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19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18话   东方香霖堂   第20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6年08月26日,电击萌王06年10月号刊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42-149


第十九话(新第十话) 奇迹之蝉


『东方』制作者・ZUN氏亲自执笔,赠送哑采弦二氏所绘幻想的插画的第19话。在大量出现的蝉鸣声中,霖之助所说的有关蝉的神秘是…!?
  朝夕之风里混有着凉意。从冥界而来进行盂兰盆会观光游历的先祖们,也体验了一番现世后满意地回去了。自此往后,午间的热度便该会慢慢降下去了吧。
“你不觉得最近,蝉的叫声很吵吗?我可不知道叫声这么奇怪的蝉呢”
  在旁边读着书的魔理沙,在说完这句话后粗暴地将书合上,并用帽沿把耳朵堵住了。的确,蝉异常地吵闹,而且鸣叫声是没怎么听过的。然而,我并不烦躁地,为了她能够听见而大声说到。
“哦哦,因为今年是奇迹之蝉的年头啊”
“是吗,那是什么意思呢?”
  我认识这个蝉的叫声,这种喧嚣我在11年前也体验过。
  11年前的夏天,像往常一样地整理不良商品时,从森林那边传来了低低的海涛声似的声音。
  11年前,从我开始在魔法森林的入口处开办香霖堂还没过几年,那时的我既对魔法森林不怎么熟悉,也没有发觉那奇妙的声音就是蝉的鸣叫声。
  我搞明白11年前的那个叫声的,还仅仅是在两天之前。
  ——两天前。我惊醒于那喧嚣的蝉鸣声。蝉是一种奇妙的生物,会自某日起突然开始鸣叫,然后又在一瞬间消逝掉。而且还是在地下潜伏多年后,忽然想起来般的来到地面上。因为有这种性质,所以我对蝉还是很宽容的。
  然而今年的蝉很是异常。不光听不惯的低吟的叫声与往常的不同,数量也明显增加了。
  由于实在太吵,只好把窗户都关上了,这样下去的话不仅因为关上了窗而很热,而且不宜于商品的保存。就连晚上也睡不好觉,并且客人也不会来。
  我本来是在想着驱除蝉的方法,但实在受不了封闭的店内的热度,所以决定久违地走出店去村落。当然,其间我也一直在思考蝉的驱除方法。
  我发觉愈远离店铺蝉的鸣叫声就愈小。看来那种蝉只栖息于魔法森林呀。我稍稍安心了下。最坏的情况,如果吵到不能继续待在店内的话,还可以去从前受过关照的人家打搅几天。蝉的寿命又短,没多久就会安静下来的。
  边想着这样的事边拜访了雾雨家。由于我与雾雨的主人最后见面已经过了十多年之久,而且苦于和作为客人之外的村子里的人见面,所以十分紧张。估计已经年迈了的主人家,是否还会认出我呢……村子里的人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成长并年老,少有这种理所当然的变化的我,怎样都不能久留于村子里。因为会给村里的人们带来不愉快以及恐怖感。
  不过,这种紧张感也随着轻松的聊天而消失了。我跟雾雨的主人家聊些雾雨家的买卖,现在香霖堂的商品,还有外面世界的道具等等。就在紧张感随着这些话而化解,话题终于到了作为正题的吵闹的蝉的事的时候。
“——我察觉到了,在雾雨家听到的从森林那边传来的声音,和11年前听到的低低的海涛声似的声音是一样的”
“为了察觉到还真是花了不少时间啊”
“自到达村落起就感觉记忆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毕竟11年前没有想过那会是蝉鸣声。作以解释的话,高亮的声音离的愈远就愈被抹消,最后就只能听见低吟似的声音了。看来今年的蝉距店铺离得很近,不过11年前就只是听到远处的鸣叫声而已。和现在相比,印象差别很大呢。所以离开店铺后我才得以察觉”
  稍稍变热了,于是决定把窗户打开透透气。但刚打开一点,蝉鸣声就如同洪水般地涌了进来,于是就只打开了一个手指的宽度。
“总之是知道了11年前的奇妙的声音也是蝉鸣声。我便向主人家询问是否知道有关于这种蝉的事。啊,对了对了,你父亲很健康哦?”
