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香花/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
六十年ぶりに紫に香る花 (ろくじゅうねんぶりにむらさきにかおるはな,Rokujyuunennburini Murasaki ni Kaoruhana
半官方合辑Fanbook东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中包含的小说。
由ZUN亲笔书写的官方小说,书籍的名称是与小说的名称对照的。
讲述了与官方作品东方花映塚相关联的故事,照应并补充了东方花映塚的剧情(阐述了四季线的灵梦对话中提及的某些设定。)
该合辑本于2005年10月1日发售。

  • 在书中的位置:第171-177页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内容

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
ZUN
  无缘塚的风,从刚才开始就停了。没有风也不觉得热也只有现在的季节了。再过一个月的话会热得受不了吧。风是停止了,但这里的樱花花瓣并没有停止散落。没有声音,静静地散落。是要急着散去些什么东西吗。这么快散落,从归还到泥土的时间来看,一天两天都只是一瞬间。
  我只是想,这次花的异变也终于能恢复原状了吧。那也是应该的,这样开花的异变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是过去也看到过很多次的事。不,是应该看到过。所以看到生出来没多久的人类发生大骚动,觉得挺滑稽可爱的。
“哎呀,这次又怎么了。连‘你’也出来了……。花没有复原不是我干的喔?”
“哎呀这不是灵梦吗,这个,不是谁也没有说这是你干的吗。怎样了?开始每天行善了吗?”
  灵梦“什么啊,连你也象那家伙那样说了”这样说,眺望樱花。说起来,那家伙,是指谁呢?
“灵梦到无缘塚这里还真是少见呢。神社的樱花还要比这里的樱花华丽好看很多的说……”
“又不是来赏樱花的。我是来确认这花什么时候散掉,什么时候恢复原状的。”
  灵梦看着樱花,还在继续散落着好像还需要很长时间,叹了口气。在无缘塚盛开的“紫色樱花”是罪的思念开放的后悔之花。这次,不知道是不是记错了,看上去比六十年前那时侯的樱花量更多了。
  没错,的确是和这次花的异变同样的异变,六十年前也发生过。大概是那样吧,一百二十年前也是一百八十年前也是,比那更遥远的过去也……应该发生了同样的异变。
  比六十年前还久远的事情,过了这么久已经连记忆的碎片都没有了。只是记得六十年前发生过的异变。
“我是这么健忘的吗?”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来走去干什么啊?像痴呆老人一样。”
“是呀!可能已经痴呆了。”
“这个,就算承认了也不好回答啊。”
  灵梦只是说了那些,有什么头绪也不说就走了。看到那样,我相信灵梦已经注意到异变发生的原因,就稍微安心了些。
  我看着紫色樱花无声散落,确实感受到了六十年前的记忆急速地消失了。虽然不情愿也明白过了六十年会变成这样,实际上感受到了却想起了一些不安的事情。只是,并不是全部记忆都消失了。只有“记录”里留着的东西留了下来,其他的“记忆”都消失了。
  在记录里留下的发生过的事。那就是说历史。六十年在境界里留下的东西就只有变成历史的东西,历史就是非日常聚集成的东西。顺便一提非日常是停止了的时间,由于那样,比六十年更久远的时间停止了。换句话来说,时间进行的日常的寿命只有六十年,六十年前的记忆消失,是因为日常的寿命尽了。
  那么为什么,那周期是六十年呢。六十年前也想过同样的问题,虽然好像答案也出来了,大概我变得痴呆了稍微想不起来。滑稽可爱的人类们,会知道为什么是六十年吧。
  稍微在意巫女之外的人类在干什么,到人类有可能在的地方去看看。
“哇!谁啊?怎样来到这里的?什么啊,原来是‘你’啊。”
“怎样?魔理沙。六十年哦?知道吗?”
“什么啊,突然在家里面出现来禅问吗?真是外表和里面都是神出鬼没呢。”
  魔理沙的家,是在魔法森林的深处。魔法森林不会有花开,像往常一样让人觉得可怕。这里的时间不会停止。就是说,其实这里是没有历史的。
“哎呀,收集了很多花呢。”
“啊啊,因为这么多花开了很少见的,所以趁现在收集最好看的花。”
“是吗?对你来说是很少见吧。”对人类来说,这次花的异变很少见吧。六十年,对人类来说稍微太长了。
“一边说一边转来转去很奇怪的,不过算了。那,六十年又怎么了?”
