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第3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第2话   东方香霖堂   第4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04年03月03日,カラフルPUREGIRL(Colorful PUREGIRL)4月号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8-23
第二话 幻想的鸟
来到“香霖堂”的魔理沙拿来了一样东西,那是最近在幻想乡正逐渐多起来的美丽的朱鹮。 魔理沙说那朱鹮是在博丽神社捉到的,还和灵梦提议要一起把它做着吃了。 香霖堂变得热闹了起来,而店主霖之助则思考着朱鹮多起来的理由……
根据“东方”系列原作原创的故事连载,第二话!
“喂香霖!干什么呢!今天可是例行的火锅日哟。”
  我的店门就随着这吵闹的声音给推开了。在我来看,今天倒是例行的爱护动物日。
“怎么,是魔理沙啊。一进门就说什么火锅日,什么意思嘛?”
  魔理沙把右手举起来给我看,我看见了个红白色蔫头耷脑的大家伙……
  在幻想乡有片远离人烟的魔法森林,而我的店“香霖堂”就在距那森林很近的地方。也就是说,我这是在人类的住处与魔物的栖息地之间的地方。我本考虑着建在这里的话就能与人类和妖怪都做得成买卖,结果实际上哪边都基本上没个“客人”上门。哎,倒是经常有这些吵吵闹闹的家伙们来……
“你那不是朱鹮吗?这怎么回事?”
“啊啊,这是我刚好在神社逮到的啦。灵梦说要准备火锅所以晚点儿来。”
“干吗随便就往我这里集合呀?”
“你说什么呢啊,这家伙可好吃喽。虽然看上去很丑……”
  朱鹮这鸟在幻想乡年年增长,都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天空也时常是被染成浅粉红色。不过,虽然朱鹮肉质鲜美,长相可不怎么样。做成火锅的话……会染成那种,说是浅粉红色吧,总之是近似于朱红色的颜色。说起来不太好听,看上去就像吸血鬼煮成的人类火锅一样。
“算了也罢,不过怎么突然说起要吃火锅啊……”
“那不当然的嘛?气温低的日子就是吃火锅的日子啦。”
  “这朱鹮也就是碰巧捡着的,它刚才可还挺活泛的呢。”,魔理沙边说着边随便进了厨房。
  正如字面所说,幻想乡里栖息着幻想的生物。不知什么时候,在外面世界人类的思维中,“幻想的生物”的概念已经被涂抹成“空想的生物”了。当然了,幻想的生物和空想的生物完全是两种东西。所谓空想的生物,不过是妄想、复合失败与误解的别名。而,所谓幻想的生物,是只在幻想乡才有的生物的略称。自不必说,我和魔理沙都是幻想的生物。
  可是为什么朱鹮的数量会骤增呢?这我也不清楚。难道说朱鹮也成了“幻想的鸟”么?以据我所知的那时外面世界的情况来推断的话这根本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啊,不过从那之后过了太长时间,仅用这有限的素材和古老的记忆再怎么去想像外面的世界那也不过只能是空想而已吧。把想像作为凭据的想像那只是空想。说起想像,是有空想、妄想、预想、假想、幻想这一排列顺序的。
“久等啦—,魔理沙也在吧?”
“……说什么久等啊,你突然间就来了我不连等的时间都没有吗?”
“那是因为我突然就动身了,当然没有你等的时间喽。不过,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等着啊,所谓开店不就是干这个么?”
  正如魔理沙的预告,灵梦来了。手上抱着一堆各样的东西,估计是火锅料吧。
“哦—灵梦,可让我等来了。赶快来准备锅子吧。”
  魔理沙伸出手来,那姿势就好像在说“来,给我”。
“我拿来了,给。”
“啊—?这是红酱汁。谁说让你拿红酱汁来了啊?”
“不管谁说不说,要做朱鹮汤的话肯定就得是红酱汁啊。”
“喂喂,本来就够红的锅子了求你用白酱汁好不?红汤用红酱?你是共产主义者吗?”
“要吃的又不是颜色。本来就很红的话朱鹮肉的红色不就不显眼了吗?而且你要用白酱汁的话……那不成源平之战 [1]了嘛?”
