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ZUN/游戏的修罗场6

来自THBWiki
< ZUN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本次访谈刊载于にじけん(Nijiken)的合同志游戏的修罗场6。
  • 翻译:京都人形
  • 协助:atrican(术语指导),霜月(代码录入)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zun氏 访谈

采访对象: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zun氏(以下略称zun)
采访者:出水洸太郎(以下略称出水)
本次向以东方Project而著名的zun氏,采访了关于东方使用的弹幕脚本以及对于游戏的看法等话题。

zun
总之,先要点喝的吧。没有喝的也聊不起劲……。

(于是,要了啤酒)

弹幕脚本

zun
那么从何说起呢。
出水
啊,在黄昏酒场1的时候后记里有句「弹幕脚本好可怕」的评论,我就想问问这方面的事情。
zun
正好,我也把那个文件带过来了。
出水
那么,就看看那个吧。我让我的笔记本电脑开机。
zun
这是神灵庙5面BOSS的脚本。
出水
笔记本里要是有完整的神灵庙游戏就好了……。但是,那就只能用键盘玩了。
zun
用键盘玩只能是更难。(笑)
出水
但是,键盘党也有很多啊。
zun
因为用键盘可以更精确地斜向移动。手柄的话不自觉地就斜了。
出水
982的时候我是在键盘旁边放个摇杆,只有在低速移动的时候用键盘的SHIFT键。
zun
98的时候啊~,因为没有按键所以没法设置低速移动的按键3呢~。我就是一直用键盘玩的……。现在也一直是用键盘设置的。
出水
啊,PC准备完成了。

1吞兵卫会制作的STG。东方Project使用的引擎为其游戏母体。现在已经成为免费软件,可以下载。 http://alcostg.amatukami.com/
2指PC-9801。被称为东方旧作的5个作品在此平台上公布。
3使用游戏手柄的时候,由于硬件限制只能识别2个按键。那2个按键由于分配给了射击和Bomb,低速移动只能使用键盘。


zun
我尽可能地考虑如何才能写得少。我给予弹幕各种各样的参数来让它们运动。其特征应该是无论什么样的参数都可以加入对应不同难易度的值。不必使用if文来分配,很方便。
出水
这很有意思。

func:Boss1_at(float rd2)
 @set_et(0, ETON_CIR, ET32H, BLUE32, 20:32:42:58, 1, 0, R_10, 3.1, 1.0)
 @exi_effon1(0)
 @exi_spup(0, EX_WAIT, 90, -3.0/120.0, NEG)
 @exi_delay(0, 60(
 @exi_spup(0, EX_WAIT, 120, 6.0/120.0, NEG)

 et_ofs(0, 0, -24)

 float r = RDEG
 float rd = 0
 
 Times(10){
   //
   et_r(0, r, R_20)
   r += rd
   rd += rd2
   et_on(0)
   wait(10)
   }
end

这是物部布都最初的弹幕的脚本。灰色的部分,是对应不同难易度的参数的部分。写下4个数值并用逗号隔开,就分别成为了EASY,NORMAL,HARD,LUNATIC的值。在这里,EASY中是20方向的同心圆弹,在LUNATIC中则会成为58方向的同心圆弹。以下左为EASY,右为LUNATIC的照片,同心圆弹的弹数发生了变化。

游戏的修罗场.jpg

zun
有时也会在命令之前写难易度。这种情况下可以达到EASY和NORMAL是这样,HARD和LUNATIC是那样的效果。
# 第三阶段符卡
func:BossCard3()
  @CardStart()
 
  interrupt(0, 0, TIME_CARD2*60, "Boss4"                # 死了的时候
,EN:cardE(CARD_ST5_3E, TIME_CARD2*60, SCORE_CARD1, "炎符「废佛之炎风」")
,HL:cardE(CARD_ST5_3E, TIME_CARD2*60, SCORE_CAED1, "炎符「火烧樱井寺」")

(以下割爱)

