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性氧:将月之民驱赶38万公里的“污秽”真身/全文阅读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东方永夜抄》、《东方儚月抄》、《东方绀珠传》等作品中均有提及对月之民与月之都的相关叙述,其中对月之都的最基本描述为“无秽净土”,拒绝“污秽”的土地,月之民也携带极少的污秽,且拥有近乎无穷的寿命[1]。在远古时期,月之民因厌恶地上众多的“污秽”而以月夜见为首带着自己的亲族迁往月球居住,月之民称地上为“污秽者居住的地方”[2],地上生物则是“污秽者”,而这一系列的开端可考证为海洋中充斥大量生命的时期,对应了5亿年前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及后续的生存竞争。而对于“污秽”正体的解读,从《东方绀珠传》附属文档及其他资料中都可以考证,“污秽”指的即是“生死”或“生命”本身[3],同时联系起作为“生命”化身的妖精,但以“生命”或“生死”作为“污秽”的定义是十分模糊和笼统的,且不易于外界人的理解,因此揭示“生死”的本因,以及从月之都建立之初考证“污秽”的源头,更有益于解读“生死”等于“污秽”这一概念。

一、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与月之都建立

1.大气-海洋的氧化学说

 在《东方儚月抄》小说第三话净土龙宫城中,有关于绵月丰姬遥望静海,以及地上生命从海中产生的叙述,其中有“利用氧气迅速行动的生物”一词,这恰好对应了寒武纪之后一段时期氧气的大量出现。基于对大量动物化石记录从寒武纪早期开始出现的观察,Nursall(第74季,1959)认为大气氧含量的增加导致后生动物在寒武纪早期的繁盛[4]。作为这一假说的证据,部分地球化学数据及模型计算表明:寒武纪的大气氧含量可能由新元古代晚期的15%-40% PAL升高至接近现今的70%-100% PAL[5]。一般认为,深部海洋完全氧化需要大气氧含量高于40%,因此,若寒武纪大气氧含量已接近现今水平的话,其深部海洋应该已被完全氧化[6]。这部分内容与《东方儚月抄》小说所描述的“将体型变大的生物”与“利用氧气迅速行动的生物”吻合,因为支持庞大体积是厌氧生物无法做到的,且需要足够的大气氧浓度支持(在恐龙时代,地球大气的含氧量比现代更高),即需氧生物在此时间段战胜了厌氧生物,成为生态竞争的主导者。
这一部分都成为月之民见证生命大爆发、需氧生物大规模出现、生命往陆地转移,使得污秽也往陆地转移的事实。

2.生命大爆发与污秽大爆发

 因为大气中的氧气浓度增加,可以支持更复杂的、体型更大的动物,加剧了生命进化的历程,在那个时候起,地球现代生物中“门”一级的早期雏形全部在地球上出现。《东方儚月抄》小说中提及“各种形态的胜利者开始出现”,包括“将体型变大的生物、利用氧气迅速行动的生物、追求新天地而来到地上的生物、在地上以空中为目标的生物”,分别对应了大型鱼纲/节肢亚门/软体亚门、小型鱼纲/节肢亚门、两栖纲/爬行纲和拥有飞行能力的节肢亚门。
如《东方儚月抄》小说提及的,“这样的世界充满了血腥,所以地上污秽越来越多”,这一系列生存竞赛导致了大量生物的诞生和大量生物的死亡,沿用之前月之民对于“污秽”等于“生死”的定义,此时的海洋与露出海洋不久的大地显然会变得污秽不堪,因此这不仅是生命大爆发,同时也是污秽大爆发。

