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BWiki正在进行改版工作,如有观看不适敬请强刷新本页面。
  •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THBWiki正在进行改版工作,如有观看不适敬请强刷新本页面。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正在进行改版工作,如有观看不适敬请强刷新本页面。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亚特兰大AWA座谈会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简介

本页是在2013年9月27-29日,ZUN氏作为嘉宾参加亚特兰大第19回Anime Weekend Atlanta座谈会的谈话内容转述,并非完整记录。

  • 翻译:atrican,Sorpfenvier

中文翻译

Helvetica版

永生难忘的周末 ————记2013亚特兰大动漫周末

——你如何选择在游戏里要登场的妖怪?

ZUN
我从游戏的主题入手,选择合适的妖怪,试着找到恰当的弱一些的和强一些的妖怪。

——有流言说东方要上Steam,你对此作何评论?

ZUN
Steam真是好啊。但是对此我目前还没有制定任何计划。我保证不了如果我申请的话Steam会接纳我;要是我去做了但是没成,说出来多丢人啊。

——你在制作东方游戏上花费多少私人时间呢?

ZUN
我大约每年出一部游戏。我会花大量时间来构思创意安排相关事物。其中有大约三分之一是直接用于制作游戏的,也就是四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我醒着的所有时间都在做东方了。

——你创作东方音乐的最大灵感来自哪里?

ZUN
这问题不好说。我觉得主要影响来自于老游戏的音乐,特别是八九十年代的那些。基本都是纯音乐,那时候游戏里还很少有人声。

——有一个某种程度上相关的问题。我们已经看到很多神话、历史和个人经历融入了东方。那么你是如何受到启发想出东方的这些故事的呢?

ZUN
一般我会从过去的经历入手,以此为基础进行更深远的思想实验。我会借助很多东西,比如儿时的回忆,旅行,甚至日常经历。

——你来这儿后喝到的最有意思的美国啤酒是什么?

ZUN
嗯我已经喝了不少了。美国的问题是,食品的分量太大了,但是啤酒远远不够。

——能给我们讲讲红魔乡里的未用角色冴月麟吗?

ZUN
不好意思,能重复一遍角色名字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知道的,我本来想更多的开发红魔乡。毕竟这是我的第一部windows作品嘛。但是我的时间预计不太对,迫于时间紧迫我不得不去掉了很多安排。她只是一个由于时间限制必须去掉的角色而已,我本来是打算让她当自机的。

——你有兴趣再作一款花映塚游戏吗,或者别的STG类型?

ZUN
要是我有时间和兴趣的话,我会的。

——你最喜欢的JOJO台词是什么?

ZUN
”だが断る!“(”然而我拒绝!“岸边露伴拒绝引诱jojo进入陷阱时说的话)

——你会在东方游戏里加入男性角色吗?

ZUN
我觉得那可能会影响游戏的平衡。但是在游戏以外的地方加入男性角色还是不错的。

——你使用哪种虚拟效果器(VST)来制作音乐啊?

ZUN
你是说软件吗?我用Cubase。

——那么又是哪种软件合成器呢?

ZUN
我用的东西真是很老了,罗兰SD90[1]

——我从三千公里之外赶来看你(——具体是哪里?——三番)你最喜欢的同人作品是什么?

ZUN
老实说,当我看着同人作品的时候,要是做的太好了,我就会有点嫉妒。我不能确切的回答这个问题,好的同人作品太多了,我没钱全都买来玩一玩挑出最喜欢的。

——直到花映塚为止游戏里都附带了音乐的MIDI版本,但是之后的就没再有了。你会考虑再一次这样做吗?

ZUN
我要说我觉得MIDI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开始人们的电脑不大好所以MIDI是必要的,网络配信也不是今天这样的。现在只是生成WAV版放进去就轻松多了,我会一直这样的。

——你说过即使东方不再流行甚至没人喜欢了你也会一直做下去。你现在还是处于这种状态吗?