根据EASY,NORMAL和HARD,LUNATIC符卡名会发生变化的部分。由于没有if文,很整洁。

zun
创作这种语言是很快乐的事情。
出水
我听说过去您都把BOSS这部分硬编码4,现在都是这种感觉了啊。
zun
你说的那个过去也是指98的时候了。那个时候还可以一次性使用,但是后来逐渐一次性不了了,于是使用脚本就更加轻松起来了。
出水
脚本的话不用重启程序就能测试,很方便呢。
zun
我会进行硬编码的只有游戏的系统这部分。那个部分不会再在别的地方用到。既不全是脚本,也不全是硬编码,保持二者之间的平衡是很好的。
出水
打倒敌人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zun
啊,那个的话会在开头写上这种函数5。到达指定的时间,或者被打倒,就会跳到这个函数上去,这种感觉。
出水
原来如此,大致开始明白了。其他还有什么呢。
zun
频繁使用的是随机数。随机数会编入变量之中
用大写字母写着RI或者RF的就是随机数。因为RI是整数,所以不太经常用吧……。RF的话就是0~1的浮点数,RF2的话是-1~1的浮点数。一个一个都呼出函数是很麻烦的。
出水
确实,因为频繁使用随机数所以不做成函数,这点很有意思。只要有0~1和-1~1就大致上足够了。

4指将数据直接写入程序之中。这次作为脚本的反义词使用。
5指interrupt函数。请注意下一页的源代码的开头部分。


# 第二阶段符卡
func:BossCard2()
 @CardStart()
  
 interrupt(0, 0, TIME_CARD2*60, “Boss3’)    # 死了的时候
 cardE(CARD_ST5_2E, TIME_CARD2*60, SCORE_CARD1, "投皿「物部氏的八十平瓮」")

+60  : nop
+60  :nop
 clip(0.0, 128.0, 96.0, 64.0)

 float x,y,r <== PI/15: PI/15: PI/19: PI、23
 int max <== 19: 32: 40: 48

 I0 <== 9: 19: 24: 33
 while(1){
      @EffChargeCyan()
      anim_at(0)
      wait(60)
      BossCard2_at(r)
      wait(40)
      anim_at2(0, 2)
      r *= -1
      rot_r(120, IT_SIN_DI. 1.0)
      wait(140)
      
      if(I0 < max){
      . IO += 2
      }
  }
end

func:BossCard2_at(float rd)
  @set_et(0, ETON_FAN, ET32A, BLUE32, 1, 1, 0, R_10, 0.3, 1.0)
  @exi_effon1(0)
  @exi_spdown(0)
  @exi_ref(0, EX_WAIT, 1, NEG)
  @exi_on_br(0, ETON_RANDOM, ET16E, BLUE_L, 10, 1, -PI, PI, 0.5, 2.0, 6)

 @ex_effon1(0, 6)
 @exi_not_out(0, 180)
 @exi_spup2(0, EX_WAIT, 120, 0.1, NEG)
 et_ofs(0, 0, -16)

 float r <== AIM + rd*5: AIM - rd*5: AIM – rd*5, sp = 1.0, sp2

 times(I0){
      et_sp(0, sp, 0)
      sp += 0.2
      sp2 = 1.3 + RF2*0.2
      @ex_spup(0, 9, EX_WAIT, 120, sp2/120, R_D+RF2*R_20)
      et_r(0, r, R_20)
      r += rd
      et_on(0)
      wait(1)
    }
end

将盘子扔出去,盘子打到画面边缘时反弹弹就会倾泻而下的符卡投皿「物部氏的八十平瓮」。IO的值代表扔的盘子的数量,每次增加2枚。正如访谈中所说,每次使用RF2这个变量时都会在-1~1的范围内返回一个随机浮点数值。

