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22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21话   东方香霖堂   第23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7年02月26日,电击萌王07年04月号刊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67-174


第二十二话(新第十三话) 流行之神明


最新单行本『东方求闻史纪 ~Perfect Mement in Strict Sence』(一迅社)大好评发售中!!这次是魔理沙和灵梦突然生病了的小故事。折磨这两人的病的真面目和其原因是…!?
  每到冬天过去了一半的这个时候,储藏室的拉门都咯哒咯哒的难以打开。没有什么能够发热的东西的储藏室上面的屋顶很容易积雪。雪积得愈厚屋顶就相应地变得愈沉,拉门便会被挤压地难以打开……有这方面理由。之所以说有这方面理由,是因为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
  那就是直到秋季的收获都还在外面活动的谷物之神,谷灵到下一年春季的农事前所寄附的地方是储藏室。本来只是放置物品的储藏室,顿时变成了神圣的场所,拉门由于其神化也就让人感到沉重了。
  也有像大国主命一样寄附在厨房的神明。不过不是寄附于唯一的厨房,而是寄附在做料理的那个地方。
  类似这样的不光是道具,神明还会寄附于各种场所。但是神明不会寄附于感情或思考等概念性的东西上。一定要有能够寄附的物质或场所。这便是神明跟妖怪或是妖精,以及幽灵决定性的区别。
“哦呀,这是怎么了?平时就算在店里不出大的响声就没法行动的你,竟然这么安静”
  一身黑装的魔理沙无力地走起路来,感觉愈发变黑,并变小了。
“咳咳。平时也打算是很安静的呀……总算是到了,呼”
“感冒吗?看起来情况不太好呢。要喝点热东西吗?”
  虽然只是白开水,说罢我便将火炉上水壶里的白开水倒进茶碗中。
“哦哦,麻烦你了”说着魔理沙便坐到了椅子上。
“如果是感冒的话,不是在家老实呆着更好吗?”
“如果是睡了觉就会变好的感冒的话。咳咳”
“你得的是异常的感冒吗?”
  我一般不容易染上普通的感冒。并不是说身体有多么强健,不得感冒是有其原因的。那就是妖怪几乎不会和人类染上相同的病。人类拥有只有人类才会得的病,妖怪拥有只有妖怪才会得的病。并且人类的病通常为身体上的病,而妖怪的多为心病。
  那么作为半人半妖的我的话……双方的病都不容易染上。所以就算得了感冒的魔理沙来拜访,我也不必担心会被传染。
“哎呀,说实话我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感冒……总之是全身无力”
“嗯嗯。不凑巧,我的身体虽然不够强壮但却不容易得病。所以就算你告诉我症状,我也不太明白是怎样的一种痛苦”
“哦哦,反正也没对香霖的病情诊断抱有什么期望……呢。这次来是有想让你看看的东西”
  ——哐啷哐啷
“霖之助,在吗?咳”
“哦呀?灵梦也感冒吗?”
“虽然不明白是不是感冒……只是全身很乏力呢”
  说罢,刚刚到来,就擅自进到里屋去了。不过里面已经有位病人作为先到的客人在睡了。
“魔理沙已经在里屋睡了哦”
“是嘛,魔理沙也不在状态吗”
“今天已有两位病人了。我是不会容易染上感冒的。要不要开始做医生呢”
“……反正无论怎样都没得赚”
  虽然我不清楚这是在说信得过我的患者少呢,还是幻想乡里面少有需求医生的人类呢,我只是听说过大约两年前出现了一位高明的医生,并且事业也比较繁盛。所指是后者的可能性很低。
  那位高明的医生突然出现在迷途竹林中,据说不仅限于村里的人类,同时也给妖怪治病。如果灵梦和魔理沙的病状难以控制的话便需要考虑一下是否请来那位医生比较好呢。
  话说回来自称状态很不好的灵梦为什么来到我这里呢。明明我家也没有多少药啊……
“咳咳,今天来是有要找的东西呀。想要的东西是古董所以……觉得香霖堂应该是最合适的”
“寻找古董吗?那种东西等状态好的时候再来不就行了吗”
“那样是不行的呢……我找不到那个东西的话身体状况就只能恶化下去”
“看起来有什么缘由呢。这个异样的感冒”
