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ZUN/京大演讲会

来自THBWiki
< ZUN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本页面内容为ZUN于2015年11月28日参加京都大学的演讲会,原文基于东方爱好者 あづれ (id:o_kubo_o_chan) 的个人记述。
  • 原文地址:八月の花蒔(前篇)八月の花蒔(后篇)(日文)
  • 译文已基于录像版的修正和补充,录像版观看地址:Youtube(需要翻墙)THVideo
  • 翻译:CJ

正文

幻乐団的历史 ~ Chart of a Strange Creator.演讲内容摘要

原记录者的说明

11/28 在熊野学生宿舍进行的ZUN演讲会的笔记。
因为是当场做的笔记,所以缺漏和错误可能会有不少,而且也简要了许多。
如果能容忍上述这些问题才请再读下去。
主办方说是过些天会公布录像,所以这篇文章只是作为一个应急吧。
追记:如果录音下来就好了…。真的只是做了点笔记而已,只是给自己看的,请不要参考太多…

11/29追记:发现被转载到各种地方了。
前面也写过了,这只是把我听到的情报记录下来而已,会有缺漏和错误。
另外,录像的公开貌似是在1星期后。
再次重申,仅凭这篇笔记是并无法完全了解ZUN的主张的。

如果你对这篇文章有兴趣,那请务必观看今后公开的录像。

11/30 追记:熊野学生宿舍方面公开了演讲的录像。想知道内容的人请看这个动画。
幻樂団の歴史~Chart of a Strange Creator. - YouTube
我想让这篇文章仅仅是作为「摘要笔记」。
录像公开之后我也不会再修改笔记的内容。

现场1
现场1
现场2
现场2
现场3
现场3
现场4
现场4
现场5
现场5
现场6
现场6
开场前BGM
莲台野夜行中的数曲

桌前放着东方绀珠传和蓬莱人形CD 左侧是东方红魔乡

开场
主持人致辞,注意事项等

ZUN入场
「没有啤酒啊…」


主持人
马上就会上来的,先闲聊一会吧…

「熊野学生宿舍就像魔窟一样真好玩 虽然也发生过各种事件w」
上啤酒,干杯「边喝酒边随便聊聊就行了是吧」
「这次比起东方的话题,我会更多说一些我的经历」
「首先今天来参加的人…大学生请举一下手」
举手
「一半以上是大学生…那么大学生以外的呢?」
举手
「啊果然是大学生更多,工作了的人也不少…」

主持人
于是就开始吧(鼓掌)

「上午我去了京都御苑和二条城 今天天气不错所以啤酒也更好喝」
「到这来的时候是看着谷歌地图的,结果地图上查到的是另一个地方还迷路了」

主持人
说到喝酒。最近大学管得特别严呢,对于饮酒

「最近也有不少这样的声音,把饮酒的年龄限制设为18岁以上就好了。不然新生欢迎会上只有新生反而不能喝酒,有点怪呢」
「大学生的时候喝酒大多会误事。有人会因此而讨厌喝酒,很可惜」
「有些人是比较会喝酒的 最好能和那样的人交朋友」
「能喝的人还是喝吧 对经济也有推动w」
「10年前也偶尔会去参加演讲,有些地方还是禁止饮酒的(不知为啥我也被警告过)」
「像明治大学好像都是全面禁酒的」
「可以喝酒的活动啥的也还是有的。」
「东方的可以喝酒的同人展也是有的,『博麗神社の縁側』。这话也是到现在了才能说,当时这展上喝得太厉害了,救护车什么的都来了不少…一片惨状。各社团都自己带酒来,喝了一整天。结束前我想去上个厕所,结果厕所前都是死尸累累的,把马桶砸碎了的人都有」
「太厉害了。要是现在的话肯定在网上传开了」

主持人
有从网上征集到一些提问。逐渐加进来吧


提问
ZUN第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 东方的酒精成分大概百分之几?