zun
能让我关照到如此细微的地方便是脚本的好处。而且因为做得很简洁,所以很快。虽然没什么通用性。呼出这个的又是别的敌人。有一个看不见的无敌的敌人,它来呼出这个。
出水
那也就是说还有管理杂鱼战的敌人这种感觉吗。有一个无敌的敌人……。
zun
对对,一启动就会有一个叫“main”的敌人。很有C语言的感觉吧。
出水
是啊。中BOSS之类的是怎么处理的?
zun
有一个一直等到中BOSS死掉为止的命令。如果是BOSS,应当有一个等到对话结束为止的函数。
出水
看着这些就想把对话场景也加入脚本之中,但是没有呢。
zun
对话有单独的一个脚本。有像表情转换这样的指令,如果文字是以全角开始的就会被当成是对话内容,这种感觉。
出水
原来如此,还准备了一个专门用于对话的脚本啊。感觉那样做起来更简单,很棒呢。
zun
这些东西我也是在每次制作过程中加以改善的。这也是很愉快的事情。通过改进,亲自使用成长了的脚本也是令人高兴的。
由于没什么通用性,所以没法将其公开让大家使用。感觉公开了之后会出现各种缺了点什么的东西。而且不论用这个制作什么,也只会是东方。
出水
确实,东方有种“是那种感觉”的要素在里面。
zun
“是那种感觉”的感觉也可能是脚本导致的呢。
zun
啊,请再来一杯啤酒。

何谓游戏的卖点

zun
98的时候我可是拼了命的啊~。我想那是在游戏的制作方法方面,拼命地寻找现在什么样的游戏是好游戏的状态。想制作个卖点。那个时候没这种概念,总之技术本身就直接成了卖点。弄出在98中最多的子弹吧,之类的。我努力地研究了那方面。因为我是上了大学才首次接触编程。既没有互联网,想要找书也找不到什么书6
出水
那时候确实没什么好书呢~。

698的很多功能、原理都是非公开的,大多数都需要亲自摸索。因此也没什么好书。


zun
全都是反复试验。于是,逐渐搞明白了。我最初是从C语言开始的。但是,完全搞不懂。最先接触的是TurboC7这点可能不太好。
出水
咦,咦,咦,请等一下。TurboC不是不错吗。
zun
因为啊,用TurboC制作,即便是什么也没有写的程序不也会出来一个很大的可执行文件吗。于是,我非常在意那一点……。所以,我学习了汇编8,感觉这个更好理解。
出水
啊,去那边了啊。
zun
最初是用C语言写的,后来开始使用汇编,到了第5作的时候基本上都成了汇编。
出水
啊~是这样啊。
zun
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写子弹的时候只用了两种颜色,却使用了自修改代码9
出水
使用自修改代码了吗。那可真厉害。
zun
使用自修改代码会出现各种问题。现在做不到了~。
作为当时提高了这种技术的结果,它就成为卖点了。现在就不会这样子了。3D的话会有漂亮的渲染技术在里面,但大家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出水
是啊~。最近的游戏画面都非常漂亮,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惊讶了。
zun
在幕后却有着惊人的技术。过去自阴影10之类的是难以想象的,现在却都普普通通地在做。
出水
自阴影,变得简单了呢~。只需要在引擎的选项里面点几下。
zun
但是,这也是因为有着前人的智慧。PS2上出三国无双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效仿他们在游戏中出现如此多的多边形模型。所以这就成了卖点。
出水
那个真是厉害啊。

7Borland制作的C语言编译器。在当时由于能够高速编译、生成高速运行的程序,该编译器广受好评。
8和C语言相比更接近于机器的语言。虽然写出来的程序很难阅读,但可以写出比C语言效率更高的程序。
9让程序修改自己的代码的技巧。详细后述。
10阴影(shadow)可以投射在多边形模型自身上的功能。和通常的阴影比起来相当麻烦。


