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16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15话   东方香霖堂   第17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5年12月16日,エルナビWEB连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16-123
第十六话(新第七话) 洛阳的纸价[1]
天狗们的办报竞赛大会呈现出了空前的盛况。而那些数不胜数的报纸也影响到了香霖堂这家店里。然而这一盛况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其中,有着幻想乡与外面世界之间的平衡带来的深刻的影响。幻想乡即将进入冬季。在如雪花般飘舞的报纸当中,霖之助要讲述一段关于纸张的故事。
  事实就是在信息的基础上建起的沙上楼阁。不经意间,定期发行的号外随风飘舞,借着人们的嘴巴,不负责任的报道已充斥了整个幻想乡。说起那些报道的内容,从旧消息到新消息、从众所周知的事情到连真实性都值得怀疑的文字,真是五花八门。
  我们所能了解到的事实,大多都是以信息为基础的。就算是哪里出了什么大事,我们也基本上没有去亲眼目睹的机会,即便是走了好运正巧置身于事发现场,我们也只能靠从旁打探出来的信息对事实进行推测。事实就是成立于这种不牢靠的信息之上的东西。
  正因为多数的事实是如此成立的,所以事实既无形又脆弱。不仅如此,事实还会因信息的变化而轻易转变。如果是你要发表一些消息的话,你就必须留意到一点,就是事实许会因你的消息而产生变化。现实中不存在只传达真相的信息。事实本身就是最高级别的幻想,是在幻想乡也没有的幻想。
  我看那些写报纸的根本没有理解这个道理。最近天狗们才刚刚举办完办报竞赛大会,所以现在这些报纸也被分发得到处都是。这个办报竞赛虽然并非是今年才开始举办的,不过今年的竞赛大会竞争空前地激烈,同时那些写在报纸上的文字也就渐渐成了流传于幻想乡的非实践性权威言论。
  可是,为什么每年都举办的办报竞赛,到今年却一下子火了起来呢?这里或许有两个原因:其一是近来连续不断的异变给写报道提供了丰富的内容材料;还有一点,这应该也是更直接一些的原因,就是突然急剧增长的纸张供给量导致的纸价下降。既然可以轻易地采购到纸张,那么报纸增多也就是很正常的了。同时,可以轻易采购到纸张这一点对我来说也同样是求之不得的。
  ——叮当哐
“真是烦~死啦!一天到晚号外号外的发报纸,这还算什么号外啊?”
“那你也别把那么多报纸拿到我店里来呀,你让我怎么办好?” 灵梦手里拿着成捆的报纸(而且还净是号外),就好像报纸就是捡来的废品一样,不过我这里可不是废品收购站,再说那些报纸也成不了商品。
“咦?你在干吗呢?这回好像不是在看书吧?”
  这时我正握笔伏在书桌前,不错,我开始写书了。因为之前纸张不好买所以一直想写也写不了,现在既然好买了,那么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来写书。
“我是想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啦。”
“那就是写日记喽?这么做能起到什么作用么?”
“因为报纸上的事儿实在是搞不清是真还是假,所以我就想把无限接近事实的信息记录下来。”
“不是事实吗?”
“一写下来的话事实就不是事实了啊,所以记录事实是不可能的。另外,你知道为什么幻想乡没有像样的历史吗?”
“因为每天都平安无事呗。历史上净是一些只对一小部分人有利而对绝大多数人都不利的东西。还有就是,就算有了什么异变也马上就会被解决掉不是吗?”
“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啦。没有历史其实有更加单纯的……!”
  窗户玻璃被打碎的声音阻断了我们的交谈。
“看号外喽—。不看的话你就没有明天啦—。”
  从被打破的窗户外面传进天狗渐渐远去的声音。
  我连忙跑到窗边向外看去,不过已经看不到发报纸的人的影子了。看来她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打破了别人家的窗户。
“真是的,号外也好什么也好,天狗发报纸的时候就不能规矩一点儿吗?”
“说来满世界送号外也挺新鲜的呢。”
  为应急,我把一张灵梦拿来的旧报纸贴在了窗户上。虽然看上去寒碜了点儿,不过这也能顶替拉窗的窗户纸了。现在这个季节风正凉,即使是这种报纸,贴了总比不贴强。
“拿报纸当窗户纸总感觉太容易被弄破了……没准待会儿还会有号外从这儿扔进来哟?”
“不,没事儿的。别看只是一张报纸,比起玻璃来,绝对还是纸更硬。”
“是嘛?”
“灵梦,为什么那么软又那么薄的纸能用来糊门窗,你就没有感到过奇怪吗?”
“不是为了采光吗?”
