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13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12话   东方香霖堂   第14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5年04月26日,magazine elfics Vol.004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89-97
新第四话 无色的樱花
宣告幻想乡进入了春天的樱花,将香霖堂窗外的风景染成了白色的一片。同时,更是连日都有来邀请霖之助去赏花的客人。那盛开着的,争相斗艳的樱花,正在用它的魅力与魔力让人们沉醉于其中——
随着预定在夏季同人会上发表的新作「东方花映塚 ~ Phantasmagoria of Flower View.」(详细内容正在公式站上公开中)的开发报道,一切顺利的东方系列继续连载。时节正直季节变换之际,今年,居住在幻想乡里的大家也会让众人瞩目!
  随着春天的临近,被冰雪覆盖的幻想乡正徐徐地恢复着它的色彩。冬天满山的白色也正慢慢地从山脚下退去,但紧接着,那里又被另一种的白色所渲染。那便是春天的白色,樱花的颜色。
  从香霖堂的窗户向外看去就能看到很多的樱花,既然景色这么地美妙,那么就不用考虑还要特地跑去外面赏樱花了,要赏花的话,呆在店里看不就足够了么?我又不喜欢喧闹的环境,而且要是和平时常见的那些人一起赏花的话我也高兴不起来。一个人静静地在店里看樱花,没有比这更优雅、哦不,是更幽雅的赏花了吧?要说得出门去赏花的人,那不是家住在森林里边,看不到太多好景色的那种悲哀的人,就是被妖怪樱的魔力所操纵的“喜庆(冒傻气)”的人之类的了。
  ——叮当叮当
“来吧香霖,是赏花的季节啦,神社每天都热闹着呢。”
“是魔理沙啊。你帽子上掉的全是花瓣啊,掸干净了再进来。”
“我可是特地带它们来的啊。”魔理沙说着,就走到外面去把帽子呼嗒呼嗒地甩了又甩。
  魔理沙的家住在某个魔法森林里面,那里既没有像樱花这样让人欣赏的植物,而且那森林本身就一直在拒绝着正常人类的来访。魔理沙见了樱花就会陶醉也是极其正常的。
“那,你不去吗?赏花。”
“赏花啊……今天我还有别的事儿呢,就先免了吧。”
  要是跟着魔理沙去的话肯定那边会是场热闹的赏花会吧。我不喜欢喧闹的环境。
“瞧你平时一直那么闲。你说你有什么事儿啊?要花时间吗?”
“啊啊,我另有一场赏花会啊。是安静的赏花会。”
“这样啊,你赏花还真跟守灵似的啊。”说着,魔理沙就出去了。
  我就接着开始我安静的赏花了。在店里一个人就能赏到樱花,这让我感受着无上的奢侈感,夜晚也就这样渐渐地过去了。
  次日,樱花开得更加旺盛了。
  昨天我声称我在赏花其实也就是在那儿看着发呆而已,那么今天我就来一次稍微高尚点的赏花吧。所谓高尚,就是要读书。
  在我的书库里不光只有幻想乡里的书,外面的书也有很多,不过不管是哪里的,和樱花能扯上关系的书可非常之多。同样是植物,却几乎没有一本书和达磨草扯上关系。
  对于日本人来讲,樱花就是一种特别到了这个地步的花吧。从很久以前无论人类还是妖怪都会因为樱花的色彩而变得痴狂。有个人曾在樱花树下痴迷癫狂,还有个人考虑到了死而变得伤感起来。这一切都是一直见证了遥远过去的樱花的所为啊。
  ——叮当叮当叮当
“您在店里吧?”
“欢迎光临。”好像是之前的那个半人少女——妖梦来了。
“啊,上一次真是多谢您了,多亏了您,幽幽子大人也只是稍微惩罚了我一下就放过我了。”
“那就好啊。”
  这稍微的程度有多少,我不知道。后来问了魔理沙才知道,据说她丢了东西之后被大小姐强迫去集中分散在幻想乡各处的幽灵,还要寻找尚未被发现的尸体。那么前几天她找到我的那次事件也正是这个惩罚的中间一环吧?
“不过话虽这么说,我也只是卖了我的商品而已啊……你今天也是来买你找的东西的?”
