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求闻口授/第二部分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东风谷早苗   东方求闻口授   二岩猯藏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章节于书中页数:第38-48页


第二部分

所谓幻想乡之外的世界的现状

———你这家伙(指着神奈子)直到最近都还在外面的世界,是吧。
神奈子对啊。
———果然是在进步着吧?那边。



外界人类的精神水平

神奈子进步?虽然根据所言所指的内容会有所不同,不过关于技术方面是幻想乡所无法比拟呢。愿望基本都能够实现,人类的意外死亡极端地减少,无论是谁都能够平等交流分享情报,求知欲也是无论何时都能被满足。宛若乐园一般的地方。
神 子真不错呢。不过,人类的精神已成长到能够承受那些东西的程度了么?
神奈子是的,真是相当的敏锐呢。只要不是进行过相当程度的修行之人,人类的精神从千年之前就没有一丝的改变。不过,在转变为物质也好情报也好全都能被满足的世界同时,一般的人类也终于开始注意到了。注意到光为物质所满足是绝不会变得幸福的。
———是那样吗?我是有着无数想要也无法得到的东西,虽然觉得为了将之据为己有,无论做什么都好(×1 一点也不好)。但是,就算是得到了也不会感到幸福么?
神奈子像你那样以自己的力量获得心仪之物,若然是通过努力从而获得的话,那时候就应当会感到充实的吧。但是,从一开始便获得了,获得的方法已被确立了,亦或是在无论怎样做都无法触及之处的话,又会怎样呢?
———唔嗯。会变成单一的作业吧。
神奈子由于物质与情报的过多,使得工作变得作业化了。在那里,为了填补人类的心,就必须要一种新的工作观……
白 莲那就是所谓的,利他行至上主义吧(×2 借着为了他人竭尽全力办事为美德,对于想要度过充实的生活是不可或缺的一种想法)
神奈子是的,正是那样。为了他人的利益而劳动是充实的工作,逐渐变化成这样的内容了。
   (全员颔首)
———为什么都点头赞同啊。刚才所说的我是不大明白啦。
神奈子(无视魔理沙似的)不过这个国家的现状,由于精神的不成熟使之无法成功地过度。为了能够使真心获得满足,精神水平的提升是必不可少的,当然那亦非易事。天生的圣人之类,如果不是曾经大彻大悟过的人类,是很难理解的。而在那里所需要的便是神明的存在。人类畏惧神明,神明宽恕人类,这样的一种思考方式。如此一来,即便是一般的人类也能够以相同的道德观为他人竭尽全力了。
———什么啦,是说来崇拜自己吗?结果还是让自己的正当化呢。但是,外面的世界不是不承认神明的存在了么?
神奈子所以真是难办啊。明明神明与妖怪的存在都是精神的修行所必要的。



在外面世界的现役妖怪

白 莲说起来,最近我那里其中一位弟子从外界带了一只妖怪来这里。
神奈子哎?这还是头一次听说呢。
白 莲名唤封兽鵺的弟子,而她亦是个让人头疼的弟子呢,完全不知道平时是在何处进行修行的(×3 真的认为是在进行修行么),虽然偶尔会做些什么,但尽是些没人希望会这样的事……这次也是,没想到居然把相识的妖怪狸从外界带来这边。
神奈子妖怪狸,还存在于外界啊。真意外……
———你这家伙……事实上神明不也还有在外界的吗。实际上在外面的世界还是存在着很多的不是么?顺带一问,幻想乡在变成现今这种形式之前(×4 幻想乡还只不过是深山中的乡间之时。虽然现今仍然是与外面的世界接壤,但为了妖怪能够继续存在而变得无法自由通行了)外面是个怎样的世界?
神 子那阵子呢。好像每天都会有妖怪与魑魅魍魉之类的话题。某某地方的某某被掠走了,某某地方的某某进行退治成了英雄,像这样的话题是酒席上必不可少呢。
白 莲也是呢──
———那么和现今的幻想乡并无大差别啦。
神 子是的,并没有显著的不同。所以像我这样的古人也能够毫无违和感地融入这里。顺带一提,我的门下不是有布都和屠自古(×5 物部布都和苏我屠自古。似乎是豪族。豪杰的一族。)在的么,过去她们两个好像曾经每天都很害怕妖怪或者作祟之类哟?短时间内,似乎还反过来畏惧着物部的亡灵啊苏我的作祟之类呢(笑)。也许变成那样才能第一次感悟到妖怪的正体吧。



