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ZUN/东方星莲船采访

来自THBWiki
< ZUN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该访谈英文文本从Youtube获得,再翻译为中文,可能存在错误
  • 翻译:St Maxwell

关于这次的“异变”

——『星莲船』的故事听起来就似乎更像是“宝船出现了”,而不是卷入一场异变。根据最近发售的游戏内容来看,貌似故事的关注点更集中在不可思议的现象而非麻烦本身。是不是?

ZUN
是的,自『风神录』以来我就有这个想法。就是有些难以理解。

——现象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主角们前去调查以避免可能的麻烦,对吗?

ZUN
确实。

『东方星莲船』的主题是

——我不知道『星莲船』的主题是否真的存在。不过举个例子,我发现(主角)与小伞的对话非常有东方的感觉,毕竟她与主线故事并无任何关系。

ZUN
嗯呼呼,确实。

——就像生活的方式一样,人与妖怪的关系、幻想乡与外部世界的对比,我觉得这些都非常有意思。

ZUN
她对生活倒是不感到绝望呢。

——那么她就这样成为了2面BOSS,然后便是其他的角色……那么『星莲船』的主题应该是什么呢?是人与人关系的淡薄还是?

ZUN
那正好不是我想表现的。虽然这类主题很容易融入主线故事。有一种我很讨厌的事情,当我编了一个有关妖怪的故事,总会有人将其与自然联系在一起。如果故事的结局是与什么“与自然交流”相关,会很容易使我反感。就算“人类是邪恶的”这样的结局存在,就像小伞说的,那也不会出现在现在的幻想乡。也许她是想让人类回忆起曾经憎恨着妖怪的过去。我的意思是其实我想让他们想起,哈哈。

Stage1:纳兹琳

——也许对我们来说很显而易见,因为我们交谈过多次。我记得你说过每个一面BOSS基本都与故事无关。不过这次,纳兹琳似乎也与故事主线相关呢。是这样吗?

ZUN
嗯,是的。我有时还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事呢。嗯,一面BOSS不应该是“太强的存在”,不过她们也可以以某种方式参与到故事中,即使是“弱小的存在”。我想一个负责跑腿的少女挺合适的,于是创造了她。事实上,她更像故事的讲述者。

——她在寻找宝物呢。

ZUN
是的,玩家们会以为她寻找的“宝物”与飘在幻想乡上空的“宝船”有所关联。这只是我安排在一面的误导信息。

——她是个老鼠妖怪。是不是因为是毗沙门天的部下?

ZUN
嗯,我觉得毗沙门天的部下是只老鼠也没啥奇怪的。老鼠找东西不是很厉害吗?它们能前往任何地方。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我还以为她从是那个“沉船”1上逃出来的。

ZUN
你听说过野老鼠会在即将下大雨或大雪前躲在屋檐下吗?它们可是感觉很敏锐的。

——所以她是个优秀的寻宝家?

ZUN
对,如果是寻宝的话。

——说到她的弹幕,确实都与寻宝有关。比如水晶啥的。

ZUN
灵摆和……你怎么称呼那些棒子的?

——嗯…探测棒?

ZUN
对,那些棒子。其实我对寻宝也蛮有兴趣的,也想学学呢。嗯呼呼。

Stage2:多多良小伞

ZUN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有关一个唐伞妖怪的曾经的故事几乎都不存在。是的,即使是作为相当知名的妖怪,却没有背景故事…我觉得这是非常主流的妖怪。一条腿,穿着木屐,吐着舌头,还有独眼。有着这么具体的形象,就是没有关于他们的故事。

——或许是靠水木老师2的作品……

ZUN
的确,我猜是水木老师的成功使唐伞妖怪变得知名。

——所以不是那种某人遇到了一个伞妖怪并发生了什么之类的故事。

ZUN
对。如果只是以简单的方式来想,那他只是一个附丧神。这仍然很可疑,但我真的找不到更深入的故事了。

——如果与古时对比的话,现在有更多被遗忘的伞,比如落在火车上的。我的意思是伞妖怪一定比以前积攒了更多的怨恨。

ZUN
确实,所以她有一张符卡与火车有关。我们总是会把伞忘在火车上。卖出的伞的与我们忘记的伞一样多,不是吗?我们的确不怎么爱惜它们,它们也得不到我们关爱因为我们早就把它们忘了。

——除非到处都有雨伞架……

ZUN
据说一直从古代伞就没什么变化。我还一直等着能有什么人发明其他躲雨的方式。自从江户时代伞的作用就没发生变化。不过这也许就是我们为什么总是将它们遗忘在火车上。或者,人们应该发明其他避雨的工具,这样伞妖怪就会变得有名。比如“人类曾经使用伞这种工具来避雨”之类的。

Stage3:云居一轮和云山

ZUN
我本打算用子弹来描出那个的,我是说以前,不过当时是在一张画上,非常有冲击力。尤其是他的脸。

——两张脸…?两个云山?