3.天界与月之都

 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成因尚且存疑,但是大气中氧浓度提高支持了“体型变大的生物”和“利用氧气迅速行动的生物”是直观的联系,同时由于生存竞争导致第一代月之民无法忍受地上日益增加的污秽,从而迁居月球。那么就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月之民何时迁居的。
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并没有促使月之民立刻迁居,在相关资料中。在八意永琳的指导下,月夜见带着自己的亲族移居月球,月之都在显生宙时期(5.7亿年前至今)建立[7]。
推断依据如下:
在八意永琳出生之前,要石被拔起,形成天界,对应3.75亿年前至3.60亿年前的泥盆纪大灭绝。3.77亿年前由于地壳运动,大量高温气体从西伯利亚地区的海床裂缝喷出,这导致附近海水开始沸腾,杀死了大量动物。此后,3000亿立方千米的岩浆喷涌而出,摧毁了80%以上的海洋生物,而陆地生物受影响较小。
灾难发生200万年后,寒冷的天气过去了,岩浆也不再喷发,但生物几乎全部消失。此时曾经导致大氧灾难的植物成为了救星,它们制造大量氧气,使地球逐渐恢复生机。地球上控的有毒气体逐渐消散,气温稳定下来。灭绝事件在地幔柱冲破海床500万年,即距今3.72亿年前结束了。这段地质运动对应“要石被拔起成为天界/地上的生物被一扫而空”,也就是天界产生于约3.77亿年前的“超级地幔柱灭绝事件”。
可以揣测月人和天人的关系,本文得出的假设是,天界是月人(月人的祖先)第一次尝试躲避污秽的地方。由于此事件显然发生在月人移民之前(八意永琳诞生之前),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场灾难没有影响到月人(月人的祖先没有完全灭绝),那么月人和天人的关系可能是:月人的祖先属于初代天人的一份子。当然,如果天人领导者是司掌万事万物的宇宙神,那么此假说就不成立。假说中,月人祖先(部分天人)通过让要石离开地表,寄居在天界以躲避地上的污秽。但是后来发现污秽依然能影响到天界(平流层),因此有了后续的建都月面。月人转移到月都后,天界的留守人员则成为天人,通过龙宫使和月都(月都即龙宫[1])进行交流通信,后世的天人便是靠生前的功绩上去的,呆在污秽较少的天界,享受近乎永恒的生命。值得注意的是,天人几乎完全不在意所谓的污秽,因此月人和天人有着理念上的区别,但是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二者有着本质区别。
这场大灭绝之前的4.46亿年至4.44亿年前还有一次奥陶纪-志留纪大灭绝,成因之一来自伽马射线暴,但是此次灭绝在泥盆纪大灭绝之前因此不做讨论。
资料明确指出了2.5亿年前的二叠纪至三叠纪过渡时期,地球上发生了迄今已知最大规模的物种灭绝事件,全球总共约57%的科、83%的属、约96%海洋生物的种与约70%陆地生物的种灭绝了。
6500万年前又有一次最为著名的大灭绝事件“白垩纪大灭绝”,此次事件是永琳亲眼目睹的(永琳的年龄超过亿岁[7]),可以认为6500万年前月人中的神明势力就已经存在(月人不全是神明,也不全是天津神)。
值得注意的是,大灭绝并不会导致地球污秽的减少,反而会导致污秽的增加,按照月人对污秽的定义,“生”是污秽,而“死”也是,生物的大面积死亡也是一种污秽增加的形式(下文会提到生物死亡后的ROS释放)。且大灭绝后基本伴随着大复苏,地球物种会达到更高的高度,此时地上污秽会更大程度的增加。
 月都建都时间目前不可考,但是有以下猜想:
(1)月之民迁居月球的时间点有可能是在两山比高时期的约20万年前,25万年对应庐山冰期结束一万年,此时距离下一次大理冰期还有十八万年。由于月人寄居天界(先前的月夜见天人说),直到庐山冰期结束后,地质已经趋于高度稳定,并且基本没有什么灾难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发生,他们意识到地球表面的污秽只会越来越多并且带往天空,这个时候就开始准备进行月球移民了。20万年相较于寒武纪大爆发的5亿年、天界出现的3.77亿年相去甚远,而月都是非常有高天原的印象的,日本神话的高天原上栖息的是众天神,管理高天原的是天照大神,而东方中目前月都的领袖是月夜见。如果将月都看做东方中的高天原分化重建的实体,那么之间存在巨大时间间隔也是可行的。
(2)月都建都时间于2500万年之后不久,因为2500万年是日本板块浮出水面的时间[7],正对应日本神伊邪那岐和伊邪娜美创造日本,而月夜见(月读命)是伊邪那岐的子嗣,且是月都的建造者,并被分派管理月球,因此在月读诞生后不久,月都就应该形成,即月人完成了迁居。