“蝉吵得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结果,主人家也不知道现在听到的声音是蝉鸣声,当然,也就不清楚这种蝉的事。这样的话,我就愈来愈想知道蝉的真面目了。于是我离开雾雨家而拜访了村落里的另外一户人家”
  我所拜访的,是在村落里拥有最多资料的,知识也最为丰富的稗田家。是持续了千年以上的由来正统的人类的家系。稗田家拥有的庞大的藏书,收录着幻想乡所有的事件。除此之外外面世界的资料也有不少。
  在稗田家,被称作“御阿礼之子”的孩子会以一百年至一百几十年为间隔出生于世。这个御阿礼之子,据说拥有把庞大的资料全部背下来的能力,现今,第九代貌似就在家中。
  稗田家的资料除了面向人类而写的一部分外,本来是不予公开的,不过最近这个制度有所缓解从而变得只要拥有正当理由,也会公开给一般大众。值得感谢的是也公开给人类以外的种族。
“嗯——曾经听灵梦说过有这种人……但没想到竟然拥有这么有趣的资料呀”
  稍稍打开的窗户并没有发挥其透风的机能,屋子里仍旧很热。戴着帽子的话无疑会更热的。魔理沙说着,下次去那里玩玩吧,同时便把帽子摘下来开始扇风了。
  魔理沙所谓的玩玩不用说一定是指去偷东西。我牵制性的说了句”稗田家的主人与雾雨家的主人是交好”,于是魔理沙露出气馁的表情说到”快说回蝉的事吧”
“嗯,的确稗田家的资料是庞大的。本来因为资料太过多了而不知从哪里开始查好,但第九代的御阿礼之子却说‘所有的资料都背下来了。纸上写的是传达给他人用的’。于是我半信半疑地询问到‘有没有关于这吵人的蝉的记述’,却立即得到了答复。御阿礼之子的记忆力之强果然不是空穴来风的”
“是——吗。总之,这吵人的蝉的事了解了的话,驱除方法也该清楚了吧?快点治一治吧。无论去到魔法森林的哪里都吵得受不了。都快得重听了”
“那堵个耳塞不就行了。在那时,我抱有的兴趣已经转移了。比起驱除的方法,我更加想知道这种蝉为什么会时隔11年而大量产生”
  蝉就像发了狂一样地继续鸣叫着。听久了耳朵倒也习惯了,也不觉得有多恼人了,但也许因为需要比往常更大声地说话所以很口渴。于是我倒了两人份的茶水。
  话说回来,蝉的生态满是谜团。蝉在地底成长大概七年,某日突然出现在地面上并不厌其烦地鸣叫七日,而且为了重生而丢弃身体。传说蝉是罪人在地狱清算完自己的罪过后,在其灵魂转生之前的暂时的形态。
  并且,据资料说外面的世界貌似还有更加特殊的蝉。被称为13年蝉17年蝉什么的。正如其名,据说是13年出土一次的蝉和17年出土一次的蝉。
  在幻想乡出现的蝉是每11年才大量产生的不可思议的蝉,在部分人当中还被称做“奇迹之蝉”。要说为什么被称做奇迹之蝉的话,一方面是其不可思议地要在土里生存11年之久的岁月,但更为重要的是因为貌似每次这种蝉出现的年头都是作物丰收之年。资料在这里就截止了。
“嗯——但为什么是11年呢?外面的世界的13年和17年也是,况且就算普通的蝉要沉睡7年也是很奇妙的呢”
  在稗田家,对于像魔理沙抱有的很自然的疑问并没有解答,只是客观地记述着事实而已。这虽然作为资料而言是正确的,但阅读的一方总会觉得少了点什么。
  当然,我也抱有着和魔理沙一样的疑问。但我跟魔理沙根本性的不同在于,我的话只能自己去思考,而魔理沙的话周围有知道答案的人。所谓知道答案的人,当然是指我。
“你就不能稍微试着自己去想一想吗”
  对于魔理沙而言,被我说教好像是无所谓的事。在用帽子扇着风等待着我的解答。也许是蝉的声音助长了烦乱得情绪,貌似我也变得容易烦乱了。
“算了,因为这次的话题是有些复杂呢。首先,以11年为周期的蝉最初在幻想乡得到确认据说是百年前的事。也就是说,有着在百年前于外面的世界灭绝而来到幻想乡的可能性”
“是说原本在外面的世界也有着11年为周期的蝉吗?”
