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东方外来韦编第1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2004~2007年连载)第26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2话 >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本话连载时间:2015年9月30日,东方外来韦编第1期刊载,该内容于杂志中页数:56-59


(第一回)孤独且孤高的旧道具店


传说中的连载如今终于回归!
独一无二的幻想小说,在此重开——!
罕见的前来造访香霖堂的客人,
是真正的「外界」的居民……。
  厌倦上学的人,是否都期待着长假呢?事实并非如此。不得不每天都要思考自己该做些什么的假日,或许会让一些人更加痛苦。人不论如何逞强,都无法否认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才是人活下去的动力,孤独无异于死亡。如果一个人表现出自己并不厌倦孤独,就等于是在被他人认为自己处于孤独之中的情况下,向人们传达着「我倾慕如此故而孤独,请不要用怜悯的眼光看我」的意味。对于我之外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如此……。
  进入暑假,没有朋友的我也没有外出的理由,一直蜷居在家中。然而这源自自身对外出的恐惧,而绝非是人们所谓的「宅」在家中。如同艺术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审美品味不受杂音侵扰,如同数学家为了解决千禧年问题静心思考,如同修行者为了成为即身佛不饮不食,我的隐居,也是积极的、有意义的隐居。
  这段时间,我开始能够在睡眠期间,离开所处的现世,前往幻想的世界。其中的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但显而易见的是,这是我主动干涉异世界所留下的影响。也就是说,我蜷居在家中的时候,虽然肉体处于睡眠之中,但我却享受着充满冒险、探索和相遇的每一天
「啊。果然幻想乡比较凉快。这里海拔有多高?不过用不了GPS,就没办法知道。
  我利用暑假,长时间在幻想乡之内停留。虽然在此期间我在现实世界中看起来一直处于睡眠状态,但我肉体的肌肉却神奇地没有衰退的迹象,有些肌肉甚至还得到了锻炼。不知该说是我的肉体在睡眠中进行了学习,还是说来到幻想乡的是我真正的肉体?

 「今天去哪里呢。灵梦小姐和魔理沙小姐让我不要靠近山林……有点在意为什么。」
  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走向了森林。毕竟这里只是梦乡,而我也已经习惯了妖怪与幽灵,事到如今出现什么也不会吓到我了。就在如此思考的同时,我看见了一个抱着巨大包袱的人。那个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但我却注意到了从那个人的包袱中若隐若现的东西。怎么看,那都是类似微波炉的电器。那并非是幻想乡中常见的事物。我颇为在意,跟在了那个人的后面。

  跟随那个人走了一段时间后,森林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就在我担心那个人是否要走进森林的时候,在森林的边界上,出现了一间并不是很大的房屋及仓库。房屋周围四处堆积着杂乱的物体,就仿佛是曾经惊扰世间的垃圾宅邸[1]一般。但仔细一看,那些堆积起来的杂物又有整理过的迹象,看起来并非是垃圾。然而令我真正感到震惊的,是堆放起来的杂物的内容。大到道路标识牌、自行车,小到录音机、CRT电视,杂物包含了各种各样只有在过去的照片上才能见到的(那个时代我还没有出生)洋溢着昭和气息的物件。这些都是在幻想乡中难以见到,属于我所居住的外界的事物。难道说,这里并非幻想乡,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回到了外界?我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牌匾上写着「香霖堂」,看似是这家商号的名字。
***
  ——我环视了一圈店内。其中基本上都是一些长时间没有任何动静的商品。我也逐渐厌倦了观望这些东西。
  即便如此,最近商品的进货量却在逐渐增加,尤其以使用电力的机械产品居多。遗憾的是,这样的电子产品基本卖不出去,需求与供给并没有达成平衡。这样下去可能就难以维持经营了。
  我的名字是森近霖之助,旧道具店「香霖堂」的店主。