4.“氧”与“秽”

 月之民迁居的历程同时也是地球大气中氧含量增加、生物大规模繁盛的历程。
在这个过程中就有了新的疑问,既然地上污秽增多的进程中大气中氧气大大增加了,那么“氧气”是否就是月之民所说的“污秽”或其成因物质。
关于这个论点,有两个反例可以推断:
第一、月之都以及月之都所在的结界内是一个含氧环境。
抛开月之民、月兔和月桃这些月球生物不谈,《东方儚月抄》、《东方绀珠传》明确佐证,在月都结界内充斥着氧气,不仅是漫画中火箭打开窗户的台词,同时作为人类的灵梦等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如果是进入一个无氧环境,那么且不说生存问题,正常的活动应该是无法保证的,而事实确实恰恰相反,也就是月都结界内的大气状态和幻想乡内没有太大差异。
第二、在生命大爆发以前地球的氧气浓度已经相当高了[8]。
有证据显示:寒武纪之前氧气就剧烈增加了,在新元古代晚期达到40% PAL,是一个很高的数值,足以支持大部分需氧生物(见表1)[5],这也是氧气浓度升高与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无关学说的一个佐证。
其次,由于蓝藻的光合作用,大约22亿年前,氧最初大量出现在地球上。首先,大部分氧气与可溶性铁反应生成不溶性氧化矿物[9]。该初始事件后,氧气开始大量积聚于周围的环境和大气中。大气中氧浓度的急剧增加及形成各种矿物氧化物被称为大氧合事件(Great Oxygenation Event)[10],氧气的增加导致了地球第一次大规模物种灭绝,这一事件也被称为大氧灾难。但是既然月之民称“生死”为“污秽”,象征大量“污秽”产生的第一次大灭绝(厌氧菌大灭绝),却没有在相关资料中表露。
这一切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推论,那就是在5亿年前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之前,海洋中的污秽总量较少。其中的较少指的不仅是海洋中生物的个体数目较少,还可以指海洋中的生命代谢较少,此外20余亿年前大氧灾难也没有使海洋充满污秽。在寒武纪之前,地球大气已经处于一个高氧状态,此时多细胞生物出现,氧含量足以支持大部分的生物,但在40亿年前到10亿年前一直由单细胞且厌氧的生物支配着地球海洋,在这种状态下,海洋的污秽是相对较少的。
虽然由于海洋中个体数目的不同,以及月人的污秽耐受程度无从考证,厌氧生物较于需氧生物污秽较少这一推论无法获得例证,但是是一个非常值得探究的研究方向,因为月之民是被寒武纪生物大爆发以及后续的大灭绝所驱赶,对于第一次厌氧菌的大氧灾难,甚至连只言片语也未提及(月人未提及的事情多了)。
显然,月之民容忍氧气存在于月之都,那么“氧气”就不是“污秽”产生的充分条件,但“氧气”产生“污秽”的必要条件,是可以进一步探讨的。

二、活性氧与生与死

 在上一章研究中,我们否决了“氧气”于“污秽”的充分性,本章将讨论“氧气”于“污秽”的必要性,指出了地上污秽增多的过程,是更加先进的“需氧生命”生存竞争的过程,而作为“污秽”本身的“生命”或“生死”,也将抛开厌氧生物不谈,从需氧生物入手解析。