“不,今天正好我路过店门口,就想借答谢您的机会邀您去赏花。”
  我觉得她要是不说她是路过的的话这份答谢的敬义本来还能更重一点儿……而且,又是赏花的邀请啊?
“我家大小姐庭院里的樱花可比这里的樱花要好看上好几倍哟。不过今天是在神社赏花。”
“嗯—。不凑巧今天我有别的事情啊。”
“是这样啊。不过虽然樱花树跑不掉但是樱花可是会跑掉的啊,所以还请您趁它们还开着的时候哪天过来赏花吧。”
  应付走了妖梦之后,我边看着这片还不够她家庭院里那樱花的多少分之一好看的樱花边读着书,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夜晚。
  次日,樱花又开得别样地旺盛了。
  顺便说,我昨天读的那本书,当然也是有提到樱花的书,这也算是一种拐弯抹角的赏花了。要问我为什么要在樱花下读书,因为这是为了享受人生。越是那种不知道怎么享受人生的人,他们就越是短浅的和感情用事的。看了樱花就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似的说什么“哇漂亮!”或是“这东西不就光是漂亮吗?”又或是“所谓玩赏樱花的方法云云”的,那只是在张扬自己的愚蠢罢了。因为那只不过是在把自己一时间想到的东西脱口而出以求自我满足而已,这是非常短浅和幼稚的行为。只会说点儿那种话的人类,也就和式神呀道具之类的差不了多少了。
  不去和别处的樱花还有自己过去见过的樱花做比较,只要静静地感受着眼前的这片樱花的话,那么你就会渐渐觉得自己真正是在赏花了。而这种拐弯抹角的做法,也正是高尚所必需的。
  今天我把还布置在外面的暖炉收拾了一下,这个要是还摆在外面的话可就感受不到春天实际的气息了。不过让我感到些许不安的是,早上和夜里还是会相当冷的。
  一说起暖炉来我就想起了昨天来的妖梦,说实话我对那个女孩所说的美丽的樱花还是稍微有点儿兴趣的。原本樱花与幽灵之间的关系就很深,有大量幽灵聚集的那个大小姐的庭院,要说那里的樱花树的话……会让人强烈地感受到因果报应的。
  在幻想乡里,变为了妖怪的植物也有不少,特别是樱花,它能够引诱人的死亡,具有着很多的魔力。然后还有魔法森林,那里面也充满了这类危险的植物。树木要比人类、有时甚至是要比妖怪都活得更长久。见证了幻想乡全部历史的……其实也就只有幻想乡的树木们而已了。
  ——叮当叮当
“您在吗?”
“欢迎光临。”
“我看,既然店开着门儿呢你就应该在吧。”
  来店的是很久未见的吸血鬼大小姐——蕾米莉亚和她的女仆——咲夜这对组合。
“神社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就想是不是灵梦来了这儿呢—……”
  大小姐穿的衣服,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是樱色的。吸血鬼是以吸人的血而得以长生的,这也许跟樱花树和埋在它根下的东西的关系是大同小异的吧。
“没有呀,最近我可一直都没见到过灵梦啊?”
“今天我本来是想去神社随便地赏赏樱花的,结果她却随随便便地就不在。”樱色的吸血鬼发起不讲道理的牢骚来。
“对了,不如您也去赏花吧?去神社。”
“灵梦不在,没问题么?”