  据灵梦说,貌似村落里的大半人类已经患上了相同症状的感冒。说是感冒但并没有咳得多么厉害,好像只是全身乏力难以行走。而且这个感冒,容易在人类中传播。
“咳,要找的东西……像小壶那种的……类似的古董。愈古老愈好”
“壶……?要辞掉巫女,开始搞新的宗教吗”
“还有重要的是,要限于还没有被命名的。咳咳”
  我还没有怎么领悟到灵梦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状态不好还特地跑到店里来,最后竟然还想要没有名字的古董啥的……说来,魔理沙也说过有东西像给我看来着,不过就先让她睡着吧。
“虽说是古董,但要是没有名字的话……大多是品质很低的东西哦。哎—……”
“也许神社里有的东西就可以了,但我不知道哪个是还没有被命名的……咳咳”
  还加上一句,看一眼就知道有没有名字的,不就只有霖之助吗。我听后有些高兴,便稍稍得意地开始解说拿过来的古董。
“比方说,这个怎么样?时间可以追溯到三百年前的盘子哦。本来只是为了实用而做的盘子,结果质量不怎好,于是就没有实际使用。因此也没有被起什么名字”
“唔—— 可以的话没有更古老的东西吗?比如说千两百年前的……”
  灵梦瞥了一眼盘子,并没有仔细看就说道。感觉比起古董的质量,只是注重其古老程度呢。
“你说千两百年前?嗯—— 很难有那么古老的东西哦”
  香霖堂不是百货店吗?就是想要尽可能古老的,没有名字的东西。说着灵梦便躺了下来。虽然记得好像说过道具店啦古董店呀什么的,但对百货店可没什么印象。
  不过既然一度得意地解说过了便不能在此退缩了,于是决定去放置有不成商品的东西的储藏室,找找大约千两百年前物品。当我打开又重又凉的储藏室的拉门的时候,根本没有去想灵梦为什么会要那种东西。
“呼。虽然没找到什么像样的东西……灵梦,像这个怎么样?”
  说罢,我把一块比手掌大一些的扁平的三角形物给她看。
“这个,是千年以前的壶的碎片。没有名字”
  毕竟只是这样的碎片的话作为古董是毫无价值的,但说到千年以上的物品的话几乎没有什么选择了。
“不过,这个碎片也不是什么普通的碎片。是据说原本封印了某样东西的壶的碎片。要求那么古老的话,抱歉我也只能找到这种东西了”
“咳咳。这不是有不错的东西吗。真不愧是霖之助”
  说着稍微借来看看并拿起碎片,接着取出玉串开始小声念语。好像要开始什么仪式似的。我完全猜不到灵梦的意图。
“……愿听到伴善男之神之声……”
  很少见地,看起来在做像巫女做的事情。估计是跟异常的感冒有关的事。灵梦进行了简单的仪式并把神符贴在碎片上后,舒了一口气。
“呼,这样就安心了。只要拿着这个转一圈村子,大家的病就应该好了”
“是嘛,那可不错。不过,自刚才起我就彻底不明白你在做什么。能不能详细地跟我讲讲?”
  灵梦或许是心情放松了,在进行完谜样的仪式后貌似恢复了状态地开始了说明。
  首先,灵梦说这种病是在人类中传染的病。跟其它感冒比起来是属于性质恶劣的,只要在旁边就会被传染上。几年一次,就会有这种原因不明的病症流行。
  人类的传染病,只是治疗了一个人的话是得不到什么解决的。要想完全地把疾病压下去,就必须把引起疾病的疫病神给封印在哪里才行。
  据灵梦说,疾病之所以会传染,是因为持有那个疾病的疫病神在猖獗。找出那个疫病神后封印起来,通过把疫病神封印了的事给病人们看并得到信任来治好病。
“像这样的,为了眼前的目的而暂时性地有收集信仰必要的神明,叫做流行神。以这次的事件来说,是指为了平息疾病,通过捏造一位疾病之神并收集信仰,最后成为真的疫病神的神明”
“是捏造的……吗。竟然要被捏造为疫病神,还真是不幸的神明呀”
“这次的疾病呢,是让叫做伴善男大人的神明来做疫病神的角色的。这位神明经常担任疫病神这个职务呢”
“那很悲惨呀。说到伴善男……不是实际存在的人吗。记得是,大概千两百年前的……”
“无所谓哦。虽然一开始好像是由于对于疫病的恐怖心理和伴善男大人怨念的强度重合了的缘故,但现在却是以‘疫病能够好的话,管它什么疫病神的我都可以当’这种轻松的心理来担当丑角的值得感谢的神明呢。而且好像闲着的样子,所以这次就试着拜托他了”
  巫女和神明会做那种友好的对话吗。这是只有作为神明的代言者的巫女才可以窥见的世界呢。
“之所以想要没有名字的物品,是因为有名字的物品已经寄附有别的神明了。既没有名字,又经历过漫长岁月的来做附体物最合适了”
“原来如此。人类的疾病是这样治疗的呀…… 还有,你刚才说收集信仰是暂时性的,那么疾病治好后神明会怎么样呢?”
