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东方三月精 ~ Eastern and Little Nature Deity./月之妖精

From THBWiki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概述

月之妖精封面
月之妖精封面
月之妖精插图1
月之妖精插图1
月之妖精插图2
月之妖精插图2
月之妖精插图3
月之妖精插图3
月之妖精插图4
月之妖精插图4

月之妖精
月の妖精 (つきのようせい,Tsuki no Yousei
官方漫画东方三月精的第一部(东方三月精 ~ Eastern and Little Nature Deity.)单行本中附带的小说。
由ZUN所写、綾見ちは插画。
该单行本于2007年1月26日发售。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于单行本中页数:115-132

内容

月之妖精
小说:ZUN 插绘:綾見ちは
  孙康映雪。中国的名人虽然灯油都买不起,却还借反射在雪上的月光以读书。如此收集蕴含狂乱之力的月光竟然是为了读书。读着读着——最终当上了大官。这故事是为了提倡像他一样勤勉吗?
  还是说,是为了劝诫大家保持努力不要怠惰呢?
  不,不是这样。故事要说的并非这个意思。并不是要说这样毫无营养的大道理。
 “哈啊~啊。怎么大清早就拉着个脸。”
  最晚醒来的是桑尼米尔克,她一边懒散地嘟囔着,一边戳了一下在客厅坐着的露娜切露德。
 “疼,一想起昨天的事就觉得很不爽。”
 “也就一宿都没睡好的露娜还能记得昨天那事吧。一般来说——。”
  坐在露娜切露德对面的是斯塔萨菲雅,她对着贪睡的桑尼米尔克说道。
 “——一般来说只要睡上一觉就都忘光啦。不管什么事情都一样。”
 “今天什么安排来着?”
 “确实如斯塔所言,睡一觉就忘了。今天本该是寻宝的日子吧。”
  桑尼露出了一个很夸张的震惊表情,赶忙说:“啊,抱歉抱歉。我马上去准备一下。”