「第一次喝酒…当然是20岁了w」

主持人
嗯当然是20岁了w。

「对酒开始感兴趣的时候是…也当然是20岁了w」

主持人
嗯当然是20岁了。

「东方的酒精成分的话么…5%左右(与啤酒相同)吧?」

主持人
再继续聊酒的话都要没时间了…让我们进入正题的创作方面吧。根据时间顺序来听听ZUN各个阶段的故事


提问
请告诉我们您的大学生活

「大学生活都差不多20年前了。大学的时候基本上没在学校。只拿了最低要求的学分。社团也是每星期才去2次,一星期只会醒来5次,所以感觉1星期只有5天左右」
「起来后就去街机厅或是摆弄电脑。很自由,也是适合我的作息,睡很久,醒的时候也很长」
「电脑就放在被炉的上面,睡觉也就在这→起来后继续弄电脑→睡觉→起来弄电脑 就像是这样的生活 用网络都连不上的电脑一直开发着游戏」

提问
这样的世界观是如何形成的呢。想知道最初构想的契机

「当时巫女还很少见,因为罕见所以想做。所以名字也就叫『东方』了」
「结果那之后巫女就突然流行起来了」
「让妖怪登场,也是因为和巫女相关。当年那个时代只要是有巫女就算是个性鲜明了」
「如今的角色文化,已经基本上没有还未拟人化的东西了」

提问
在20年后的现在,能说一下当初刚开始做同人时的未来构想吗。还有开始做同人时您还是学生,都碰到过什么困难呢

「我是大学生的时候还不知道同人这回事,CM的存在也还不知到。电脑也是上大学后才接触的」
「因为将来想加入游戏公司所以大学的时候在拼命学习和制作。虽然最终是去做同人了,当时其实是因为想进游戏公司」

主持人
02年的时候作为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复活,04年又开始连载小说东方香霖堂了…开始连载小说的契机是什么?

「起初是R18游戏杂志的人介绍来的工作。当时某种程度上觉得从同人转向商业是一个梦想,现在可能也还有一点这么觉得。有着月姬这样的前例,我希望东方也能像那样」

主持人
可是在大家的印象中ZUN都是对于商业方面顾虑很深啊…

「香霖堂看上去也不像是商业产物。我是想着通过小说,游戏是不是也能变得有趣起来」
「windows版之后,我开始重视角色了。为了给作品带来新的魅力」
「觉得通过香霖堂在这一方面扩展世界观的话那不是很好吗」
「如果是游戏的话就不得不把对方打倒。STG里如果加入必败剧情总觉得会很奇怪,RPG里偶尔会因为剧情需要而加入必败的事件,但还是可能会让人有点不爽。」
「香霖堂的存在也是为了改变视点」

提问
为什么当初没有使用男性作为主角呢

「就和刚才说的一样,因为我想让巫女做主角啊w」
「而在那之后也很少有男性角色的原因是,女孩子之间的战斗要是加入了男人,就不得不严肃起来了。男人被女孩子打败太丢人了w」
「而且弹幕给人的印象就是女性的感觉。男性的话适合用大炮什么的对轰。与世界观不合。女孩子大概更受欢迎」
「今后增加男性角色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

主持人
从同人转移到商业,关于产品的问题。

「00年代成功动画化的同人作品(寒蝉鸣泣之时、TYPE-MOON等)有很多。想要东方也这样的人好像也有不少,但是我担心会被用完就丢。现在还没有被用完就丢的大概就只剩TYPE-MOON了吧」

主持人
期待动画化的声音也有不少啊…

「虽然也有人来找过我,但是很难说。至少像是现在这样的制作动画的方法,应该是不是去做的」
「如果要做的话我自己必须要参加。但是那样的话需要构筑专用的世界与故事,还得去学习动画的演出什么的真是好麻烦」
「反而是现在实拍这方面更让我在意。实拍还是不错的,二次创作在初期的时候也就有实拍了。今年秋季例大祭上还出了实拍版的格斗游戏,真是很吃惊。出镜的全是男的w我觉得这种有点胡搞的实拍挺有趣的」

主持人
关于产品的跨媒体…

「跨媒体的话,很多作品都不知道是谁做的了。很可能会发展成原作者都无法插手的作品,比如漫画动画化之后就可能会变成动画原创的剧情,不受原作者控制了,我不希望变成这样」
「如果动画化了,二次创作可能会被动画公司阻止。因为动画公司是想要通过卖周边赚钱的」

主持人
在一定条件下允许了二次创作的理由是?

