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东方香霖堂/东方外来韦编第4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5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17年10月31日,东方外来韦编第4期刊载,该内容于杂志中页数:56-59
  • 翻译:夕泠
(第四话)暖炉是个温暖的陷阱


造访积雪重重的香霖堂的人妖所诉说的
「四季异变」的始末究竟是——
 夏之夜。皓月当空自为良辰美景,纵使暗夜,也得萤火飞舞点灯。一只两只,亮光此起彼伏也趣意盎然。就算下雨也别有情趣。1

 但那是一场令人感到恐怖的暴雨。如此亮眼又如此喧嚣,简直是难眠的夜晚。令人窒息的热带夜。如此这般风景,又怎能联想到清少纳言所描写的夏夜。他心中浮现的风景,也许只是由思乡病所产生的妄想中见到的夏夜吧。

 但是我现在正在梦中看见了一切。被月光笼罩的夏夜,入夜渐暗时分的点点萤火,将白天的闷热一扫而空的凉爽阵雨……。平安时期的贵族所见的幻想一般的夏日原风景,我可以在梦中见到。这样我就可以自现实的苦痛夏日里逃离……,剧情本该是这么发展的。
 「这究竟是怎么了,幻想乡! 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些不可思议的事件发生,但是时间和季节明明都是和外界同步的呀」

 久违的幻想乡之夏,地上却积着雪,让树木枯萎的寒风呼呼地那个吹。
 「真没想到积雪可以深到分不清道路……,啊!」
 一脚踏上新雪就摔了个跟头。但是她却笑出了声。
 「何等的Amazing! 幻想乡果然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丝毫不在意浸入便鞋中的融雪,穿着夏装的她在雪地上到处蹦跶着。
 ——雪中的香霖堂。层层包裹的森近霖之助和雾雨魔理沙正说着话。

 「原来如此,是因为妖精的暴走吗。这场不合时宜的大雪也是因为这个啊。但是异变已经解决了吧? 这么说来,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 魔理沙」
 「天知道,虽然她说过了一段时间自然会恢复的……」
 「我燃料的储备也不多了,这个时间错位的冬季若是再不结束就真心不好过了呀」
 梅雨天放晴之后,还以为好不容易可以入夏了结果气温却急剧下降,不合时季的大雪从那时算起已经下了一个多月了。因为实在太冷不得已才着急忙慌地准备起了暖炉,但因为事出突然就导致柴火没能准备充分。
 「你算了吧,有暖炉用就不错了。和万年吹雪的森林比起来,这里简直是天堂。不过和四季如春的博丽神社比较的话差了一大截就是了」
 「嚯,博丽神社四季如春吗」
 「咦? 我没提起过吗?」
 「我还满心以为,整个幻想乡都在下雪呢」

 「都因为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啦。不止是博丽神社的春季,山上反而是红叶遍野……哦,有人来了」
 玄关传来一声巨响。

 「唔哦,太冷了! 我快冷死了!」
 「哦哦,堇子君,真亏你能来。不过看你这样子,穿得可真够单薄的」
 穿着短袖衬衫的堇子浑身抖个不停。
 「袜子也冻得梆梆硬啦! 啊啊,房间里真是暖和。活过来啦」
 堇子脱下她的鞋子,放在了暖炉附近。魔理沙把它们拿了起来。
 「喂喂,你就穿着这种鞋子走在雪地里吗?里面也没有垫棉布,鞋底也没有防滑的凹槽啊。穿着这种鞋走在雪地上可是会滑倒受伤的诶」
 「那是因为,现在明明是夏天嘛! 谁能想得到,这里会下着这么大的雪啊!」
 她是外面世界的人类,宇佐见堇子。虽然如魔理沙所言,这的确不是在雪地里行走时所穿的鞋子,但是她就算是冬天也穿着同样的鞋子。换句话说她就是个不怕摔跤的笨蛋。
 「那是,幻想乡 (这里) 发生这种事情太正常了」
 「奇怪了,一开始还觉得挺暖和的,现在看来,这个暖炉火力真是小呢。感觉又开始冷起来了」
 堇子瑟瑟发抖。霖之助看在眼里起了同情之心。
 「是啊,因为燃料所剩无几了必须省着点用。不过也是,看来这苟且的冬天就快要结束了,不如今天就加把火力吧」
 「帮大忙了」