  露娜和斯塔已经准备好,在客厅桌子旁举着装有咖啡的杯子,等贪睡鬼收拾东西。
 “昨天,你俩也太过分了。把我一个人丢下就跑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露娜。我们因为相信你才没有管你的”
 “你可快得了吧”
  昨天是。神社日就是字面意思,去神社里面进行恶作剧寻开心的日子。最终结果也是一如既往地被巫女发现后仓皇逃命,但只有露娜跑得慢被抓住了。
 “昨天就我一个人被抓住说教,虽说完全没听进去。”
 “不是没有听,而是根本吧?”
  露娜可以消除声音。所以,不难看出,对露娜说教,就是对牛弹琴。
 “我倒是想用能力,但如果不装作在听的话不就没法搭腔了吗。然后不就暴露了完全没在听嘛。所以说——”
  露娜高速念叨一通之后,在仅剩不多的一点咖啡里扔了一块砂糖搅了起来。
  不对啊。让我心烦的并不是因为两人把我丢下自己逃跑。这是常有的事了,再说我的能力用来殿后也理所应当。那烦心的原因是……怎么回事?
 “加那么多糖?糖尿……都成咖啡糖了吧 ”
 “来啦!”
  贪睡虫,终于回来了。
 “久等了——。今天就出发去寻宝吧——!”
  十分阴暗冷清的店内,被奇妙的工具和空气中肆意飘扬的灰尘所填满。男人为了采光,拉开了窗帘。
  外面的世界一片雪白,冬季的日光在雪地上反射后,往店内射入了过多的光线,于是男人又把窗帘拉回了一半。
  他想到因孙康映雪而广为人知的用雪收集的光,此光并不是日光而是月光,日光会融化雪的表面,使反射角度略微变化,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所以他思忖着,日光反射的光是无法读书的吧。
 “三只妖精。真是稀客啊。最近越来越冷所以你们要买点什么东西吗?”
  幻想乡的旧货店:香霖堂的店主森近霖之助说道。
 “额,不。不是来买东西的。”
  桑尼说完紧接着斯塔又补充道“也没带着钱”。
 “嗐,我想也是只看不买。店里全是需要智慧才能用的器具,妖精怎么会在这里买东西。”
  霖之助早已见惯了这样的顾客,但因为不是买主,他还是感到有些失望。见状桑尼赶忙说。
 “虽说是只看不买,但也不完全是。刚才在森林里寻宝,捡到了个稀罕玩意,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拿来店里了。”
 “啊,那你早说嘛。是什么东西?”
  奇怪的东西——那是一根细长笔直的白色棒状物,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天然形成的形状。粗细大概一只手能握住,重量比看起来远远要轻,表面似乎是玻璃做的。
  三妖精把这个奇怪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捧着递给霖之助。
  在接过那个奇怪东西的瞬间,霖之助就露出了已经理解了一切的表情,然后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三妖精露出一副坐立不安又十分期待的神情,等着香霖宣布她们找到的东西是否是价值极高的珍宝。而霖之助这边正烦恼着,该如何向对面前的东西抱有过分的期待的三妖精进行说明。
 “非常遗憾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这东西,是外面世界用来发光的工具。在外面世界被称为‘荧光灯’,是最为普通的东西。只不过,我这里并没有能使这东西发光的工具……”
