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18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17话   东方香霖堂   第19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6年06月26日,电击萌王06年08月号刊载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32-141



第十八话(新第九话) 龙的照相机

「被许多爱好者狂热支持的同人射击游戏『东方』系列。这个『东方』的外传小说,在本杂志开始连载!
原作者ZUN氏亲自执笔,由朝气蓬勃的绘师·哑采弦二所绘的插画,邀请读者前往幻想乡…。
来关注引人注目的人气小说吧!!
  报春鸟的鸣叫声响彻到店里。
  长久的冬季已经结束,色彩渐渐回到幻想乡了。被厚厚的积雪染成一片白色的幻想乡,随着春天的来访渐变成色彩鲜明的景观,同时兴奋的妖精和人类开始躁动起来了。感觉就好像混浊的世界突然空气变得清新,视野也变得明朗一般。自古把清新明朗的这个时节称作清明之日也就是缘于此啊。今年的清明是哪一天来着呢。
  本来是在写日记的,但唐突地想要把现在的季节的魅力复写在纸张上。虽然作画也可以,但对于幻想乡有更加合适的东西。那就是照片。
“——你在干什么呀?这么好的天气竟然还在翻东西”
  从店门口传来了声音。重新向店内看去,商品散乱得就如同被小偷进来过一样。我正在找一件因为不知道使用方法而收起来的道具。
“……啊啊魔理沙。你什么时候在的啊。虽然现在有点乱,但可别碰那些东西哦。因为是商品”
“你叫我别碰,但不碰的话就不能走动呀”
“……噢噢,总算找到了。我找的就是这个”
“嗯?哪个不是天狗经常拿着的家伙吗”
  我在找的道具是“照相机”。顾名思义,照相机就是用来照相的道具。
  我具有光看一眼道具就能知道它的名称和用途的能力。香霖堂的开业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发挥这个能力。尽管还不能够了解到准确的使用方法。
“我想在日记上贴一张照片。只是,虽然照相机本身很早就入手了,但完全不明白怎样用这个道具来拍照所以就闲置了”
“天狗拍得挺轻松啊?就像这样拿着……窥视然后摁下按钮的感觉。虽然由于没看过相片从那个机器里出来所以不清楚其原理”
“我想你说的一定是这个按钮,但无论按几次都毫无反应啊”
  边说着边试着摁下按钮,但仍然一声也不吭一下。虽说如果我的能力没错的话,这个照相机就应该能够用来照相的呀。
“我还彻底以为,拍照是天狗的特殊能力呢。没想到,是道具在拍照呀”
  天狗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多秘密的种族。因为栖息在人类和其他妖怪不会入足的山里,而拥有着天狗独特的社会和优越的技术。单看天狗发行的报纸,将照片成像的技术是一个谜,但更让人惊奇的是印刷术。因为那如同外面世界的东西似的大量印刷报纸的技术,除了天狗以外就再没有拥有者了。
  顺便,河童也栖息在山里,据说他们也同样地持有相当高明的技术。所谓河童的技术,是创造出精密且优秀的道具的技术。天狗使用的照相机说不定也是河童创造出来的。河童创造的道具总是很奇妙,我作为开道具屋的实在很有兴趣。
  关于河童的道具,我来日再想好了,现在还是考虑照相机的事吧。
“嗯——还是不行啊。况且我还不明白照片究竟是从相机的哪里出来的”
“说来,为什么突然想要照相了呢?香霖也要仿效天狗开始做报纸了吗?”
