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15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14话   东方香霖堂   第16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5年10月15日,magazine elfics Vol.006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07-115
新第六话 拒绝运作的式神
香霖堂也会经营一些“外面世界”里的工具,而且还时常会有被称作“电脑”的式神进驻到这家店里来。但是住在幻想乡里的人们似乎致命性地缺乏一些知识,以至于他们怎么也驱使不了这些式神们——一帆风顺的东方系列连载,霖之助还从来没有这样地烦恼过,而他由此表示出的心中的决意又会是……?
  我敲击着键盘,虽然这样并不会使电脑做出什么反应。这个叫做键盘的东西,是电脑这一工具的一部分,它的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无数的按键。因为它们是要卖的东西,所以我得时刻使它们保持清洁,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可谓难上加难,灰尘很快就会堆积到它们的里面去。我不得不说,这种东西的构造太没有人情味儿了。
  电脑在我的商品中进货率算高的,也就是说在幻想乡里能捡拾到的数量比较多,但有需求的人却很少,算是处理起来很棘手的东西,而且体积还比较大,很占地方。所以只要不是外形很吸引人的,最近我都不会把它们捡回来了。
  电脑,就是按照操作者的命令运作的工具,就好比是外面世界里的式神一样,不过它的构造异常地复杂,外观也很令人乏味,这些似乎都体现着外面世界里的文化。
  在幻想乡里,别看是式神,它们都很注重体面,像狐狸呀、猫呀的,有多种多样的形态,而且很多都很有意思。这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式神都有它们成为式神之前的形态,主人们通过给与它们一些必要的机能就能使它们成为式神。虽说式神作为工具的一面是最最重要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若是式神没有了它能够示人的体面的话那就本末倒置了。难道在外面的世界里,人们已经开始只注重内在而不注重外在了吗?那样一来人们不就活得有些太累了吗?
  ——叮当叮当
“哦哦,天儿还真有点儿凉了呀,现在已经过了穿半袖的季节了吗?”
“是啊,你还在穿半袖呀,你想过夏天过到什么时候呀?再过一阵子,不烧暖炉的话都得觉得冷了。”
“啊—还行啦,虽然我也怕冷不过离烧暖炉还早点儿。嗯?那咖啡是怎么回事儿?咖啡装在口儿那么细的瓶子里还真是少见呀。”
  让魔理沙给认成咖啡了的那种饮料,虽然名字差不多不过却不是咖啡,那是种叫做可乐的、外面世界里的饮料。一个饮料,就算不知道它的使用方法,只要知道它是用来干什么的估计谁都会喝。
“那是什么东西呀?那个叫可乐的……我说你可别老喝捡来的东西哟?”
“没关系的,这是要卖的东西嘛,香霖堂卖的都是捡来的东西啦。”
  连我都不知道这没关系指的是什么呢,魔理沙就好像多明白了似的坐到了我的书桌上去。
  最近天黑得越来越早了,现在天空已经被染成了红色,这色彩让人不得不想要回家去了。人们经常把秋天的太阳比做釣瓶落とし[1],不过,这桶落到井底是速度上的问题,而秋天的日落却是时间上的问题,我觉得这两者的比喻并不相称。也许是我刚才的解释有误,这里面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等以后有时间时我再好好想一想吧。
“对了对了,那边那些电脑,能给我一台吗?”
“哦哦是嘛,你要买走它吗?这可是买了实惠多多的好东西呀。”
“不是,我没有钱啦。我只是觉得式神这种东西好像很好玩儿啦。”
“没、没有钱吗?算了你就赊着这笔账吧……”
  什么都不想买而只是到商店里看看东西这叫做只看不买,而不想交钱就要把东西拿走,这种行为该叫它什么呢?难道叫它魔理沙买吗?
“啊啊,那就算我赊下的吧。”
“那就算?难道我还能有什么其它的选择吗?不过你可得记着给我交钱啊?那么,电脑的种类也有那么几种,比如大型的电脑和小型的电脑,你想要哪种呢?”
“那当然是大的咯,大个儿的能力要强一点儿对吧?”
