洩矢神社”的由来的根据的《诹访大明神画词》这一史料,在这里记载了,诹访之地原本存在着“洩矢神”,因受建御名方神的侵略而败北,泄矢神就成为建御名方神的神长官这一事。如果完全相信这份记述的话,就可能倾向于将服从于建御名方神的后来的大祝解释为建御名方神的现人神。实际上,作为下社的大祝的“金刺氏”,家系是出身于曾服侍皇族的“舍人”,在大祝的地位上,下社被认为比上社更高。
诹访信仰的中心“洩矢”
听到洩矢,可能有人想到古代豪族的“物部氏”。即在飞鸟时代迎来最盛期时其家长物部守屋。他和从先代时就是佛教推进派的“苏我氏”对立,在“丁未之乱”被苏我马子逼到自杀。
洩矢也有“moreya”的读法,也能读作“moriya”,关于这之间的关系从很久以前就有各种各样的揣测。其一说建御名方神就是物部守屋,解释称,对于大和朝廷而言是逆贼的守屋逃到诹访而不敢扬名。守屋活跃的时期确实是在《古事记》出现的几百年前,编纂时改编或者于后世被附庸上去也不奇怪。若建御名方神是守屋,原本被认为是神体山的守屋山信仰该怎么解释,让国神话里的建御雷神又会是谁,便出现了整合各种传说的必要,虽然这之后难以脱离假说的领域,但仍是有趣的假说。

说起诹访大社的祭神,就是建御名方神。
围绕着建御名方神的事情有很多谜团……
关于诹访大明神建御名方神
持有冶金技术的集团自古以来就居住的诹访大地,作为位于日本列岛的中心的重要土地,多次成为当权者的侵略对象。这种历史上的转变,也表现在当地的信仰上。在这里让我们关注下诹访大社的祭神建御名方神吧。
扑朔迷离的神建御名方神
诹访大社的祭神建御名方神在日本全国里看都是人气非常高的神明。据说日本全国拥有的神社总数在10万以上,规模和形态各式各样,由于日本政府里没有进行总管的省厅,不知道正确的数目。在这之中最多的是“八幡大人”,其次是“稻荷大人”、“天神大人”和“神明大人(以伊势神宫的天照大神为主祭神的神社)”再其次是“诹访大人”。神社分布统计数据的结果各式各样,没有确定的顺序,在神社本厅(不是国家机关,是各神社所属的进行总管的宗教法人)的官方站点上也是被作为“主要神明”列出,因而建御名方神无疑有着广泛的信仰。
建御名方神,如果仅在所谓“日本神话”的根源的《古事记》和《日本书纪》里看,是无法得知它是如何赢得这么高的人气的。他在《古事记》里著名的“让国”的片段中作为大国主的儿子登场,却没有派上用场,反而作为被从天而降的建御雷神以“让出国来”威胁的大国主用来代替自己回答和转移了责任的兄弟中的弟弟。并且由于兄长八重事代主神轻易回答了“愿意让国”,因而不愿意让国的建御名方神作为单独的抵抗势力站在和建御雷神相争的立场。
至此都是作为希望守护国家的英勇的英雄存在,此后大概很多人知道,他因为战力不敌而逃亡到诹访之地,被建御雷神紧逼,以“此后不再离开此地(诹访)”乞求性命并被准许,成为稍微难堪的神明。在《日本书纪》里则只出现到八重事代主神, 建御名方神的名字没有出现。虽然不是像神功皇后和坂上田村麻吕等那样作为军神被崇拜的存在,但一般而言就是这样吧。
没有实体的神建御名方神
话说回来,建御名方神到底是何人,这个问题才是很久以前就充满争论的。虽说是大国主的儿子,在以记录了大国主的神话的《古事记》为原素材的《出云国风土记》里,也没有建御名方神的名字。况且,虽说《古事记》是712年完成的,但它的原本现在不存在,有一强有力的说法是它是后来制作的伪书,而且在江户时期本居宣长写出注解书《古事记传》前,它很少为人所知。
建御名方神的汉字写作“建御名方”,和在《古事记》里将素盏呜尊写做“建速须佐之男”一样,“建”是对男神的尊称。如果认为“御名”就是“御名前”,“方”是“貴方”,建御名方神这个名字除了代名词以外就没有含义了。(译者注:“御名前”,“御”是表尊敬,“名前”即名字,“貴方”是第三者指代,古语中的尊敬含义比现代强)诹访大社在日本也是最古老的神社之一,最早的正式记录是在于927年编纂的《延喜式神名帐》里作为“南方刀美神社”记载,这个“南方”指代“(Take)minakata1”,是以诹访湖之神“水泻(minakata)”、“水方”的名字为基础,“刀美”也是尊称,后者也以“水神”的意义被接受。