“报纸呀……”
  对于写报纸也是有兴趣的。如果能够写出他人能够阅读的新闻的话,就应该可以纠正对于世间中道具的错误的认知了。
  不过,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算调查照相机从而可以照相了,但对于印刷和活字可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不不,哪能那么简单地就开始做报纸呢。我之所以想要照相,是因为入春后外面变得漂亮了,我想把景色留在手头上”
“那种东西,到了来年不就又可以看见了吗”
“不要误会,想要照相既不是因为会看不到了,也不是因为总想看到。而是想要多角度地去看这眼前的景色”
  如果能够开始照相的话,平时观察事物就会以要拍下照片作为前提。这样一来,平常看到的景色就该会大大地变得不同了。更换角度地观察事物,对充实道具屋的生活可是不可或缺的。
“那么喝酒不就好了嘛。同样的景色看起来也会不同哦。话说回来我还真在意照片是依怎样的原理而拍出来的呀”
“那种东西可一点也不神奇,把看到的事物变成照片的概念是很简单的”
“是吗?如果把实际的景色照进照片的话,不就相当于有两个景色了吗。如果做一个非常巨大的照片,不就跟远处的景色取分不开了吗?然而,远处的山应该只存在一个。到底什么东西减少了而使照片上的图像增多了呢?”
“虽然减少的并不是景色,但是有东西减少了。比方说想象一下把一个镜子放在山的反方向,自己又站在其间的状况”
“可以看见自己呢”
“那个,先别管自己而是要看身后的山照在镜子里……镜子里就会映照出像照片一样的景色。也就是说,景色就算没有生物的眼睛也会映照在镜子里。然后只要把映射的一瞬间保存下来就好了。实际的景色既没有减少也没有一分为二,只是映照在镜子中的一瞬被剪取下来而减少了”
“唔——有点难以理解呢……不过既然确实有相片存在那应该就是你说的那样了。如果这样的话,镜子是平面的所以只能照出平面的影像吧。”
“不不,我认为只要稍加探究就连立体的照片也能照得出了”
  再次向店内看去,仍旧是很散乱的。然而为了向魔理沙表明立体照相的可能性,又要找某样道具,从而又要翻弄一遍了。
“找到了找到了。就是它,就是这个道具”
  我所找出的,是一个秀有龙的纹理的小箱子。将这个打开,里面放有的是拇指大的三角柱状的小玻璃。我把玻璃取了出来放到魔理沙眼前。
“看看这个”
“这块玻璃是什么啊?”
“这块玻璃是被称作三棱镜,抑或是Prism的道具。是用来给风涂色的道具”
“给风涂色?你这又开始说奇怪的话了”
  我把三棱镜持到窗户附近,即有日照的地方。三棱镜吸收了日光,光线被染成七色的了。
“噢噢,能看到小小的彩虹啊”
“就利用这小三棱镜,就可以将风涂成七色的了。要说为什么会从三棱镜中生出七色的彩虹,那是由于完全的三和不完全的七相关联的原因……”
“那种事情怎样无所谓。然后呢,用它怎么拍摄立体的照片呢?”
“……用三个三棱镜,从三方向同时着色应该就能画出立体的图像了。之后,做出保存当时的风的道具就好了。即让风静下来的道具”
“等等,话题跳跃得好厉害,虽说和平时一样。为什么从三方向着色就能画出立体图来呢?”
  魔理沙从我手中拿开三棱镜,开始从各个角度观察它。
“红色和绿色相混合成为黄色,红色和青色混合成为紫色。再配合其它的话无论什么颜色都可以调配出来。那么只要使彩虹合理地交错就应该可以自由地涂色了。想要给立体涂色的话只要有宽度和深度和高度就可以了,因此最少从三个方向照射彩虹就可以将所有的点在空中表现出来了”
“还是有些不懂呢,但总之在风中绘画,真有这样的道具的话会很有意思吧。但对于连平面的相片还照不出的家伙可谓是梦中之梦呢”
  倒也确实如此。就算原理明白,技术跟不上的话就无从实现。并且如果连在空中作画都不行的话,使风静下来的道具也便做不了了。
  然而,如果不时常思考新奇的事物的话,引领幻想乡的最先端的技术,就会都成为天狗或河童的东西吧。这不仅仅因为我是作为开道具屋的,同时也是我个人的信念。
  ——哐啷哐啷
“啊,果然在这。快到赏樱的时间了哦?”
“哦,灵梦呀。你竟然会知道我在这里”
“魔理沙能在的地方的选择项不就那么几个嘛。说来这里真是好散乱呐。难道被小偷进过了吗……啊不已经有小偷进来了呀。”
  顺便小偷是指魔理沙吧。她本人都已经不否认了,只是像小猫似的笑了下。难道打算偷走三棱镜吗?