 堇子两手合十,大大地行了个礼。
 「——话说,这场雪到底怎么回事?幻想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堇子问出了最根本的问题。魔理沙心想着,倒是个理所当然的疑问,又有点不耐烦地回答了她。
 「这事儿说起来就长了,首先要让你知道的是,幻想乡里会定期发生『由什么人引起的,人为的异常事态』这种事件。我们称之为『异变』」
 「异变吗。原来如此——等等,你说人为的? 难道说这场大雪,是使用了森近先生的道具的人工降雪吗?」
 「人工降雪……这么说也不太对吧,这次的异变不仅仅是降雪那么简单。其他还有,樱花盛开,红叶满山等等结果幻想乡全境的季节已经完全混乱了」
 「诶诶诶? 幻想乡全域吗?说这是人为的异常事态,我一时间也实在无法相信呐……」
 「虽然我刚才说是常有的事,但老实说,这种规模的异变也的确无法用常识来考量了。事实上,犯人也是个无法以常识衡量的家伙」
 「诶,犯人已经判明了吗」
 「是啊,异变也姑且算解决了,季节也应该会恢复原状的」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话说回来,魔理沙小姐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清楚?难道说,你是犯人的手下吗?」
 魔理沙看上去越来越不耐烦,于是霖之助就接上了话。
 「我之前没说过吗。这位雾雨魔理沙,本就是以解决异变为业的人类」
 「没错。像这次这样出现异变的时候我便会率先前往解决,也就是所谓的正义的英雄啦」
 魔理沙虽然摆出了姿势,但自称正义英雄的人类摆出的姿势竟如此土气,堇子不禁苦笑。
 「啊,这、这样啊,原来是正义的英雄啊,我还以为你是那种穿衣品味,如同永远过着万圣节的人一样呢」
 「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这可是魔法使的正装。」
 「失礼了啦。说实话,我还以为是唐吉诃德2里卖的便宜Cosplay装什么的……咿呀!」
 魔理沙朝着堇子扑了过去。堇子笑着接下了魔理沙的攻击。霖之助一边「哎呀哎呀」地感叹着,一边干脆趁此机会向魔理沙发问。
 「这么说来,我其实对本次异变也抱有莫大兴趣。到底是什么样的犯人,凭什么动机引起此次异变。能不能说给我听听呢。解决异变的专家小姐」

 不知为何魔理沙摆出一副了无兴致的面孔,但也察觉到这个时候再改变话题也不太可能,于是很不情愿地开了口。
 「——背上,被开了门? 这什么鬼好恶心啊!」

 「被开了门的人的魔力就会暴走,把自身周边搅得乱七八糟。特别是妖精这样司掌自然的家伙若是暴走起来,境内各处的季节时令自然会混乱」
 「诶——,妖精原来这么厉害呀」
 「喂喂,你的重点不太对吧? 妖精可一点也不厉害。追根溯源的话妖精也不过是自然之力具现化的产物而已。也就是说妖精的暴走,其实就是自然的暴走。比起这个,能在如此广范围之内引起暴走的家伙才是真的恐怖……啊我什么都没说」
 「? 嗯,你说得倒也有道理。既然说是暴走,那不就意味着妖精深藏着可以令自然混乱的程度的魔力吗?」
 「这些,就只有天知道了。我个人意见是觉得暴走的魔力比她们自身潜在的魔力要大出许多。但要说起这些魔力的来源何处,我就不太清楚了,究竟是犯人自身的魔力,还是别的世界或者别的时空的魔力也不太好说……。总而言之,在背上之门里面,犯人确实存在」
 「啊,你还进去过了吗。背上之门啊」
 「那是当然啦,毕竟是一扇门啊。那扇门背后,真的是一个,令人汗毛倒竖的世界啊……」

