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21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20话   东方香霖堂   第22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6年12月26日,电击萌王07年02月号刊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58-166


第二十一话(新第十二话) 妖怪所见的宇宙


幻想乡的居民对从那倾洒的光芒有何感想…
在等待最新单行本『东方求闻史纪 ~Perfect Mement in Strict Sence』(一迅社)发售的这回,是魔理沙和灵梦以香霖堂为舞台观察流星群的故事。等不及单行本的粉丝们就读这次的『香霖堂』,试着让思想在宇宙的谜团里驰骋,怎么样呢?
“啊,连续落了两颗呀!”
“嗯。再有一个就十颗了”
  两人兴奋的声音在灭了灯的屋内响彻着。差不多快丑时三刻了——连哭泣的孩子都会安静的时刻,然而灵梦和魔理沙两人却没有安静。
  店内被两人占据着,并且所有的灯火都被搞灭了。我既不能读书也不能写日记,便借着从窗户洒漏进来的少量月光移动到了两人那里。
“真拿你们两个没办法,已经足够了吧。像这种‘流星群’也不算什么稀奇物……”
“说什么啊。不是香霖说的嘛?今晚的流星群很厉害,一定会落百颗以上啥的”
“我想确实会落百颗以上……难道你打算都看吗?”
“嗯嗯当然了。都准备好一百多个愿望了呢”
  ——白天的香霖堂店内。
  是关于被迫陪着灵梦和魔理沙两人鉴赏流星的日子的事。
  我正在凝视着放在桌子上的新入荷的奇妙物品。虽说是新入荷的不过那物品本身却很陈旧,整体都有些脏。用金属制成的部分有着斑斑锈迹。
  这个物品,是由稍大一点的西瓜程度的球和用来支撑它的四只脚构成的。球是用金属做的,只是样子非常奇怪。几个像尺子一般细的金属弯曲连接成圈子组合在一起,就好似用竹子做的手鞠,是个空隙很多的球体。并且那些金属圈,还分为能够单个自由回转的和被固定在脚上不能动的两种。
  遗憾的是有几个金属圈由于生锈的原因,不能流畅地回转。这个样子的话就不成商品了,所以我在想能否通过自己的手将它再生。
“这满是缝隙的奇怪的地球仪是什么?”
“这不是地球仪哦,魔理沙。还有,你何时进到店里来的?”
“我还以为地球开了一个洞呢”
  魔理沙问我,如果不是地球仪的话那究竟是什么?
  所谓地球仪,正如其名是地球的模型。幻想乡的住民对自己所居住的星球了解甚少。这是因为幻想乡存在于占据着地球上很少一部分的日本的,极小一部分的深山里,而且还不能从里面走出去。
  不过,并不是说外面的情报以及道具就流不进来。地球仪也是从外面世界流入的一个道具,通过它我们就可以了解我们所居住的地球。虽然从知识面来讲已经知道些很细微的事了,但对于幻想乡的人来讲,还不能把自己所居住的大地和知识上的地球联系起来。所以就算说地球开了一个洞,也会很容易就相信了。
  然而,看起来像地球仪的这个道具决不是地球仪。是用来测量和地球一样的,平时离幻想乡很近,却又不被详细了解的某种东西的道具。
“这个是名叫‘浑天仪’的道具。地球仪是作为认识地球的道具的话,浑天仪就是用来认识宇宙的道具”
  浑天仪,既是一种非常复杂的道具,却又仅仅是测量星星位置的东西而已。
  不过它之所以复杂是有原因的。星星看起来好似只是浮着而已,但想要准确测定其位置是很难的。既不能用尺子去量,而且就像远处的地面有山啊森林什么的一样高度也不同。如果夜空也像坐标纸那样引有线,或是有很多作为基准的不动的星星的话就简单了,可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观测在双手无法触及的地方的,又没有可以作为基准用的东西的星星的位置这件事,自古以来为难了很多的天文学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浑天仪便不得不成为一个复杂的道具。
“这东西到底要怎么用呐”
“嗯——……我正要开始研究呢”
“啊,香霖也不知道呀。不过也没错,反正总是这样”
  感觉被微妙地当成傻瓜了,不过是事实所以也没有办法。
“不不,使用方法已经猜到了。大概是用中间的筒来观察星星,同时把这个回转的球跟星星对齐,再读取写在这里的刻度什么的……哎?”
  我察觉到这个道具上写有奇妙的文字。本以为是什么刻度呢,但并不是一些单纯的数字。这些奇妙的文字,拥有能够大大改变浑天仪用途的可能性。
“怎么了?在那个圈子上写有什么东西吗?”