  最近,相较广范围地销售商品,我开始考虑摸索使用外来品——来自外面世界的物品——的新型生意。

  因此一个客人都没有的日子我也不会觉得寂寞。孤独给予我思考滞销商品新的使用途径的时间。就算是没有客人……
  ——当啷当啷。

「请问……这里是商店吗?」
「是的。欢迎光临。这里是旧道具店。如果有感兴趣的商品就告诉我。」
「旧道具店……是吗,原来如此——」
「即便叫旧道具店,也和那些处处可见的古董店有所区别。这里是整个幻想乡里,唯一一家主要贩卖来自外界的商品的旧道具店。」
「是吗。」
「奇怪,居然没被吓到。这可是外来品啊?你瞧,这样的道具,从来没见过吧?」
「啊,好怀念。这种不翻盖型的国产手机。这里居然还卖这种东西。」
「居然了解那个手机,你到底是……?」
「我是宇佐见堇子,幻想乡外的居民。初次见面。」
「外、外界的人类?怎么可能。」

「真的。呃,我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证据。您看,这个是最新型的手机,怎么样?」
  被吓到了。这几年来头一次。

  我具有看一眼就知道道具的名字和用途的能力。她手中的物体名叫智能手机。那是毋庸置疑的外来品,而且是能够使用的现役款式。看来,她的的确确是来自外界的人类。
  我虽然经营着来自外面世界的物品,却从未想过会迎接来自外面世界的客人。但若在这里表现出动摇可就太丢人了。我假装冷静。
「你、你是怎么来到幻想乡的?」
「呃。一开始我是想正式进来的,但却出了一点。不知为什么,现在只要做梦就会来这里。」
「做梦?也就是说,你现在位于梦中吗?」
「应该是这样。睡觉时前往幻想乡,醒来后回到现实,今年夏天我一直在重复这样的循环。」
「唔,真是奇怪的事情。话说你见过灵梦……博丽神社的巫女吗?」
「见过,我和灵梦小姐很熟悉。我在这边的时候基本上都要拜访神社。」
  什么啊,那就好说了。如果结界发生了任何异变我都理应向灵梦报告,但她已经知情的话应该就没事了。

  这样一来我的兴趣只剩一个。
「呃,既然你来自外界,有没有带什么有趣的东西过来。」

「啊?」
「如你所见,这里是经营来自外面世界的物品的店。对你来说都是些日常用品,应该很无聊吧?」
「日常用品……这些东西都太古旧了。全都是我出生之前的东西。」
  一直深信商品是最新款式的我受到的打击可不小。

「啊,是吗。不过,不提那些,我对外界的事物有兴趣。所以我想看看你都带着什么。」
  她并没有携带多少行李。这也情有可原,想要把物体带入梦中,就必须把它们带在身上入睡。在她小小的手提包里面,只放着一个智能手机和一个钱包。

「拿着手机也收不到信号,所以派不上什么用场。但是有了手机就能看时间,还能读读书打发时间,所以还是必需品。」
「用这个能读书?」
「没错,电子书籍。在我的手机里面有好几十本呢。虽然都是些漫画。」
「那可真是厉害。说不好在幻想乡里也能卖得出去。这里读书的人可不少。」
「什么,感觉好讨厌啊。」
「什么意思?」
「如果幻想乡里的人全都埋头看手机,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会兴致大减。」
「那是为什么。」
「现在这个时代,不管是在电车上还是在车站里,或者是去餐厅,所有人全都只盯着手头的手机。」
「……外界的人都沉迷其中了,幻想乡里的人用用不也很好。」

「如果人们都仅用手机进行一些必要的联络还好,但是现在的人全都用手机来聊天、上网读八卦新闻、打游戏、看视频……全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我觉得人们该多看看眼前的事物。好不容易世界上遍地都是有趣的事物,但人们的眼睛却看不见。人们照相也只会拍一些能在社交网络上引起热议的东西,并不在意自己拍过些什么。明明现在灵异已经在各处发生了。」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突然间情感流露而出。那是我所无法理解的愤慨。