“哎,有个小小的彩虹呢。那是什么?”
  灵梦一进来就开始物色店内散乱的物品,眼睛最后停留在了魔理沙摆弄的三棱镜上。
“这个是被叫做三棱镜的,据说是给风涂色用的。不能吃的哦”
  灵梦言毕“再说看起来好硬呢”,便看着魔理沙不时地倾斜而使彩虹落到地上,或落到我的脸上。
“霖之助,这个究竟是有怎样的玄机呢?看起来,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呀……”
  灵梦也和魔理沙一样的对抱有的疑问未经任何思索地就问了过来。首先应当认真思考,并陈述了自己的想法后再问他人是最值得鼓励的……不过还是孩子就算了吧。而且,至少比连疑问都不抱有要强多了。
“三棱镜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关键在于它是三角形这个形状的”
  三这个数字,意味着完整与调和。三脚在不平整的地方都可以保持安定,脚一旦增加到四脚以上,或两脚以下都会不稳定。就跟蛇与蛙与蛞蝓一样,三个的话相互牵制就不会发生争端,一旦两者或四者以上就会立即发生争端的。
“三个臭皮匠凑个诸葛亮。鼓的三拍子。三种神器。三日天下。没有比三更安定的数字了”
“最后那个应该不算安定吧”
  要说三棱镜的三意味着什么,只要看到它的透明度就很容易预想到了。透明是不可见之物,也就是神的象征。如果说到神社的御簾后面究竟存在着什么,其实只是透明的空间罢了。从这透明的空间感受到神,并进行祭祀的地方就是神社。然后神灵的御座即为“阿麻”。[1]
“从结论来讲的话,三棱镜的三是指神明的三处御座之所,天、海、和雨。提起这三个阿麻的话,灵梦应该知道是指哪位神明了吧”
“啊——嗯——是彩虹呐”
“……到达彩虹还为时过早。你真的有跟上我的话吗?”
“和平时一样地话题跳跃得太厉害了。能不能说明得再慢一点并易懂一点呢?”
  因为好奇心而问过来可是灵梦,自己去深入思考就好了。我可没有去配合灵梦的步调的义务。于是我没有管灵梦是否理解而继续进行了说明。
“你看,前一阵不是拿来过很大的动物的骨头吗,那个时候我不是也以同样的解释说明了那是‘龙’的骨头吗?”[2]
  三棱镜因为它的透明和三角形,就足够表现着是龙的住所。
“说到彩虹,自然就是指龙经过后留下的痕迹。所以,三棱镜中——这次是通过光,就可以做出彩虹来”
“等、等等、等等呀。说来一直当作很平常的事了,不过为什么龙会留下彩虹呢?”
  唉呀唉呀,总是遭到提问结果自己的工作根本就进行不下去。本来打算今天能够稍微查一点照相机的使用方法来着……话说灵梦不是来找魔理沙的吗?倒还真悠闲。
  看那两个人,现在就只是等待着提问的回答,自己本来的目的似乎已经忘记了
“是呀。龙为什么会留下彩虹……吗。这可是有点难的话题呢。说在前头,灵梦可能还不能够理解哦”
“别那么把我当笨蛋不可以吗。如果霖之助的说明更为细致一点的话,我肯定就能理解了”
“嗯嗯如果从结论来说的话,龙为了从完全的三的世界,创造出森罗万象来而留下彩虹”
“话题变得有够大呢”
“因为龙可是幻想乡的最高神并司掌着创造和破坏呀。跟那些妖怪比,规模可是相当的不同哦”
  在完全调和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供以产生新生事物的缝隙。天降下雨,注入海中,再由天的力量使得水从海中蒸发出来形成云。完全的阿麻的世界,就是以三个阿麻为完结的。
  龙把不调和带到这个世界中,并将世界变化为可以从不调和中产生森罗万象的样子。完全的“三”再加上彩虹的“七”,世界便成为由“十个力量”所构成的了。
“由此,幻想乡的所有物质都由十的相互作用而开始进行创造和破坏”
“哦哦,那我倒是可以理解呢。我的专职呀”
“魔理沙的专职……是什么来着?”灵梦的提问不知是真心的还是开玩笑的。
“哦哦,别看我这样,可是魔法使来着呀。惊讶吧?倒是灵梦才不象是巫女呢”
“嗯。物质及其相互作用对于魔法的使用者来说是不可欠缺的知识呢。我是知道你其实是个勤奋学习的人”
“不是学习哦。读书并精进魔法,这就是我每天的习惯活动,所以增加知识并不等价于学习”
“魔理沙这个样子原来还挺勤勉的嘛。不过有出成果吗?”
