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11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10话   东方香霖堂   第11.5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4年12月17日,magazine elfics Vol.002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64-72
新第二话 超越紫色的光芒
幻想乡被结界与人类的世界隔绝开来。但是,在妖怪之中,也有可以越过那层结界的人。而在外与内的境界线上需求着暖炉燃料的霖之助,则与那个妖怪有了一次短暂的会面——被一个白色的小盒子所诱惑,思想越过了结界!
  耳边全是些听都没听过的吵人的喧嚣。
  本来已经快要到冬季了,可空气仍旧暖得让人讨厌。
  就算闭上眼睛,如洪水般的光芒也会涌到眼前来。
  我害怕着,不敢把眼睛睁开。
  ——户外曾经色彩斑斓的景色,也随着树叶的逐渐变红、掉落而渐渐单调起来,朝着冬季的色彩慢慢变化而去。
  说起红叶,就是指曾经象征着生命的树叶,其内部开始一点点变得纷乱,在到达人类可以辨认的极限点时被染成了红色。而大多数的叶子,其后都耐不住自身的变化而掉落下来,但其中也有些叶子会完全变得纷乱并超越过红色的界限、变为不能为人类的眼睛所见的颜色。幻想乡的人把这树叶掉落以后的颜色称做“冬季的色彩”。虽说人类在见了失去色彩的景色后都会这么说,但也许在妖怪之中也有人能实际地看到冬季的色彩也说不定。
  我的店里虽然也渐渐被染上了冬季的色彩,不过比起户外的景色来还不算严重。那全因为这里有人类的智慧存在。
  我准备起那个人类智慧的产物,也就是“暖炉”来,可……
  叮当叮当。
“啊啊真是的,外面真冷啊。这么冷的话连冬眠都睡不下去啦……喂,我说这店里面也够冷的啊。你老用的那个暖炉怎么了呀?”
“魔理沙啊。正好,暖炉的燃料用完了。”
“你说燃料?”
  我使的暖炉是捡来的外面世界的东西,当然燃料就也是外面世界的东西了。所以一旦燃料用尽,想再弄到就会比较麻烦了。我用的一直都是里面本来就装好的燃料,或是捡来的别的东西的燃料,再或者就是拿差不多一样的液体代替着用。
“不管再怎么冷,你多少也说句欢迎光临如何?”
“我一直都在对客人说呀,不管多冷。”
“啊—要早知道店里边儿这样,把迷你八卦炉拿来就好了耶。反正你先为燃料想想辙吧。”
  魔理沙怕冷。在严寒的冬天,她那一贯的“怪脾气”也会削减到三分之一。
“不知怎的今年基本没什么暖气用具遗留进来啊。所以我才收集不到燃料的。”
“也许外面世界的冬天都不冷了。真羡慕耶。”
“冬天本来就不可能是暖和的吧?”
“那怎么办?香霖你打算就这样永眠吗?”
“不是冬眠的吗?嗨,我倒是也不会冬眠啦。不过没办法,在老天动真格地冷起来之前,我会尽量想法儿弄到些燃料的。”
  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弄到燃料的办法。要不就去外面的世界弄点儿来,要不就让妖怪们分给我点儿。还是后者比较现实……不过一想要打交道的是妖怪就……
“告诉香霖你一件好事儿吧。除了香霖你以外我还认识一个手上有大量外面世界东西的家伙。上次还说着‘这个道具,可以和远处的人对话哟’之类的就和自己的式神说起话来……虽然我怀疑是不是真的啊,不过那家伙,燃料这样的东西我看她总会有的啦。”
“那家伙是妖怪吗?”
“——那还用说,是妖怪啦。”
  叮当叮当哐。
“啊啊冷!冷!好像老天一下子就冷起来了似的呢。”
“是灵梦啊,欢迎。”
  这季节,差不多哪里都该为冬天做准备了。灵梦也肯定是来拿冬天用的衣服来了。所以,她今天是客人。
“我说,这店里可也够冷的啊!那个一直热得过头的暖炉怎么了呀?”