1.需氧生命与氧代谢

 需氧生物的代谢器官为细胞中的线粒体。氧气对厌氧生物有剧毒,氧气的损伤效应与其自由基特性有关,其耗竭必要的硫醇并使Fe-S聚簇(厌氧生物代谢和大分子结构的生物合成所需)解聚[11]。大约15亿年前,需氧α-变形菌被原始真核细胞共生吞噬后,演变为线粒体,线粒体已进化为具有多种细胞功能的特化细胞器。由于氧气是线粒体电子传递系统中的最终电子受体,氧化是电子从一个原子到另一个原子的转移,并代表有氧生活及新陈代谢的必须部分,以ATP的形式产生能量,氧状态的波动,有助于增加活性氧ROS的生成(如图1)。

2.生死由它——ROS

 活性氧ROS是由机体的正常耗氧如呼吸和一些细胞介导的免疫功能连续生成的高反应性分子,这些ROS主要是由线粒体氧化磷酸化(电子沿呼吸链酶传递并泄漏给分子氧)生成的[12]。生理水平的ROS参与细胞信号通路,这对发育和细胞功能尤为重要。
 因此,不过分的说,ROS是需氧生命进行生命活动的主持人,在先前的“污秽”定义中,ROS已经满足了“生”的定义,但同时,ROS是细胞信号通路中的重要中介体,在维持胞内氧化还原平衡和细胞信号传导通路上发挥重要作用[13]。ROS生成过多会引起细胞损伤,这可能作为信号触发凋亡信号转导途径,而在启动和调节细胞凋亡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当凋亡启动后,ROS进一步增多可能加速凋亡过程。ROS的作用方式与其浓度相关,纳摩尔水平的ROS可促进细胞增殖,微摩尔水平的ROS可导致细胞凋亡,毫摩尔水平的ROS引起细胞的损伤死亡。细胞凋亡存在3条途径:线粒体通路、内质网通路和死亡受体通路,均与ROS密切相关。即,ROS拥有使细胞“死”的定义。
需氧生物如果想要持续生命,就必须摄入氧气并将其转化为ROS,此时ROS就赋予了细胞“生”,而对于衰老、癌变的细胞,ROS则无情的命令其凋亡,代表了细胞的“死”。高浓度的ROS则是相当烈性的毒药,象征着最快捷的死亡,同时也是器官老化、机体老化的成因。
《东方儚月抄》小说中指出,“生物本来能永远生存下去,污秽却赋予了它们寿命。生命的寿命不断缩短”。这一段话可以说是“污秽”限制了生命体的寿命,而需氧生命体的寿命,正是被“活性氧”所限制的。

3.蓬莱之药与癌症

 《东方永夜抄》和《东方儚月抄》相关资料表明,对于蓬莱之药(以嫦娥和妹红为例),服下即会充满污秽[1]。对于蓬莱之药不老不死有着最直观的表述,即为“无法杀死”,被消灭的身体会以极快的速度增长为原本的样子,由于资料可靠的蓬莱之药分为两类,一类是嫦娥和妹红服下的有八意永琳独自制作的蓬莱之药,另一类是辉夜以“操纵永远与须臾程度的能力”和八意永琳一同制作的辉夜和永琳服下的蓬莱之药,目前的推论是后者会使服药者“保存永远”,因而机理不同,因此下文仅对前者进行分析。
根据蓬莱之药的超常再生能力描述,可以获取“高速分裂”和“高速分化”两个信息,在细胞层面看,与癌细胞的行为极为相似。同时细胞的高速分裂、分化、凋亡又与“生死”有直接联系,可以视为“不断地生,不断地死”,因此符合“嫦娥也吃下了蓬莱之药所以充满污秽”,当然由于月之民认为“欲望”也是“污秽”的一种体现(辉夜的污秽产生机理),因此尚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就细胞高速再生和凋亡这一推论,蓬莱之药(嫦娥版)产生“大量污秽”是有所凭据的。
有趣的是,癌症的产生也有可能和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有关。“干细胞特性”对于所有多细胞生命至关重要。“干细胞”是能发育成多种功能细胞的“树干”细胞。而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后的多细胞生命能操纵一种“愚弄”细胞的蛋白质,让细胞在高氧环境中以为自己是缺氧的,从而维持干细胞特性。这种机制规避了高氧给干细胞带来的负面影响。而NISHIDA[14]的研究小组观察到,癌细胞可以劫持这一机制,因此尽管肿瘤处于高氧环境,但仍可在“假缺氧”环境下维持干细胞特性。
如果蓬莱之药(嫦娥版)的效应真的与癌细胞的行为相同或相近,那么蓬莱之药所带来的细胞高速再生和凋亡所带来的效应就是大量氧气的消耗,也意味着大量ROS的产生,这代表着“大量污秽”的产生。