“灵梦不在樱花也开着呢啊。”
“而且神社现在空无一人,食物和酒可什么都有哟。”女仆一脸笑容地说。有这种女仆在,看来我也不能放心大胆地离开我的店了。
“能受到你们的邀请我很高兴,不过我的店还在营业中啊……今天我就不去了吧。”
“要是见到了灵梦就拜托您告诉她让她回神社哟。”两人说着就回去了。
  而我,一边收拾着暖炉一边看着樱花,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次日,樱花更是开得无限地旺盛了。
  昨天那后来,她们到底找到了灵梦没有啊。不过,就算是灵梦不在神社,我也能很容易地想像出她们在樱花下饮酒做乐的场面,还能想像出夜里灵梦回来了,看到她们任意玩闹的场面后朝她们发火的样子。
  樱色的吸血鬼与红白的巫女,把巫女的红与白混合起来也许就能成为樱色了吧,不过这两种情况的不同其程度可是很大的。红与白是不会混合存在的,也就是说在它们中间有着境界。在日本自古以来,红白就被人们认为是“喜庆”的,相反不喜庆的时候就会用黑白来表示。而该注意到的是,这相反的两个习俗里都有白色。那么也就是说,虽然看上去好像是单纯的红色就吉利,黑色就不吉利,但实际上不是那样的,白色的存在还是必须的。
  那么一来,白色究竟指的是什么呢?我考虑了一下,首先,白色是不被认为是一种颜色的。为什么呢,因为它是唯一可以变化为任何一种颜色的色彩。按数字来说的话就等于是零吧。另外一方面,红色是人类血液的颜色,也是生命的象征。那是人类最初所感受到的生命的颜色,也就是原初之色了。这红色可以考虑成就是存在其本身。
  总体来讲,红与白之间是存在与无的差距,而红与白的境界之所以“喜庆”就是因为这个。反复使用红白两色来强调它们的境界,就是用那条境界线来意指事物的开始,所以古人们才会觉得它们是吉利的。
  那么,黑白又如何呢?在白色不被认为是一种颜色的同时,黑色也没有被人们当作是一种颜色。黑色仅仅就是黑暗,在黑暗中什么样的颜色都会变黑,从其中产生不了任何的东西出来。要说白是零的话那么黑就是虚无了。既然是零与虚无,那么黑白的境界里就没有什么实体,也就是说产生不出生命。红白与黑白的不同,正是比喻了阳间与阴间的不同。就像红白象征着生一样,黑白意味着死这一逻辑也并没有任何的不可思议之处吧。
  那么,樱花的颜色为什么就能诱惑着人类、使那么多的人都被魅惑住呢?
  ——叮当
“……樱花都变成白色的了啊。”
“欢迎光……”
  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可不知为何在店的入口处却没有一个人。
“真期待明天的赏花会呢。”
“!! ……你什么时候到店里面来的?”
  从店的里屋出现的是八云紫,我可不太擅长和这个少女打交道,因为不仅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我还总强烈地觉得她能看透我的一切。要是她在我附近的话,我就会非常地不安。
“话说回来,最近大家好像每天都在赏花啊,就不用休息一下么?”
“不,明天才是第一次。赏花会。”
“这样啊……你最近就没有去神社么?”因为灵梦身边的人都能让我想像到她们胡乱玩闹的一面,所以对她我感到比较意外。
“不啊?我每天都在神社里啊。不过,明天才是第一次的赏花会。真正的樱花第一次开放的日子,也是在明天。”
  虽然我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不过看来今天不是赏花的日子。我倒还想着说要还是邀我去赏花的话今天就去去也罢呢,真是稍微有点儿泄了气的感觉。没办法,今天还是一边喝茶一边一个人赏花吧。
“今天我只是来确认一下樱花有多白了而已哟,那么我今天也要上神社去了,到神社红色的樱花下面去……对了对了,虽然没什么关系,红白色的旗帜喜庆的缘由可是从正八幡神社来的,知道吗?一般人们都会忘掉吧,那么久远的事情。”
  紫说完,都不等我回答就从入口处走了出去。我一直都预想不到她要说的话的方向,所以总是听不太懂。所谓会话,我想就是因为能预想到对方下面要说什么,所以不管说话的速度有多快都能成立。预想不到的语言那就和念经差不多了。
  我边沏茶边看着樱花。说来也是,和别处的樱花比起来我这里的樱花颜色的确很白,这不仅仅是因为种类的不同吧,毕竟一直到去年本来还没这么白过呢。姑且,明天就参加一次赏花会吧,当然要是有人来邀我的话……
  次日,完全绽放的樱花比过了以往的任何一天。白色的波浪膨胀得就好像要把店挤倒一样,店子的窗外一眼看去就好像只剩下樱花了一样。
  是嘛,原来樱花本是可以绽放得如此旺盛的啊。自然一直都会超出预想,反正,预想是就连幻想的脚边儿都够不到的东西吧。
  不过,冷静地想想看,这是不是开得有些过分了?樱花,就算春风不吹起来都是不会保持得太长久的。那么虚无缥缈的花竟然会无端地强调自己到如此的地步,我倒觉得有一丝不安。这樱花,到时真的会凋谢吗……
  ——叮当哐
“你在么?”
