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东方香霖堂/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东方外来韦编第2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4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17年3月2日,东方外来韦编第3期刊载,该内容于杂志中页数:58-62


(第三话)众多真相存在的世界


天狗的新闻记者·文究竟有何打算?
新作「东方文果真报」的前传剧情在此展开!
  窗外下着绵绵大雪。可见度几乎为零。也没有人愿意来扫清店门口的路上积雪。因此,一到冬天就几乎没有客人,也就做不成生意。
  不过,今天一大早就有客人到店里拜访。那位客人拿着作为商品的书,粗粗地翻阅着。
  「『Fake News的泛滥与Post-truth1』……。总觉得这本书里都是些看不懂的词汇呢。外面世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详细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据说好像是统领世界的名为总统的代表发生更替了,那家伙好像想把一些谎言强行变成真相而到处拼命奔波,因为这些事情而引发了各种混乱的情况」
  「也就是所谓的权力争斗吧。外面的世界也和幻想乡一样变得丑陋不堪了呢」
  灵梦正在读的是外面世界的杂志。内容是名人们的绯闻和政治腐败的话题,健康养生的小贴士和大企业的奴隶制度之类的,基本都是些和幻想乡居民扯不上关系的报道。这本杂志貌似是属于『周刊志(※)』的那种杂志。(※原本的『周刊志』,应该是指每周发行的书,在外面世界似乎是有了不同的定义)
  「你说和幻想乡一样?在你心中已经认为幻想乡因权力争斗而变得丑陋不堪了吗?」
  「只是这么觉得而已。试图干涉人类村落的妖怪也增加了,虽然现在表面上并没有发展到互相斗争的局面,但是我感觉背地里已经有人开始动手脚了」

  「具体来说呢?」
  「天狗还有狸猫都已经在人类村落露脸并进行了某种干涉,月兔也好河童也罢她们貌似都在向人类兜售着什么,就连妖怪寺和神子的道场也是,都已经在考虑着将人类的内心置于自己的支配之下,其他还有不少妖怪在暗地里偷偷摸摸地搞着小动作,我到底该从哪里开始着手嘛……」

  灵梦虽然嘴上这么说,脸上却一点困扰的表情也没有。倒不如说,她看起来还很享受于这些势力争端之中。
  她本身就是一个不为任何人束缚的真正自由自在的人类。就连重力也无法束缚她。这种自由的人类,是不会担心被谁支配的。所以她能以客观的角度看待这些势力斗争,简直就像把这些势力斗争作为一场游戏而乐在其中。
  因此,我也问了她一个稍有点坏心眼的问题。
  「这样啊,我的店外原来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话说回来,如果假设幻想乡处于某人的支配之下……你觉得总统该是谁会比较好呢?」