4.月之桃和优云华昙

 根据上述推论,月之民口中的“污秽”的正体有极大可能是活性氧ROS,但是有一些例证似乎与推论相左,其中包括月之都的桃子树。就此,需要分析植物中活性氧的产生及月都桃种品种改良的可能。
众所周知,高等植物作为需氧生物,由于光合作用电子链传递产生的大量抗氧化剂(氢自由基),其总效应是产生分子氧的,但并不意味着植物不会产生ROS。在正常的生长环境条件下,植物将产生ROS作为信号代谢分子以调控不同的代谢反应[14],例如病毒防御、细胞程序性死亡和气孔开闭等;当氧化胁迫发生时,胞内活性氧稳态受到严重破坏,影响作物的生长发育,从而降低作物产量及品质。
为了降低因过量活性氧对植物体所造成的伤害,植物体内进化出了两种ROS清除系统:酶清除系统和非酶清除系统。ROS的调节系统是一个严格又复杂的过程,包含了一个大的基因网络,该基因网络的功能就是避免氧化逆境诱导的细胞伤害和胞内氧化还原状态的紊乱。这个系统涉及到一些低分子量还原性底物如抗坏血酸(ascorbic acid,ASA)、谷胱苷肽(glutathione,GSH)、生育酚(tocopherol,又称维生素E,Ve)、类黄酮、生物碱和类胡萝卜素以及几个重要的酶类如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抗坏血酸氧化酶(APX)、过氧化氢酶(CAT) 和谷胱苷肽过氧化物酶(GPX)等[15,16,17]。
针对这些ROS调节系统,在《东方儚月抄》小说第二话中涉及到的“优云华昙”和月之都结界内为数众多的桃树,其极有可能是被擅长修改植物基因的月之都的贤者(如八意永琳、桂里亲王)对地上版本进行基因改良,或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优云华昙)。作为基因改良中,这些本身可能会产生污秽的植物几乎不会产生污秽,且能高效率地动用ROS调节系统消除ROS。如果ROS就是“污秽”的正体,那么代表着这批植物可以主动消除污秽。而优云华昙花则是对ROS浓度高度敏感的创造植物,作为检测ROS指标的仪器而存在。

5.绀珠之药与纯狐的杀必死

 《东方绀珠传》附带文档中提及[3],地上的月之贤者将没有污秽的人类作为秘密武器送上月球,以解决这次的异变。
由于这段资料没有过多可以解读的部分,因此沿用我们之前的推论,也就是将ROS作为“污秽”的正体,那么绀珠之药则极有可能是含有类似ASA、GSH、Ve、SOD、APX、CAT、GPS等还原性物质成分的药物,其作用就是完全消除自机体内的ROS。当然,绀珠药还包含乙酰苯胺类等可能的致幻成分和兴奋剂成分,导致拥有“体验未来”等功能,可以说是一种毒品。
而被纯化了生命力的妖精们则是高密度ROS的携带者,发射可以让自机沾染ROS的子弹。一旦自机沾染上ROS,如果不纠结于具体的机理,那么纯狐就可以发动纯化能力,让自机身上携带的ROS瞬间遍布到全身且浓度暴涨,由于强氧化作用,自机会在顷刻之间被“污秽”引向死亡(器官衰减,甚至完全被氧化变成碳、磷、硫、氮的氧化物,灰飞烟灭)。当然,纯狐的能力肯定不会如此物理性,正如之前提及的“污秽”可能还包括“欲望”,纯化能力的内涵势必不止于此。此外,铃仙并未服用绀珠药[3],所以自机并不全都没有污秽,也就是说“只要沾染一点污秽,就会被纯狐秒杀”,可能是危言耸听的言论。
ROS作为形式一切生命活动媒介的氧自由基,确实符合“纯粹的生命”和“瞬间暴毙”两个特性,当然也仅仅是恰好符合罢了,ROS和“污秽”的关系是被包含的关系。而且值得注意的是,ROS在生物体内时有大概率可以成为“污秽”的代表,但是脱离了生物体,只说氧自由基,则意义不大(但也有部分意义,比如丰姬讲大地称为“污秽的土地”,即包含了无机质)。关于绵月姐妹【附录1】。