ZUN
现在来看好像除了东方我也没什么别的可做了!我喜欢做东方,根本上我做东方就是因为我喜欢,所以只要我还喜欢我就会一直做的。

——PC98的作品是一设吗?

ZUN
世界观是一样的。只是我刚开始做东方的时候,我没想到我会一直做新游戏,所以我发现产生了一些矛盾的地方。遇到这种情况,请以最新的作品为准。

——你自会喜欢的啤酒牌子?

ZUN
这问题问太多了,毫不犹豫的说是麒麟。

——当你看到别人基于东方创作的漫画音乐游戏的时候你有多激动啊?

ZUN
我很喜欢做东方,看到别人的想法也令我振奋。但是我并不是为了别人的反应才做的。

——我不会问你你创作的曲子里最喜欢哪个,但是哪一首时你最自豪的呢?

ZUN
你们知道,我创作了那么多的曲子!基本上,我最自豪的是最新的游戏里的。

——你有发布外语版东方的计划吗?

ZUN
如我所说,我没有任何在西方世界发布东方的计划。即使假如真的发售了,我也不会做外语版,劳动量太大了。

——你是怎么设计弹幕样式的?有好多次我玩的时候就在想,我能想出来吗?我能想出来吗?欧我想不出来,我死了。

ZUN
通常我会从试着弄得亮闪闪的开始。至于难度,我经常得自己亲自试一试才知道可不可行。如果我自己玩不转,我就得调整难度了。

——我有一个来自海外的问题(——哪里?——冰岛)你觉得独立游戏开发者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ZUN
我觉得关注过去很重要。如果你不那样的话,你就会遇到很多困难。

——你的帽子哪里淘换的?

ZUN
各种地方,商店,跳蚤市场,展会……我一般看见顺眼的就买。

——你有什么启发游戏开发者的建议吗?

ZUN
最重要的事就是做游戏!

——东方如何影响你,或者改变了你的生活样貌?

ZUN
成了我一生的工作。我得说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影响了。

——你会拿出很久没登场了的角色吗,比如魅魔?(提问者cos成了魅魔,有着很强烈的存在感)

ZUN
我不会否定,但是嘛……

——你会为自己的音乐推出交响版,乐队版,合奏版吗?

ZUN
事实上,粉丝们会替我做这件事的!

——蕾蒂·霍瓦特洛克的资料显示她没有全力战斗。那么她的真正实力如何呢?'

ZUN
额,如果她全力施为,会引起异变的(比如红雾异变,春雪异变)

——你想和哪两个角色一起泡温泉呢?

ZUN
额,温泉?我想想……我能多考虑一下吗?(喝了一口啤酒)如果是那种古怪的角色的话就会不太好,所以就找灵梦和魔理沙吧

——请给我们最后说几句

ZUN
我没想到这里的人会对东方这么感兴趣!我还怕很久没出新作,在这里会有些孤寂呢。有这么多的Cosplay,甚至是又大又壮的人cos的。大会还有很多事没做,我还要在这里继续逛展子!如果你看到我到处走,请安心的和我打招呼吧!我会全力学好英语的!
  • 告别会小组座谈

——这是你第一次来亚特兰大吗?

ZUN
是的

——这个周末最令你难忘的是什么?

ZUN
嗯……万事开头难。我来之前,想象不到这次展会会是什么样的。看到有这么多的cos我很吃惊,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的东方coser,虽然他们大部分是男的。然而也有很多可爱的小朋友穿着cos,我还得和很多的人合影。

——在你看来,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性作品是什么?(好像被负责口译的组员翻译成了“您的标志性作品是什么”)

ZUN
和其他的组员不一样,我只是个碰巧在做游戏的普通的劳动者。我真的只做出了东方。

——听起来你真的很热爱你的工作,但是相信你也有自己的难处。你怎样处理工作和日程的冲突呢?

ZUN
事实上,和在座的各位比起来,我的工作很有难度,但是我们也有相同的地方。喝酒就是个很好的放松方式,对吧!

——你为什么选择来亚特兰大呢?