  灵梦不禁陷入了沉思。
  ——嘀铃嘀铃

  「啊——,好冷好冷。雪下得更大了呀」
  店里来了新客人。名为射命丸文,是天狗的新闻记者。她偶尔也会到访我这里,大部分时候是为了取材或是宣传新闻,基本都不会买东西。说白了就是个捣乱的客人,也是个如果不好好接待的话就有很可能在报纸上写些对本店不利的坏话的让人困扰的客人。
  「进店的时候请把身上的落雪拍干净了再进来」
  「啊呀,灵梦小姐……。嘿诶,原来如此」
  她一副看见了有趣新闻素材的表情,拍起了灵梦的照片。灵梦好像也已经习惯被她乱拍了并无多少反应。
  「话说回来,你有没有引进一些新商品啊?」
  「又是这件事吗。外面世界的道具增加了这件事就那么令你在意吗?」
  「是啊,你的进货源着实让我感到好奇」
  最近我得到外面世界的道具的机会大大增加了。要说原因的话无需多猜必然是宇佐见君的功劳,但这件事也一直被这个新闻记者紧咬不放。
  「关于这一点,我都说了好几次了。那是外来人的宇佐见君她——」
  我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宇佐见君每次来的时候,基本都是瞒着灵梦来我这边的。但是,新闻记者却故意用灵梦也听得见的音量大声说道。
  「啊啊,我想起来了。嘿诶,能和外面世界有直接联系真是厉害呀。明明身处以封闭环境为基础发展的幻想乡,您却借助外面世界之力将其引入这里,真不愧是自由主义的香霖堂呢」
  新闻记者对我的敌意显而易见。个中缘由,恐怕不外乎其积极参与刚才灵梦所提到的『势力争斗』吧。当我正绞尽脑汁思考该如何向灵梦说明这件事时,灵梦她倒是冷静至极。
  「你说的外来人是堇子吧?她可不是像 () 想的那样的危险人物」
  这么看来,灵梦早就知道堇子一直来往于我店内的样子。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哼,那可不好说。把外面误入幻想乡的人类送回去才应该是你的工作吧?然而你又为何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你说的那个,仅仅是针对因为事故而误入幻想乡的人类而已。她是凭自己的意志来这里的……虽然她来这里的原因至今还未知,这里牵扯到的缘由还是挺复杂的」
  「啊啦啊啦,真不像话。看来我得把这件事好好记下来」
  文一脸高兴地唰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你还记下来,这件事可不能登在报道上啊」
  「你在说什么啊,我可是曝光真相之人,被别人威胁说不要发表也不会屈服的」
  灵梦想要把文的笔记本抢过来,却被她轻松闪过还被她拍下了拼命抢夺笔记本的样子。
  「『博丽神社与外来人携手意欲支配幻想乡!?』如果写出这篇报道的话,应该可以带来不小的冲击吧」
  文笑着说道。
  「什么将曝光真相之人,说得那么好听。你写的不都是些杜撰的东西吗!」

  「啊啦,我可以真心将它们当做真相的呀。所以我要传播这些真相有什么不对。绝对意义上的客观真相,仅仅存在于像数学这样的理想世界。这个,是我长年以来作为记者而得到的答案。从今往后的事实报道 (Post-truth) ,就由我来创造!」
  ——啊啊,下雪的日子里喝一碗热乎乎的姜汤简直太棒了。全身暖洋洋的……。

  一如从前,新闻记者和巫女又开始吵架了,我也很识趣儿的躲到角落里边取暖边默默地看着她们。新闻记者虽然说着一些危言耸听的言论,但那也不过是些挑衅的话而已。在我看来,她倒是十分在意宇佐见君的事情。
  「你们二位先稍安勿躁,这里毕竟不是给二位准备的谈话室,你们来这儿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新闻记者回过身来回答了我的问题。
  「嗯,那是当然。我收到情报,听说『今天会有外来人造访这里』,于是我就想来搞一次突击采访」
  「什么?宇佐见君吗?」
  这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接着,灵梦也说道。
  「那个情报,是从仙人那里听来的吧?我也是因为那条情报才赶来这里的。要来幻想乡 (这里) 就一定要来神社,我要好好跟她强调一下这一点」
  「没想到一到这里就发现灵梦小姐也在,一切的一切都透露出一股可疑的气息。就算认为你们在背后有所勾结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文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还拍下了几张灵梦的照片。
  我对新闻记者的态度突然冒出一丝无名火,稍稍挑衅地忠告了一句。
  「只凭那么的情报,就擅自杜撰出所谓真相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太容易露出破绽了」
  「感谢你的忠告。这种程度的道理你不说我也明白。正因为如此,我今天才会来这里。为了把各个片面的情报结合起来,我才想来向本人确认……」
  「在接受你的采访之前,我还想和堇子稍微说几句呢」
  「所以说,你这么做就很可疑嘛。难道你们是有什么内情需要对好口供才能说出口?」
  「不是这样啦,你想想,那个人,怎么说呢,不是很吗」
  「这个借口真烂」
  这俩人看上去像是又要吵起来的样子,我便介入了其中。
  「算了算了,这么看来你们俩人的目的不是出奇得一致嘛。不要吵了不要吵了」
  两个人背过身去。
  「话说回来,宇佐见君什么时候会过来呢?」
  「这么说起来……,她应该早就出现了才对。毕竟那家伙有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幻想乡的习性啊……」
  「从我入手的情报来看时间也是早就过了」
  「嗯?你说什么?该不会是——」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窗外的雪纷纷落下导致视野很差。没有人会扫雪的话到我家来的路自然也被雪覆盖了。