zun
再古老一点,最终幻想出在SFC上的时候,画面是其他公司难以想象地精美。明明色彩数很少,却有渐变色的窗口。那个太厉害了。那个本来是难以实现的,是利用水平消隐11硬做出来的。
出水
啊~,那是那么做出来的啊。
zun
但是放到现在这都是理所应当的了。现在说到窗口就是渐变色的。技术是卖点,虽然现在很难实现了,但是卖点本身却更好做了。如今,游戏都是乱七八糟的状态,程序和图像分开了。我不认为这是件好事。游戏就是游戏。最终负责人可能会分成几个人,但制作的时候可不能分开。这么做就能成为卖点了。只要制作有一体感的游戏就可以了。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游戏业界就那个了,所以我对今后有些不安。
E312也不怎么成为话题。
出水
确实欠缺一种热情呢。也有家用机游戏都转向社交游戏了的原因。
zun
但是,我也不能说我讨厌社交游戏呢。卖不出去可不行,卖得出去就说明玩家都期待这种游戏,但我是不想制作的。
我觉得游戏是文化。虽然过去人们都说和小说比起来漫画根本算不上文化,但我认为现在漫画也是文化了。游戏也一样,我想社交游戏也是这样,但是它不妙的地方是和钱联系在一起。和柏青哥没什么区别。
社交游戏出现在游戏业界会让人觉得“原来那也是游戏啊”。如果人们开始限制社交游戏,对整个游戏业界来说也是有害的吧,我比较讨厌这一点。
游戏没能成为文化是没有公共机关设立奖项。现存的奖项都是某个企业私自设立的,关系到企业自身的宣传,作为奖项来说没什么意义。
出水
确实按照现在这样子游戏业界很有可能会灭亡呢。
zun
同人游戏都转而成了社交游戏,或者同人游戏被人们弃而不顾,被人们说成是普通的过时游戏,我不愿去想象这种事。
出水
虽然由于iPhone,人们更容易制作小规模的游戏了。
zun
用户也不会买啊。

11水平消隐间隔。详细后述。
12Electronic Entertainment Expo的通称。在美国举办的世界最大的游戏展。


出水
和先花的85日元比起来后来花的3000日元13更好花呢。
zun
我也讨厌这种模式。会写免费的人都是些令人讨厌的人,再没有比免费更贵的东西了。故意写免费就说明这是收费的吧,我是这么想。并不是因为收钱,而是因为想要骗人才让我讨厌,总感觉那些人都心术不正。

我觉得把开发时的开销全都强加于玩家身上都可以。

出水
从现状来看那是很难的。
zun
没错没错,所以我总说,还是同人游戏好。又便宜。也不用花额外的钱。大家要是都这么想就好了。
zun
啊,请再来一杯啤酒。

游戏的制作方法

zun
对我来说,无论是制作程序还是绘画还是音乐,都没有一个一个做的感觉。我想制作的是游戏。因为制作游戏需要,所以我会编程也会画画,还会创作音乐。我还会写剧本。这些都是必要的。那么,要是有人问什么是制作游戏,我会说“不就是企划吗”。
出水
企划!
zun
虽然我说得可能有点抽象,游戏就是大家觉得好玩的东西。那不就是企划吗。大家都需要成为制作人。
出水
需要综合地看游戏。
zun
但是大概制作同人游戏的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感觉都会想,我的游戏是才是最好的。
出水
怎么说呢,我觉得某种程度上那个要素是必需的……。
zun
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去想自己要制作些什么,为了制作那个需要些什么。技术渐渐地就会掌握。然后,你只需尽力而为。反正无论花多长时间也未必能制作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东西,那样的话还不如能出多少是多少,这是我的想法。
出水
原来如此。
zun
过去有很多未完成的大作呢。不知出了多少个体验版。
出水
呜哇~,对一部分人来说那可是很不好听的话啊。(笑)

13课金的最小单位。什么,没那么多?是吗?


zun
从制作者本人的角度来看,一定是因为自己不满意才说是体验版的吧。但是,如果截止日期已经到了,直接当成是成品就好了。对我来说,这是成长的阶梯。
所以,我对于已经完成的东西没什么执着。 不能总是看着过去制作的东西,说哪个哪个制作得好。
出水
人们都说制作了很多东西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对过去的作品感兴趣。
zun
想要享受过去的故事,就应该和朋友聚在一起时说“好怀念啊~”。这和“过去更好”这样的吹嘘不同。不如说“那时真辛苦啊~,真快乐啊~”更有趣。要想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年轻的时候就一定要多做点事情。如果总是说“自己还不行~”,就连享受回忆也做不到了。
出水
是啊,万事贵在挑战。
zun
学习探讨会最近也很流行,要我说的话,很多人都以在那里发表游戏为目的了。我觉得制作游戏才应该是主要的。当然,在那种地方发表作品也很令人愉快,但不能让它成为目的。
出水
呃……那个对于一部分人来说也是不太好听的话……。呃~,啊~,杯子有点空了呢~。
zun
是啊~,接下来喝点什么呢~。

