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24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23话   东方香霖堂   第25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7年06月26日,电击萌王07年08月号刊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6-11


第二十四话(新第十五话) 神社的恩惠


这次讲的是博丽神社中,妖怪开始增加,困惑的灵梦向霖之助请教的故事。一边吃惊于灵梦和魔理沙的信仰心的微薄,霖之助一边开始说起神和信仰的意外关系……。
  山中有山神、河里有河神。此地所有的物品以及场所都寄附有神明。手边的这本书、拾到的半导体也不例外。
  然而,在神明中也有被祭祀在神社中的特别的神明。这种神明跟其他神明有什么区别呢?其实并没有大的差别。仅在于那个神明是否受欢迎而已。
  对人类来说,能够施以恩惠的神明就有人望。也有不祭祀就会作祟的神明,不过这种神明可以通过祭祀来躲过不幸,所以要说有人望也的确是有人望。
  神社只为那样的神明而存在。虽然神社的存在全都取决于人望的有无这种人类的情况,但对神明而言也不是一点意义也没有。
  那是因为,神明的力量是取决于人类信仰心的多少的。比如说,稻荷大人和天神大人那样的具有很高人望的神明,通过拥有很多神社,从而成功获得了比原本的仓稻魂命和菅原道真要远远强大的力量。
  反过来如果说渐渐失去了人们的信仰会怎样的话……神明会失去力量,待没有人记得那个神明时,就等同于消失了。神明如果不努力收集信仰的话,就连存在都会受到危及呢。
“——为什么,我家的神社妖怪会这么多呢”
“所以说,如果不增加人类的参拜客的话,神明就没有足够的力量以驱逐妖怪吧”
“但是有妖怪在的话人类就不会靠近呀。这么一来怎样都没办法了”
“的确,如此明显的恶循环啊”
  虽说我觉得作为巫女的灵梦,抛开工作来这里玩也是一个问题。说来从前参拜客并不像现在这么少,妖怪也不会靠近。结果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不得不说是现役巫女的灵梦的责任。
  可能她也比较在意这个问题,所以这次来到我这里讨教如何取回信仰。
“不过,虽然信仰减少了但同样是在消灭妖怪,对于我家神社来说也许是好事呢”
“灵梦,这可不对。失去信仰对神社而言可是致命的呀”
“说的也是,因为不会有香钱呢”
“不不不是这么单纯的理由。信仰失去了,就意味着神明失去力量。这么一来如果神社被别的什么恶灵占据了也难以抵抗啊”
“嗯——话虽如此…… 究竟怎么办才好呢”
“想要从神社驱逐妖怪的话,作为最终手段倒有这么个办法”
“怎、怎么突然就只有最终手段了吗。倒也无所谓,是什么办法呢?”
“那就是依赖于新的神明这种办法。放弃现在的神明,请有人望的神明来到神社以得其信仰心呀。博丽神社的神明几乎不为人所知,又不清楚其恩惠。这样的话没有参拜客,并失去信仰心也是没有办法啊”
“要改变祭祀于神社的神明?可以做这种事吗?”
“关于这点一点问题都没有。日本的神明具有被称作分祀的,把神灵无限划分力量也不会改变这种性质。可以把任一神明的力量,完整地带到神社里来。分祀又称为请神,这在外面的世界可算是很日常化的事情”
“嗯,新的神明呐。真要这样的话就像转换一下心情似的或许蛮有趣呢。如果请来酒神什么的,其恩惠又很明确,很容易收集信仰心呢”
“如果是酒神的话,请来浅间大人,也就是木花咲耶姬命应该很不错呢。这位神明,通常被奉为山神不过其实也算是酒神。据说是非常美丽的女性所以是人望很高的神明。神社名就易懂点地,起为博丽浅间神社啥的”
“嗯—— 改变名字总觉得不大好呢……”
“祭奉的神明变了,但人类如果不知道的话就完全没有意义。所以说,一般来讲名字也要随着一起变”
  ——哐啷哐啷
“哟。明明是梅雨今天却没下雨。难得天晴,我们就来祈雨怎么样”
“照旧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啊,魔理沙”
“雨都没有下你们还在谈什么呢”
“正在商量神社的大事呢”
“商量神社?灵梦,那个妖怪神社怎么了吗?”
