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BWiki正在进行改版工作,如有观看不适敬请强刷新本页面。
  •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THBWiki正在进行改版工作,如有观看不适敬请强刷新本页面。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正在进行改版工作,如有观看不适敬请强刷新本页面。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作为平台的东方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简介

『东方Project』使之变为可能的事情「作为平台的东方」(『東方Project』が可能にしたもの「プラットフォームとしての東方」 )
这是2011年12月3日在东大举行的,主题是东方的专题研讨会。
参加这次研讨会的有DNA(D.N.A.Softwares)、马启太郎(日本ワルワル連盟)、鸟村纯平(东方红楼梦)、小此木哲朗(一迅社)和ZUN(上海アリス幻楽団),共5人。
这次研讨会是专业性质的,ZUN和东方二次创作者们都表达了自己对东方的想法。以下为访谈内容节选。

  • 译者:硝烟游戏、京都人形

内容

吉田正高(会长)
这是以动漫消费视为文化史的专题研讨会。关于东方,我想说从来没有那个作品作者与创作的相互性是如此之高的,它是CGM(注:Consumer Generated Media,意为活用因特网等媒介让消费者生成内容的多媒体形式)的展开。
七邊信重(主持)

同人是阶段性递升的交流形成,它不是从评论家而是从内测企划了活动。
那么首先希望一个一个的来说一下自己知道东方的缘由和对东方流行的意见。

第一部:发表

DNA(同人游戏社团)
虽然东方红魔乡的初印象比较微妙,不过后来改了自己的想法,东方对自己社团的影响增多了。从那以后我们就以东方二次创作为主了。我是在2004年认识ZUN氏的,呑んべぇ会[1]也是一起的。
(谈到幻想麻雀,初期的东方交流形成)
我认为东方的特征有两个:允许二次创作和每年都有新作。粉丝与作者的距离是很近的。如果代理神主在会场发体验版的话能拿到许多成人向的同人本。
有马启太郎(漫画家)

东方是从谷川流[2]强烈推荐而了解到的。
(谈到ZUN绘与二次想象的自由度)
(说出灵梦是神主天然审美的设计的种种解释)
鸟村纯平(红楼梦主催)

我当初办红楼梦的原因是大阪的东方活动太少了。
(谈到东方的流行,妄想的乐趣)
工作人员与参加者都能享受到活动的乐趣。
小此木哲郎[3](一迅社)

作为刊行物[4]还是卖出挺多份的。我的目标是出一次或1.5次的书籍。知道东方的缘由是MELTY BLOOD到寒蝉到东方的。我判断它能在商业上流通。连载从来就没有按出版社的企划书进行的。
(谈到市场需要与理解:从20代成为了10代后半)

第二部:自由讨论

ZUN:
初次见面,我是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的ZUN。因为以前根本就没有机会知道二次创作者和活动举办者眼里的东方,不禁有了“大家比我更了解东方吧”这种想法。
ZUN

DNA所说的东方与我心目中的东方最为接近,由于我们都是同人游戏社团,我一直认为我们是以对等的立场进行创作的,所以产生了“最容易理解(DNA的话)”的想法。同人游戏中横向的联系是非常强的,会有很强的伙伴意识。
ZUN

而有马桑所发表的内容已经是关于东方规模庞大时的情况了,由于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很感兴趣。
现在的玩家一般都是这么接触东方的吧:由于不清楚东方是什么东西,听说了以后会抱着“可能有什么东西”这种想法去接触东方。
而谈到的二设的自由度,这点许多人也是说到的,关于一设设定比较自由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对我来说与其说是做“容易二次创作”的设定,还不如说是做“容易出故事”的设定。
“这角色跟那角色可能有怎么样的关系”容易产生这种想法的设定对我来说也更容易创作续篇。从有马桑的话中我在确认到了“容易出续篇”结果上等于“容易二次创作”吧wwww。
ZUN

而鸟村桑的话题呢,我经常听到学校的俱乐部活动的电脑里面有东方这种事(笑),而大学生和高中生当中这样接触到东方的人也不少吧。
虽然是工作上的事,如果电脑里有游戏的话一般都会情不自禁地玩的吧。
“很想试试看”,这么想而成为东方玩家的年幼层的人可能比较多吧。
我认为那是很厉害的宣传。
关于同人活动说实话我不是很了解,除了CM和例大祭我很少去活动现场,所以鸟村桑的话题我也很感兴趣。而从他的话中了解到活动主催和二次创作者能享受到乐趣这一点我也很高兴。这点许多人大概也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能享受到乐趣吧。
ZUN

接下来是小此木桑。小此木桑,恩www,虽然他所说的跟其他人的预想有很大的区别。
小此木桑虽然说商业书是二次创作的书籍,但是我认为那是商业一次书籍。我是以一次创作的方针制作的。
比如说,我出的商业作品不是红魔乡的漫画化,红魔乡是红魔乡,不是漫画。漫画是以同样的设定,新加的角色而进行创作的,所以会有只在书籍里出现的人物。
还有关于东方受欢迎的原因中,我认为反商业化,不不(笑),不是商业也是很重要的因素。现在我仍然对商业有抵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如果出了动画,可能会产生“这不是东方吧”的感觉,创作反倒会因此变得困难。而且这可能会对我本人的创作也会有限制,所以东方是反商业化……呃,虽然事实上也不是这么回事(笑),东方的确是在商业化的(笑)。我认为这点比较重要吧。