  物质是由木、火、土、金、水构成的。这五种要素经由十种力量相互作用,就会永不安定地一直变化下去。十种力量是指,木生火、火造土、土成金、金净水、水育木、木贫土、土吸水、水灭火、火熔金、金折木,这十种。
  复杂地相互缠绕的力量并不是两个物质间就能够决出胜负的。金的力量变弱了木的力量就变强。然而,木的力量变强就带动了火的力量,从而土也变强,金也就变强了。然后,金变强了木就会变弱。力量决不会安定地继续作用下去,从而各种各样的物质产生并又消逝了。
“简要地说,我之所以容易输给灵梦就是因为这种力量呀”
“你那简要过头的不服输怎样都无所谓呢。但为什么这么说?”
“那是因为魔理沙是水,而灵梦是木。水会养育木……这样的话就稍稍对水不利。不过,要不是决斗的话相性可是不差的,应该说是非常好的啊”
“我是木,魔理沙是水……那霖之助又是什么呢?”
  灵梦看起来就如同春一般,又住在最东面的神社。这便是木的象征。魔理沙的话,喜好黑色的衣物并住在不透阳光的森林中,这便是水。说到我的话……正如名字所示的,我也是水。
“从照相机的话题偏离好多了呀。都怪你们提问个没完”
“唔——有关龙神大人的还有很多都不明白呢”
“龙几乎是不会现身的呀。今天你所学到的就算不能立即理解,过些时候再慢慢思考就好了。然后,就会逐渐看懂这世界的结构。话说回来,赏樱的事不要紧吗?自你来到店里貌似已经过了好久了”
“啊啊,我给忘记了!而且今天还邀请了稀客呢”
“稀客?”
“因为今天是清明之日,所以天狗们也说要赏樱呢。我们今天也要赏樱啊……虽说其实总是在赏,那么就偶尔聚在一起搞嘛。怎么样?霖之助来不来呢?”
“或许还可以从天狗那学到照相机的结构呀”
  说的对呀,要想知道照相机的结构只要问天狗不就行了。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么单纯的事呢……等等天狗!?
“你说天狗!?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是很想参加这个赏樱呢”
“嗯,倒也猜到了会这么说。不过有天狗在的话就有纪念相片可照,很有趣呢”
“这个三棱镜我就拿走了。我试试向天狗提案下立体照相。说不定就会有立体报纸了”说完这些话,两个人就回去了。
  三棱镜果然还是被拿走了。一直在那里摆弄,想必是看上了。但尽管不是什么贵重物,可商品终归是商品,真希望她能够付钱。
  说来竟然跟天狗开宴会……有点担心呢。天狗可是无与伦比的酒豪,喝的量跟人类的酒豪简直没法比。据说其量跟鬼相比都不相上下呢。跟一位天狗还好,竟然跟天狗们一起搞宴会……
  我今天之所以不想去参加宴会,不是因为我讨厌吵闹。而是由于就算我向天狗打听,也只会被戏弄而已。”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喝酒吧。不喝就不告诉你”说些这样的话,最后我肯定就被灌到失去记忆为止了。天狗就是这样的生物。总之我先收拾一下散乱的店内,然后再看看照相机好了。只能自己研究了。
  真期待两人明天的汇报。前提是,如果还尚存记忆的话。
第18话1
P001
第18话2
P002
第18话3
P003
第18话4
P004
第18话5
P005


< 第17话   东方香霖堂   第19话 >

  1. 日语中“天”、“海”、“雨”皆可读为“アマ(ama)”。
  2. 指的是新第5话《无名之石》。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