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20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19话   东方香霖堂   第21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6年10月26日,电击萌王06年12月号刊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50-157



第二十话(新第十一话) 神之美禄


粉丝们期待的最新单行本『东方求闻史记[1]』预定将由一迅社于近日发售!!当然里面是ZUN氏新写的作品。封面由本连载同样的哑采弦二氏担当,在正文里,つくりものじ氏会描绘全东方角色的插画。另外还附有收录乐曲等的CD-ROM,可谓是粉丝们必带的道具!
  妖怪之山在红色黄色地燃烧着。气温急剧下降,由红叶而导致生命狂化的叶子,忍受不住秋季的冷风而不断飘落。太阳于妖怪之山的方向下沉,天狗们在被红色染尽的天空中飞舞。妖怪之山,在此时是最为美丽的。
  尽管十月被称为神无月,一般被认为是神明不在的月份,但拥有神圣美景的十月被如此称呼显然是不合适的。其实被称做酿成月才是正确的,也就是用此季节收获的谷物酿酒的月份。
“看起来心情不错呢”
“我在准备酿今年的新酒呢。心情怎能不好”
  灵梦惊愕地问到,原来竟然在酿酒吗?然而我仅仅答道,因为这里是“香”霖堂呀。
  今天是魔理沙和灵梦还有我,预定三个人一起边品秋天风味的蘑菇边喝酒的日子。我和灵梦正在等待那个时刻。关键的蘑菇,还没有送到店里来。
“我才知道原来霖之助也在酿酒呀。下次让我喝喝吧”
  天气转冷后会感觉酒水很好喝。而且又是新酒,再加上是自家酿造的话会格外觉得好喝吧。十月是新米的季节。所以才决定用新米来酿新酒了。
“嗯,虽然让你喝喝倒没什么……”
“虽然?”
“只要别喝太多就好”
  灵梦和魔理沙都浪费似的没有品味地喝酒。好不容易酿的宝贵的酒,这样也便没有意义了。
“不会喝那么多啦。如果不美味的话”
“不,很美味哦”
“那或许会喝很多”
  其实我酿酒的原因并不只是我想要喝。酒的原料是米,那么究竟从哪里变成酒了呢。只要我运用知道物体名字的能力的话,这个疑问也应该能够冰释吧。我是忽然想到的。
  自日本人开始学会饮酒来历史是很漫长的,据说在千几百年前于古老的大陆的历史书上就记录有“人性嗜酒”了。也就是说在那个时代日本已经拥有独自的酿酒技术了。
  这样的日本人发明的米酒,兼有透鼻的芳醇与清爽的味道,其味道又是经过精练的。虽说酒也有很多种类,但在其中也算是很上乘的了。同白米一样,其包容力强的味道适合与所有料理搭配,在餐桌上是必不可少的。
“在这个店里酿造吗。在这种像是住着很多神明的地方呐。能酿出美味的酒来吗?”
  从说话的口气来看,灵梦似乎酿酒的造诣很深。
  这也并不奇怪,酒和神社具有密切的联系。原本,巫女的工作曾经就是喝酒。通过喝酒在精神状态上带来异常,从而能够与神明的世界进行交流。证据为,酒神是被称为“奇之神”的神明,“奇”意为“奇幻”,也就是指酒后发狂之事。
  酒在神社的仪式里是不可缺的。由于是个要比一般人更需要酒的职业,因而过去大部分的酒都是在神社酿造的。虽然我没怎么听说过博丽神社现今还在酿酒,不过从灵梦的口气来看就算还在酿也不奇怪。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神社总是有神秘的神酒供以补充。
“说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酿造的呢?”
“从今年初开始”
  灵梦做出惊愕的表情。
“啥啥,神明可不会那么简单就给人酿的哦。看来这次会造出奇怪的液体来呢。估计不会喝很多的”
  会被冲以那种表情是预料中的事。
“没关系。坚持几年的话就会慢慢变好的。虽然知道会失败,但没有起步就没有成长啊”