  魔理沙勉勉强强地抱着那台大大的电脑,向已经变得昏暗的屋外走了出去。那个大个头儿和她娇小的身材极度地不相称,但她仍旧很用力地抱着那台电脑,看着这情景,我不禁觉得这才像是魔理沙的性格,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说起工具,一般都是个头儿越大其组成就越单纯。魔理沙拿走的那台大型的电脑光看表面也很简易,可令人惊异的是它的里面可谓是复杂古怪之极,幻想乡里的任何东西都比不上它。
  像电脑这样复杂的式神,要是没有外面世界的技术那可造不出来。不光是电脑,这里从餐具到做报纸要用到的纸张,这些东西几乎都是拜外面世界的技术所赐才得来的。妖怪们平时吃的人和人的心,这些牺牲品也都是外面世界的人类们。作为一个闭锁的空间,幻想乡是靠着外面世界的恩惠才得以维持现状的。都说“要服从比自己有权势、有能力的人或集体”[2],之所以说这样做好,决不是因为混在那种环境里会很舒适、安逸。人一遇到什么事儿马上就会躲进自己感觉合适的小角落里,而这句话正是对这种自我堕落的一条训诫,它教导人们要来重新锻炼自己。因为只有把自己放到优于自身的环境里、开阔自己的视野,学到的东西才会更多。
  如果总是蹲在幻想乡这个闭锁空间里的话,我们就会逐渐忘记外面世界给与我们的恩惠,不仅仅是幻想乡,只要自身所处的环境越小,就会越难以感受到广大外界的恩赐。呆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还会去认为幻想乡要比外面的世界优越的话,那就算是一种傲慢了。一个人所处的环境越狭小,他就会越傲慢,从而失去上进心。只要看看现在的幻想乡大家就都会明白一点,那就是这里的人类们和妖怪们都在过着堕落的生活。
  为了自身的修行,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到外面的世界里去看一看,也就是说,我希望把自己放到一个优于自身的环境里,并通过在那里对自己的磨练,来进一步发挥我现有的知识。
  我的能力告诉我,我最近捡来的这些电脑,在其多种多样的功能当中,传播信息的功能得到了特别的强化。虽然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认为这么个四四方方的盒子能自己动起来,不过据说,只要它一开始运作,它就能以极快的速度为其主人搜集信息……这一情景令我难以想像。
  若是想要造出一个搜集信息的式神的话,那就把它的外形做成天狗不就行了。这样一来,首先,一个具有魅力的电脑就诞生出来了,随后,它就会自然而然地具备搜集信息的功能了。这种想法在幻想乡可是普遍的真理。
  在我睡下之前,可乐的空瓶子进入了我的视线。喝可乐虽然会让嘴里酸酸的,不过它瓶子的外形却很有意思,可以拿来赏玩,从这一点来看,也许这是一种适合于幻想乡的饮料。要是外面世界里的式神也能这么有意思的话,我这个店的营业额也能有所突破吧。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在睡梦中度过了今夜。
  ——叮当哐
“霖之助,你在吧?”
“啊啊,我在呀。”
“我可听魔理沙说了,说是你已经落破到靠吃捡来的东西活命了?”
  就算是没有电脑,在幻想乡,信息的传播也是异常迅速的,虽说才是昨天的事情,现在就已经传到了灵梦的耳朵里,只不过这消息的内容已经发生了变化。电脑所搜集的消息其内容也是会发生变化的吗?
“什么叫靠吃捡来的东西活命啊?我不过是在喝可乐而已呀。”
“可乐?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是捡来的对吧?可不能老喝捡来的东西……”
  灵梦用一脸狐疑的表情打量着她手中的空可乐瓶子。可乐这种东西,盛在里面的是黑乎乎的饮料,不过在外面盛装饮料的瓶子却制作得很有意思,如此可见它并没有轻视外表,我可以感觉到这瓶子里面包含着相当高的智慧。可乐和电脑真的是同一个人类创造出来的吗?。
“还有就是,昨天,魔理沙说她弄到电脑了特高兴,那电脑是这店里的东西吧?要是是她偷偷拿走的话我想怎么着也得来告诉你一声……”
“哦哦,那个是我卖掉的啦,倒不是被她偷走的。只不过,就算她有了那台电脑我看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的。我最近才有点儿明白了,那种式神和我们平时所熟知的式神有那么点儿不一样的地方。”
“外表不一样对吧?”