 稍稍起兴的魔理沙,像讲鬼故事一样开了口。
 「——那是一个,下雪的夏天清晨。魔法森林被鹅毛大雪笼罩着放眼望去什么也看不见,但我总有种面前站着谁的感觉。『碍事,让开!』。我这么喊着对方也无动于衷。我觉得有点奇怪,走近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尊笠地藏的石像。『什么嘛,原来是地藏啊。到底是谁在这里放了一尊地藏像呢?』。我这么想着,地藏突然笑了起来,朝我攻了过来! 『呜哇! 是地藏妖怪啊!』我这么喊着——你干嘛你干嘛,为什么要打断我啦明明我正讲的兴起」

 「哎呀,稍等一下稍等一下。听你的口气也好,内容也罢,突然间多了一股虚构故事的感觉,我就想明确一下哪部分是事实来着」
 「额,虽然有事实但大部分都是我瞎编的」
 「去你的吧3

 堇子用最老套的台词吐了个槽。
 ——霖之助是这么想的。

 魔理沙的话语里哪一部分是真相,哪一部分是谎言的确分不清。乍看下来,魔理沙是有意把事情说得不明不白。看上去,就像是不愿意提起异变一般。若是平常,解决了如此重大的异变她一定会开心得大谈特谈自己的武勇传。难道说……他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魔理沙……。你真的解决了异变吗?」
 「那是当然。干吗这么问?」
 「不我只是觉得,你有种故意避开核心部分的感觉」
 「唔——嗯。那个……异变解决了是真的啦。但是,其中总有一部分我不太想说……」
 这时,堇子看向窗外突然慌张了起来。
 「你们看,窗外有东西在动! 戴着斗笠的地藏菩萨在走动呢!」
 「诶?」

 魔理沙和霖之助吃惊地急忙望向窗外。印入眼帘的,是穿着如同地藏菩萨一般的,扎着小小麻花辫的女孩子。
 「呜哇,香霖堂里真是暖和呀! 我还想着去村里买点东西,因为实在太冷了还想放弃来着」

 她的名字是矢田寺成美。住在魔法森林,如假包换的地藏菩萨小姐。
 「真是不好意思。因为看到你合着掌走在雪地里,还以为是化身笠地藏的地藏菩萨像呢」
 「啊哈哈,这妮子叫矢田寺成美,可是真正的地藏菩萨哦」
 「诶? 真的假的?」
 堇子毫不客气地对成美的身体开始一阵乱摸。
 「诶诶,好柔软呀。地藏菩萨明明给人一种硬邦邦的感觉一点也没有软绵绵的印象呀」
 「这谁啊? 这个没礼貌的姑娘」
 「是外面世界的人类哦」
 「诶? 外、外面世界!?」
 「初次见面,我是宇佐见堇子! 可以在外面世界和幻想乡自由来回的超级女高中生是也!」
 好像在模仿刚才魔理沙的姿势啊。成美吓了一跳躲向了霖之助。
 「没想到这尽卖一些毫无用处的外界道具的旧道具店竟然……可以外面世界的人类吗。这样一个卖多少钱啊?」
 霖之助摆出一张苦脸。
 「成美君。她可不是商品啊。的确,我这里是倒卖外面世界道具的香霖堂,但是人类可不是道具啊。她啊,好歹也是个客人」
 「这样啊。我倒是觉得如果以妖怪为贩卖对象的话倒是能卖出个高价。质量暂且不提,好歹是少见珍品呢」

 成美笑着,朝堇子说着一些招嫌的话。
 ——不过一会儿,魔理沙与堇子和成美三人便握手言欢打成了一片。

 「嘿诶! 外面世界里冷气和暖气都是同一个机器可以吹出来的吗? 真好啊。但是,那是一个什么原理呢? 烧火也只能变热……把冰块放进去也只能变冷呀」
 「大概是利用汽化热的原理吧,不过听你一说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了呢。你稍等一下,容我谷歌查查……话说这里也没信号啊。我下次再好好帮你调查一下吧」
 「那是什么?」