  他想着既然说了这并非什么珍稀之物那三妖精一定会大失所望吧,就离开去泡茶了。但是,三妖精反而一下欢腾起来。
 “萤光灯1啊。用来发光?桑尼你怎么看。”
 “这不是捡到了很了不得的东西吗。”
 “那今天的功臣,就是找到这个的露娜了。”
  面对意料之外的正面反馈,霖之助说道“是,是这样的吗。找到了好东西真是不错”。
 “不过,按刚才说的,现在没办法让它发光。”
 “这样吗。那咱们就让它亮起来吧。”
 “多试几次总能成的吧。”
 “只要方法对了肯定能亮。”
  典型的妖精式无脑回答。男人手上擦着荧光灯上的污渍,神色显得放下心来,又仍带着些许错愕。
 “不过,荧光灯很容易破损……这个却完好无损也挺难得的。”
  他说很难得哎,桑尼戳了一下露娜说。
 “疼。不要那么大力戳哇。这个,是不是。嗯——好期待。”

  能捕捉到男人的表情似乎闪过一丝阴沉。因为其中一个妖精说出来很离谱的发言。也许是因为她说荧光就是像萤火虫一样的光。
 “并不是这样,虽说叫荧光灯但不是像萤火虫那样的光。荧光这个词是从故事中来的。‘车胤囊萤’——中国的名人连买灯油的钱都没有,收集萤火虫来照明读书。读着读着最终当上了大官。为了提倡他努力的精神,荧光灯因此得名。还有一个词能和它凑成一对——”
  还有一个叫“孙康映雪”的词语。也是同样劝诫要刻苦努力的。霖之助得意地说道。
 “对你们妖精说这些不过是对牛弹琴吧?不过,如果你们要真能能让这个荧光灯发光的话,那一定能明白努力的重要性吧。你们是光之妖精来着吧?”
  霖之助喝着茶说。
 “哈?我们有这样说过吗?”露娜问道。
 “我听灵梦他们说的哦。森林附近有喜欢恶作剧的净给别人添麻烦的光之三妖精。因为是光之妖精,所以才对荧光灯感兴趣吧。说来,找到荧光灯的你,是……月光之妖精?月光下白雪皑皑配上萤火虫的光。不管怎么说,你们朝着让它发光去努力,总归不是坏事。”
  努力……这个词让我想起来一些事。那就是今早烦闷的理由。昨天巫女也说起了同样的事情。古人用雪收集月光读书学习,而在同一片月光下我们却只是恶作剧吗,如果更多地学习是不是更好,等等。
  妖精自身来说不懂得学习的重要性。但若通过学习能够做到高级的恶作剧的话,妖精们也会不遗余力地学习吧。也就是说,学习也变成了恶作剧的一环。
  不,不管是学习也好努力也好。总归都是恶作剧——也就是有趣的事中的一环。学习什么的没有意义,努力什么的都是白费。也不是基于这种错误的学习观带来的烦恼。
  啊……这份烦闷的根源,正是孙康映雪啊。
 “真不错啊。今天的寻宝冠军是露娜哦。”
 “嗯——”
  也没对霖之助道谢,三妖精就离开了香霖堂。森林里虽没有日光,但也没有风,并不让人感觉寒冷。
 “怎么了?露娜。今天骄傲一点也没关系吧?”
 “怎么说呢。总感觉心里不是很痛快。”
 “因为不知道怎么让荧光灯发光吗?”
 “倒是也有这个原因……还是感觉有其他东西压在心里。”
 “到底怎么回事嘛,含含糊糊地。搞得我们也莫名其妙啦。”
  桑尼做了一个,不明所以的表情。一直保持沉默的斯塔说道“嗐,毕竟是露娜”。
  露娜小心翼翼地抱着荧光灯,移动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
 “……并不是努力。重要的是,嗯——”
  与此同时桑尼和斯塔面面相觑,仿佛在说,到底怎么了,就在这时。