“对疾病的恐怖消除后被忘却了的神明,便会失去任何力量。实际上伴善男大人从一般意义上来讲不也没有受到什么神明的待遇吗?又不会为其建神社什么的。用作封印的这个碎片……最终也会被丢到无缘塚吧”
“感觉好像神明被即用即弃似的有些悲惨呢”
“流行神这种神明就是这个宿命呀。基本上来说被忘却掉对人类来讲也是好事。说来,本来被封印起来的伴善男大人为什么会闲着呢?”
  啊——感觉变轻松了呢,坐起来了的魔理沙插嘴道。
“刚刚边睡边听来着,怎么疾病是从心神而来的吗?”
“谁说那种话了?疾病是从神明而来的呀”
  魔理沙说“感觉会想起相关的事呢”,便从自己的帽子里取出一个陈旧的小碟子。
“今天来,是想让香霖看看这个小碟子呢……老实说我捡了它以后身体状况就变差了”
“这还真是古老的碟子。看起来有点说道……”
“以为会有价值而捡的,却突然不舒服起来,所以从双重意义上也希望帮忙看看”
“唔唔。这是个没有什么名字的碟子呢。很遗憾没有多大的附加价值,不过物品本身的确是既古老又鲜有的……”
  灵梦仔细看着碟子,做着惊异的表情。
“嗯—— 这个碟子,感觉是在哪里见过的……”
“还有,这碟子一开始贴有脏脏的神符,于是我就揭下来弄干净了。自那开始呢,身体就不舒服了”
  ——传来房顶的积雪坠下来的声音。自灵梦开始教训魔理沙过了有多久呢。感觉教训的内容已经反复三遍了。
“……我说呀,要是贴有神符什么的是不可以揭下来的!那个小碟子是在无缘塚捡的吧?那种东西会附有什么你又不知道”
“附有流行神什么的外行看了哪里会知道。这种少有的东西别随便乱扔啊”
“直到信仰失去为止,流行神是必须被扔到远离村落的地方才行。结果因为特地跑到无缘塚的你破坏了封印,传染病才会流行的呐?你明不明白?我总算知道伴善男大人为什么会闲着了。就因为你破坏了封印”
“你别出那么大声嘛。我可是在恢复的途中啊”
“啊啊真是的。都拜你做了个愚蠢的事,害得我要挨家挨户地拜访村里人呀”
  灵梦为了治疗传染病,而挨家挨户地拜访并收集信仰的样子应该是很有趣……不过我怀疑这样做是否就真的能够治疗疾病。如果通过封印疫病神就可以治好疾病的话,那我很少染病的原因,以及妖怪和人类的疾病种类不同的理由就感觉没法说明了。
  据说出现在迷途竹林的医生不会用这种依赖于神明的治疗,而是用更加高明的手段来进行治疗。使用未曾见过的器具,照一些身体内部的照片,没有疼痛地切除患病部分,有时还会把已经坏掉的身体的一部分换成正常的东西什么的。
  尽管如此,因为我没有真正见过所以也在怀疑……但如果是事实的话,出现在迷路的竹林的医生,可能是叹惋于幻想乡医疗技术的现状而开业的,知识分子,或是外面的人也有可能。
第22话1
P001
第22话2
P002
第22话3
P003
第22话4
P004


< 第21话   东方香霖堂   第23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