 「这是智能手机。可以用来打电话或者上网,是一个能够查你想知道的事情或者看周围的地图的万能的机器。不过,在幻想乡也就只能用来看看时间或者用照相机拍拍照之类的了」
 店内若变成一个谈话室,那就没有我插话的空间了。但是,我对异变的犯人的事情着实有点在意。魔理沙不愿提起此事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我能想到的理由有三点:第一是魔理沙所谓的异变已解决本身就是在说谎;第二是真相其实是魔理沙已经被犯人拉拢了;第三是犯人是魔理沙相熟之人所以在包庇她……。

 说实话,每一个可能性都很大。不过,在幻想乡掀起如此骚动的异变的经由,全体居民都应该有知情的权利。看来有必要再次向刻意隐瞒的魔理沙进行征询。不巧的是,我实在找不到插入那些毫无营养的女生谈话的间隙。在我犹豫之时,成美直接把话题转到了重点。
 「——空调吗,真想要一台啊。有了那个的话就算夏天突然变成冬天也不怕了。话说回来,魔理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魔法森林的冬天才能结束啊。你说过异变已经解决了吧」
 来得正好! 我暗自叫好,迅速地融入了对话之中。
 「我也想再好好问问。不知为何魔理沙始终不愿提到这件事,但这场异变影响毕竟如此之大,我也应该有知晓真相的权利」

 魔理沙也一副放弃了的表情一边小声说着「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了……」的话,一边把异变的详细经过从头开始说起。
 异变是由一位秘神的力量引起的。听上去就是个只是因为要寻找自己的部下这种无聊的理由,所以就在幻想乡全境引起了异变这种疯狂的事情。其中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成为异变最主要特征的季节狂乱,并不是异变的目的,而仅仅是副作用而已。

 「——哦哦,异变原来是那位秘神一人所干的好事吗。仅仅一人便能对幻想乡全境造成影响,着实让人胆颤」
 「不知不觉间我的背上和魔理沙的背上都被开了门,魔力也受到了影响。现在想想我成美本身作为魔法地藏,对这种魔力相关的事情也未能注意到也真是感到后怕」
 「嘿诶,连人影看不到就能在远距离对人造成影响,幻想乡也有强大的家伙存在呢。和这种对手交战的魔理沙小姐真是厉害!」
 听闻了异变缘由,三人都惊愕不已。与此同时,也感觉到了对于想象中的秘神的畏惧和敬意。

 「就是这个,就是这种眼神! 我之所以不愿意说的原因就是,这场异变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展示那位秘神的力量。听说了这件事的人们表示出的惊讶、畏惧、以至于最后的赞叹。这才是那家伙的目的呀」
 魔理沙看上去虽然很不甘心,也许因为话都说开了也轻松了不少的缘故,就把秘神的真实身份、疯狂的部下的事情,以及背上之门背后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每提到一件,三人的好奇心便涌了起来,七嘴八舌地讨论停不下来。如果这就是秘神的真正目的,那这场异变简直就是犯人方的全胜。魔理沙会不甘心也难怪了。
 结果,这场搅动幻想乡全境的四季异变,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只是留下了秘神的存在感便结束了。魔法使、外界的人类、地藏这个异色三人组,也一直七嘴八舌地谈论着异变的话题。我的话呢,也早就厌倦了看不到尽头的女生谈话,只能盯着时钟度秒如年。如果幻想乡里全都是我这样的家伙的话,那么秘神想必也会非常不甘心吧。真是非常遗憾。
下回待续
东方外来韦编第4话1
P001
东方外来韦编第4话2
P002
东方外来韦编第4话3
P003
东方外来韦编第4话4
P004

注释

  1. 此段引用清少纳言所著《枕草子》
  2. 日本的连锁便利店
  3. 原文为「なんでやねん」,关西腔,常用于喜剧效果的吐槽


< 东方外来韦编第3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5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