ZUN
对,两张脸。因为他是云,所以可以自由地伸展或增加数量。在对话时能把自己收缩。

——他是入道云(积雨云)吗?

ZUN
是的,入道也是…没什么更深入的故事。我猜有人曾注意到雷雨云砧有时会和人脸很像。而且还能各种变化形状。当积雨云出现时,又高又厚,带着人脸的形状,还伴着大雨和风暴。是不是很明显?一个巨大的妖怪的形象,非常好懂。

——那么一轮呢?她的立场是什么?

ZUN
嗯,没有。嗯呼呼。因为云山的体型,我否定了让他直接登场的想法。所以像一轮那样的角色就很有必要了。

——发言人?

ZUN
对,像一轮那样的发言人。

——那云山能说话吗?

ZUN
可以。只不过总是悄悄地说。当然生气时,就会像打雷那样响。

——真是一个古板的老家伙。那么并不只有一轮能理解他的话吧。

ZUN
对,他只是比较沉默。说到一轮,因为故事是与佛教有关,所以我将她设定为看起来像个尼姑。不过入道在很早就已经是佛教徒了。在『星莲船』里,我一开始就是打算让故事与佛教有关。因此,很显然需要一些古老的妖怪。这次我选择了佛教而不是神道教。

Stage4:村纱船长(村纱水蜜)

——另一个有名的妖怪呢。一个船幽灵。是不是因为在船上所以穿着水手服?

ZUN
嗯呼呼呼,是的。

——村纱船长,直到最后也没人称呼她的名字呢。

ZUN
整个游戏里她都被称为船长。很令人惊讶的一点是,我记得我好像在哪里写过她的姓是村纱。只不过游戏里每个人所称呼的“村纱”(ムラサ)其实是种族名,而非她的真名。

——你知道,关于船幽灵的传说在日本各地都能听说。不过关于那个舀子,你还记不记得什么呢?她可是用舀子把船弄沉的。

ZUN
幽灵边说着“把舀子借我吧”边靠近。当然如果你给她一个带洞的,就可以逃脱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从哪产生的。

——为什么会是舀子呢?我不是很明白。

ZUN
很难解释。不过她手上的那个可是很深的哦。嗯呼呼。

——哈哈,她看起来倒像是被强迫拿着那个舀子呢。

ZUN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要画个舀子,不过有关舀子的那些故事可是很能让人浮想联翩。我现在也没啥主意。

——现在?哈哈。

ZUN
很有意思的一点,有关一个妖怪的故事越多,就有越大的想象空间,就更加容易去创造一个完善的角色。

——她看起来倒是挺可爱的。是不是与“船啊、水手服啊”之类的联系在一起的结果呢?

ZUN
对对对,非常老套的观念。嗯呼呼呼。不过我对于她的最终设定还是有些犹豫的。我想『星莲船』的所有角色中,她的粗稿是最多的。我试了好几种发型还有衣服。最开始穿的是那种非常典型的水手服,不过我无法决定究竟哪种裙子更合适,长的还是短的之类的。其实我还有过一个想法,把她设计成『飞女刑事』里的那种风格。不过最终还是现在这个样子,蛮老实的服装,虽然我也不太确定。不过毕竟是水手服。水手服和船幽灵什么的,听起来还是不错的。

Stage5:寅丸星

ZUN
在设计这一关的游戏背景时我感到有些进退两难,因为我在想:“魔界是什么?”我对“魔界”完全没概念。我用了看起来像是有毒的颜色作为背景色。在第3面时,关卡背景看起来非常清爽、愉快。那么第5面时来些相反的元素呢?这就是我对魔界的基本想法。

——(魔界)看起来确实邪恶、恶意满满。就连敌机(妖精)的颜色都变了。

ZUN
在这一面,因为“关键人物”正在靠近封印,所以可以看出封印有所反应。封印本身就有机械性的反应,弄得就像“太空侵略者3”一样。你知道5面的背景有UFO及侵略者的图案,那个就是封印。这样背景看起来就会像魔界了。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5面BOSS寅丸星的主题曲那么有威严。

ZUN
对,听起来确实很厉害。为了换换花样,我就作了这么一首很有BOSS感觉的曲子。

——真的很有BOSS的感觉。

ZUN
也许实际上没什么改变,不过对我来说有。听起来没有那么单调,就是BOSS的感觉。

——她只是个代理,啊,也是毗沙门天的化身。

ZUN
是的,所以她需要很强。

——我不知道这和她作为代理有什么关系,不过首先,她是什么妖怪?