三、结论与展望

本研究以细致的考据与资料探究得出了以下几条结论:

   (1)“污秽”的正体有较大可能包含活性氧(ROS,氧自由基),但“污秽”本身不局限于此,还可能包含“欲望”、“生物的躯壳”等更多内容,ROS作为的是其中一个代表。“氧气”一定不是“污秽”产生的充分条件,而一定是其必要条件。
(2)月之民迁居月球的直接原因是地上污秽的(稳定性、持续性地)增多,具体表现为生存竞争和大灭绝,生物大量死亡会释放大量的ROS,大量繁殖会传播大量ROS,使海洋和陆地充满污秽,由于间冰期(10~20万年前)地上物种的繁衍传播趋于稳定,加速了月人对地上的厌恶。
(3)癌细胞的成因与地球氧环境的改善有关,蓬莱之药(嫦娥版)的机理可能与癌细胞相关。
(4)月之都的桃树有较大可能是拥有高效ROS调节能力的基因改良种或完全原创种,是贤者之为。
(5)如果ROS的污秽假说成立,绀珠之药就是类似VC银翘片一样的还原性药物,且具有致幻效果,因此可以“体验未来”。纯狐可以通过纯化ROS通过氧化反应秒杀含有ROS的生物,但是并不绝对(铃仙未服用绀珠药)。
(6)天界建立于3.77亿年前的泥盆纪大灭绝,如果月人始祖天人说成立(月人的祖先是一部分天人),那么天界建立是月人规避污秽的第一次尝试。月人中不全是神明,更不全是天津神。月人和天人的区别是天人不在意污秽。
(7)月都建立时间一定晚于2500万年前,如果月人曾寄居天界(平流层)躲避污秽,月都建都时间有可能推迟到10~20万年前。即月都建都时间区间为【2500~10万年前】。

对于上述研究,我只能说以一个外界人的思维和知识去审度月都-幻想乡体系的一些概念,这些结论不一定正确,但是是具有明确方向性和一定突破性的研究,是可以推敲的一系列结论。作为“以一个理论概括所有科学和非科学”的“超统一论”的研究课题,是具有一定建树的。也期望后续的资料和研究成果可以补全之前研究中的诸多不足。

附录

   [1] 绵月依姬是日本初代天皇神武天皇的母亲,绵月丰姬是绵月依姬的姐姐和婆婆,而神武天皇降生于2700年前(公元前660年左右),此时月都就已经建立,因此绵月丰姬和绵月依姬严格意义上并不是月人(但具有天津神血统),二人本身也拥有国津神血统(在地上数代),由此可知二人是后来前往月都的(可能是因为生下天皇的功绩)。值得注意的是,神明都不在意污秽,而月人在意,因此二人并不会太在意污秽,踏入污秽的幻想乡(儚月抄时)也不会排斥。伊邪那歧之前的神明都作为古神未有任何记录,而月人可能就包括他们。
   [2] 幻想与史实对照:
3.77亿年前:泥盆纪大灭绝,超级地幔柱灭绝事件——天界被拔地而起
6500万年前:白垩纪大灭绝事件,恐龙灭绝——八意永琳目睹恐龙灭绝
2500万年前:日本板块浮出水面——伊邪那歧和伊邪娜美创造日本,之后月夜见降生
10~20万年前:庐山冰期和大理冰期的间冰期,造山运动频繁——两山比高,石长姬移居八岳,月人察觉地上污秽不可控制
4100年前:太阳活动频繁时期——地上出现9个小太阳,后羿将其射下,嫦娥奔月
2700年前:神武天皇降生——绵月姐妹因为生下天皇的功绩,被获准进入月都
1500年前:蒲岛水江子来到龙宫——月都将蒲岛水江子冰冻送回,并在数百年后解冻
1300年前:竹取物语——辉夜被流放到地上,永琳与辉夜逃亡,之后隐居在永远亭之中,藤原妹红服用了蓬莱之药成为了蓬莱人,从此在人们面前消失。
公元825年:筒川大明神出现,并被祭祀——蒲岛水江子回到地球
公元1707年:富士山大爆发——石长姬不在了,富士山停止活动
公元1927年:海森堡提出不确定性理论,玻尔提出并协原理——月夜见惊愕