另外,在诹访大社的官方网站上一看便知,“建御名方神”这个名字基本上没被使用。基本上以“诹访大人”或者“(诹访)大明神”来称呼,在当地也一般如此。如果洞察到这一点,可以看出建御名方神是被当地人忌讳的。
诹访大社以没有本殿的特征形态为人所知,这和以大物主为祭神的奈良的大神神社一样,背后的山(三轮山)或者是巨石被当作了御神体,这是原始神社的信仰形态的残存。在“关于诹访的神职(036页)”也有提及,和在祭祀着比建御名方神更早的诹访神即洩矢神的“洩矢神社”的由来里显示的一样,诹访有将建御名方神当成侵略者的传说,洩矢神成为了从属的神长官。诹访大明神被认为是“水神”,原本存在的神被认为是和在三轮山的神话里一样的龙神或者是蛇神。当地人以“大明神”称呼,有观点认为不从口中说出建御名方神的名字是自古以来对神的崇敬。若认为建御名方神是作为侵略者夺取了诹访之地,将其作为军神进行崇敬也是可以接受的,不管如何对于当地而言他是不讨人喜欢的神明大人。

本栏目不断追向深邃的谜团,

第4本的最后是关于“御社宫司”信仰。

在围绕诹访的关键词里有无穷趣味。
关于御社宫司信仰
一旦追寻诹访大社以往的神长官守矢氏的传说以及以往受到信仰的洩矢神和侵略者建御名方神的传说,“御社宫司神”这一关键词就不可能不被触及。在这里,让我们看看扑朔迷离的御社宫司神和它的信仰吧。
燃烧诹访全体的“御柱祭”
一提到诹访,很多人会想到诹访湖和“御柱祭”,以及在这之中,在山的斜面上大批人群乘着御柱滑下来进行的“落木”仪式。即使看遍日本全国,这种雄壮而高危,并且知名的祭典也只手可数。
御柱是在诹访地域的神社随处可见的独特风俗,基本上是在包围神社的四角上建立起和神社规模适合的木柱。当然七年(每整六年)一次、重建诹访大社的御柱的“御柱祭”是最有名的,诹访周边小的祠堂也用尺寸恰好的棒作为御柱将其包围。诹访大社是将上社的本宫和前宫、下社的秋宫和春宫这四社每个用四根总共用16根御柱进行重建。诹访地方的神社多数会跟着御柱祭进行御柱的重建。
祭典的三年前开始选定诹访大社四社的御柱,每个都是一根超过10吨的冷杉巨木,将其伐倒带出称为“山出”仪式。然后是“落木”和集城里人力的“里曳”,渡过河宽近40m的宫川进行“川越”,最后在“建御柱”的阶段建起御柱。以伊势神宫为首,各地会举行将神社的建筑定期重建的“式年迁宫”仪式,用材的伐出和将其搬运的“御木曳”仪式会随之进行。和这些相比,诹访的御柱祭引人注目的原因,果然是“落木”和“川越”这种粗野的仪式。巨木一类自古以来就被多认为是御神体,即使是普通的用材也被当成神圣的存在并小心搬运,诹访则用大群裸男登上去,从山上砍落下来,不用平板车和撬,将其拖向河投进去,尽是荒蛮。其他的神社同样有“神事”,是作为“祭典”尽显活力的张扬形式,诹访则可以说尽显本色。
御柱和御社宫司神
然而,这个风俗从何开始、有何目的,众说纷纭,难以理清。据说是自古以来延续的传统的祭典,在“关于诹访的神职(037页)”提及的“诹访大明神画词”里,记载了恒武天皇的晚年时期开始收贡税和进行徭役,这被作为一个根据,多认为恒武天皇的在位期间结束时的806年以前有诹访大社和御柱祭的起源。《诹访大明神画词》本体大约是在后来的1356年写成,属于传承诹访的“大祝”的诹访家,由侍奉足利尊氏的诹访圆忠所著,当初是以《诹访大明神缘起》为题的绘卷,现存下来的只有文字部分的抄本《诹访大明神画词》。可以通过“国文学研究资料馆”的电子资料馆阅览。
在这个《诹访大明神画词》里,有着在诹访原本有“洩矢神”但被侵略而来的建御名方神打败、洩矢神成为祭祀建御名方神的诹访大社的“大祝”守矢氏,这个主旨的记述,这与在“关于诹访大明神建御名方神(039页)”提及的一样。守矢家把御柱作为“御社宫司神凭依的对象”传承,因而在诹访自古以来就把所信仰的“洩矢神”和“御社宫司神”看作一者。