懒洋洋酒桌闲聊

zun
(看着菜单)我喜欢贝类。我喜欢把扇贝晒成干或者烤着吃。
出水
我虽然不能喝酒,但因为我喜欢吃下酒菜,所以我总吃扇贝干。毕竟我是在岛屿上长大的。
zun
海真好啊~,虽然我是山里长大的,但山野菜也不怎么好吃啊~。
出水
我倒是听说零余子很好吃。
zun
零余子没什么特别的。好吃的应该是楤木芽,做成天妇罗很好吃。那个油比较多,还有点苦味……。
不过,还有比那个更好吃的山野菜……山尖子!看起来像蜂斗菜,吃起来像土当归。特别爽口,非常好吃。爽口的蜂斗菜。
出水
山野菜……虽然不知道算不算山野菜,但我喜欢芹菜。
zun
芹菜很好啊。我喜欢芹菜。芹菜的叶子很有芹菜的感觉,特别好吃。
出水
说到叶子,芹菜叶的佃煮很好吃。虽然因为是家庭料理所以在店里很少见。
zun
佃煮!好想吃吃看啊~,芹菜和酒特别相配。
出水
是吗~,虽然芹菜个性很强,但也下酒吗?
zun
去酒馆基本上都能看到腌芹菜~。很配啤酒。虽然烧酒和清酒也可以。威士忌估计就不行了~。威士忌的香气太浓郁了。所以很不适合具有香气的食物……是啊~,如果是甜的或者是熏制的东西就很好。葡萄干非常配威士忌。
出水
确实,这是在酒吧常见的料理。其他的话……还有奶酪之类的……。
zun
奶酪的话和威士忌比起来……更适合红酒吧~。奶酪有股霉味。而红酒也有股霉味。但是,这种霉味很棒。同种类型的放在一起就会很不错。
啤酒绝对不能配甜的东西,不就是因为啤酒不甜吗。所以,一旦吃了甜东西之后啤酒的苦涩就会被突出,所以不太好。酒精有种可以将味道放大的性质。所以,同种类型的就很配了。
清酒是甜酒,所以和甜的东西很配。因为清酒是香气较淡的酒,所以和什么东西都配。它是万能的。一边吃米饭一边喝清酒也是可以的。我平时就这么干。一边吃咸的一边喝清酒也不错。
等等 这完全是酒的话题了吧~。说这些东西真的好么。(笑)
出水
怎么不好了。(笑)

关于音乐

出水
说起来,有时候光听音乐就能知道“这是ZUN先生的曲子!”……。
zun
我也是。(笑)而且,有时候那还不是我的曲子。有时听着CD,也会觉得“这不是我的曲子吗?”等等。
出水
会被加上野生的zun的标签的那种感觉。
zun
不过,这不是我自满,而是说明了我创作的东西就是如此固定。
出水
那是故意的吗?
zun
我没那么精明。
不过,如果有个人说自己会画各种画,我想我不会拜托他画什么东西。我拜托只是因为我中意那个人的画。音乐也是一样的。要说什么音乐都会创作的全能的人具不具有魅力……。不,我最近反而感觉那样更好。(笑)
即便如此,我觉得我也是在进化的。
出水
觉得自己喜欢的曲子就是自己创作的曲子。
zun
去想“自己还需要做好多事情”,就是自己的心情跌入低谷的时候。摆脱它的方法,就是想着「不必会做很多事情,自己只能做这个」去做事吧。
出水
我也觉得我是吊死在编程这一棵树上了……。
zun
音乐和编程兼容性很好的。
出水
是吗!
zun
演奏是别的能力了,但是作曲和编程没什么区别。不如说因为都是数字,比编程还轻松。MML14不也是代码吗。一边想象成品一边制作这一点和编程没什么区别。
出水
说到MML,FM音源15的音色很难16呢。
zun
音色很容易会养成习惯。只使用自己喜欢的音色。于是就会有使用这个音色的是谁谁谁这种说法。最终每个人使用的音色都会在某种程度上固定下来。有高音的对游戏来说很容易炒热气氛。因为不是真实的音色,既能让人轻松地听出旋律,又有冲击力的音比较好用。
不过,这也是FM音源时代的事了。现在已经不会从音色作曲了。偶尔也想出一些FM音源的曲子。但是,没有发表的地方。
出水
希望您能出CD呢。
zun
填满一张CD太麻烦了。而且,我也不想写MML,都是用Recomposer1制作的。
出水
那不就是MIDI了吗!
zun
MIDI更轻松啊。虽然现在愈发轻松了。现在就是暧昧地弹一弹,适当地作作曲的感觉。
zun
嗯~,差不多来点清酒吧。