参考文献

   [1] 太田顺也,秋※枝,等. 东方儚月抄[C].外界,第一百二十二季(2007年).
[2] 稗田阿求. 东方求闻史记[A].幻想乡,第一百二十一季(2006年):月之都.
[3] 太田顺也. 东方绀珠传[G].外界,第一百三十季(2015年).
[4] Amthor J E,Grotzinger J P,Schrder S,Bowring S A,Ramezani J,Martin M W,Matter A.Extinction of Cloudina and Namacalathus at the Precambrian-Cambrian boundary in Oman[A].Geology, 2003, 31: 431-434.
[5] Xingliang Zhang, Linhao Cui. Oxygen Requirements for the Cambrian Explosion[J].Journal of Earth Science, 2016, 27(2):187-195.
[6] 李超,金承胜. 寒武纪早期大气-海洋氧含量与生命大爆发[J].矿物岩石地球化学通报, 2015, 34(3):501-507.
[7] 幻想乡年表.
[8] Dong Yang, Xuejun Guo, Tian Xie, Xiaoyan Luo.Reactive oxygen species may play an essential role in driving biological evolution: The Cambrian Explosion as an example[J].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2018, 63:218-226.
[9] HALLIWELL B. Reactive species and antioxidants. Redox biology is a fundamental theme of aerobic life[J]. Plant Physiology, 2006, 141(2):312-322.
[10] CROWE S A, DØSSING L N, BEUKES N J, et al. Atmospheric oxygenation three billion years ago[J]. Nature, 2013, 501: 535-538.
[11] ILBERT M, BONNEFOY V. Insight into the evolution of the iron oxidation pathways[J]. Biochimica et Biophysica Acta, 2013, 1827(2):161-175.
[12] ATTIA S M. Deleterious effects of reactive metabolites[J]. Oxidative Medicine and Cellular Longevity, 2010, 3(4): 238-253.
[13] 李兴太,张春英,仲伟利,高明波.活性氧的生成与健康和疾病关系研究进展[J].食品科学, 2016, 73(13): 257-269.
[14] NISHIDA N, YASUI H, NAGANE M, et al. 3-Methyl pyruvate enhances radio sensitivity through increasing mitochondria-derivedreactive oxygen species in tumor cell lines[J]. Journal of RadiationResearch, 2014, 55(3): 455-463
[15] 张梦如,杨玉梅,成蕴秀,周滔,段晓艳,龚明,邹竹荣. 植物活性氧的产生及其作用和危害[J].西北植物学报, 2014, 34(9): 1916-1926.
[16] 李泽君,呼丹,熊克朝,吴纯启,丁日高,王茜莎,王全军. 活性氧与线粒体损伤研究概述[J].中南药学, 2014, 12(10): 989-993.
[17] CERNA D, LI H, FLAHERTY S, et al. Inhibition of nicotinamide phosphoribosyltransferase (NAMPT) activity by small molecule GMX1778 regulates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ROS)-mediated cytotoxicity in a p53- and nicotinic acid phosphoribosyltransferase1 (NAPRT1)-dependent manner[J].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2012, 287(26): 22408-22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