御柱的顶端部分通常称为“冠落”,将其削尖让其能够作为建筑。因为御社宫司神据说是龙神或者蛇神,所以可以自然联想到这是比喻蛇的头部。这种情况可以解释成,作为御柱的御社宫司神是为了守护诹访大明神=建御名方神而包围四角。原本将御柱考虑为御社宫司神只不过是一种说法,还有各种其他说法,反过来还有把御柱比作建御名方神,为防止神社内的诹访大明神=御社宫司神逃离外部而进行的封印,的这种说法。这确实是无法简单得出结论的问题。
“御社宫司”信仰是什么
“御社宫司(Misyaguji)”这个词很古老,恐怕在原初的信仰里,将山或者岩石比作御神体时就开始使用了。汉字的表示有多种,读法也未必是“Misyaguji”。主要多解释为“御社宫司”和“御佐口”、“御石神”。但是,如果看《古事记》这种书,神名用汉字填充的时候,读音多以训读(大和语言)为前提,但是“御社宫司”的话是“音读”。这是在大和语言使用前就在使用的根据,也成为御社宫司的正体无法确定的理由。
“御社宫司”的话,神长官守矢家住宅内有建立“御头御社宫司总社”,“御头”是诹访大社里和“御柱祭”一同自古流传的、将称为“御贽柱”的木柱和剥制的鹿头进行供奉的神事的通用名称。古代据说是为御社宫司神准备75个真正的鹿头的仪式,御社宫司神是极度渴求活祭品的神,这成为该信仰从人们以狩猎为中心进行生活的时候起就一直持续着的依据。如果按照字意解释,那么这是与神社的宫司是御社宫司神、“大祝”是现人神、以及神长官守矢氏是洩矢神的传说符合的。
“御佐口神社”实际存在,把御社宫司神作为祭神的“佐口神社”在各地都有。御社宫司可以读作“Misaguti2”,御社宫司也多读作“Misyaguti”,把“Syakuti”取作“赤蛇”之意的吉野裕子的说法也很有名。
“御石神”也可以读作“Misyagujin”,这和把御神体作为石的想法一致,与御社宫司信仰不仅限于诹访各地有、各地原本都把石当成御神体的这种想法相通。东京的练马区里某个地名“石神井”也和御社宫司相通,石神井神社里祭祀着从井里找到的御神体“石棒”。诹访里也多将石棒当作御社宫司。另外,诹访里也传颂着被称为“七石”的巨石,它们实际上十分可能是作为“石神”受到信仰。
与如此这般的御社宫司神相关的说法,恐怕哪种单拿出来都不是正解,以诹访的御社宫司信仰为基础广布的信仰,或者是和各地流传的石神信仰融合的土著信仰,很多都杂糅在一起了吧。实际上大和朝廷势力在平定日本各地的历史里,由于想避免类似于建御名方神的抵抗之事而混入了现在所谓的“神道”,其结果可能造就了御社宫司信仰。
虽然没有直接跟御社宫司信仰联系,诹访大明神还有其它各种各样的有趣传说。特别是在江户时期和伊势参拜、金毘罗宫等并列,诹访大人也很有人气,因此有很多传播了有趣故事的创作。例如江户时期的说话集《神道集》中的诹访缘起里,有着甲贺三郎这个恐怕是虚构的角色,在迷失在地下的最后,成为了蛇形姿态的诹访大明神的故事。也有故事说,蛇形姿态的诹访大明神非常巨大,在所谓的神无月在出云神社聚集了全国的神明的时候,大明神的头即使到达了出云,尾巴也仍留在诹访,由于这个巨体非常碍事,后来就没有让它去神无月的集会。
现实的诹访大社有“蛙狩神事”这种捕捉青蛙并将其串刺的奇妙仪式,以现代的动物保护的观点看是会有问题的,这个奇俗由于太过古老已经不清楚它的含义,但它也留下来并成为了诹访大明神的魅力了吧。不仅是研究者,一般人级别也可以放飞想象不断创作出新的传说。上述的“蛙狩神事”是以大明神为蛇神作为根据,还有结合诹访的大石下存在的高大洞穴里与《浦岛太郎》里出现的龙宫来创作出的故事。传说不断广布,即使到了现代,其各类谜团也不断引起议论的“诹访大人”,是多么受人喜爱的存在,都可能是本文上述的内容造成的。
盐田信之
主要编写关于游戏和动画的文章,是个喜欢历史和神话的作家。从上一本杂志开始负责书写本栏目,由于他长期制作“女神转生”相关的攻略集和同人志,他的博识是可以保证的。由于东方的作品越来越和神话和传说靠近,今后他的写作内容也受到注目。
  1. minakata是日语里南方一词的音读”,Takeminakata是建御名方神的读音
  2. 即御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