  被叫做妖怪神社就是问题啊。
“参拜客还是太少了呐。香钱也净是狸猫扔进去的树叶而已……”
“原来就这事啊。放心吧,那些叶子大部分不是狸猫而是我丢进去的哦”
“放什么心,灵梦所说的问题不是被狸猫欺骗这种事。没有参拜客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信仰心呀”
“反正不依赖神明也能打倒妖怪呀……这么说来,神社的存在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虽然嫌麻烦,但我还是将如果信仰心不足的话神明与神社会怎样跟魔理沙说明了一下。
“原来如此。如果神社被奇怪的妖怪占领了的话确很麻烦呢。不过要是想增加参拜客,可有很简单的办法哦”
“是什么呢?”
“举办大型庙会呀,比如博丽神社例大祭什么的。这样一来喜欢庙会的人不就聚集过来了吗?还嫌不够的话就每周举行一次好了。博丽神社所欠缺的是能够吸引人注意的魅力呀。只是每天自己举行宴会,人类哪里会特地跑来参拜呢?”
  魔理沙说的也有一番道理。人类只会参拜对自己有好处的神明。人类的生活变得愈来愈富裕,神社也就变得不再被需要了。这样的话,开展面向人类的庙会这类活动或许确实是必要的。
“在我家搞例大祭什么的,估计来的也就只有妖怪吧。有妖怪在的话人类不也聚不过来吗?”
“倒也是,都是些喜欢庙会嘈杂热闹的一帮妖怪呢”
“总之,现在就是在考虑要不要请神啊”
“哈?请神?那是什么呀”
  我跟魔理沙说明了请神也就是换一个祭祀的神明的意思。
“那如果请神了,现在在神社的神明要怎么办呀”
“一开始的话会一起祭祀呢”
“一开始,是什么意思”
“待被忘记后,就自然地消失了”
“什么?你说会消失掉!?”
  ——刚刚还是夏季模样的窗外稍稍变暗了。离傍晚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一定是要下雨了。梅雨总算是该发威了。
“神社的神明会消失?这、这可有点……灵梦觉得无所谓吗?”
“如果不那样做的话神社本身也许就会消失了,跟这点比起来,我想也就不成问题了”
“话说呀,博丽神社的神明究竟是啥来着?应该不是……恶灵吧”
“没留有多少记录呢。虽然从前确实曾被恶灵给附过……”
  连神社的巫女都不知道的神明,失去信仰简直是必然的。
  不过也没有办法。在幻想乡,神明都普通地存在于自然界中。因此,像神社这样特殊的地方并不是很需要,想要向神明祈愿的话随便在哪里都可以。
  在幻想乡,据说神社只有博丽神社一个而已[1]。也就是说神社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往往将博丽神社简单地称作神社。因为没有神社之间的对比,结果连在神社要祭祀神明这种事都快被遗忘了。
  自然地,幻想乡的人类都看不出神社的存在价值。
“总之你们两个,神社今后要怎么办只好交给灵梦来判断了。只有一点要强调的是,博丽神社肩负着幻想乡的境界这个重大的职务。不论神明是谁,只有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不过,不太明白神社的恩惠可是个大问题呀”
“或者说,有恩惠什么的吗?投香钱进去也没什么变化呀”
“投树叶进去当然没有恩惠了。看来还是祭祀些有恩惠的神明比较好吗。那就酒神的木花咲耶姬命比较好吧”
  虽说对酒有恩惠但只有造酒的人高兴而已。我想造酒的人毕竟是少数吧。
“话说我有一个单纯的疑问,为什么祭祀神明就会有恩惠呢?神明跟那些路边的妖怪不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吗?”
  ——店内整个暗了下来,看来已经开始下雨了。魔理沙好像很在意外面的天气,显得不怎么安分,而灵梦似乎在纯粹地思考自己的疑问。
“你作为巫女也太不注意学习了,修行也因为讨厌什么的不怎么去做。如果你净喝酒而不稍微学习或修行点的话神社的危机可就没法避免了”
“所以我这不是在学习吗?”