“这样想的话,外面不光有7年蝉,还有着13年以及17年蝉就是很自然的了”
“哎——倒不觉得有多自然。有7年和13年还有17年的话,剩下的应该是10年和15年吧,11年感觉不完整呢”
  原来如此,魔理沙是想通过填补数字的间隔来达到自然的效果呀。7和13的中间是10,13和17的中间是15。恐怕是没有任何理论性的根据而只凭直觉的吧。无论是谁,间距变成等间隔的话都会觉得舒服吧。由此可以知道魔理沙的性格是,就算屋子里书以外的东西都堆得乱七八糟,但书都会分类捆好,卷数也按顺序摆放的那一类。我想着的确如此呢,并感到有点好笑。
  不过,第六感敏锐的灵梦的话,如果在此会怎样回答呢。
“不不,11年就好。倒不如说应该觉察到外面的世界只欠缺着11年才行啊”
“7年、11年、13年、17年……感觉是个令人恶心的数字排列呀”
“发现了吗?这些数字除了1和自身以外不再有别的约数了,都是素数”
  7也好,13也好,17也好,都是素数。7以上的素数,以11、13、17、19、23……继续下去。
  也就是说,我发觉了外面世界的蝉有7、13、17年的,却只欠有11年的。然后,幻想乡里面有以11为周期的蝉……
“所以,我便猜测11年之蝉原本是外面世界的蝉,却因什么缘由而灭绝了”
“唔——可、可能又要被说教,不过还是问下好了。为什么蝉在土中只沉睡素数年呢?”
“这是正常的疑问呀。不过可惜,对于这个疑问没有什么明确的答案”
“哎—……但仍然是疑问的话香霖不可能会认可的吧?”
“正是如此。你还蛮明白的嘛”
“好了。你可以继续解说了”
  虽说感觉被聪明地利用了似的,不过罢了。
“……素数,也就是只以不会被除的数为周期产生,就意味着各种蝉同时大量产生的机会很少。13年蝉和17年蝉同时大量产生的周期……221年才有一次。估计是以此来尽力减少由于同时大量产生而导致相互不受益的年头。如果像魔理沙说的10年15年的话,30年就会碰上一次了”
“原来如此,我感觉明白了。蝉还真聪明呢”
“并不是蝉聪明。像我先前说过的,蝉据说是从地狱送来的灵魂的暂容所。也就是说,这是地狱的阎魔大人所做的系统。当然是很聪明的呀”
“但是,为什么只有11年之蝉灭绝了而在幻想乡产生呢?”
“虽然这只是推测,但我想,可能是11年蝉和13年蝉,以及17年蝉同时大量产生,其中最年轻的11年蝉丧生了。这三种蝉要想全部大量产生,竟然2431年才有一次。大约于百年前这个命运之年终于到来,11年蝉就被赶到幻想乡来了吧”
“唔——可能确实如此。听了你这番话,也感觉这吵人的蝉好似很值得珍惜一样呢。因为是11年一次的奇迹之蝉呀”
“对哦,所以不想做什么驱除的事了”
  我下决心把窗户打开了。11年之蝉,好像要表达从长久的罪过的清算中得到解放的喜悦一样,响亮地鸣叫着。
  魔理沙还是老样子,把耳朵盖上,并做出痛苦的表情。然而她却不回到自己的家里,想必是家里比店里还要吵闹吧。
  又不是客人却待在店里的话我是很困惑的,于是就把魔理沙赶了出去。看她不情愿地走了,但肯定不会回到自己家,估计会到神社还是哪里打搅去了。明明在人类的村落里住有着自己的亲人,回那里不就好了嘛……
  这种蝉往后还要继续鸣叫多久呢。想着这样的事,竟发觉到蝉和地狱的阎魔大人之间的奇妙的交叉点。
  阎魔大人从头七至满中阴[1],以7日为间隔进行审理可是出了名的。这个7是素数,并与普通的蝉在地底潜伏的年数以及在地上鸣叫的天数是一致的。再者,如果考虑在地底潜伏是为了审判后的转生的话,11年、13年、17年的蝉同时大量产生所需的年数,竟然不可思议地与普通的7年之蝉潜伏的日数是大致相等的。
  蝉是不可思议的生物,以地狱的阎魔大人所做的系统为基准生存,就意味着拥有更加严密和神奇的性质,并且其每一个性质都拥有咒术意味的可能性。
  为何,跟堕落到地狱里的灵魂一样长久地潜伏于地下。为何,来到地上以后很快就会消逝掉。难道说人类在轮回之间,处于现世的时间是最为短暂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妖怪死后会怎样呢。半人半妖的我死后又会怎么样呢。我再次把店铺的窗户关上,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第19话1
P001
第19话2
P002
第19话3
P003
第19话4
P004

注释

  1. 即死后第四十九天。佛教说,人死后以至往生轮回某一道为止的一段时期,共有四十九天。也称七七日、四十九日、尽七日。
< 第18话   东方香霖堂   第20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