“据说是要过次长久的暑假啦。”
“咦?你在呀?魔理沙。”
“啊啊,就在你眼前啦。”
  魔理沙把燃料用尽的事儿,还有为了弄到燃料该怎么办好的事儿,代我都向灵梦说明了一番。看来魔理沙果真比较怕冷。
“那个妖怪……果然就是指紫喽?”
“是啊。那家伙离外面的世界最近。灵梦你应该知道她在哪儿吧?”
“我才不知道呢。她住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因为她来的时候我不想让她来,她不来的时候我还是不想让她来。”
“……这不是一直就不想她来嘛。”
“而且,紫也快要不出来了啊。”
“她子弹打完了?”
“又不是神签里的大吉。紫啊,她冬天总是不会出来的哟。”
  灵梦和魔理沙俩人那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不认真的争论一直持续着。想要让那妖怪帮忙的话本来我还一句都没说呢。只是,要是不弄到点儿燃料就这么下去的话还是会很难挨的。
“说起来,要是撒点油炸豆腐的话就能招她过来呢,就是紫手底下的那个。”
  ——翌日,我在店前面试着放了些炸豆腐片。我倒不是期待着什么,这只是一种类似巫术一样的行为。
  今天气温也顺利地下降着,这么下去肯定就会到冬天了吧。虽然不能使用那暖炉了,有点儿不方便,不过也没办法啊。看来也许得另想些取暖的办法了。
  弄到这个暖炉是数年前的事情了。当初我是想把它当个出卖品的,不过试着用了一下之后我就改了主意。这么方便的…不是,是难用的道具我是绝不能卖掉的。
  它能让屋子的任何角落都立刻变得暖和起来,让人再也感受不到冬季的季节感。麻烦的柴火、被煤烟熏黑的烟囱还有像壁炉那样的大家伙因为都不需要了,所以也就没了活动身体的必要,人也会变得缺乏运动的。我想要是立刻就把这样的道具卖了就太可惜了…不,是绝不能卖的。
  可是,现在却久违地尝到了冬天的滋味。好冷,幻想乡的冬天是这么冷的么……把以前用过的那个用魔法取暖的火炉也拿出来用吧……哦对了,那个已经给魔理沙了啊。
  叮当叮当。店的入口处响起声音来,这么快就上钩了?
  自放下炸豆腐片才仅仅过了一、两个小时而已。真的是个喜欢炸豆腐片的家伙啊,竟然会这么快就落入陷阱中。
  ……可,没有一个人进来。
“啊—稍等一下好吗?我找你的主人稍微有点事儿……”
  打开门一看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连炸豆腐片也一起都没有了。有什么人来过看来是肯定的,但没想到腿竟然这么快。可能是哪个狐狸搞的鬼吧……
  也许不自己付诸行动就想把想要的东西弄到手这一点本身就错了吧。以为就把炸豆腐片放那里不管就好,这和什么努力都没去做是一个道理。
“虽然有点儿冷……不过这么做的话,就应该不会让上钩的猎物逃走了吧。”
“……就为这,你才从刚才一直拿着那炸豆腐片戳在店前边儿来着?你努力的方式有问题耶。”
“啊啊魔理沙,你在的吗?”
“在呀,就在你眼前。”
“对了,你来替我就这样引诱妖怪如何?”
“谁愿意干那么冒傻气的事儿呀。”
“引诱妖怪的方法什么的我可不在行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魔理沙说着“好啦,先到店里去吧”就走进店里去了。
  我也正盼着能进屋呢,就把手上的炸豆腐片放在门口处,跟在魔理沙后面进了店。
“就你那陷阱,别说妖怪了,就连狐狸都不会上钩呀。”
“不过,刚才可好像是有什么上了钩似的。”
“嗨算啦。那个暖炉要是使不了,我来店里也没意义啊。紫的话,我们帮你去找吧。”
“有门儿了吗?”