「在一定条件下允许了,这个说法有点不对。是大家先开始做二次创作的,条件和规矩是之后再加上的」

主持人
那为什么要在那里加上条件呢…?

「因为大家都想要有明文的规矩w 总是被问到『这个行吗?这个行吗?』也是挺困扰的,所以就出台了导则了。而且规矩也并不严格。都是二次创作者之间默认的」

主持人
在如今的副文化里允许二次创作的还是挺罕见的…?

「当时的印象是『我只是不来管你』。而明文化之后…很多时候都变得很微妙?」
「初音未来什么的也是 先有很多人进行二次创作之后才有了关于二次创作的规矩。而且进行二次创作的人非常多,有活力」
「作品是一个人制作的话也更容易控制」

主持人
小说和游戏虽然是您自己创作的,但是像三月精这样的漫画作品呢…

「关于角色和设定,当然版权是在我的,但使用『三月精』这个名字的时候是需要角川的许可的。其实角川也是挺松的,关于东方的版权比别的要松一些。但也不能干一些太出格的事」
「至于黄昏的作品,在必要的地方是我自己做的,而技术上的工作就交给专业的。像这样控制着作品。话说回来格斗游戏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得出来的」

提问
关于作品制作和世界观,有没有从红魔乡时代起就没有变过的信念或思想?

「要说有信念的话,那就是要跟随时代而改变吧。柔软的思考是很重要的」
「PS4的那个也是,如果还是当初的信念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办成的」

主持人
ZUN很擅长紧跟时代啊

「靠感觉啦。不过当然还是失败的时候更多」

提问
能谈一谈你的失败吗?

「要说到失败的经验么,虽然也不是完全的失败…在CM中的同人游戏的地位感觉越来越危险了。虽然我觉得这不怨我,不过和东方可能还是有些关系,我太坚持主张是同人了可能是我的失败。东方变得太巨大了。东方可能会变得比同人游戏全体的影响更大」
「当初也没想那么多,没办法。要挽回的话只能从当初开始就改变自己的信念,也不能只缩在电脑前了」
「其实10多年前的事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这段时间好像很辛苦,那个事好像很高兴,就这种程度。当时很卖力地在做游戏还是记得的,睡眠时间也很少,顶多就是在公司打个盹 也挺拼的」

主持人
02年是已经开始工作了还在同时进行创作的吧

「那时太辛苦了。公司到1点才下班,回到家后直到3点学习编程进行开发。不过学习的过程很开心。还有网络。现在再回想起来,可能那时也用不着那么拼…」
「写小说的时候也还没辞职,然后被同事知道了。还被告知『你在公司里写小说原稿的事已经露馅了哦』」
「也有人说『用公司的名义发行游戏吧』,我说『不要』」
「实际上,也有过很多其他公司来想要游戏的发行权。我都用自家公司做盾牌全部拒绝了,可终于最后连自家公司都找上来了。」
「不过还是拒绝了。实在是不想把控制权放手。我享受制作的过程,如果不能自由制作就不行,直接放弃做下一个吧,就会这样想」
「衍生产品的制作也想放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觉得自己能控制才是一种幸福。虽然可能有人不这么想,会觉得衍生产品多是成功的体现而感到高兴,也有人会因为出名而感到高兴」
「不出名也没关系,只要能是自由的就会感到幸福」
「大学毕业是98年,之后有4年左右没做游戏。那时想让东方就这么结束了吧。当时想着进游戏公司工作后也实在是不会再有时间再做游戏了吧」
「公司也征集过设计游戏的企划书,我也提交了,跟现在的构想差不多,通过spellcard系统让角色丰满起来,不过制作射击游戏的企划本身最后倒了w 结果还是没做成。我坚信角色的时代会到来,觉得和角色比较相配的弹幕STG是肯定能行的。话说我还以为CAVE什么的也会去做的」

主持人
制作的态度、音乐的话题…


提问
听说在初期的时候是因为想做游戏音乐才开始做游戏的,现在也还是这样吗?