“欢迎光……啊啊,是灵梦啊?”
  本应在神社连天赏花的灵梦来了。我还以为灵梦会为准备和收拾忙得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得闲,要来人的话也就是魔理沙会来呢。
“最近光是在赏花了啊。几乎每天都得有个谁谁的来我家里。”
“这也说明神社的樱花也开得一样好看对吧?”
“是啊……”我少见地感到似乎灵梦有点儿懒得说话。连日的赏花,就连灵梦也许都觉得累了。
“今天我要借你店子后面那块地方用一下哟。”
“店的后面?你要借去干吗?”
“那不很明白吗,赏花呗。今天我要在你店子的后面开赏花会。”
  啊啊果然,就算是连日地赏花,她也不会就因为这而觉得累啊。
“大家都说了,香霖堂后面的樱花就快开放了,所以我就来看了,现在不是正开得恰到好处吗?”
  昨天以前的樱花在她们来看就是“还没开放”的状态啊,那么也就是只有我一个人认为它完全绽放了,而且还在独自赏花吗?也许,最近的来客比较多,也是因为她们要确认我店子后面那片樱花的状况才来的吧。
“不过我可不喜欢太吵闹啊……你已经叫大家过来了么?”
“没,我只是来看樱花的样子而已,还谁都没叫呢。不过,我想只要过一会儿大家就会自然地集中到这里了。”
“为啥呢?”
“就是这么回事咯。”
  那算是灵梦的一种自然吧,对于灵梦来讲,自己所在的地方就会有人聚集过来,这已是理所当然的了,而正因为是理所当然的了所以她看上去也就不那么在乎了吧。
“既然灵梦这么说,那这店里马上就会变得吵闹起来了吧。今天我就关门吧,恐怕是卖不成东西了。”
“哦?你不一直是开店休业状态么?”
“不是客人的人倒是经常过来啊。”
“那不过是这店里没有我想要的东西而已啦。”
  店子后面白色的樱花。白色作为无色的同时也是一切颜色的基底。彩虹的七色也是基于其根底的白色的。在那樱花的白色上,加入原初之色的红色的话就会变为红白,那么之后就会呼唤来各种各样的颜色吧。不管是樱花自己开成了白色,还是在它完全绽放时会有红色的灵梦来,这些都不是偶然,一切都是这有着妖怪气息的樱花树在作祟。灵梦来了,然后人们便也会因此开始集中过来吧。谁都在不经意间被樱花的魔力所操纵了。
  樱花只想着要诱惑人们集中到自己的树下面来才开放,如果几十年几百年间都只想着这一点的话,就算是植物它也会逐渐具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吧。我店子后面的樱花,把自己开放为白色来招惹人们的注意,然后呼唤来灵梦的红色,继而不仅仅得到了红白,它还想着要把彩虹的七色都得到呢。
  恐怕注意到了樱花的这个策略的只有我一个人。樱花也是在这样操纵着人类的过程中渐渐地变成妖怪的吧,要是它有了会对人类造成危害的魔力了的话,它就会成为一个人类对付不了的东西了。也就是说,我店子后面的那棵樱树,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拥有了那样的智慧了。
  ……不过嘛,那也不坏吧。见了樱花就会大吵大闹、就会想要死掉、就会想聚集起来,这些都是极其自然的。毕竟樱花兼有着红与白,以此意味着颜色的诞生,而颜色的诞生又意味着生命的诞生,这正象征了季节的开始,所以其实,樱花开放的时候才应该算是正月啊。虽然那么干肯定是不行啦,不过至少在我心里,我就当是在过正月好了。被樱花的魔力所操纵也不坏。
“怎么了?怎么好像一脸傻气的样子哟。”
“因为是正月所以要‘喜庆’嘛。”
“好晚的正月啊。”
“顺便问你一句,红白喜庆的理由你知道么?”
“就这啊……不就是因为巫女吗?”
  然而不知为何,我却并没有觉得这黑色是不吉利的东西。
待续
第13话1
P001
第13话2
P002
第13话3
P003
第13话4
P004


< 第12话   东方香霖堂   第14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