“六十年之后你在干什么呢?”
“六十年后吗。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因为不是像你这样的妖怪。”
“为什么花每六十年才像这样开一次,你知道吗?”
“六十年一次?说竹子的花吗?是啊,不是因为之后的五十九年都在偷懒吗?”
  魔理沙没有说什么有用的东西,我也稍微灰心地去找下一个人类。森林还是只存在着日常,换句话来说是只存在着普通。理解不了这次的异变也是没办法的。
“哎呀,‘你’从哪里进来的?”
“怎么样?咲夜。六十年哦?操纵时间的你应该知道吧?”
“就算突然间这么说……”
  这里是位于湖畔上的红魔馆,红色恶魔栖息的家。虽然那个华丽的壮观和幻想乡不是很相衬,但这种程度自我完善的地方很少有。内部不受外面的影响,也没有对外面造成什么影响。咲夜是在那里工作的女仆。
“真吵呀,这里。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现在的花很漂亮,大家稍微活跃了。”
“在建筑物里面的话,那漂亮的花也看不见了吧?”
“其实,切落的玫瑰花又开花了。发生了那样的事的话,那是会变得活跃的吧。”
“玫瑰也复活了呢。”
“玫瑰也,难道,其他的什么也复活了?”
“说起来,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开花,知道吗?”
“六十年一次?说什么花?”
“现在发生的花的异变,是六十年一次,重复发生着的异变。”
“是吗?那样的事,那个人说了吗?那,为什么是六十年一次?”
  那个人,是指谁呢。稍微有些在意,比起那个,还是优先戏弄眼前的女仆。
“那是我在问你的。”
“是呀,不是因为制造花的异变的犯人被打到五十九年醒不来吗?”
  咲夜也没有说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又稍微灰心地接下来到访那孩子那里了。虽然那孩子不懂得理解复杂的事,但性格很正直,所以有时会说些很有趣的东西。那孩子住在死者居住的世界。
“咦?这么白天就来了很少有啊。幽幽子小姐的话正在睡觉。一定。”
“不是,今天是千里迢迢来到冥界找妖梦的。”
“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冥界。和现界的空气和温度都不同。不过现在比起那个,有东西看起来更加的不同。
“那个世界虽然没有开那么多花……现在,注意到这个世界的花发生了很严重的事了吗?”
“呃——,当然注意到。虽然幽幽子小姐没有说什么,觉得稍微有些可疑就一个人出去调查了。”
“哎呀,不是很能干吗。不过,关于异变,为什么幽幽子什么也没有说,不在意吗?”
“有些吧……。不过,因为幽幽子小姐一向是什么都没有说的……。”
“哎呀,要不要告诉幽幽子呢?妖梦说了这样的话。”
“啊,不不,只是开玩笑的。”
“说起来,知不知道为什么幻想乡六十年开一次花呢?”
“真是很突然呢……。六十年一次,唔,好像在哪里听过。”
  冥界吹着令人舒服的风,摇动着已经完全散落的樱花树的枝条。第一次对樱花散落染上绿色有了生的感觉。比起现在的幻想乡,冥界更加让人感觉到生,这也太讽刺了。
“虽然好像在哪里听过六十年一次这句。难道,每六十年一次发生和这次一样的异变吗?”
“哎呀不知道吗?”
“我又不是那么早以前就出生了。”
“现在也不是生的吧?”
“啊——,是啊。六十年前还没有生出来,所以就算说每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也不会知道。”
“那么再问一次。知不知道为什么幻想乡六十年开一次花呢?”
“都说了不知道了——”
  妖梦也不行吗……。果然人类——虽然妖梦是半个人类,活的时间不长所以知识和经验都少。对于突然之间的问题,有趣的东西一点都说不出来。仅存的六十年前的记忆里,记得当时也对人类问了同样的问题。那时人类怎样回答的已经不记得了。不过,总觉得那是更好的回答。
  那是,时间造成的错觉吗。我们妖怪的时间比人类的时间流动慢很多。即便如此,果然还是会对记忆中的过去进行美化。那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对所有的生物来说,活着就是苦痛的积累。不能美化过去的话,会变成被“那时侯更严重,比起那时候现在是好很多了。”这种放弃的想法支配。生物会向坏的方面发展吧。美化过去,是生物为了长寿必须做的事。做不到这个的话无论过多久也只能看到过去的坏的地方,好像这样的人会没有未来。
  我告别了在庭子扫地的妖梦,问应该知道答案的幽幽子也没有意思,所以没有见幽幽子离开了冥界。
  我再次回到无缘塚,眺望紫色的樱花。总觉得刚才遇见灵梦的时候的樱花更漂亮,那也是美化过去的生物的特性吧。
“终于找到了。刚才到哪里去了啊。”
“哎呀?不又是灵梦吗?刚才不是回神社了吗?”