(总结结束)

七边信重(下略为主持人):非常感谢。如果关于这点发表者有什么想说的话,请……

(沉默数秒)

ZUN:
谁也没有想说的?(笑)
小此木

呵呵。的确,一次创作者创作的不是二次。不过我不知道创作者是出于什么样的位置享受创作的,所以想知道一下……
ZUN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提问吧(笑)。
DNA

刚刚您所将的原创作品没有进行普通的漫画化这一点,我本来认为是为了不毁坏二次创作者心中的意向,但是还是想请教一下真正的理由。
ZUN

我尽享创作是为了乐趣,让它改变形式再出一遍会觉得很麻烦。而且那种事自己也不会享受到乐趣,如果因此而拜托给别人的话就不是自己的创作品了,所以还不如创作新的作品,制造新的设定和角色,这样我也好省力一点(笑)。
我一直想以能享受到快乐为目的进行创作。回避动画化也是这个原因。

(会场沉默)

主持人:如果有什么想提问的人可以向ZUN桑提问……

ZUN:
以前大都是在酒席上说话的,所以(笑)……各位之间距离还是比较近的。
ZUN:
商业书本是为了自己更容易制作游戏而作的。我想与周围处于对等的立场。在nico上被批判是距离感的缩进。
主持人:
作为一名一次创作者,您也不会和那些二次创作者拉开距离吧?
ZUN

不会的。不过有时候也会觉得有必要这样做。如果离别人太近会让人觉得很肤浅,有时候装作“我很厉害”的样子也是不坏的。不过呢,我又觉得这样做不太好。因为现在很多人都把互相当成朋友来看待,我也觉得一次创作的人也好二次创作的人也好买的人也好看的人也好立场上都应该是平等的。就像在NICONICO上能够轻松地抱怨也是因为大家都是感觉非常亲近的。
主持人:
那么您会不会采用一些二次创作的设定呢?
ZUN

那是不会的。因为我没看过多少二次创作,不是很能把握那些设定。对于进行二次创作的人我还是很了解的,周边的事情我也是在关注的,但是作品我看过的不多所以不是很清楚。如果有机会看我就会看,感兴趣的我也会看,但是看过的量还是很少。
主持人:
龙骑士有时会采用一些在论坛之类的地方提出来的设定,不过您和他的创作方式还是不同的吧?
ZUN

感觉龙骑士才是在学习之中创作(笑)
不过我的作品更喜欢我自己去做,而且实际上作品也没经过详细的考量,基本上是想到什么做什么。
DNA:
文和椛在二设里是关系很好的,但是正当这种想法十分热门的时候却在文化帖DS中直接毁掉了这种二设,变为关系不好,这个时机怎么让人感觉是故意的(笑)?
ZUN

嘛,毕竟还是我对二设了解得不多,在我眼里她们本来就是那种关系……
观众:
nico上有很多人根本就不了解原作,只喜欢二次创作,关于那方面的交流扩大性您是怎么想的?
ZUN

STG本来就是比较偏僻的游戏类型吧,本来不会被玩的这种游戏也能被他们知道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宣传。
观众:
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东方商业化的想法,第二个是作品完成后的充足感。
ZUN

商业化的话我想以自己为主体。动画的话我现在没有让它出。觉得有成就感是同人活动的瞬间吧,还有游戏最后更新的瞬间。没有享受到的成就感我会放在下作上的。
观众(向小此木和ZUN提问)
您认为交流扩散性的主要原因是nico么?您有没有觉得由于ComicMarket东方现在从饱和期变为缩小期的?
小此木

通过nico东方被幼年层认识了。单单文花帖的发行量就与MELTY BLOOD相同了。求闻史纪与寒蝉考察本发行数量相当。
ZUN

我认为现在的东方二次创作正处于安定期。社团会因为少子化而减少,并且变得成熟。
观众提问:
小说里为什么会有光源?
ZUN

电还是有的吧ww。跟现代几乎没有区别。
DNA

有紫啊荷取啊这种方便的角色呢。
观众提问:
为什么是巫女游戏?还有能不能请教一下对二次创作的交叠和盛行宽容的理由嘛?
ZUN

95年的时后没有多少巫女游戏,只有奇奇怪界。我那时候很喜欢。至于二次创作我完全没有预想到。吓了一大跳呢。
虽然一开始东方二次只有两三个社团,但是还是下了一大跳。理由的话主要是因为没有害处吧,得与失相比显然得更多。

(会长致辞,结束)

注释

  1. 几个酒鬼(包括ZUN)成立的同人社团,代表作为《黄昏酒场
  2. 凉宫的作者
  3. 手头拿着一沓资料
  4. 指Febri

访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