  斯塔突然大声喊道“快跑!”。后方的桑尼和斯塔便开始跑起来。斯塔有感知生物位置的能力,这样说的时候,后面肯定是有什么东西。
  妖精的力量弱小,还经常给其他生物添麻烦,一旦碰见妖怪或人类什么的经常会被攻击。于是,斯塔的能力用来回避危险非常有用。
  说起露娜,她又一如既往地跑慢了。抑或说手里拿着荧光灯,脑子里又想着事也没办法跑起来……但另外两人也丝毫没有想帮一把的样子。
 “哈——哈——!要逃……”
  露娜丝毫没有丢下荧光灯的想法。如今满脑子里只想着移动的时候不要被发现。
 “喂。”
  逃跑时本该能消除周围声音的露娜,不知为什么听到了呼喊声。
 “打扰一下,那边的妖精小姐。”
  一瞬间,露娜就意识到发出声音的是很危险的妖怪。明明消除了声音却还能听到,那就绝不是普通的声音。是能直达心中的声音。
  露娜感到了极度的危险。但是,她却放弃了逃跑。要说原因,因为她想要逃离的那个声音的来源,她的面前。
 “你正在被什么困扰着吧。月光妖精小姐。”

 “我并不是要把你抓住吃掉。只是恰好看见你拿着外面的器具从香霖堂出来。于是就在后面跟了你一段……”
 “哇啊,你是……谁?”
  露娜受到惊吓在冰冷的雪地上摔了一个屁墩,发疯似地大声叫道,同时又担心刺激到对方而小心地选择着使用的词语。
 “我啊,是八云——界线的妖怪。也是外面世界器具的管理者。”
 “界,界线的妖怪!?”
  界线的妖怪。的确有所耳闻。我记得她是可以在幻想乡与外面世界的界线上自由往来的妖怪。碰上幻想乡最恐怖的妖怪之一,对露娜来说确实是倒霉透顶。
 “你拿着的那个是……荧光灯吗。什么嘛。就是这玩意啊。我还以为他给了妖精什么危险的东西。”
 “危险的东西?”
 “外面世界也有些东西是很危险的。人类和妖怪还好说,对妖精的话就算是说了危险性也没法理解。要是妖精拿到那种东西为了找乐子闹着玩把幻想乡搞得天翻地覆就麻烦了……但是荧光灯就无所谓啦。就当你们自己的东西……挥着玩也好装饰神龛也好,随意处置吧。”
  因为过于紧张,露娜并没完全理解面前的妖怪说的话。
 “对了,吓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为表歉意给你指点一下吧。”
  那就是,孙康映雪——。露娜察觉到妖怪的样子稍微发生变化,又吓得哆嗦了一下。
 “孙康映雪。巫女说教的时候也提到过,旧货店的老学究也说了,人们多用这个故事来劝诫他人努力学习,但那是错误的解读。在外面世界,统治者这个词用来控制民众,更是错得离谱。你也是对此也感到无法释然,十分困扰吧?这个词原本的意思是——”
  妖怪把手上的伞举起,伞尖触到了露娜的鼻子。
 “——歌颂月之力的词语。月光之力,比日光更加卓越。这种静谧的力量,无论是心境变迁也好,烦恼迷惑也罢,月光不会被任何事物所纷扰。好了,起来吧。你觉得你为什么被另外的日光和星光那两位随意对待呢?”
  这次伞指向了荧光灯的一端。
 “因为你是最——”
  露娜手中的荧光灯,闪烁起纯白的光。看起来就像森林中的光全都集中在了这个荧光灯上。似乎整个森林都在随之闪烁。看着这样的光,露娜感觉有点神志不清。然后,就这样昏了过去。
 “因为你是最——接近妖怪的。”
 “哈啊~啊。怎么大清早就拉着个脸。”
  和往常一样,起得最晚的以一副最了不起的姿态开始早起问候。
  仔细一想,桑尼白天是最欢实的,晚上就完全停止活动了吧。所以,睡眠时间也就很长吧。
 “因为桑尼起得太晚所以不爽呗”
  斯塔一边准备着早餐说道“司空见惯啦。司空见惯”。
  露娜,毕竟是月光妖精。活动时间大体还是晚上居多。没错,群妖乱舞的夜晚正是她发挥本领的时间。
 “昨天没什么大碍吧?感觉露娜肯定逃不掉了,没办法只能先回来取暖了。”
 “什么没办法。本来就没想着帮我吧?”
  早餐做好了,三人坐在了椅子上。
 “但是,昨天的事情记不太清了。好像遇到了妖怪来着……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这么恐怖的吗,都吓到失忆了。”
 “吧唧吧唧。我看就是健忘吧。”
  露娜戳了斯塔一下,问她健忘是什么意思。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心情好起来了。并且感觉,似乎见过了那个荧光灯发光的样子。”
  三个人抬头看着吊在天井中的荧光灯。
 “你怕是看到幻觉了吧?”
 “是白日梦吧。”
  总之,不管怎样,既然你说见过它发光那露娜就负责研究怎么让荧光灯发光吧。桑尼不负责任地信口开河后,第一个吃完了早饭。
  虽说叫光之妖精,但怎么让荧光灯发光却完全没有头绪。妖精们一般来说,一旦对新的事物产生兴趣后,之前感兴趣的东西就抛之脑后了。明天还记不记得荧光灯这回事都说不准。
  露娜已经忘了昨天碰到妖怪那回事。不知道这是妖怪的能力,还是闪烁的荧光灯有催眠效果,又或者仅仅是忘了,不管怎样心情总归是好起来了。其他两个也活泼得很,丝毫不见被吓到的样子。
 “嗯——,不知怎么反正今天心情不错。无论如何,今天绝对不会再逃得慢了。”
 “呃,是不是,应该想得更积极一点,最好不要变成逃跑收场吧?”
 “露娜,斯塔,你俩说什么呢。逃跑才算是胜利吧。”
  三人吃完简单的早饭,露娜把荧光灯装饰在神龛上,双手合十。那么,祈祷我们三人,有不输妖怪的强大力量。虽然不觉得荧光灯有那样强大的力量,但和妖怪接触的契机也只有这个荧光灯了。不知为什么想和昨天似乎遇到的妖怪再见一面。孙康映雪——和认为月光之力是最强的妖怪……。

  希望愿望成真的话流星的效果不是比荧光灯更好吗?斯塔这么说着,然后抓起露娜的衣襟,拽了起来。桑尼就像平常那样士气高昂地发出号令,三人的想法也就随即合三为一。
 “好嘞今天是午睡日!找出森林中最向阳的地方,在那里睡午觉!”
 “噢!”

注释

  1. 此处原文为片假名,翻译用词选择了“妖精式的理解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