MC
是因为啤酒吗?
ZUN
并不,当然啤酒确实是好!我很少参加这样的展会。

——对我们这些粉丝来说,你就像神一样,但是你其实是人类。那么你怎样娱乐呢?

ZUN
我的娱乐有很多,但是这种时候我能说什么呢?你知道我喜欢啤酒和编程,然而我也会在喝酒的时候进行编程。

——你有什么临别的话说给我们听吗?

ZUN
呃,我想想。我去过不少日本展会了,都和这次的不大一样。对亏了参会的大家,这次展会充满了活力。感觉就像在这里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如果粉丝想多了解一些情况该怎么联系你呢?

ZUN
我的时间都用来做游戏了,所以我不经常发推,但是,还是欢迎fo我Twitter@korindo
  • 座谈会结束后,Helvetica和Solamarle过去搭话
Solamarle
你要马上回日本了吗?
ZUN
对头,我明天就走
Solamarle
你不想花时间观光游览一下吗?
ZUN
我提前一天来的,已经看了不少了
Solamarle
关于你的西方粉丝们,你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ZUN
我最好奇的一点是,为什么这里有这老多人知道东方呢?我根本没发售过西方版。
Solamarle
是的,这里没发售过任何东方游戏,但是有很多公司去参加日本展会买回来在这儿卖。
ZUN
我觉得这样的展会也起到一定影响
Solamarle
是的,没错。粉丝们会参加座谈会讨论游戏、玩游戏让别人可以看到,这也增加了粉丝基础。还有,从八十年代开始,全世界都盯着日本看有什么新游戏诞生。至少在美国,大部分人都觉得游戏发展以日本和美国为中心,所以人们总是对日本游戏很感兴趣。
ZUN
我想知道现在还是这样的吗?好像日本商业游戏发展有点衰落了。虽然不如从前,但是现在仍然还是有很多海外活动的。
Solamarle
说到海外发展,日本有很长的独立同人游戏开发传统,但是海外——
ZUN
对,海外应该叫做独立游戏的。
Solamarle
是的,你对独立游戏界有兴趣吗
ZUN
是的,我很感兴趣。看起来非常活跃,也诞生了很多有趣的游戏。独立游戏界和同人界有很多联系。我觉得可以说,在精神上,日本同人界和海外独立游戏界有很多相通之处的。
Solamarle
我记得以前读过一个采访,说你是因为喜欢做音乐才开始做游戏的。
ZUN
没错
Solamarle
那么谈谈音乐吧
ZUN
你是说,是什么使我对做音乐感兴趣的?
Solamarle
没错
ZUN
我对音乐感兴趣很久了。我觉得想制作更多你喜欢的东西是自然而然的。但是我尤其的喜欢游戏音乐。没到我想成立乐队搞音乐那样的程度,我只是想做游戏音乐。但是没有游戏是做不成游戏音乐的,对吧?所以,对我来说,从音乐到游戏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Solamarle
梅莉的名字怎么拼写?
ZUN
不知道。

Ruka版

  • ZUN在亚特兰大漫展的第一项官方活动是回答观众提问。以下是一位美国东方爱好者Ruka对第一日座谈内容的记录。

记录中,大部分内容为Ruka对谈话大意的转述,ZUN的回答一般使用第三人称转述,少部分原话则放在引号里直接引用。

因为ZUN不会说英语,谈话全程是通过口译进行的,经过记录转述,更会打很多折扣。

——您是怎样选择游戏中出场的妖怪的?

由游戏的主题决定。

——有传言说游戏会在Steam上销售。这是真的吗?

  • “有人来谈过这方面的事情。”

目前还没有达成协议,在Steam上发行游戏也比较困难。这件事不是说办就能办到的。

——你把多少个人时间用在游戏开发上?

构思点子要花好几个月。游戏的制作要用4个月时间。游戏制作期间ZUN的睡眠时间短一些,啤酒喝得多一些。

——你作曲的灵感来自什么地方?