“要仅仅是为了这个的话,我这儿现在就有玻璃,拿来换上一块不也就行了?再说最近我也不怎么需要户外的光线了啊。”
  我向灵梦说明了窗户纸作为结界所具有的神秘性。若是想要弄破贴在窗户上的这张纸的话,就是连小孩子都能够办到。而且纸也是不能拿来洗的,所以只要是脏手摸一下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
  正因为窗户纸如此地柔弱,才正需要有人来责备弄破或弄脏它的行为。责骂在窗户边胡闹的小孩子,制止小孩子用脏手去碰窗户纸。只有这样的人在,窗户纸才能真正保证它的用途。
  基本上,在贴着窗户纸的房屋里住着的人们就自然地承担着这项工作。窗户纸有多结实,就反映出这间房屋或其中的主人有多大的地位与势力,这结实的程度也是无以估量的。
  正是因为有了窗户纸,在房屋旁胡闹的人,还有用蛮力开关房门的人也就都没有了。这若是换成了以结实著称的材质,比如铁或者石头之类的话,人类的行为就会变得粗鲁,连住在房子里的人们动作都会变得相当的大。这样一来,久而久之,再怎么结实的东西也是会被毁坏掉的。
  窗户纸有将人类危险的行为防患于未然的能力。只是窗户纸的结实程度是不一定的,它和房屋中住着的人们的力量成正比。废屋子的窗户纸连婴儿都能轻易弄破,而神所居住的神社的窗户纸,那可绝对是连成年人的力量都是无法弄破的。
“霖之助,你说的那弄不破的窗户纸上可长了只眼睛哟?”
  我一看窗户,发现贴在那儿的那张报纸上被开了个小洞,从那里正有只眼睛在往里窥探。
“——说来,今天号外的内容都有什么呀?”
  作为弄破窗户纸的惩罚,我让魔理沙又重新贴上了张报纸。
“啊啊,没什么大不了的,说是天狗的办报竞赛决出第一名了。得了第一名的呢,据说是咱们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大天狗的报纸《鞍马谐报》。”
“真是无聊的内容呢……”
“真实无聊的内容啊。”
  那个得了第一名的大天狗的《鞍马谐报》我倒是也看过,不过比起来,刚刚从窗户外扔进来的这份『文文新闻』的号外可就得算是可爱级别的了。不仅那内容夸大得和事实差出老远,而且还净是写得稀奇古怪的没事儿找事儿的报道。再有就是这些世间琐事的报道被弄得满报纸都是,仅仅是看起来好像是量很足的样子,实际上烂得很。
  只把世间的琐事堆在一起的这种做法,想来是为了让那些不认真思考事情的人们有一种自己获得了知识的感觉吧。如果说罗列出来的信息就是知识的话,那么人的知识不就和只会罗列出点儿事件来的书和报纸没什么两样了吗?我们能从书报上获取知识,那绝不是因为那上面就记载着知识。书报上所记载的,归根到底不过是用来构筑真相的不牢靠的地基,换个词说就是信息,那绝够不上知识的价值。根据那些信息来思考,这样才能使它们变为知识。先不论内容,比起大天狗的那份报来,还是《文々。新闻》各方面的考察做得较好,知识上也更深刻一些。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前提是不管内容如何。
“我说,为什么突然报纸量增加了?虽然我根本不了解,不过据说这办报竞赛是每年都搞的是么?这么说原因不光是在这办报竞赛本身了是吧?”
“这个嘛,收购纸张变得容易了这一点应该是最大的原因了。最近幻想乡的纸价正在急剧下滑,纸张正从外面的世界那边大量地涌入进来呀。”
“哦——?幽灵完了又轮到纸了啊[2]。真是想进来什么进来什么呢。”
“电脑是能够不使用纸张就可以收集信息的式神,再联想到纸张的增加,看来用纸来传达信息这件事儿可以说已经到达了幻想的领域了吧。也许在外面的世界里,写书之类的行为本身已经是幻想了。不过倒是拜其所赐,我也有了开始写书的念头了。”
“是你开始记不住事儿了吗?”
“难道写书的人大家都记性不好吗?”
“我看你也就是个蛇莓啦。”
“要那么说的话,该是日莲和尚才对吧?”
“我猜你们想说的肯定是‘三天的和尚’[3]吧。”
  幻想乡没有像样的历史,当然这不是因为每天都平安无事,也不是因为异变很快就会被解决掉。要说起其理由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因为妖怪的寿命都太长了。能成为历史的大事件,只要当事人还活着,其内容就会随当事人的喜好而不断变化,进而建立在这变化无常的信息上的事实也就无以定论。事实就是在信息的基础上建起的沙上楼阁。真假难辨的事实也总是反复着它从产生到微风一吹就土崩瓦解的过程。多少个事实的楼阁胡乱地建起来,又全都被雨水所冲垮。要想让事件成为历史,客观性是最最重要的,然而若当事人一直活着的话,那么就难免会带上一些主观的色彩,所以幻想乡才没有历史。
  我要在这些从外面世界飘进来的纸上尽量客观地记录下我眼中的幻想乡。若这些能成为历史的话,那么我开始写书这件事儿就会成为最早的历史。这最早的历史,就是幻想乡历史的诞生了。我在书的最开头写道“幻想乡的历史诞生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纸也真是太多了吧。天狗他们究竟是到哪儿去收集纸张的呀?”