ZUN
这可难倒我了。据说她是虎妖,不过问题是:是日本的老虎吗4?不过,我在想也许某些大型动物,比如现在已不存在的日本狼,因为体型太大了,于是被认为是妖怪,例如虎妖怪。我的意思是某些巨大的野兽因为被人们害怕而被描绘成妖怪的样子。

Stage6:圣白莲

——总算来到这了,有关白莲的话题。这回又是有关什么的neta呢……

ZUN
侵略者,侵略者。很显然是侵略者。

——和我想的一样。『星莲船』里是不是有很多以前的射击游戏的neta?

ZUN
最初就是想向太空侵略者的发行致敬的。

——哈哈,我明白了。

ZUN
一开始就想在游戏里加些侵略者的neta。那个UFO的造型就是neta自侵略者。不过我不太想弄得太明显。我甚至曾有个想法,就是把最终BOSS也加入一些这个neta。但是因为剧情的原因发现太困难了。

——你发现很困难?

ZUN
对。如果我在这上面纠结太久,就会感觉很讨厌。

——和通常一样,最终面是最终BOSS的舞台呢。

ZUN
最终面很普通呢。当你真正面对它时,你会发现完全没有红色UFO。

——我记得倒是有很多蓝色的和一些绿色的。

ZUN
对于想解锁Extra关卡的人来说很麻烦呢。是的,那是得分用的。在制作这面的背景时我卡住了,“法界是个什么鬼?”我完全没概念。但是我试着去想象一个…有序、和谐的世界。要是我不是太懒的话,我本来还想加入一些没有纹理的普通多边形。不过…有些老套和混乱。

——这些和侵略者也有联系呢。

ZUN
在关卡的最后,我想营造一种荒芜之地的气氛,所以你可以看到一些高楼和落日的光辉。直到最后一刻,我意识到我有一个强烈的想法,就是打算让命莲(白莲的弟弟)作为最终BOSS,而不是白莲。不过问题来了,这样的话,最终BOSS就会是个男性角色。我想了想,如果在东方的世界里有一位年长的男性BOSS大概会很有意思。不过我不能在这种事情上纠结。

——你在发售试玩版时,有没有把那个想法否决?

ZUN
当然,那个时候所有想法都已经确定下来了,也没什么折衷的办法。

——确实是……很新奇的想法呢。

ZUN
只是想加入一些让人惊讶的元素。

——确实够让人惊讶的。

Extra:封兽鵺

ZUN
鵺,我有一副平安时期鵺的图画。平安时代正是有关鵺的传说出现的时候。非常符合她的一种古老气息。我一直觉得外星人=UFO。

——虽然『平安京的外星人』5倒是没这种感觉。

ZUN
如果你听到了“外星人”,那它基本就是UFO的风格。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让她在4面和6面出场的?

ZUN
哼…什么时候呢…有一些时间吧。我是打算在故事主线中插入一些不明物体,然后在Extra中揭开她的真相。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决定好她是否要以鵺或者其他什么角色为原型, 挺矛盾的。

——有没有可能是小灰人那种?

ZUN
是的,当时有好几种选择。不过一个ExtraBOSS应该是什么样的?最终就选择这样一个不算太危险的角色形象。如果说到鵺,它意味着模糊与未知,挺适合『星莲船』的主题。虽然很合适,不过也许还是太俗套了,我其实思考了很久。

关于这次的曲子

ZUN
哼…这次在一面的主题曲上我感到很焦虑。我一般会在制作标题画面之前作好一面的主题曲。

——是这样吗?