  • “这个问题不太容易回答。”

ZUN主要受80-90年代的游戏音乐影响。具体来说,是游戏中没有配音的那个时代。

——启发你做游戏的灵感是什么?(实际问题表达得更复杂一些。)

游戏的灵感来自ZUN从童年到现在的个人经历,等等。

——你尝过美国的啤酒吗?

  • “尝过很多种,美国的啤酒很不错。[不过这里]一顿饭的份量太多了,[而]啤酒的份量太少了。”

——冴月麟还会出场吗?

  • “(愣了一会儿)……噢!”

ZUN说因为时间不够,不能把她加到红魔乡中去。(言下之意似乎是冴月麟不会再出场了。)

  • “东方游戏的事你们知道得挺多嘛?”(笑)

——还会有花映塚式的游戏吗?

  • “如果时机合适”。

意思基本上是“需要有灵感”。

——你最喜欢的JoJo台词是什么?

(译员没有翻译这个回答。)

——据说你原计划在星莲船中制作一个男性角色。以后会有男性角色吗?

  • “男孩子在做游戏时会碍事。”

——你用什么软件制作音乐?

  • “Roland SD 90。”

——你最喜欢的东方同人作品是什么?

碰到特别出色的同人作品,ZUN会感到羡慕。不过为了避免麻烦,他不会在公开场合评价同人作品。

——你还会像以前的作品一样,在现在还有今后的游戏里同时使用MIDI和WAV文件吗?

ZUN觉得MIDI文件已经过时了,是在PC性能还不足时使用的格式。现在直接制作WAV文件更简单。不会再同时使用MIDI和WAV文件了。

——假如东方的人气降低了,你还会制作东方游戏吗?

  • “除了东方,我不会制作其它的东西。”

ZUN制作东方不是为了赢得人气,是因为他想做。(热烈的掌声)

——一设里,PC-98游戏和Windows游戏的世界观是分开的吗?

是发生在同一个世界,ZUN也知道其中有冲突的地方。然后ZUN说请以时间最近的游戏作为一设。

——你最喜欢的啤酒牌子是什么?

  • “经常有人问这个。是麒麟。”

——守矢神社没有在心绮楼中出场有什么原因吗?

  •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守矢神社还在。

——你最引以为自豪的音乐是什么?

  • “我写过很多曲子,这个你知道吧?”

ZUN自己没有最偏爱的曲子,最新的曲子就是现在最喜欢的。

——东方有进行英语本地化的议事日程吗?

现在还没有什么具体计划,也没有做这方面的工作。ZUN提到了他知道存在英文补丁。

——你是怎么想出那些疯狂的弹幕的?

ZUN首先制作出弹幕的视觉形象,然后把弹幕调整得更华丽。他自己尝试几次弹幕,看能不能通关,如果不能就降低难度,这样调整弹幕的平衡。

——有对你来说特别的角色吗?

  • “博丽灵梦。”

——独立游戏制作有哪些难点?

(独立)游戏制作者在做游戏时不看过去的历史。(意思可能是,游戏开发者应该多学习过去游戏的经验。)

——你的帽子是在哪里买的?

  • “很多地方。”

有小摊买的,有普通商店买的,有喜欢的帽子他就买。

——你会把二设人物吸收进一设吗?

ZUN不会去了解二设人物,因为不想受二设影响。

——你对想成为游戏设计师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 “这个答案简单。去做就行了。”

——东方对你本人有什么影响,有没有改变你自己?

  • “它是我毕生的事业。它就是我的化身。”

——你对让旧作人物再出场怎么看?

  • “我不会说‘不’。就这么回答。”

——你想到过把你的音乐变成其他形式,比如流行乐队啊管弦乐队啊之类的?

  • “用不着我来做。爱好者们自己会做的。”

——如果你和两个东方角色一起被困在温泉里,另外两个人是谁呢?