“觉得问你的话,会更加了解这次异变的事,所以立刻赶回来了。然后你又不在……到底去了哪里啊。”
“只是稍微去散步罢了。”
“散步,你一瞬间就去到哪里都可以了,说是方便还是说是令人头痛的好呢……”灵梦这样说着,坐到了紫色的樱花树下。
“辛苦了,怎么累得直不起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的说,不是要问我些什么东西吗?”
“没什么,虽然没有具体的问题,关于这次花的异变知道什么的就告诉我吧。不,原因虽然是感觉到了……总觉得原因不能作为解释。”
“是吗。那就稍微告诉你吧。关于外面的世界和这次花的异变的事。”
  我是可以操纵一切境界的妖怪。那力量,幻想乡也好外面的世界也好,这个世界也好那个世界也好,人类也好妖怪也好,白天也好黑夜也好,都没有关系,而且,可以把所有的结界变无。这样的我,有打算告诉灵梦这次的异变的事,恐怕这是独一无二的机会。对人类来说六十年很长,大部分的人类,这次的异变一生也只能体验一次,这次的机会不把握好,再也没有办法告诉眼前的博丽巫女了。本来,那样的事不是以“适任”的妖怪的我来干的事,算了反正好像挺有趣,带着想要捉弄巫女的心情说出了外面世界的事和这次异变的事。
“呼唔。虽然不知道到哪里为止是真的,好像很严重呢。外面的世界的人类也是”
“今年,对外面的人来说是特别的年哦。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是特别的年的六十年后吗?”
“那是什么啊。那么,不是每隔六十年都有特别的年来了吗。”
“已经来了,或者一直在来着。”
“怎么也信不过你说的话呢。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大地震?幻想乡不是没有震吗。外面的世界发生海啸?就算是地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生。而且是台风洪水?什么时候开始日本下了那么多雨啊。还有战争和随着发生的非人道行为?虽然不知道随着发生的非人道行为是什么,战争什么的那么旧时代的事情……现在外面的人类不可能做吧?因为……外面的文明远远比幻想乡先进。实际上那先进的文明的道具不是经常掉到店里吗?”
“不是掉到店里吧。店里的道具不是掉出来的,而是掉了东西的哦。”没有看见灵梦明白,我那么的不值得信赖吗……
“那么,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呢?”
  我呆住了,可能被紫色樱花展示的深重罪孽的壮观所惊呆了。我打算用来问灵梦寻高兴的问题,居然被灵梦反过来问了。
“是,是呢。那不是五十九年花都在偷懒,五十九年都在睡觉吧。”
“那是不可能的吧?”
“那是……”
“哎呀,在这种地方幽会?或者说有什么密约?”
  突然听到的声音,那种稳重的语气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在想象将棋呀。说起来还真是少见,幽幽子居然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墓地。”
“想象将棋是什么?”灵梦这样说着,脸上明显是麻烦的家伙出现了的表情,又坐到了紫色樱花树下。
“下将棋,把对手接下来的行动想象到几步以后,在其中发现最妥当的一步的游戏吧?那么,一开始就只在脑子里下棋的话就好了。实际上就算不摆棋子,只想象所有的对方的行动,也有全胜的自信。”
“在说什么啊~,那是只在脑子里下棋的话,不就一定是自己胜利吗——”
  灵梦的战意完全丧失转过身去。难得我想告诉她“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的说。
“说起来,‘你’?现在,幻想乡不是很多花吗。这是为什么?”
“不是认真地问吧?幽幽子”
“嗯。有一成认真。”
“哎呀,很认真呢。六十年前的事,还记得吗?”