「如果幻想乡的人们也像外面的世界一样把精力集中在眼前的手机上,我可能就不会再来了。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停下来。」
「原来如此。虽然很难想象外界的样子,但大致的意思是说人们都完全依赖于那个道具上吧。不过,那就奇怪了。你那么讨厌手机,为什么你还把它当成宝贝一样拿着?」
「这、这是因为,手机是必需品。不论是作为钟表,作为地图,还是作为电车的时刻表。」
「别人也都是这么想的吧。因为是必需品,所以才会依赖。」
「但是,人们全低着头,看着不同的世界。就算是面对面的时候也是。人类社会过于重视远程的通信,却弱化了人类的个人能力。这是社会问题。」
「看来外界背负着我无法理解的问题。但是你要知道,普通的道具虽然有着让人成长的力量,却不具备让人退化的力量。能够做到这件事的道具,唯有被赋予了魔力的魔法道具。」

  没错,我看一眼就能知道一切道具的用途,却从未见过任何专门为人类退化而生的道具。就像这个智能手机,表面上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它真正的用途是「向持有者无偿提供信息」。只要持有这个手机,它就会为了维持社会的秩序,向持有者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可以说它是用来维持秩序的自我献身型道具。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能够制作出这种高度社会化道具的人类,能力会有所下降。
「那么,这个手机。你能不能把它卖给我……」

「怎么可能?这可是新型的。分期付款还没结束呢。」
「唔。」
「……等等,难道说这家店,会收购外界的各种东西吗?」
「啊,没错。基本上我都卖些从外面捡回来的东西,但根据内容我也会进行收购。尤其是现役的外来品,我可是想要得不得了。」
「那么,我下次就把不要的东西带过来。我一直都想要幻想乡的金钱。」
「什么啊,原来你身无分文吗?」
「迄今为止还没用到过金钱。不需要金钱也能行动的社会真好。」
「因为在幻想乡以物换物是主流。妖怪和人类之间的社会体系不一样,没办法。」
「以物换物……」
  仿佛想起了什么,她环顾四周。
「怎么了?」
「说起来,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背着电子产品的人影,我追着那个人才来到这儿的。我在想那个人是不是也是以物换物的客人。」

「啊,那并不是客人。那是我的助手。」
  最近能够亲自去捡拾道具的场所越来越少,因此我就雇佣了一位能够帮我捡拾道具的助手。助手帮我捡回了各种各样奇特的物品。作为报酬,我给予那助手微薄的薪水并讲解商品的名称和用途。

  但是那个助手,总感觉捡回来的东西有些极端。全都是些在这里并不值钱的电子产品。结果,还是需要我亲自出门去寻找商品。
  那些电子产品,在眼前的外界的人类眼里似乎也比较新鲜。这些道具的历史,看来需要追溯到一段时间以前。
「哦,MD随身听?虽然听说过,但真正见到还是头一次。这边还有磁带录音机?完全是古董的世界啊……说不定,把这些东西拍卖出去能卖出很高的价格。真是不错的想法。」
「那边的商品可是很贵重的,别乱碰。」
「好。顺便这些卖多少钱?」
「……你不是身无分文吗?不过告诉你也好,那些东西值这么多。」
「唔。不知道贵不贵啊。」
「大概值好几个你手里那个手机吧。从重量上来看。」

「好贵!」
  和她约好下次带一些外来品过来之后,我们就分开了。虽然没有卖出任何商品,但却是一个远比此更有价值的邂逅。

  最近进货的商品变得有些千篇一律,我也开始有些厌倦,逐渐有了把店关掉的念头。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外界的人类会现身。这样一来我对商品的知识肯定会有飞跃性的进步吧。那样的话,商品的价值也会与时俱进,迎来新生。旧道具店本身也会焕发又一春吧。

  已经决定不厌孤独的我,在见到她之后产生了新的想法。果然唯有与人交际,才能使自己的思考更为深邃,令自己得到成长。自身的成长,也会让道具迎来新生。我希望我能通过与各种人的相逢,让我暂且回收的那些道具得到解放。这就是旧道具店的使命吧。我如此想到。
下回待续
东方外来韦编第1话1
P001
东方外来韦编第1话2
P002
东方外来韦编第1话3
P003
东方外来韦编第1话4
P004

注释

  1. 垃圾宅邸:日本偶尔发生的社会问题。一些房屋的主人因为精神或心理上的原因,在自己家中和门口堆满了垃圾,对周边的住户造成不便。


< (2004~2007年连载)第26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2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