“嗯嗯,是有写。我一直以为这个道具是外面世界的东西……然而在这里写有的文字可能会推翻这种认识”
“来来,给我看看?唔唔,不会读哦”
“好快”
  浑天仪上写有的奇妙的文字,是星座的名字。
“这里写着的是……雪入道座、火炎婆座、芭蕉精座……我想应该是星座的名字”
“星座是什么呀,感觉都很癫狂呢”
“并不是那么单纯的问题。根本就没听过这些星座呀。不过,或许是随便写下一连串的极端偏执的星座的名字也说不定。但也是很奇怪的事,而且就算是那样这些星座的名字……”
  手目座、钓瓶落座、大天狗座……
“这些不全部都是,日本妖怪的名字吗”
  我们——不限于幻想乡的人类,外面的人类估计也一样,所知道的星座基本都是来自大陆那边的。这些是自幻想乡与外面世界隔绝之前就存在的。
  所以,虽说也有些日本古代的星座,但没有留下来多少。而且比起星星之间的联结,日本往往会给单独的星星起名字并加以崇拜……我本来是这么认为的,但看过这个浑天仪后这种认识或许也不得不改变了。因为很难想象拥有日本妖怪名字的星座会从大陆那边传过来。如果存在这么多在日本被命名的星座的话,日本独自的天文技术大大发展也应该不奇怪……才对。
“不过……只有妖怪的名字啊。如果是日本独自的天文技术的话,应该会起一些神明或是英雄的名字呀。这样看来,说是日本独自,还不如说是……这个浑天仪也许不是什么外面世界的道具——”
  而可能是妖怪的浑天仪。过活了几千年的妖怪们,拥有独自的天文知识也不足为奇。妖怪往往会嘲笑人类创造的技术。天文学也许也没有采用人类的,而是靠自己构筑起来的吧。或许,人类所用的天文学其实是妖怪思考出的学问也说不定。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传说妖怪早在千年以前就去过月球。那个时候的人类,应该还既不了解星星也不了解月球。妖怪的天文技术就是如此的优越。
  满月的时候妖怪们会举行宴会,而新月之时妖怪们会变得安静等等,对于妖怪来说,月球是重要的天体之一。那么便很容易想象得到妖怪进行着月球的研究。
  不过,这个浑天仪上写有的妖怪星座的名字表明,妖怪的研究不仅限于月球,更是扩展到大多数的星星上面了。
  举例来说,银河是鬼神之河,并认为鬼的酒从中流到地面上来。在河旁强力闪耀着的猎户座的三颗星,被称作是妖怪的伊吹童子座,显示着伊吹童子的三种力量——即调和、有限和无限。
  行星因为其亮度和不固定的运动而被称为天狗之星。可以认为其游走漂浮于各处,搅乱妖怪的圈子。
  妖怪的星座里,竟然连彗星的记述都有。而且还研究到彗星的周期了。这也是由于妖怪的寿命很长,比起人类更容易调查的缘故吧。彗星在妖怪的星座里被称为忌星,貌似是会威胁到妖怪社会的不吉利的东西。
  还有,用格外大的文字标注的是天龙座。这是所谓的北斗七星。天龙一直以来都在注视着某一点,并打算飞去那里。在那一点的星星,便是北极星。
  妖怪的星座里北极星是不动之星,也就是指不动明王的夜貌,不动明王——据说是大日如来的化身。大日如来,不用多说即是能够使妖怪无力化的太阳的化身,在这里为了避免夜里妖怪的百鬼夜行失去控制,于是化为北极星进行阻拦。天龙好似迟早要吃掉那个不动尊——北极星,企图支配昼夜。根据记述,预言着几千年后天龙将会有所行动,到那时妖怪的社会也会发生很大变化。因为妖怪的先见性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所以真是一段令人在意的记述……
“话说,虽然你那样详细地解释明显是在无谓地浪费时间,不过我想问一件事。我明白用这个道具可以了解星星的位置和妖怪的星座了,那么那个呢?夜空的主角……”
“夜空的主角?是指月亮吗?月的位置当然也是可以测量的”
  月球对于妖怪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天体。夜空的主角应该是月球没错。
“不是呀。不是月亮……”
“除了月亮还有能成为主角的天体吗?”
“那个呀,瞬间就消逝掉的最显眼的星星”
“瞬间就……难道是指流星吗?”
“对,没错。在星星里面我最喜欢流星了。还可以顺带许愿”
  原来是流星呀……像是喜爱华丽的东西的魔理沙的选择。不过那个可不对哦,那个并不是天体。
“流星不是星星哦”
“流星还不是星星吗?”