“纸张增多,只能说明外面的世界已经很少再使用纸了。正像我刚才说的,用纸来传达信息本身已经成为幻想了吧。”
“那就是说他们不管什么消息都开始用嘴来传达喽?外面世界人可多了,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张嘴啊。”
“倒是,与之相反,看来从今以后幻想乡里就会开始盛行用纸张来传达消息了。”
“就像天狗的报纸这样吗?那可真是头疼了。”
“是很烦呢。”
“也是……会比较烦吧。”
  幻想乡的历史马上就要从我的手中诞生了,我所写的书将成为幻想乡史书的时代就要到来了吧。到那时,幻想乡的传统思想就会开始起步,幻想乡也会开始逐步向外面的世界靠拢。还有就是,如果我的书卖得好那我的店的经营也就不用发愁了。如果我店里卖的东西不再是捡来的,那么香霖堂作为道具店的格调也会上去很多吧。
  纸张大量地涌入幻想乡,那么幻想乡的纸价就会下降。与此同时,这里的人们就会开始写报纸或书籍,那么纸张的需求量也会急剧高涨吧。
  因为幻想乡的纸价下跌,洛阳的纸价就会上涨。在外面世界中的纸张将要消失的时候,幻想乡里的纸量就开始急剧增加,大群的朱鹮飞翔在幻想乡的上空时,朱鹮从外面世界的天空中消失,一切都是平衡的。只能看到眼前一点点地方的人类是绝看不到世界的天平的。
“真是的,哪份报纸上都净是些不疼不痒的内容呀。说是三途河的河宽[4]被求出来了,这个知道了有什么可高兴的吗?”
  魔理沙解开灵梦拿来的那堆旧报纸,看着报纸上面那些无趣的内容。
“那意思是不是要说,三途河的河宽和渡河的时间长度是等同的,所以像你这样的人类也就可以安心地去死了呢?”
“花那么长时间多无聊啊,是不是死前得拿点儿什么东西去才好啊?”
“看来魔理沙你自己也知道自己要渡的三途河很宽喽?”
“比起窄来还是宽的好啊。”
“那才不好呢。河宽说明你的人际关系不好,也就是肯相信你、借给你钱的朋友少呀。像你老是随便拿走店里的商品,那到时候三途河肯定宽得你渡都渡不完了。”
“所以才说宽才好嘛。越宽不就越能随便拿店里的东西了吗?”
  虽然报纸上的内容很无聊,不过魔理沙她们仍旧在为从中获取知识而开动着脑筋。所谓知识,只有通过自己去思考从而持有自己的观点,这样才能够被掌握。它不是写下来的东西,而是看了写下来的东西之后自己思考得来的。那些只是网罗了大量信息或事件的报纸和书本,如果你只去追捧它们的话,渐渐地你就会忘记搜集知识。只去看、只去读、只去知道、只去写或是只去说的话,你的知识是不会有提高的。
  我认为让助长了这种现状的大天狗的那份报纸得第一是不对的。只凭购买量来决定报纸的优劣这很危险。我似乎已经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类和妖怪正在误解着知识的概念。下次我得去找天狗他们说说去。
“不过呢,天狗的办报竞赛也就算是有了结果了吧?这样的话内容空洞的号外也终于可以少一些了吧?”
“是啊。而且要是再像这样定期发放号外的话,那和订阅的报纸就没什么两样了。我倒是也订报,不过他们还是会发号外来。号外还是在发生了什么和自己有关的大事件的时候发的好。”
“可是,这办报竞赛不是年年都有么?那些天狗腿快心也急,说不定他们马上就会开始为明年的竞赛做准备……”
  这时,又一份号外撕破了那层窗户纸从外面扔了进来,这也打断了魔理沙的话。她们俩表情呆滞地望着这份窗外扔进来的号外。
  我一想到也许自己得不停地重新贴一年的窗户纸,顿时轻微地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下回预告
被雪封闭的幻想乡。
那里的东西即使不变,他们的工作也是在改变的。
这一次到底……。
第16话1
P001
第16话2
P002
第16话3
P003
第16话4
P004
第16话5
P005
第16话6
P006

注释

  1. 成语,原指洛阳之纸,一时求多于供,货缺而贵。后喻作品为世所重,风行一时,流传甚广,常用此语。
  2. “幽灵”指的是香霖堂新第3话(第12话)——幽冥之光、窗外的雪的故事。
  3. 三天的和尚:日文为“三日坊主(みっかぼうず)”,指的是不少和尚,好不容易剃度出家,却忍受不了严酷的修行和戒律,很快就还俗了;形容有些人只有三分钟热度,没常性,什么事情都做不长。
  4. 详见文文新闻中关于八云蓝的报导。


< 第15话   东方香霖堂   第17话 >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