  • “让我想一想。”(喝啤酒)

(首先说了魔理沙,观众马上喧哗起来,结果听不清第二个名字,传闻是萃香。)


结束语:

因为东方没有在美国正式出版,ZUN本来不知道在美国会遇到什么事情。看到有这么多东方的coser(不过大部分是男性),还有一个活跃的东方爱好者群体,让他很吃惊。

ZUN在周六和周日[2](亚特兰大时间)还有两个座谈活动。在展会期间,ZUN会和普通的观众一样到处走动,他说遇到他请打声招呼。

Chang Kim版

ZUN,日本最大牌的独立游戏创作者之一,第一次造访北美来参加Anime Weekend Atlanta展会。展会的第一天, ZUN举办了一次问答式座谈。因为允许进场的观众人数有限,有很多人无法参加。如果您没有去AWA听这个座谈,我们Word of the Nerd Online已经为您总结了问答的内容。所有问题都由观众提出。

ZUN在中间,两边是译员。

大部分内容因为时间限制做了简写,问题和答案都不是对原话逐字逐句的记录。

——你怎样决定一个游戏中出场的妖怪?

ZUN
这个是由游戏的主题决定的,要看妖怪的特点和游戏的主题有什么联系。

——我听到有传言说游戏会在Steam上出售,这是真的吗?

ZUN
Steam非常好,我很喜欢。有一些这方面的议论,不过也只是议论。如果是真的就好了,但现在只是传言,什么都没有定下来。在Steam上出游戏很难,手续会很复杂。

——你一般制作一个游戏花多长时间?

ZUN
一般需要花大概4个月。大家知道,我每年制作一个游戏。构思创意要花很多时间,我这段时间总是睡得很少,除了睡觉以外,不是在做游戏就是在喝啤酒。

——你的游戏中那些动人的音乐灵感来自什么地方?

ZUN
我受游戏音乐的影响很深。主要是1980和1990年代的游戏音乐。这些音乐一般是纯乐器的。

——你的游戏是取材自神话的。这些幻想部分的创意是怎么来的?

ZUN
大部分剧情都来自我的生活经历,从小时候的经历到最近的旅行见闻。大部分都是我的个人经历。

——你在美国期间尝过新的啤酒没有?

ZUN
尝过好多种,有很多有意思的啤酒。不过我在美国有一个感受:饭的分量太多,啤酒的分量太少。
(并不是)冴月麟[3]

——能不能问一下关于冴月麟的事情?就是红魔乡中没有使用的人物。

ZUN
啊……这个,红魔乡是Windows系统上的第一作,本来是想让她作为自机登场的,但是由于时间有限,只好去掉她了。

——你会再制作梦时空、花映塚这样的游戏,或者其他新的游戏类型吗?

ZUN
我很愿意,不过只有在时机合适,或者有灵感的时候。

——你最喜欢的JoJo台词是什么?

ZUN
“然而我拒绝!。”这是第4部岸边露伴的台词。

——我听说星莲船中原定会出现一个男性角色。你将来还会加入男性角色吗?

ZUN
我觉得男孩子在游戏中只会碍事。如果制作和东方完全无关的游戏,我会加入男性角色的。男孩子只会破坏东方系列的平衡。

——你制作游戏时用什么软件作曲?

ZUN
我用Roland SD-90。这是个老软件,不过我还是喜欢用它。

——在看到和听到过的东方二次创作中,你最喜欢哪些?

ZUN
我见过一些二次作品,但是看到太好的作品我会妒忌的。还有,如果我在公开场合说我偏爱哪个二次作品,对其他的作品不公平。

——你今后还会在游戏中使用MIDI格式吗?

ZUN
MIDI已经过时了。过去使用MIDI格式是因为很多电脑的性能差,网速也慢,现在都已经变快了。现在用WAV格式,这样在任何电脑上播放效果都是一样的。我不会再用MIDI格式了。

——你曾经在访谈中说过,即使东方失去人气,你也会继续制作东方游戏。你现在还这么想吗?

ZUN
老实说,我除了东方不会制作任何东西。只要我还能动,还想做,我就会继续创作东方。

——和Windows的东方系列相比,PC-98旧作是一设吗?