  「她遇难了吧?」
  ——她们二人不对我说话做出任何评论就冲了出去。

  那二人毫不犹豫冲出门外的身姿,着实令人心安。像我这种先把还没冷却的姜汤喝完再开始寻找,躲在温暖的店内的人和她们比起来实在不一样。

  算了,就算宇佐见君真的遇难了,只要那两个人拿出真本事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外面的人类在幻想乡失踪的话,最头疼的还是巫女和妖怪。她们一定会拼了老命去找的。于是我也就放下心来,专心准备起了热饮。
  ——叮铃叮铃。

  过不了多久那二人就驾着一个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的女孩子进了屋子。你看吧,在这种时候巫女和天狗就特别靠得住。我也就没了在这样的寒冷中,特地跑出去的必要。
  「哦哦,真是快啊。外面很冷吧?」

  我把姜汤递了过去。
  「呀——,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眼前一片雪白,心想着这是哪儿啊,难不成还到了哪个乡下地方的感觉呢」

  堇子还处于一种很兴奋的状态。
  「看你穿着那么点衣服和短靴就来了,难不成外面世界没有下雪吗?」
  「雪的话偶尔下一场也不过积雪几公分而已。如果是山里或者乡下的话大概会下得多一点吧」
  「那你还真是受罪了呀。不过你看上去倒是挺享受其中呢」
  「怎、怎么可能没事呢。我才不是因为看到这么多的雪就开心得不得了呢。只是因为很少见到处拍了点照片才迷路的」
  这不已经开心得不成样子了嘛。我还以为看到下雪会兴奋得不能自已的只有小孩子呢……,外面世界的人类看来比想象中的要纯粹得多呀。
  「不管怎么说平安无事就再好不过了。要好好谢谢这两位哦。救了你性命的可是这俩人啊」
  「是啊——,真是谢谢你们了」
  看着如此兴奋的堇子,灵梦也吃了一惊。
  「这一次幸好有我们在,但如果你太小看遇难这件事的话,可是会死的哦?」
  「真是对不起——。但是我只要能从梦里醒过来,就可以回去了。所以在这种状态下待上一个小时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从梦里醒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文一下子就逼问了上去。这让之前没见过她的堇子稍稍有点困惑。
  「啊,我忘了做自我介绍了。我是身为一流新闻记者的射命丸文」
  文像个上班族一样用双手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新闻……记者?幻想乡 (这里) 还有这种职业啊?」
  「是啊,和外面世界的新闻记者一样,在这个幻想乡也是需要我们这些真相的传达者呢」
  堇子点了点头。
  「宇佐见堇子,说的就是您吧。虽然您刚刚从遭难的经历里回过神来,但是很抱歉能不能拜托您之后接受我的采访呢」
  灵梦虽然小声说着「拒绝掉也没关系哦」,堇子却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可以哦」。
  「采访,对象是对我诶,感觉像个名人一样!关于什么的报道呢?」
  「一直以来,我都在做新闻报道,这一次,我想挑战一下做一次杂志……」
  「诶?你要做杂志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灵梦这么说着。
  「我没和你说过吗。为了追踪更深一步的真相,我觉得除了以速度为基础的新闻以外还需要另一种与之不同的报道类型,于是我就参考外面世界的杂志计划要做一本全新的书出来」
  文指了指外面世界的周刊志。
  「我这本全新的周刊志,其名为『文文春新报』。其中的报道我也在慢慢收集,一定会让读者大吃一惊的」
  堇子伸出手接过了那本周刊志。
  「呜哇——,是大众周刊志诶——。像这种书,给人的感觉就是一般只有大叔才会去读呢——」
  「大、大叔?去读如此进步的杂志吗」
  「说真的,关于艺人的不伦呀吸毒呀政治和金钱的话题什么的,对于我们这些网络时代的人来说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不看电视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甚至会对为什么会有人对这种话题兴趣满满而感到不可思议。难道你要把我登到这种书上吗?就算你这么想,我身上也没有什么丑闻。啊,采访我的话难道是要把我打造成『读模2』吗!?呀——,好害羞呀」
  堇子飞快的蹦出一句又一句。
  「呜,是、是啊。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你是说,毒蛛吗」
  「别这样啦,请不要再打趣我了。我怎么可能做什么读模嘛?你只是想听听外面世界的事情而已吧」
  「啊哈哈,这个嘛」