“别看灵梦那么说,在神社可时不时地就能发现她哟。她就住那边儿,肯定的。”
  魔理沙为帮我去找紫而走出店去了。
  我……真的想要去见那个妖怪吗?就算没有暖炉,也还能用别的方法来取暖,毕竟本来幻想乡的众人都没有在用这如此方便的道具。进一步说,就算见了那妖怪,也根本不能保证就可以得到燃料。
  我是不是,仅仅是想多知道点儿外面世界的事情呢?使用和外面世界有关的道具,对和外面世界有联系的妖怪抱有兴趣,这些不都是在希望着能多少得到一些消息吗?
  这么多我所经营的不可思议的商品。而我经常就在如此多的物品的包围之中,想像着外面世界的状况。
  比如这个比八音盒小得多得多的无机物制成的小白盒子,我的能力告诉我,这个盒子是可以存储很多的音乐、并能演奏它们的道具。可是,直到现在这盒子还没有为我奏出过任何的声音来。在外面的世界里,人们究竟用怎样的方法才能让它演奏、而且它所演奏出来的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种声音呢……
  我把那白色的金属小盒子放到耳朵边儿上并闭上了眼睛。也许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也说不定。
  我感觉到店的外面传来了像是说话声的声音。是魔理沙已经回来了吗?还是上了炸豆腐片的钩被引诱过来的妖怪呢?——不对,有一点儿不对劲儿。
  耳边全是些听都没听过的吵人的喧嚣,还有些让我想像不出是生物所能发出的声音,听了让人耳朵发痛。
  我的皮肤感到的是温暖得让人厌恶的空气,就好像是空气的温度突然变化了一般。这样的冬天,连暖气也不需要了吧?
  就算闭上眼睛,如洪水般的光芒也会涌到眼前来。是什么那么地亮呢?那是既不是由太阳,也不是用魔法发出的、冷冷的光线。
  我的直觉告诉我,现在——我正在外面的世界里。我被外面的道具所包围、思想也为它们所驰骋着。所以,这是我的思想越过了结界。
  ……可是,我却没能睁开眼睛。如果我清楚地看见我正处于外面的世界的话,也许我就再也回不到幻想乡里去了。遭遇了神隐的人类,他们基本上都没能再回来。反过来,若我只认为这些是幻觉、幻听而睁开眼睛的话,我的思想就不会越过结界而返回幻想乡,那么我也许就会错过看到外面世界的机会。我,究竟在盼望着哪种情况呢?
  对了,我不是正寻求着外面世界的燃料呢吗?我可是有明确的目的的,所以我不是迷失在外面的世界里,而仅是为了解决我的事情才来到外面世界的。我的念想仍然留在香霖堂…不,是仍然留在幻想乡里,而越过结界的只有我的肉体而已。不错,这人类所不能做到的事情……我想我是能够做到的。
  我,以弄到燃料让我的店里重新暖和起来为目的,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博丽神社。存在于幻想乡最最边缘之处的神社。
  魔理沙为了寻找紫而跑到神社里来了。她在从香霖堂出发的时候,想起在店前面放着的炸豆腐片,为了更有效地利用起它们来,她就把它们也一起都拿了来。
“喂—,在吗?”
“嗯—?在呀,就在你眼前。”
“灵梦,我不是说你,是说紫啦。”
“你怎么了?还拿着炸豆腐片……”
“说要拿这东西当诱饵的可是你啊。”
“因为是要引狐狸嘛。”
“我看香霖是无论如何也不懂捉妖怪的方法,没辙了才想是不是让灵梦你来逮呢?”
“啊啊是嘛,你还真不客气。咱们先边喝点儿茶什么的边说吧?”
  魔理沙和灵梦,一边热烈讨论着捕捉紫的方法一边喝起茶来了。
“说起紫啊,说不定已经冬眠了哟?”
“就说是冬眠,也只是不出来了而已吧?咱们又不知道她住哪儿。说不定现在其实正跟南边儿哪个岛上修养旅游呢。”
“说得是啊。不过你说南边儿的岛……是哪里的?”
“那个就甭想太深啦。说真的,就没有个办法把紫给叫出来?”
“没办法啦。要是这么干紫可是会生气的……”
“有什么手段吗?”