开始制作同人游戏之前

zun
偶尔有年轻人会来找我。说想制作同人游戏。
出水
啊,确实有呢~。
zun
于是我想问的就是,为什么想制作的不是游戏而是同人游戏。是因为他们觉得普通的游戏和同人游戏之间有什么差距吗。

14Music Macro Language的缩写。用文本文件来记述音乐的语言。
15过去的游戏曲中很常见的,会发出电子音一般声音的音源装置。98的游戏大概都是用这个发出声音的。
16制作FM音源的音色是一个凭经验和感觉调整数十个数字的工作。


zun
果然同人游戏很有魅力吗、
现在同人游戏给人的感觉和我想的应该不太一样吧。对于年轻人来说现在的同人游戏可能更有魅力。为什么说有魅力,是因为看起来很好玩。
如果是商业,就会有制作的人出来说一些似乎很了不起的话,或者只说些类似“接下来的计划是这个”之类的话。而且,这种人还是不怎么参与制作的人。这种业界不会让人觉得会有趣的。
出水
啊,确实如此~。不怎么参与的人在抛头露面。(笑)
zun
如果是因为这个而觉得同人游戏很有魅力,那我就需要给他们一个答案。我觉得我需要全面地表现同人游戏很欢乐这一点。我觉得可以接二连三地表现我们是在像笨蛋一样努力制作的。如果不表达这么做很有趣,同人游戏的存在意义可能就会消失了。
出水
存在意义会消失这点很令人害怕呢。
zun
是,关于存在意义的话题,我头一次觉得同人软件要完蛋了是SIMPLE系列出来的时候。刚开始都是些围棋或者将棋之类的还好,到后来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有了。而且只需1500日元。我没法把价格设置得比那个更高了,所以直到现在(东方)也是1000日元。
出水
说起SIMPLE系列,地球防卫军17之类的很好玩呢。
zun
是啊,地球防卫军说是能大家一起兴高采烈地玩,但是不行啊。同人游戏这一边需要有危机感。比如说自己的定位该怎么办之类的。
出水
如果到了同人该干的事情都被商业拿去干了的时代,那可就辛酸了。
zun
虽然也可能有因为同人卖得好所以转向商业了这种趋势。
出水
确实同人卖得好的人基本上都去商业那边了。
zun
就我没弄商业。我最初开始同人单单是因为想制作游戏。随后我超越了同人这个框架走向了商业,但我觉得我所期望的游戏的制作方式不是这样的。因此,我回到了同人游戏。我是回归组的。
出水
回归组。(笑)
zun
所以,我对商业的看法可能和其他人不一样。同人软件要是像商业那样去制作是没有意义的,我需要向大家展示这一点。这就是现在的我。

                                (终)


17THE地球防卫军。以巨大的敌人成片出现为卖点的游戏。
游戏的修罗场61
P001
游戏的修罗场62
P002
游戏的修罗场63
P003
游戏的修罗场64
P004
游戏的修罗场65
P005
游戏的修罗场66
P006
游戏的修罗场67
P007
游戏的修罗场68
P008
游戏的修罗场69
P009
游戏的修罗场610
P010
游戏的修罗场611
P011
游戏的修罗场612
P012

注释

  1. PC98的音序器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