所谓原本含义上的妖怪之正体

———妖怪的正体是指?
神 子人类对正体不明的事物感到害怕,就是畏惧的心喔。而那颗心孕育出妖怪与神明。
神奈子话虽如此,我是在人类的妄想下诞生出来的存在吗?就变成这样了呢。妄想是不会像这样交谈,还有饮酒啊(笑)。(※说着取出酒)
神 子并不是直至最近人类才开始那么想的,从以前就有那样想的人类了。就是这样的。就像「幽魂怨灵,窥清正体,仅为枯芒」[1]。啊,多谢斟酒。
   (※神奈子也向白莲劝酒)
白 莲啊,酒的话我就算了。在佛教有着不饮酒戒的戒律(×6 修行的佛教徒所必须遵守的戒律的其中之一。对肝脏很好)
神 子啊──那个呀──。在我的时代从来就没有僧侣认真遵守过哟(×7 大约1400多年以前。现在如何不明。)(笑)。僧侣什么的全都俗气的很。
白 莲我才不会输给那种诱惑。
神奈子「比之故作贤明 相互争论 开怀畅饮 醉卧哭泣 更为胜之」。大伴旅人(×8 奈良时代的歌人。似乎是个极其好酒之人)曾唱过这样的歌呢。
神 子真不错呢。是说,与其装作贤明相互争论,倒不如喝个一醉方休来得更好吧。虽然是摆出一副贤明模样的僧侣,但在他人的眼中实际上是……
白 莲请不要欺负我啦……
(魔理沙一把夺过白莲的酒)好了,重归正题,从前无论何地都像幻想乡一样,至少关于妖怪方面是这样的。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神 子是啊。
白 莲我的时代也是相似的呢。但比起幻想乡,妖怪应该算是被逼迫到了不利的立场吧。
———呵喔。
白 莲妖怪完全是人类的仇敌,这家伙是将妖怪当做同伙的人类啊,像这样,即使是一场误会,若是一旦被那么认为,最后就会被当做妖怪的同伴放逐出村子。人类的理想是「没有妖怪的世界」呢。
神奈子从那层含义上来看,现在外面的世界是相反的呢。因为现在人类所认知的世界是,比起没有妖怪的世界,现在希望妖怪存在的世界才是理想。
白 莲希望妖怪存在的世界是理想!?
神奈子是啊。如果存在的话会很有趣吧,会让人兴奋不已呢,不过现实中并不存在呢。这就是,现代的人类的想法。
白 莲那么还真是让人意外……
神 子到头来,尽管人类不需要威胁到自己生死的存在,但在心底还是期盼著作为人类本身的敌人的出现。是这么一回事吧?
———哎?不可能是那样的吧?不是矛盾了么?
神奈子也许正如神子小姐所说的那样呢。因为没有敌人的话,便没有自己是活着的这种实感呢。




外面世界的超自然体验

———呜─嗯。稍微有点难以想象了。说起来,外面世界的人类觉得妖怪存在会更好,还真是让人意外呢。
神奈子并非仅是妖怪,即使是对于神明也是那么认为的。
———那样的话,你来到幻想乡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神奈子希望存在,并不等于相信实际存在。虽然希望存在,但是不可能存在,是这样的一种想法。比如,以神社为例子说明吧。幻想乡的神社居住着神明,人类因为信仰神明而前来参拜,获得了信仰的神明授予人类神妙的力量。这就是恩惠。
———咦?去神社的话就会给予什么神妙的力量吗?
神奈子嘛……如果信仰深厚的话,吶。可是,外面世界的神社就大不相同了,「明明并不信仰,但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说不定能够实现愿望」人们是带着这样的理由前去参拜的。更糟糕的,会被称作Power Spot……(日文中可写成Energy-spot或是「気場」,基本上是和式英语,中文可理解成能量景点)
神 子Power Spot是指?
神奈子在那片地方所存在的自然能量进入自己之中什么的……就是说前去那里的话就能轻松地获得力量的场所啊。
神 子那还真是过分(笑)。
白 莲Power Spot就是所谓修行之地的意思么?说成极为灵验的圣地说不定并没错呢。
神奈子是呢,确实圣地的含义并无错误。虽说可以通过修行而获得与神仙同等的力量,但这也是无法判断可行与否的,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外界的人类并不相信神仙。也就是轻易能够Power Up的场所,仅是考虑了位置所在而已。
———Power Up是什么意思啊?
神奈子大概是指弹幕变得厚实的意思吧(笑)。顺带一提,像那样的话题作为外面世界不可思议的轶闻也是不是没有啊。人类基本上都害怕幽灵,对吧。
———呵,确实在幻想乡也有那种人类呢。
神奈子但外界的人类几乎没人真的相信幽灵的存在。那样一来在精神上便产生了矛盾。「明明不存在有什么好怕的。不,说不定是存在的呢?不对不对,绝对不可能存在」像这样呢(笑)。实际上,除了Power Spot以外,还有所谓Mystery Spot一说(中文等同神秘景点)……意思上是,会看见幽灵的地方。这还是在我来到幻想乡后才第一次了解到的,那种Mystery Spot实际上是幽灵前来游玩呢。
———是那样吗?
神奈子问过幽灵了(×9 恐怕是幽幽子或者妖梦)
———因为幽灵都是神出鬼没。就算是结界,实际上也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神奈子当Mystery Spot一定程度上有名起来,便会成为有些类似于观光地的样子……墓地呀,废弃医院呀,荒废学校呀,这些都会变成观光胜地喔?真是笑死人了。让人想不如去贩卖废弃屋馒头赚钱好了(笑)。
神 子也就是说试胆对吧?滑稽的试胆从以前就有了。像布都从很久以前就很恐惧类似的东西。老是说着总之佛像真可怕,经常被惹怒一把火烧光它们。
全 员哎?
神 子清醒过来后,还会在寺院多放把火呢。连我都觉得这也做得太过分了啊……
———不对,那跟恐惧似乎有些不同了(汗)。
白 莲是不是该改成防火性能优秀的石制呢。将佛像也改成石像。
神 子我想要是任凭布都放手做的话,能烧上一整晚喔。
神奈子顺带一提,无人居住的神社或者寺院也会变成Mystery Spot的。当然不会放火就是啦。
白 莲哎呀,寺院是修行之地,一点都也不可怕呀。
———满是妖怪的寺院哪里不可怕啊。即使在幻想乡中也是最为合适的Mystery Spot,不是吗。
全 员(笑)