  ——哐啷哐啷
“香香的松蘑、柿蘑[2]♪正值秋季所以就采蘑菇来了哦”
“柿蘑可是毒蘑菇”
“不要在意细节啦。来烤蘑菇喝酒吧。而且灵梦也已经来了”
  今晚的主食送到店了。用帽子装着刚采的蘑菇,好心情的魔理沙已经按耐不住地想要喝酒了。
“噢噢,知道了。马上就准备好了所以你先洗洗蘑菇等着吧”
“准备是指准备什么呀?”
  问倒是先问着,好像就不管回答了似的开始挑选蘑菇了。
“霖之助说要开始酿酒了呢”
  可魔理沙就一点都不惊奇地说着,是那样吗,然后教会我们”现在开始酿的话也赶不上今晚的酒席呀”这样大家都知道的事。
“那当然了。店里还只是有将成为酒的东西而已。想喝的话自己去弄酒来。神社不是有很多酒的吗?”
“酒的话没问题。我就想到会有这种事,所以带过来了。”
  自己的事情绝不含糊。从一堆蘑菇下面取出来了个一升瓶的酒。灵梦惊讶地说道,“啊,那个酒……”
“哦哦,在神社里摆着所以我就拿来了”
“喝那个酒其实还为时过早呐……”
  尽管灵梦无奈地说道,不过瞬时又变得无所谓的样子了。
“是吗,香霖也要酿酒了呀。话说从前,我也曾经尝试过自己酿酒呢”
“哎,那真是头一次听说呢。果然是失败了吧?”
“哎,头一次听说啊。果然是失败了吗?”
“大失败了呢”魔理沙笑着敲了一下自己的头。虽然是失败谈不过看起来心情不错。对于她而言,应该已经是无所谓的往事了吧。
“不是米呀果物呀都可以用来酿酒吗,所以我以为用蘑菇也可以,于是就试着挑战做蘑菇烧酒,结果出大事了”
  虽然不清楚其中的道理,魔理沙很擅长于这样的水平移动性质的思考。魔法也是,用同样的道理去打破魔法的常规。像往原本只有五种元素的魔法里灌入不属于任何元素的力量这种事,也只有她干的出。有时会生出一些连妖怪都会吃惊的魔法来。
  然而,蘑菇烧酒也太那个了。
“前卫的烧酒呐”
“出大事是指什么呢?”
“生出了不知是什么种类的蘑菇呢”
  灵梦因为魔理沙那令人无奈的失败谈而笑着。
“酒这种东西呢。并不是用任何东西在任何地方都能酿的出哦。酒呀,是神明用献得的东西随自己喜好加以变化得来的。所以第一个条件就是要在寄宿有神明的地方酿酒,不然难以成功。还有呢,虽然有点专业……”
  灵梦所说的,渐渐从神学转移到了生物学上。神喜爱酿的东西是糖份。用像果物那样一开始就富含糖份的东西,貌似就会很容易酿出酒来。还说如果运气好的话,捣碎放在一边就会变成酒。实际上,从树上掉落的葡萄呀梨什么的,有时的确会发出不同于原本果实的类似酒的味道。比起结在树上的,不是见过熟透了掉在地上的更容易吸引动物或蜜蜂什么的集聚过来吗。那是由于类似酒的发酵正在进行,从而发出引诱生物的气味的结果。
  然而,像日本酒的米那样的,要从糖份较少的谷物酿出酒来,就必须要进行把米里含有的淀粉变成糖份的发酵才行。这跟酿酒的发酵不一样,但却是一个必要阶段。米里的淀粉分解后,变成含糖份较多的状态的东西,被称为酒曲,只要有了酒曲,接下来就跟果酒一样交给神明就好了。
  像这样,日本酒的酿造跟果酒有所不同,自然放置的话难以酿成。愈费功夫就愈会提升加工品的品质与水准。其它跟日本酒同等的酒里,有用麦子酿成的麦酒等等。而这又是别具风格的。
  虽然我在开始酿酒之际,自己已经调查过了所以大体的事在听灵梦讲之前已经知道了,不过从她的说明的详细程度来看,果然是现今也继续在神社酿酒的样子。
“简要地说,要想酿酒就需要糖份。奇怪的蘑菇可不会有什么糖份吧,要想酿成酒的可有点困难哦”
“还真熟悉呢。别净学些这种东西,好好专注于巫女的修行多好”虽然魔理沙这么说,但确信灵梦在酿酒的我接了话。
“不不,熟知酒的制作方法,作为巫女既是当然的也是必要的。因为巫女与神明交流需要用到酒。过去酿酒还是巫女的作业之一呢。只是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我不露声色地瞄向灵梦那边。因为我想如果至今还在神社酿酒的话,应该会有所反应。然而这个期望却落空了,灵梦继续说着。