  怎么听那两位都是在看着颜色吃。话说回来,因为魔理沙抓着朱鹮,她一用力那朱鹮也跟着叫,就好像是它在回应魔理沙一样,看起来真好笑。魔理沙也肯定是故意那么做的。
“滑猪排上你要放红姜对吧?可你也往大酱面上放吗?”
“咖哩饭得配福神淹菜[2]对吧?难道奶油炖菜魔理沙你也要配福神淹菜的吗?”
“正是那白色中的赤色里才寄托着日本人的精神啊。”
“那种红白……光看我就够了。看魔理沙你哪里有日本人的精神啊。日本传统的素简闲趣你懂么?”
“我可也认为灵梦你这性子才不配过那种生活。”
“当然,我也不懂嘛。”
“反正,就那红酱汁我可做不了火锅啊。”
“不是你说要吃火锅的么?朱鹮生着可没法吃啊。”
“是那个问题吗?嗨,算啦,先把它收拾收拾吧。”
“你要决斗?”
“啊啊,那也许也不错。来干一架吗?”
  结果貌似两位商量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决定要决斗了(来我店里时就随随便便的)。规则是1对1的Spell Card战,若是灵梦赢了就用拿来的红酱汁做火锅,若是魔理沙赢了看来她就要让灵梦回去取白酱汁。白酱汁我这里倒是也有,不过看她们挺高兴的就放着别管了。再说,怎么把朱鹮做得好吃的方法的我也是知道的……
“魔理沙,还按我的老话——”
“要打出去打。是吧?”
“别管我们了,霖之助,你先代替魔理沙把朱鹮收拾一下吧。”
  两位的目的已经转变到别处去了。不管她们打的结果怎样,我自己就把火锅做好的话她们也会高兴地来吃吧。没准一开始就算计着要我来做呢,就她们的一贯行动方式我早能料到如此。她们俩经常因为一点无所谓的事儿来场决斗,而且最近更是常把飞行道具都用上,那闪得太刺眼了,对眼睛可不温柔。
  她们俩的决斗一直都是对照鲜明。比起拼尽全力的魔理沙,灵梦则打得慢条斯理儿,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性子就那么悠闲。赢家往往是灵梦,不过魔理沙也不会输太多。只是,用尽技巧和力量进攻的魔理沙和像空气一样的灵梦,你说那是硬头撞软豆腐么还是……不管怎么说,我强烈地觉得灵梦看到的东西和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东西。她就是这么个让人摸不透的人。
“太危险啦!魔理沙,那个要是打到我了你想怎样呀?真是的……”
“啊啊可恶,为什么打不到呀!”
“魔理沙的子弹总是自己就飞偏了。真亲切呢!”
“我可是直着打的呀……”
听到了两位的说话声我就去看了看状况。看起来灵梦时不时地在做着瞬间移动(零时间移动),子弹也被诱导到偏离轨道的方向上去。这还真是比较狡猾。
  不管了,这朱鹮肥得圆乎乎的看来会很好吃。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朱鹮。说起来魔理沙的话还真让我有点介意啊……
“久等啦—,我们作出决断回来啦。”
“啊啊,你们也老是让我等着。火锅已经做好了,按预定用的是红酱汁。”
“呜—,你瞧连火锅都做好了。香霖,要是我赢了你可怎么办呀?”
“我已经用最好吃的做法做给你吃喽。”
  博丽神社有一部分脱离着幻想乡,说脱离也不光是地点上的问题,它所在的是外面的世界与幻想乡的结界上。也因此,博丽神社并非是完全的“幻想的地方”。魔理沙说是“在神社捉到的”朱鹮,也许它是外面世界的东西也说不定。看来朱鹮还不是幻想的鸟[3],我也少许地安下了心来。
第三话待续
第3话1
P001
第3话2
P002

注释

  1. 源平之战:源氏与平家的战役。源氏军队的战旗是白色的,平家军队的则是红色。现在用这个代指红色和白色。
  2. 福神淹菜:是一种把白萝卜、茄子、莲藕等代表七福神的七种蔬菜切碎、用一种类似酱油的作料淹制的泡菜。
  3. 本话在2004年3月3日连载,2003年10月10日日本纯种朱鹮灭绝,但在1981年中日朱鹮保护交流合作就已经开始,中国朱鹮在日本人工繁殖,数量持续增加。现在中国日本均有朱鹮生存


< 第2话   东方香霖堂   第4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