“算了算了。这种情况下就告诉你好了,关于为什么祭祀神灵就会有恩惠”
“好呀好呀”
“所有的物体都寄附有神灵,其实严格来讲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并不是寄附在所有的物体中,而是起名前的物体就是神灵。没有名字的物品是神灵本身,通过给其起名字而借得神灵力量的一部分”
“说来,好像以前也听过类似的事呢”
“或许之前也说过,记得是说骨头的那次吧?嗯先不管那个,神灵跟妖怪不同,总是拥有两种性格”
“妖怪一般来讲单纯的比较多,再加上只能拥有一种性格,跟神灵要差上两倍呢”
“这两种性格,分别被称为和与荒,其中和是对人类善良的性格。这个便是通常被称作恩惠的东西”
“哎哎?性格是恩惠?”
“不是说了神灵是所有物体的本源吗?神灵的性格就是物体的性格。所以神灵的感情与力量就原原本本地表现在物质上。打个比方,只要有了酒神的力量,酒自然就变成好酒了。并且,和再分为两种,分别是幸与奇。幸使人类的心灵得到满足,而奇则授予人类知识。再用酒神的例子打比方的话,幸优化酒水的味道与香气,奇则授予新酒的酿造技术”
“和、幸、奇……哪样都净带来好处呢。要不要真格地请来木花咲耶姬命呢”
“总之呢,除了木花咲耶姬命以外的神明们,也都拥有可当作恩惠的性格哦。但你可别忘了,神灵还有和以外的另一性格。那就是荒”
“阿拉阿拉”[2]
“荒是神灵的怒火,表现为作祟的部分。从酒神来看荒的性格所能带来的作用,岂止使酒水变得难喝,甚至会使其毒化或造成永远也不能在同一处酿造酒水的事态哦”
“这样可不好呢。也就是说不能惹神明生气呀。那么,神明一定存在和与荒这两种性格咯?”
“倾向或许不同但一定存在”
“就没有只有温和的性格的神明吗”
“换句话说,神灵,即存在于幻想乡的所有物体都有好的一面与坏的一面啊。不过,并不是说荒的性格就是坏的”
“酒水都变得难喝了难道还不是坏事吗”
“当然不是。其实荒的性格才是神明真正的力量呀。通过祭祀荒,便是从坏的一面中保护了人类啊。也就是说,可以保护酒水免遭想要妨碍酿酒的外敌的侵袭。从结论来讲,恩惠这种东西,就是指通过平息荒的性格,并感谢和的性格从而增强神明的力量”
“这样呐。大家平常总是说求神保佑所以我还以为神明要一个个地转着解决呢……原来不是这样。真相是,神明的力量得到增强本身就跟恩惠是联系在一起的呀”
“神明高兴,人类也得到恩惠。跟被惩治而使得人类高兴的妖怪的差别就在于此”
“这样……对于神社来说是件轻松的好事呢”
  跟午间不同,窗外变得很暗。符合梅雨这节气在下着雨,于是灵梦和魔理沙便都留在我家吃晚饭了。
  本来没有打算的,不过午间净说了些酒水的事,结果决定喝各种各样的酒了。
“唔~ 这种酒也是浅间大人的恩惠呢”
“这么说,这种酒也是浅间大人的恩惠啦!”
“你们两个都喝太多了”
“为浅间大人干杯~”
  神社会存在并听取人类的祈愿,根本就不是什么神明的工作。只是仅仅听取祈愿便会得到信仰心,所以对神明来说很方便而已。因此,人类只要去到神社并花少量香钱,请求点任性的事也无所谓。神灵只不过是轻松地享受于幻想乡中的,一类妖怪罢了。
第24话1
P001
第24话2
P002
第24话3
P003
第24话4
P004

注释

  1. 本话连载时风神录正式版还没有发售,在四面登场的早苗和守矢神社也就不为人知。
  2. 荒的读音是“あら”。“あら”作为感叹词又有“唉呀”的意思。
< 第23话   东方香霖堂   第25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