“不过,魔法森林的魔理沙家的话,可能会产生别的发酵从而得不到美味的酒呢。香霖堂又会怎么样呢……”
灵梦开始向四周望来望去。虽说的确是散乱的点,但我想倒不至于很不卫生吧。
“你是说这个家里没寄宿有酿酒的神明吗?”
  灵梦观察者店内的每一处。外面世界的式神[3],天狗的照相机,幽灵的油灯……看完一圈的灵梦如此说道。
“是会酿成酒以外的神明太多了”
  ——蘑菇烧好了,芳香的味道传了过来。
  自灵梦的关于酒的讲义过了一段时间,外面已经变暗,被染红了的山麓如今只能看见黑影。无论是奇幻的神明,还是喜酒的妖怪,此刻都是拿出自己喜欢的酒喝到天亮的时候。
  撒了少许盐的蘑菇,经火一烤便使店内充满了秋季的孢子。光这香气就足以就酒了。灵梦和魔理沙两个人,相互抢着蘑菇嬉闹着。我边想象着配着烤蘑菇喝的酒会是自己所酿的那一天,边把蘑菇放入口中。
  不断进行发酵的酒,到底在哪一阶段是酒呢。其实我已经想象得出了。
“啊,灵梦。那个柿蘑有微毒所以不吃为好。待会儿会卧床哦”
“没关系。已经除好毒了”
  本来灵梦暂时考虑了一会儿,不过听到魔理沙说“卧床也没有关系,神社的事就交给我吧”后,就用筷子夹起来悄悄扔到窗外了。
  其实关于魔法森林里生长的蘑菇的事,没有人能比魔理沙更为清楚。看起来像柿蘑的蘑菇,其实是另一种安全的蘑菇的可能性很高。也许是森林里少有日光照到的地方,湿度又很高的原因,生长出来的蘑菇也净是其它地方长不出来的。
  我夹来常念坊样的蘑菇,稍稍咬一下后饮了口酒。然后蘑菇的芳香便借助于酒的力量穿梭于喉和鼻之中,带来无与伦比的舒畅的感觉。
  酒,究竟在哪一阶段是酒呢。
  我想,是在与美味的食物一起品尝的瞬间,渐渐变成酒的罢。之前的,不过是似酒非酒的液体而已。神明所造的酒,是在人所不能及的地方酿造的。那究竟会是酒,抑或是醋,还是会成为别的什么液体,正如同文面上的,只有神才知道。
  作为神之美禄的酒,自然会挑选喝的人。如果要向酒神的奇幻之神表达敬意的话,就必须要醉酒才行。大量饮酒并酩酊大醉是关键。
  酒也好烟草也好茶也好咖啡也好,嗜好品这种东西,是非常适合用来测量人类或妖怪的心灵尺度的指针。各个嗜好品以是否能够品味,来鉴别其胸怀的深度或感性。像鬼和天狗,以及河童之类,愈强的妖怪酒量就愈大。吸血鬼每天喝红茶,并不是因为有类似血的颜色。都是因为能够品味嗜好品从而成为了强力的妖怪,仅此而已。
“怎么了?没吃多少啊。难道是中了那个妖念坊的毒?”魔理沙说道。
“那个妖念坊,是什么?”
“就是香霖正在吃的蘑菇呀。很像常念坊吧?但很明显的大小不同,所以就当作是妖怪的常念坊而命名为妖念坊了”
  有种坏的预感。
“只在魔法森林才有生长,不过很有香气。又大又美味。当然——”
  当然,吃来是没事的吧。怎么可能会把不能吃的蘑菇放到铁网上呢。这个时候我没有祈愿于神,而是向魔理沙祈愿。
“当然,会有些幻觉作用。不过是轻度的所以没关系”
  在那时我便把两个人赶了出去,终止了晚餐聚会。由于两人已经吃饱,也就乖乖回去了。
  就算自己尝过了并没什么事,给人吃毒蘑菇也是个问题啊。或许魔理沙在魔法森林已经住惯了,但普通人是不能长时间忍受森林的瘴气的。那可是在那种森林生长的蘑菇。就不能只挑选些安全的东西吗……
  说来,还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灵梦是否在神社酿造着酒。不知是我得意洋洋地要开始酿酒,还是被魔理沙的蘑菇给惊到了,总之是失去了直接询问的机会,便仍旧不知其答案了。
第20话1
P001
第20话2
P002
第20话3
P003
第20话4
P004

注释

  1. 原文如此,正确应为“纪”
  2. “柿蘑”是日本方言名,中文学名为“褐黑口蘑”。
  3. 指的是电脑,在第15话(新第6话)有提及。


< 第19话   东方香霖堂   第21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