“外表嘛……倒确实是不一样,不过除此之外,在概念上也是不同的。通常我们所谓的式神,都是‘通过编排出一种行为模式来使心成为工具’的,也就是说,是幻想创造出了实体。”
“式神里面净是一些行为模式单一的家伙就是因为这个吧。”
“不过,我看这电脑里面并没有什么足以让它能自行运作的心存在,它从一开始就是个工具。所以据我想像,电脑是一种‘通过编排出一种行为模式来使工具成为心’的东西。也就是说,是用实体来创造出幻想的东西。”
“有点儿想像不出来呀。就好像是自己会动的人偶吗?”
“在外面的世界里是没有所谓幻想存在的,不,应该说,那里把实际上不存在的东西叫做幻想。正因为如此,所以人类们才制造出了能够创造幻想的工具吧。”
“是嘛。那魔理沙有了这么个式神,她又能让它怎样呢?”
“反正最后都得给当成个铁疙瘩一样放着不管吧。”
  ——叮当叮当
“我可听见了啊。它还没变铁疙瘩呢。”
“啊啊,你在呀,魔理沙。”
“电脑连吭都不跟我吭一声,所以我就来这儿休息休息啦。还有可乐吗?”
“可乐就像是一种药一样,可不是什么太好喝的东西哟。”
“我还以为它能跟个人偶一样方便呢。”
  魔理沙站在大门前面,就好像是刚放跑了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妖精一样一脸的遗憾。
“人偶?你以为人偶是方便的工具吗?”
“可是,不也有个家伙让人偶帮她做家务的吗?那个也算是跟式神差不多的东西吧?”
“你说什么呢?人偶怎么可能能够学会式神被赋予的那种行为能力啊?”
  似乎魔理沙又误会了一些东西,她一脸疑惑地坐到了我要卖的东西上去。而灵梦呢,她却在一旁随便地摆弄起小型的电脑来,我不禁有些害怕,因为让灵梦一摆弄,它还真没准儿就会动起来了。
“你刚才说会动的人偶就像是式神一样是么?这种事儿也许会成为现实,不过就现在的幻想乡来说,人偶要成为式神它还不够格。”
“就算是你跟我谈式神我也不太了解啦,反正就像是个使魔一样对吧?”
“使魔和人偶有相近的地方,而使魔和式神也有相近的地方。不过,式神和人偶却是不同的东西。”
“那它算是什么呀?我亲眼见过人偶按照命令活动、工作的呀?”
“人偶……它们只是被操纵着的罢了。”
  不知不觉间,魔理沙的脸渐渐地红了起来,原来是天边的夕阳就要落山了。以后白天的时间就会越来越短,而妖怪们的力量则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昨天我又稍微思考了一下关于“釣瓶落とし”的含义,我想,把秋天的日落比作井桶打水的这个“釣瓶落とし”或许指的并不是那个意思,而是一种妖怪的名字。这种妖怪会在昏暗的夜里从树上袭击人类,也就是说,也许秋意渐深的时候,也正是这种妖怪会频繁出现的时候吧。这样解释的话,就不会产生速度与时间上的问题了。
“是,人偶确实是被操纵着的,不过难道式神就不一样吗?我看好像那些式神们也都是被操纵着的呀……”
“若要让人偶活动手臂的话,你就必须要拉动连在它手上的线,若要让它看上去像是在走路的话,你就得交替拉动它手和脚上的线,若要让它看上去有生命的话,你就要拉动它全身所有的线。”
“我看的那个身上有线吗……”
“就算是没有线也没关系的,只要人偶它会动,就肯定会有魔法呀或者其它的什么力量在操纵着它。人偶要动一动右手的话,就必须要有人来操纵这只右手,而要让它们帮忙做家务的话,就得操纵着它们去做家务,这样才行。”
“真不简单哪。其实自己干家务的话不来得更轻松一点儿吗?”