ZUN
把PC-98和Windows版游戏放在一起比较,的确有一些矛盾的地方。不过我取时间最近的游戏作为一设。
麒麟啤酒

——你最喜欢的啤酒是什么?

ZUN
经常有人问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麒麟啤酒。

——守矢神社一下子消失了,不再参与事件。这个和心绮楼中的事件有关系吗?

ZUN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这是我最后的答案。守矢神社没有消失,只是我最近没有让她们在故事中出场。

——当你看到新的二次创作,包括画作、游戏和音乐,你是不是对东方被世界上这么多人喜爱感到激动呢?

ZUN
我感到很快乐,非常感动。你们喜欢东方,我也很高兴。

——你最引以为自豪的曲子是什么?不一定是你最喜欢的。

ZUN
我写过的曲子可多了,哈哈哈。我从来没有最喜欢的曲子。要说有的话,我一般最喜欢最近写的曲子。

——之前在[Anime Weekend Atlanta的]开幕式上,你提到了东方游戏要进行本地化。有确定的日期吗?

ZUN
刚才已经说过,还没有既定的计划。我不反对本地化,但是目前还没有计划。东方有可能会,也有可能不会做本地化。其实,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制作游戏,确实不知道本地化该怎么做。要说的话,我注意到了有英文化补丁。
东方红魔乡中的弹幕

——你是怎么想出游戏中那些疯狂的弹幕图案的?我玩东方的时候总是这样:“这次我肯定能过!啊,我死了!”

ZUN
对于不同的难度,我先设计出视觉效果,保证弹幕足够华丽,然后反复试验,看我自己能不能打通。如果自己不能打通,就把难度调低一点。

——有没有哪个角色是在你心中有特殊地位的?

ZUN
博丽灵梦。

——你认为目前独立游戏开发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ZUN
我觉得,一般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多数独立游戏开发者不学习以前的游戏中包含的经验。

——你的帽子是在哪里买的?

ZUN
很多地方,普通的商店,小摊,附近的活动。就是随便看看,有喜欢的就买。

——有过你想加到游戏中的二次创作角色吗?像是梅贝露?[4]

ZUN
嗯……我其实不怎么看二次创作,因为我不想受它们影响。

——对想成为游戏设计者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ZUN
回答很简单:“去做就行了”。

——东方给了爱好者们很多东西。它又对你的工作和对生活的看法产生了什么影响?

ZUN
东方不只是影响我的生活,我觉得它已经成为了我的一部分,东方全部都是我本人的体现。

——你会考虑让旧作角色回归吗?

ZUN
我不会说“不”。这就是你要的回答。

——你想过把你的音乐改编给管弦乐队、流行组合、合唱队之类的演奏吗?

ZUN
不用我来想,爱好者们会做的。

——蕾蒂从来没有用全力战斗过。如果她用全力,应该有多强?

ZUN
只有发生很特殊的异变时才会有这种事。

——如果你和两个你最喜欢的角色被困在温泉里,另外的角色应该是谁?

ZUN
让我想一下。[喝啤酒]肯定有魔理沙。还有一个奇怪的角色。当然要有啤酒。
来上一口啤酒的时候

——你有什么话要对爱好者说吗?

ZUN
我真的没想到在东方没有正式销售的北美能有这么多人来看我。我见到了很多东方cosplayer,不过好像大部分都是男性。我明天还有星期天全天都会在会场四处走动,你们如果见到我请给我打声招呼。同时,我还要多学习些英语。
爱好者们为他们的王欢呼

注释

  1. 一种硬件PCM合成器,并不是软件合成器
  2. 指2013年9月28-29日
  3. 已证实该图片中的角色很有可能并非冴月麟,原文编辑配图失误。
  4. Maybell,叶庭同人漫画中的角色,有人指出她和键山雏有一些相似之处,且和ZUN本人一样在同人游戏《东方幻想麻将》中登场。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