“有倒是有啦……这么干的话,紫就会说‘太危险啦,给我住手’,然后就出来喽。”
“她还是会出来的啊。那那么干不就行了吗?”
  对于她们来讲,危险这个词的抑制力几乎为零。
“我们要把幻想乡的结界弄淡薄。可要是太接近外面世界的话,可说不定就会被扔到外面世界中去哟?”
  ——这光就有如洪水一般,虽然足够明亮但却是冰冷的,而且太过刺眼看不太清楚。还有不像是日语的说话声和让人头发痛的潮暖、肮脏的空气。外面世界的情况……虽然我从遗留进来的书本中读到过,不过却想不到竟然会是如此地吵闹和丑陋。
  先冷静下来去找燃料吧,然后再慢慢地去探寻回到幻想乡的手段。
  ……我的眼睛习惯了那光线。这里是…这眼熟的鸟居……是神社吗?神社那里有着大批的人……
“哎呀不行哟,不能到这种地方来。你是不可以到这里来的,因为你不是人类。”
“!?”
  曾那么让人烦躁的声音一下子就停止了,光线也全都消失掉,剩下的只有手中这白色的盒子。周围薄薄地有些暗却什么都能看得很清楚……这里是平静如常的香霖堂店内。
  看来是我睡了一小会儿。我把虽然比较暗淡但却温暖的灯点上,然后把那白色的盒子放到柜子里去。
  就这么睡觉的话可是不会弄到我想要的东西的。我想起刚才在店前边放着的炸豆腐片来,继而开门去看是不是有妖怪上了钩。结果很遗憾地,只有炸豆腐片被拿走了。
“这果真……是狐狸搞的鬼吗?”
  远处看到了魔理沙和灵梦的身影,然后另外还看到一个少女,而且她还好像正在对灵梦和魔理沙说教着什么。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光景。
“哎呀初次见面。我叫八云紫。你就是说想要见我的那个人吧?”
  眼前的这个妖怪,身上穿着华美的衣装、手里打着气派的洋伞,还有一双妖怪所特有的锐利的眼睛,而且笑脸让人感到不吉利。
“啊啊,你好。与其说想见你,倒不如说是想拜托你点儿事儿。”
  我边把她带进店来,边把要叫她来的经过,还有暖炉需要燃料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是用电的吗?还是要灯油呢?或者是用硝石的?反正不管什么都是小事一桩。那些东西我那里又是取之不尽的……有了困难的时候就要互相帮助,对吧。”
  她露出满脸的笑容,果然不吉利。
“不愧,是个妖怪呢。”
“不愧,是我哟。”
  紫说完,就开始在店里走动起来,随风飘舞的长裙悄无声息。
“……你的店里,净是些稍微有点儿过时的物品呢。最近流行的呢,还是可以随身携带的东西比较多哟。带上个东西和在远处的人说个话啦,或是带上些和别人的记忆,映射在小小的屏幕上……”
“我店里,可不是那么注重流行的啊。我只是在经营我所感兴趣的东西。”
“哎呀,这个白色的盒子……这是流行的物品呢。”
“啊啊,那个……那好像可以携带大量音乐,不过我还不知道使用方法。”
  我具有预知未知道具的用途及名称的能力,但这能力却不会连使用方法都告诉我。
“因为你把这东西放到了耳边,才会看到像刚才那样奇怪的幻觉哟。毕竟你不是人类啊。”
  又是满脸的笑容。
“喂,快点儿把暖炉给我点上吧。好冷耶。”
“魔理沙,你太心急了吧?我刚和这位小姐说上话哟。”
“哎呀,我已经点上了哟。看,燃料已经满满的了吧?”
  确实已经装满了。
“什么时候……你不一直都在这儿的吗?到底怎么办到的?”
“有了困难的时候就要互相帮助,哟。”
  紫说着,把刚才拿在手里的白色盒子揣进了衣服中去。我早早地开始后悔起认识了这个妖怪少女来。
待续
第11话1
P001
第11话2
P002
第11话3
P003
第11话4
P004


< 第10话   东方香霖堂   第11.5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