  那个三寸不烂之舌还颇具压力的天狗竟然被反压了。我和灵梦掩着嘴角努力让自己不笑出声。所谓的毒蛛是指那些坐等猎物上钩的毒蜘蛛的简称。从把猎物引诱到面前再动手的这一习性上来看,宇佐见君简直就是个毒蛛嘛。
  「那、那个。那么我想重新定个地方以便好好对您进行一番采访」

  文瞟了一眼我和灵梦。看来,她是打定主意不想让我们知道采访的内容了。
  「我今天很快就要回到外面世界了。所以,还是日后再说吧」
  「没问题,那对我来说也是求之不得。地点的话……就让我带你去山上的会议室吧」
  「等一下,这我可不同意」灵梦介入了其中。
  「我可以不知道采访的内容,但是采访地点至少要在我的视野范围内」
  灵梦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堇子也不禁浸入了那股气氛。
  「你听好了?也许还没人告诉过你,但是这个冒牌新闻记者
  「诶?不是人类?」
  「她是个妖怪啊。更何况,这还是个以捕捉人类为生的天狗。所以,我可不能让你这么轻易地去到她们的大本营里」
  灵梦说的这些应该是想吓唬堇子一下。但没想到的是这番话反而起了反效果。
  「什么,你说天狗?厉害,厉害了呀!感觉和一个大人物见了面呢!幻想乡万岁!」
  「总、总而言之,我会把神社借给你们的,采访就在那儿进行吧!」
  灵梦最后又叮嘱了一遍。
  「知道啦。我对地点反正无所谓」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看样子你真的有什么藏着掖着呢。这一点也会影响真相的全貌,对我个人来说事件如何进展倒也无所谓」
  文和堇子定下了下一次见面的日期之后,二人都离开了。
  灵梦也露出一副累坏了的表情。
  在回家之前「啊,对了对了。刚才你的问题的答案。天狗可绝对不行。她都把捏造真相这种话挂在嘴上了,这种家伙,怎么能成为幻想乡的支配者」灵梦这么说完,就离开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宇佐见君还真是了不起。不仅用独特的节奏让身经百战的天狗吃瘪,还让灵梦把神社借了出去,这可不是普通人类可以做到的。而且到最后,灵梦也没能完成她最初提醒堇子的目标结果只能无功而返。

  对她的采访会是如何一副光景呢,我对登载这篇报道的书着实抱有兴趣。
  ——那个时候我的确是那么想的。不过,射命丸文的第一本杂志『文文春新报』,到最后也没能问世。我只知道在制作过程中出现了重大失误,她自己对其作出了禁止发行的处分。虽然她没能捏造出真相是万幸,但是对于我来说没能读到那篇期待已久的报道还是略微有些遗憾呀。
下回待续
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1
P001
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2
P002
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3
P003
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4
P004
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5
P005

注释

  1. Post-truth:是指忽视真相、不顾事实的委婉说法。2016年,《牛津英语词典》宣布“后真相”(Post-truth)成为年度词汇。
  2. 读者模特的简称,读音与毒蛛接近。


< 东方外来韦编第2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4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