“昨晚吃了什么也想不起来的说,你说呢。”
“昨天和六十年前也没有什么大差别吧?怎么,昨天也想不起来了吗。那就没办法了。”
“那么,六十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六十年前也发生了一样的事呀。”
“是吗?想不起来了。”
  是啊,我也一边说话一边确切感觉到六十年前的记忆消失了。
“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地反复发生着花的异变呢……”我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拼命想要想起来。为什么呢?六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呢?根据仅仅留下的六十年前的记忆,六十年一次……。
“六十年呢……。是了!六十年前发生大事了。冥界被平时几万倍的无数幽灵占领了。那时侯,花有开吗?稍微记得不是很清楚……说起来今年也是幽灵很多呢。”
  是吗……现在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会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然后,为什么忘掉了的东西也想起来了。
“六十年。那是幻想乡的自然所拥有的属性全部组合,环绕一周所需要的年月,虽然告诉连昨晚吃了什么也忘掉的幽幽子可能没有意义。”我嘴快地说出来了。那是因为想在还没忘掉之前说出来。
  试着想起来,什么有趣的东西也没有。所以忘掉了。是平时没有注意到的知识之类很快忘掉的东西。或者说这么无聊的知识不可能过了六十年还记着。
  看向灵梦,已经对我们的高深对话完全没有兴趣,在樱花树下发呆。现在的紫色樱花不是普通的樱花,是为罪的思念所盛开的樱花。由于那样,在这里发呆稍微有些危险吧?虽然是这样想,觉得灵梦发生什么事都是自作自受,不管她了。
“幻想乡的自然,有三系统完全不受干涉的属性。那三系统全部的组合可以说明自然的全部。”
“是那样吗?自然的三系统的,是什么?樱花和樱饼还有柏饼吗?”
“遗憾。三系统呢,首先是太阳、月亮和星星的一系统,太阳有吸引人的绝对的魅力,拥有能把月亮和星星遮盖住的傲慢。月亮通过圆缺改变自己的姿态,拥有协调性和优柔不断。然后是星星,不动的北极星、展示让人迷惑的行动的惑星、只有一瞬间能看见其姿态的流星,拥有多样性和非协调性。这太阳月亮和星星,三个合称为‘三精’,那是表现自然的气质的属性的一系统。”
“是吗~。好像说话会很长坐下来可以吗?”
“不行呀。不快点说的话,会从我的记忆里消失的。”
“可惜,已经坐下来了。来,请继续吧。后面的二系统是什么?”
“三精的下面,就是很熟悉的‘四季’了。这是意味着诞生的春、意味着成长的夏、意味着成果和衰退的秋、还有意味着死的冬四个季节。表现出生命的流程的属性的一系统就是四季。这方面幽幽子明白吧。”
“看呀,樱饼——。在家的户棚里放着的偷偷的拿来了。”
“是吗。接下来最后的属性,是物质的属性。没有形状的激情的火。把全部归还为虚无的水。力量强大而温柔的木。冷冷的沉默的金。然后,成为所有的东西归还的终点的再生的土。这个五行就是最后的属性的一系统。”
“啊啊,糟了。忘了带茶来。”
“这三个系统,表现了气质、生命、物质,这些的组合能表现出全部的自然。还有,那个组合的种类……三精、四季和五行相乘的数字、就是六十呀。”
“真不愧是你。数学很厉害呢。”
“这种程度的乘法谁也能做到吧?难道对幽幽子来说很难吗?”
“很难哦~”
“这,不是还没有说完吗?自然,是三系统独立轮流回转获取平衡。即是,日、月、星、日、月……这样每年属性变换,同样的,春、夏、秋、冬……、火、水、木……、这样变换属性。那样的话会变成怎样?会六十年内全部组合回转一次呀。”
“那么?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开花呢?”
“今年,是日、春和土组合的一年呀。那是六十年才发生一次,而且那个所包含的意义,就是万物的再生。”
  说到这里,好像感觉到了很强大的气行动了,眼前的紫色樱花恐吓着一样散落着,是注意到了那股强大的气吗,我的话全部都没有听的灵梦站了起来,环视四周。
“幽幽子。这股气是那一位的气吧。”我凑近幽幽子的耳朵这样说。”
“那一位?唔,是谁呢。不过,好像有些明白了。”
“一定是来看罪孽深重的紫色樱花的。那一位是不可违抗的,先离开这里比较好吧?”
“从刚才开始就在想了,紫的樱花,就像是你的樱花,很有趣呀~。说明自己罪孽深重。是吧,紫?”
“哎呀,真是失礼,我没有做紫色樱花那么多坏事啦。”
  这样说着,在警戒着附近的灵梦的斜视下,聪明的我和幽幽子离开了无缘塚。
(东方花映塚Extra故事待续,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