ZUN
事实上,我一般会在后半段制作标题画面。首先制作第一面主要是为了完成系统并测试是否有问题。然后就开始作曲。我只是不喜欢把以前的曲子拿来用,所以就要作一面的曲子。如果系统工作正常,就会开始将故事推进。当时,为了能对游戏系统和故事更好掌握,我听了很多以前在大学时期作的旧曲子。挺让人尴尬的,我听的时候,听到了一首,然后就想:“以前的ZUN,你就是这样作曲的吗?”于是就用了它的调子,再用现在的ZUN的风格编了曲。一面的曲子就是这样,直接用了大学时候的曲子的旋律。当然只有前奏是几乎相同的,其他都是新作的。感觉挺新奇的,因为和我现在的风格有些不同,更像对过去进行挖掘。

——真的呢,我听的时候也觉得有些不寻常。

ZUN
以前我的风格就像这样,然后我把它调整成现在的风格。嗯,虽然曲子本身还没有真正表现出来。其实是首闲置的曲子,是大学时候作的,只是一直没用。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曲子。所以我就重新使用了这些不太符合我的喜好的其中一首。从这个意义上讲,第1面对我来说很特别。除此之外,我还花了很多时间作这个曲子。它对我来说是第一推动力,是我创作游戏的动力。所以我总是会花很多精力在一面的主题曲,尤其是『星莲船』。『星莲船』的系统有很多变化,所以会花费我很多时间去制作一个用于测试的关卡,测试『星莲船』的系统是否真的能够工作。这首曲子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使用的,一个用来寻找bug和问题的关卡。要不是曲子很有意思,我可能会很快感到疲劳。测试关卡非常简单,没有游戏背景,只有音乐和游戏程序。还有UFO四处飘浮。举个例子,我需要确认消弹的范围大小。这个过程并不像单纯的在电脑上测试,更像在真实世界中操作。这就是我对第1面的想法。说到其他曲子…『星莲船』里我还有很多喜欢的。尤其是最终BOSS的,对我来说完成得很好。也许是因为我用了太多精力。就像“嘿,ZUN,你可能太过于努力了。”“这首音乐太严肃了,加点有趣的调子吧。”之类的。真的,那首曲子是有些严肃。我单纯喜欢的是EX关卡的主题曲。有一种UFO的浪漫。是的,我最享受的就是制作它的过程。因为,那也是我从心理负担中解脱的时候。

——明白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你好像一直很喜欢Ex关卡的主题曲。

ZUN
嗯呼呼呼。当快完成主线的时候,我总是会感到很艰苦。然后完成最后一关时,我就想“总算做出了些与众不同的东西,真是别具一格呢。”『星莲船』里,我可是很享受制作Ex关卡的过程。并不只是它的主题曲,而是敌机的攻击与音乐的同步。我一向希望关卡与音乐同步,就和规划音乐是一样的。我想表现在天空中飞翔的快乐。呃,你大概会说关卡的后半部分的故事就有点…嗯, 总之我想在Ex关卡表现在午夜飞行的快乐。

关于原neta

——『信贵山缘起』,即使是作为日本的国宝,其作者仍然未知。

ZUN
是的,不过像这种古代的作者不明的作品也不算少见。首先,『信贵山缘起』本身并不是真正的纪事,我认为它是以轻松的方式讲述的故事。也正是『星莲船』所参考的原neta。

——飞钵么?所谓的绘卷,你边打开它边看到故事的进展,然后一个高僧就生动地表现了出来。

ZUN
对,绘卷。讲述民间故事的极佳方式。嘿,东方也是纵向卷轴呢。绘卷就像stg一样,和stg相性很好呢。一个创作者,无论是设计还是音乐方面,都要对他所吸收的东西有一定的敏感:“啊,这个大概适合放进游戏里”“这段声音可以用在曲子里”或者“这里有些很棒的设计。”而我就经常抱着这样的疑问。要觉得它真的是很棒的。不过,我还是觉得要对各种各样的东西感兴趣,先不管是否有用。我的意思是,先要广泛地获取许多东西,然后再在其中寻找对于创作有用的线索。『信贵山缘起』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我对它感兴趣,然后就学习了解它。直到一天我想到可以用它作为东方的元neta,然后我就更多地了解它。这不像是创作一个故事,而是尽自己所能去吸收地更多。而当构思故事的核心时,这些知识的碎片就会冒出。如果能有些许关联,我就会参考。而进一步学习时,就会有更多的碎片被发现。就是这样。毕竟我可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哼,虽然有时也会一个人,但那就是我的一部分。我是以非常纯净的眼睛来看事物的。

注释

  1. 可能指村纱水蜜曾经遇难的那条船。
  2. 水木茂。
  3. TAITO公司发行,ZUN曾在该公司任职。
  4. 日本不原产虎。
  5. 1979年发行的PC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