生物多样性的平衡

———顺便一说,曾听猯藏说过,在外面的世界,不仅是妖怪,各种动物似乎也逐渐面临绝种呢。
神奈子是啊。这迟早会发展成并非仅是外面世界的问题吧。
神 子就是说,对于生活在幻想乡中的动物生态也会产生影响,是吧。
———依我所想,如果幻想乡的动物增至几近饱和的程度,那么一点一点地让牠们逃往外面的世界不就可以吗?
神奈子有趣的想法呢。
神 子嘛,当然,那种事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神 子因为幻想乡之所以会存在,理由是她与外面的世界是完全相反的。矛盾的事物无法通过结界,强行那么做的话甚至会危害那里头的妖怪的存在。
白 莲唯有这个,从幻想乡一边是什么都帮不上呢。不过绝种是自然淘汰的结果。应当并非是什么坏事吧。虽然猯藏是不会那么说。
———嘛,也是呢。但照你们这么说的话,幻想乡的人类虽然弱小却不还是活着的么?那不是违背自然淘汰了吗?
神奈子没有违背呢。因为人类灭亡,对于妖怪而言是相当致命的。从那层含义来看,生物学上的弱者为自然所淘汰的理由,并不适用于这儿吧。
———唔嗯。即是说,对于强者而言,让弱者活着也是一种必要呢。
神 子人类是会增长的生物。如若外面的世界开始恐惧生物绝种的话,仅仅只是单纯的,人类开始感到自己与那些生物是不同的优秀的存在而已吧。
———就像你们一样吧。
神 子什么?
———「我们与普通的人类不同。是优秀的存在啊」是这么想的吧?
神 子不,嘛,那个,虽然是那么想的。
———而且,猯藏说过,在惧怕动物的灭绝同时,似乎还变得惧怕文化、风俗的灭绝了?说不定会对幻想乡带来什么影响,她还曾这么说过,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神奈子确是从我还在那边时就有那种趋势呢。稍微记在脑中比较好。
白 莲那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问题呢。
神 子在幻想乡的妖怪,都是以被人类所遗忘作为存在理由,在外面的世界被当做绝种会更好些。
白 莲原来如此。
神奈子是啊。嘛,虽说无论如何也不觉得如今的人类会真的相信妖怪的实际存在……但是,相反的,新类型的妖怪说不定会逐渐诞生。
———在外面的世界?
神奈子是的,历史上妖怪是由危害人类的现象,正体不明的恐怖之中诞生而来。但是,新类型的妖怪则与之不同,有意识地被创造出来的事物,容许不合理的存在下诞生的事物会变成主流吧。
白 莲啊啊,即是说为了平抚由妖怪消失后所引起的心理不平衡,对吧。
神 子因为人类的心是相当的便利吧。在那方面,人类是比起妖怪还要优秀的呢。
———喂喂,那种说明完全无法理解。我是一头雾水啊。(×10 我也是我也是)
神 子举一些常见的妖怪,以及今后会出现的妖怪其具体实例的话,一定能够理解的。
第二部分1
P038
第二部分2
P039
第二部分3
P040
第二部分4
P041
第二部分5
P042
第二部分6
P043
第二部分7
P044
第二部分8
P045
第二部分9
P046
第二部分10
P047
第二部分11
P048

译注

  1. 原文为「幽霊の、正体見たり、枯れ尾花」,出自江户时代武士、俳人,横井也有的俳文集《鶉衣》
< 东风谷早苗   东方求闻口授   二岩猯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