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26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25话   东方香霖堂   后记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7年10月26日,电击萌王07年12月号刊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98-205


第二十六话(新第十七话) 带来幸运的机理


大人气同人STG的小说连载终于在这回完结了。感谢长期以来的支持!!『东方』的世界在今后还会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媒体上。汇集本连载的单行本也会在2008年春预定发售,尽请期待!!
  假如现在有一个骰子。当把这个骰子掷到桌子上时,会出现几点是谁也预料不到的。
  假如说掷出的骰子是一点。那么,如果再掷一次会怎么样呢。
  如果只是普通地掷出的话出现哪点当然还是预料不到,所以要附加一定的条件。所谓条件即是使骰子的初期状态一致,也就是位置、角度,以及所用的力度都一样。
  结果会怎么样呢?骰子会跟第一次一样地回转并飞到空中,然后在完全一样的时间以完全一样的角度碰到桌子的同一个地方,并同样地跳起来吧。将初期状态保持一致,如果是妖怪的话倒也不是做不到,但人类也许就会很困难。这种时候做一个相应的装置就好。
  如此一来,骰子的点数便还会是一。这个事实意味着什么呢,如果因某个契机使得世界上的所有物体都陷入了和过去的一点同样的状态,那么自那时开始历史就会重演。从那个瞬间开始已经预定好了的未来就会造访。再进一步说,重演了的历史的最后,再次回到这个状态也是被预定了的。说不定世界已经循环好几次了。
“——哐啷哐啷”
  店门与往常一样因来客而作响的时候,我正在做着某项作业。是为了确认日常是否在循环而必要的作业。
  那就是记日记。从两、三年前开始记的日记,从分量上来看已经好几册了。所谓日记,是我将看过来的幻想乡的布局记下来的东西,实际上来说,就是未来的历史书。
  或许是妖怪比人类寿命长太多的缘故,总是不去整理幻想乡的历史。估计是为了要保持比人类更高的地位,和想要根据自己的方便篡改历史的原因吧。人类往往从历史中学到各种东西,但妖怪却有所意图地夺走其选择端。
  住在村落里的妖怪,每天只想着怎样享受生活。住在山里的妖怪,只为了山里的同胞而记述历史。村落里的人类又没有空闲来编纂史书。这样一来幻想乡的历史就相当于没有动作。
  我为了人类和妖怪而记着日记。我预定自己的日记就原封不动地成为幻想乡的历史书。因为那将会给幻想乡人类与妖怪的平淡的生活带来一股新风。
“——哎呀,今天可真是大丰收。这种日子也许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在说什么大话呀。最近几年不都是这样吗”
  灵梦与魔理沙两个人,边拍落帽子与肩上的落叶边走进店里。
  大概从数年前开始,每逢季节交替的时候不知为何幽灵就会增加,所以每到这个时期灵梦她们到处收拾幽灵就成了例行公事。
  每年幽灵重复性地增加,我是有印象的。看来这个世界果然是在循环着么。
“这次幽灵收拾得怎么样呢。有所减少吗?”
“倾注全力了呢。每年都一味地增加……要想点什么对策才好吗”
“既然没有灾害的话不用理就好。幽灵因为欢快且身子轻,所以是不是看到宴会就会聚拢来呢?”
“灾害可有哦”
“是什么?”