“流星呀……是翱翔于天际的龙,天龙的鳞片脱落下来并闪耀得来的。所以用这个道具是没法研究其位置的”
“是这样啊,也确实是动来动去的。虽然猜到了无法测量,但还是很遗憾”
“为什么遗憾呢?”
“如果知道了什么时候流过的话不就可以尽情许愿了嘛。如果有闲暇去研究其它星星,还是研究流星比较好”
“我想不是因为闲暇而去研究的吧……不过的确,不知道流星何时会流过。不过有能够确实地看到它的办法”
“你说什么?那是真的吗?那就告诉我吧”
“每年都有几次流星大量流过的日子,只要在那一天观测的话一天就能够看到十……不,一百个流星吧。”
  ——然后,我一把能够看到流星的日期告诉魔理沙,魔理沙便在那天领着灵梦来我家举行流星群的鉴赏会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们两人已经在数第十五颗流星了。
“好厉害!感觉真的能流过一百颗呢”
“渐渐的开始累了呀”
  哪有这种事,魔理沙说过后便更加专注于窗外的天体展了。
“啊,第十六个。哎——咒语咒语咒语”灵梦嘟哝着。
“在说什么呀”
“想要在流星流过的时候许三次愿不是很难做到嘛。所以我尽可能地把愿望给压缩了”
“压缩过头了吧。再说,你那是许的什么愿呀……”
“咒术系的愿望呀。魔理沙许的是怎样的愿望呢?”
“哦哦,希望可以使用更加强力的魔法”
  说是要看完一百个流星的两个人,由于流星没有流过的间隙稍久了一点,结果搞不清楚流星的个数,最后累了便睡着了。就这样,第一回流星祈愿会便闭幕了。
  ——自那以后四、五年的现在。
  我注视着回忆的浑天仪。在那之后流星祈愿会也成为了每年的例行公事,已经举行过数回了。
  回想起来,魔理沙开始使用关于星星的魔法,好像是从第一回流星祈愿会起的。现在如果说到魔法的流星的话,那可是魔理沙最为得意的技能。而且,每年都会来询问流星群的日期,貌似也会独自观测流星的样子。
  难道魔理沙被天龙所迷住了吗。还是说,愿望实现了呢。
  逆反于做着同样运动的星星们,强力地闪耀过后便消逝掉。有时还会成为陨石落到地面,拥有能够带来巨大破坏的力量。能从这样的流星里看出什么来呢。
“噢——妖怪的浑天仪呀。好令人怀念,还在你这里呀”
“嗯嗯,好久没有拿出来看看了……说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啊?”
“只是你太入迷了,所以没察觉到我进来而已哦”
“稍微想起过去的事了……嗯!?”
“怎么了?”
  我正读着写在浑天仪上的妖怪的星座。这里写有着各种各样的妖怪,不过发现了一个很值得在意的名字。虽然不是星座的名字,却显得格外醒目。
“……没有什么”
“感觉什么都有呢”
  确实如此。千年以前去到月球的传说,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传说,而是我听那妖怪本人亲口说的。也就是说,那个妖怪还存在于幻想乡。在幻想乡中,至今仍然在背后控制着幻想乡。
  这个浑天仪上,便写有这个妖怪的名字。而且,还是作为制作者的名字。
“让我看看?这种文字的话大概我还是能读的。‘著作 八云……紫’?啥啥,这浑天仪,莫非是那个家伙做的道具吗?”
  虽然魔理沙露骨地表现出厌烦的样子,但我却微妙地明白了。因为这段文字是注在写有星座名的地方的。并且,不是“制作”而是“著作”。
“什么嘛。原来这个道具是那个麻烦的妖怪做的呀。感觉没什么意思了呢”
“这也就说明她头脑是如此的聪慧,知识也是如此的丰富啊。魔理沙以真挚的感情向她学习一下也不错呀”
“才不要呢。而且只是做出这种程度的道具的话,也并不见得有多么聪明嘛”
“你真是欠缺谦虚感和推察力啊”
  八云紫是做了这个道具的妖怪,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她恐怕是浑天仪上写有的妖怪的星座的著者,即是星座的作者。
  这种人物如今仍然活跃于幻想乡。想到从前都一直轻视了拥有漫长寿命的妖怪的力量,便不由地感到背后有一股寒气。
第21话1
P001
第21话2
P002
第21话3
P003
第21话4
P004


< 第20话   东方香霖堂   第22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