“可能会吧。不过,如果能厉害到可以同时操纵多个人偶的话,虽然可能不会太轻松,但是这样却能完成一个人绝对完成不了的事情。”
“这样啊。那就是说,和人偶对话,那也只是操纵着人偶做那么个样子而已吗?那还真是一场寂寞的独角戏呀。”
“而式神呢,则是按照驱使者的命令活动的。”
“啊?什么嘛,那不和人偶一样吗?”
  灵梦面前的那台电脑仍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她也就撇下它不管,到一边儿喝茶去了。看来她对电脑也没什么兴趣。
“完全不一样。式神可以通过按照命令活动来获取新的能力,和刚才我说的人偶的例子比较着说的话,如果你想让式神活动右手,根本就不用去拉它,只要跟它说:‘举起手来’,就行了。”
“因为式神是活着的嘛。”
“仅仅是活着的话它也不会去听从谁的命令吧?要是我让你把手举起来,你会举吗?”
“那当然啦,你瞧你瞧。”
“真是拿你没办法呀。”
“那还有什么呀?要驱使电脑的话我还必须要学会些什么呢?”
  就说这会儿话的功夫,我的店里更加地昏暗了起来,釣瓶落とし开始肆意跋扈的时间就要到来了吧。当然了,这两个孩子肯定会很乐意到外面去找那些妖怪的麻烦的。
“你还缺少的呢……就是让电脑能听你使唤的能力了,也就是说,你得去见见世面啦。”
  幻想乡会迎来使用电脑的时代吗?仅从现状来看,要想让幻想乡里的居民脱离外面世界的恩惠来生活,这也许还不太现实吧。这样的话,若想要驱使这些电脑,那就只有到外面的世界里去走一趟了。
  在幻想乡,消息传播得很快,这可能是因为好奇心旺盛的人太多了吧。如果外面世界里的式神只能代替自己来搜集搜集信息的话,那么现在的幻想乡里也许并不需要它们。
  我看着那些静默不语的电脑,决心哪怕是为了自己的修行也好,哪天一定要到外面的世界中去长一长见识。幻想乡里的人们全靠外面世界的恩惠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地生活着,经营外面世界商品的我要比谁都更加清楚这一点。
  我们这些人,自我封闭在幻想乡里,只知道去索取那些从外面的世界进来的好东西,就好像是自己自立了一样。也就是说,只要外面的世界一旦毁灭,那么这就意味着幻想乡也会殊途同归。而且,只呆在幻想乡里的话,就不会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什么影响。因为幻想乡里的人们知道,只呆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里生活是最最安逸和舒适的。
  魔理沙想要台电脑,我想她无非是想让它帮忙做家务,自己好来一个大解放吧。不过在她那种产生于狭小空间的、堕落的想法面前,外面世界里的工具是不会展现出它真正的一面的吧。
  我要是能够驾驭式神的话,那么我想我的式神肯定是一台电脑。总有一天,我会向电脑下达命令,让自己掌握比现在要强大好几倍的能力。在这一时刻到来之前,就让我来学习一下外面世界的知识吧。
“你怎么啦?现在天都黑了,差不多该回去咯。虽然我还是没搞懂电脑是怎么运作的。”
“对了对了,你可不要总吃捡来的东西了哟。”
“哦哦,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呢。啊,对了,你们俩都稍微等一下,回去之前我送你们点儿东西。”
  说着我就走到厨房那边去寻找着某样东西。不错,包括我在内的幻想乡里的所有的人若要想让这种式神为自己工作起来的话,他们所欠缺的,就是更加积极的去长见识。
  我递给魔理沙和灵梦一人一瓶可乐。
待续
第15话1
P001
第15话2
P002
第15话3
P003
第15话4
P004

注释

  1. “秋天的太阳像井中吊桶一样落下”(“秋の日は釣瓶落とし‎”)是一句俗语,形容秋季的白天时间短。同时“釣瓶落”也是一种据说会袭击人类的妖怪(详见琪斯美/分析考据)。
  2. 原句为“長いものには巻かれよ”,按谚语的意思大概就是“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不过如果这样翻译的话,其中意思的细微差别会造成后面翻译的困难或前后矛盾,故此处采取了直译。


< 第14话   东方香霖堂   第16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