“幽灵不能吃”
  那似乎是六十年之前的事了……和现在一样幻想乡处于幽灵增加的时期。幻想乡从那时开始便放弃了变化,构建了平和的生活。
  保持安定的状态并嫌弃变化,想要维持现状的状态称为“平和”。现在的幻想乡就同六十年前的那时候一样处于“平和”的状态。历史以六十年为周期反复……也就是说,自此开始的六十年的未来,或许都是似曾相识的。
“这家店就没有诱灵箱什么的吗?只要放置就可以捕到幽灵的那种……”
“嗯——想要捕捉幽灵,但幽灵又不会粘到粘虫胶呀。而且不论是箱什么都会穿过去……”
“不过,虽说不是绝对但也很难捕完呐。幽灵这样持续增加,现世也许就要变阴世了”
“没事的。过不多久这场幽灵骚乱也就平息了。这种未来已经被预定好了”
  灵梦惊奇地看着我。
“霖之助也跟吸血鬼和妖怪们说同样的话呢”
  虽说大街小巷幽灵异常增多,但却很少出现在店里。何况幽灵通常聚集在吵闹的地方。或许幽灵自身是飘渺得像要消失了的存在,所以聚集于能够容易感受到自己存在的嘈杂的地方。这跟活着的时候的人类一样,聚在人多的地方吧。
“说什么未来已经预定好了,根本就不可能嘛。这里还有个每天的生活仅靠运气就能成立的家伙呢”魔理沙看着灵梦说道。
“说是靠运气还不如说是凭直觉呢,不过直觉也是有根据的直觉哦”
  魔理沙摆出一幅不能相信的表情。
“在宴会上猜骰子的点数的时候,不是猜出了那么多次骰子的点数吗,搞得别人都玩不下去了。像那样的能有什么根据呀”
  哦哦,猜骰子的点数那种单纯的游戏呀。在宴会上赌博,怎么跟黑社会似的。
“魔理沙,灵梦能够精准地猜出骰子的点数,我想一定是将预定好的未来瞬间计算出来了的缘故”
  我讲述了自己对骰子出哪一点的机理的构想。估计灵梦一定是看到骰子的初期状态时凭直觉就能计算出结果。所谓世间的幸运就是这种东西。
“那可完全不对哦霖之助。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光看骰子就能做出那种计算。计算高明的人都是用概率来思考的。另外,就算计算出来也不一定是一样的结果”
“怎么会那样想呢?或许的确是根本就不可能计算出来,但一旦计算出来了不就相当于看到了未来吗”
  灵梦做出了愕然的表情。
“看来关于运气这方面,我的理解要深许多层呢,所以今天就由我来讲解吧。讲解概率的机理。顺便还有未来并没有被预定这种事……”
  说罢灵梦便倒了三人份的茶水,愉悦地递了过来。
  能够了解灵梦直觉敏锐的原因可不错。我都忘记了茶还没凉好,便送入了口中。
“……嗯。灵梦的意思是,就算初期条件完全一样的骰子,抛出后得到的点数都不一定一样吗?”
“当然如此。怎么可能只靠这么点就能决定结果呢”
  灵梦所叙述的内容虽然不难懂,但却包含了令人惊讶的事实。
  依灵梦所讲,这个世界是由三个层面构成的。
  首先,是生物或道具以某项物理法则而运动的物理的层面。比如物体向地面掉落,河水流动等都属于此层面。
  第二,是心理动作或魔法与妖术的心理的层面。遇到讨厌的人而不愉快,开个宴会来消除心中的隔阂等都属于此层面。大多数妖怪都仅从物理的层面和心理的层面来把握世界,所以就说些历史在重复呀,未来已经被预定了呀这类戏言。
  具灵梦所说,是第三个层面拒绝着世界的循环。这所谓第三层面,就是万物掌握事理的记忆的层面。因为记忆的层面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所以不可能与过去的状态相同。如果说能与过去的状态相同,那么记忆就会失去去处因而是矛盾的。记忆的层面只能一味地增加。
  物理的层面运用物理法则,心理的层面解释结果,记忆的层面操作概率,以类似这样的相互作用来推动未来。既然记忆不可能与过去的某一点相同,那么未来就不可能被预定。
  比方说抛了一回骰子得到点数一。就算再以完全同样的条件抛一回骰子,只要骰子记住了出现过点数一的这个事实,那么结果就不一定相同了。
  听了这些,我即将要理解的时候,魔理沙问道:“那你为什么能预料骰子的点数呢?”
  我被灵梦提出的新的世界的光景所吸引,然而魔理沙却很冷静。如果能读准骰子的点数的话,不光猜骰子的点数不会输,或许还可以得到灵梦般的幸运。
“其实我并不是去预测下一次会出现哪一点。关键在于骰子记住了我预测了点数这件事”
  骰子的记忆中加入了灵梦这张幸运卡,仅仅如此,结果就会大大偏向灵梦这一侧。好似结果会跟着灵梦走一般。
“这算什么嘛,这种知识,对幸运的拥有者以外的人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吗”魔理沙怄气道。
  我本来一直觉得在世界中,运气不过是骗人的,不正经的东西。这跟我认为未来是被预定了的有很大关系。本以为缘起物什么的,也不过是牵强附会的东西罢了。
  不过,听了灵梦的话以后,我对世间的运势有了再认识。的确有运气好的人和运气不好的人。也有承担风险却成功了的人。也有被不吉祥缠身而失败的人。认为这些都是初期条件决定的确实是有些草率。
  如果概率是由记忆的力量所决定的话,缘起物拥有能操纵概率的能力也是当然的。由来愈复杂奇异,记忆就愈多歧化进而缘起物的价值也会上涨。
  灵梦又附加一句“这世上的物质、心理都是由概率构成的,起决定作用的是记忆所具有的运”
  听了这句话后我想起来一件事。“世上的物质全是由概率构成的,这已经是常识了”我从前看过写有这种话的外面世界的科学丛书。我还记得当时因为搞不懂“概率是由什么确定的”,所以没能怎么理解。
  然而,灵梦思考同样的事情,却觉察到了概率的决定权在于记忆。这真让人震惊。
“记忆决定概率……也可以说是因果报应。真厉害。说不定真的是这样呢。说来你是怎样知晓这些知识的?”
  本想附上一句,平时看起来总是游手好闲的,但为了交流顺畅所以还是打消了。
“我是从头脑极度聪慧的人那里听来的”
“极度聪慧,怎么听起来有点傻……”魔理沙嘟囔道。
  连这种关系到世界根源的事都清楚,有这样的人类吗。
“妖怪会感觉历史在循环,只是因为不是人类而已。人类的记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断绝了。所以在妖怪看来,人类自出生到死亡一直在重复同样的事,仅此而已”
  灵梦还得意地加上一句“就像霖之助一样”。立场跟平时反过来了,搞得我有点窝心。
“那位头脑极度聪慧的人,她的家系代代将记忆全部记录在书籍中并传递下来。因此,能够看见活着长久的妖怪和记忆很少的人类都看不到的世界”
  感觉似乎谈了很久。窗外的颜色已经变成夕阳的颜色了。好像外面的红叶渗透到屋里面了一样。
“话说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你们今天来不是有什么事吗?”
“噢噢,对呀。今天来不是为了别的”
“幽灵也都基本收拾干净了,现在要去神社搞宴会,香霖不来吗?我们是来邀请你的”
  原来如此,仅仅为了说这点事倒是花了好久时间呢。不在一开始说要事结果不小心长谈了。
“我很高兴你们来邀请我,但我还有不得不做的工作。而且就算猜骰子的点数,想必也赢不了灵梦呀”
“工作是指写那本书吗?”魔理沙指着我的日记问道。
“虽说那个也是,但开这家店不就是我的工作么”
“原来还在记日记呀。本以为你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着”
“这虽然是日记,但将来会成为历史书哦。不能简单地就放弃了。香霖堂印发的,能够丰富人类知识的历史书。”
  这几年间,自纸张的入手变方便后开始记的日记,分量已经不少了。我打算将此记录以一本书的形式保留下来。这本书变为幻想乡的历史书,并将促使幻想乡的学识风气极具增加吧。然后幻想乡就会认识外面的世界,未来也就安泰了(同时自己写的书能够卖出去的话店也会安泰)。
  并且今天,又了解到概率决定事实这种机理,为何人有幸运和不幸的差别,以及有通晓这种事的人类等……少有地从灵梦那里学到了知识。“不是记录而是记忆决定着未来”这点也写在自己的书里好了。然后,如果读到这句的人的记忆,能够对他命运的机理产生作用的话,未来就会变得不可预测了。人类会迈向连妖怪都想象不到的未来,妖怪也能憧憬那种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的,和人类共同的未来的话,那便最好了。
——外面已经彻底变黑了。这会儿灵梦与魔理沙应该在神社摆酒宴了吧。跟往常一样的伙伴们,像往常一样地喝酒,和往常一样地灵梦赢了赌博,同往常一样地喝多……
  然而,世界决不是在循环。因为,无论是灵梦、魔理沙、妖怪们,还是半妖的我,都记着这件事。这种记忆将会慢慢使每天变得愉悦吧。
第26话1
P001
第26话2
P002
第26话3
P003
第26话4
P004


< 第25话   东方香霖堂   后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