「各种访谈时也说了很多遍了,因为没有游戏能让我做游戏音乐,所以只能自己做了。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前面也说了,自己的信念是不断改变立场态度,所以现在不一样了。而且现在只是单纯想做游戏音乐的话,只需要接受其他游戏的作曲委托就行了」

提问
绘画与音乐之类的是如何学习的?

「我怎么回答你就打算去怎么做的是吧w 全是自学的。根据自己所见所闻不断尝试。没有什么捷径,我对捷径也没有兴趣。如果是通过捷径就能做成的事,那人人都能做到,技术再好也是没什么大用的」
「想要的不是完成了作品这一结果。如果说有个东方maker,放进素材就能出成品,这样的不是我想要的。制作的过程才是重要的。可能有的人和我想法不同,更看重结果,不过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太顺利」
「有人在拼命记笔记…我们会慢慢来的w」

提问
关于将游戏音乐再编曲之后做成CD?

「整体上是要把节奏放缓的,游戏音乐的节奏更快,不适合长时间直接听。有时也会想写一些不适合STG的曲子。本来游戏音乐就是背景音乐,做CD的时候的感觉是这只是附加的」
「一般制作CD音乐时要考虑的要素很多。比如说人声。我与这样的人的态度可能不同。」

主持人
无法用文字表达的部分就用音乐来表现…。东方的二次创作方面倒是歌曲为主呢…

「10年前,niconico也还是刚开始那阵子,二次创作是基本没有歌曲的,演奏也比较少,大多是合成音乐。但是技术长进之后,难得的机会就把人声也加进来吧,这样的人应该是增多了」
「CD的音乐只是附加的,并不占重要地位。有时也会想做些并不适合游戏的曲子,不那么激烈的」

提问
关于人物传记等的原梗,及其魅力

「这是个挺大局的问题。魅力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才叫传记。在其中加入东方仅有的解释,就会更加有趣。如果是完全没人知道的传记那就和架空的没有区别。就是要选大家都知道的,可以是民间传说、神话、历史。」

提问
这一方面的知识是从哪学到的?

「说到书本么…就是书店。Amazon上经常找不到。另外像在京都随便逛逛都能碰到梗。也不只是京都,各处都有,只要深入挖掘下去就会成为创作。重要的是吸收什么」

提问
您去参观神社佛寺的时候重点在哪里?

「只是普通的观光而已。很少去进行作品的取材。情报都从网上找…。」


休息时间BGM
蓬莱幻想

后半 以07年以后的话题为主。

「转机是niconico刚开始的时候。改变了很大」
「从公司辞职独立了,不过说是独立,内在和外在其实也都没有改变,只是有点空闲时间了。那时正是搞了很久的项目完蛋了的时候」
「当后辈提出的Wii的开发企划通过的时候,还想着在公司留到那个企划做完的,结果一过年项目就被取消了,于是就一心想走了」
「那时同时在担任两个作品的程序,到极限了。工作实在分配得太多了」
「在喝酒的时候和人提到我要辞职,结果被反问到‘我还纳闷你为什么还留在公司呢’w 可以说是被迫独立的吧 消极的独立 这种情况也是有的。如果问我是要工作还是要搞同人,那当然是选同人了w」
「与公司的同事现在也还关系很好。现在也还会一起去喝酒」
「开发环境和生活也变了。白天睡觉晚上起床,一直到最近为止都持续着这样大学生时代的生活」

主持人
作品的性质有变化吗?

「还是有变化的吧」
「在不进行创作的时候可以休息了真是太好了。要说上班的好处么…能拿到工资w」
「如果卖不好就无法维持生计,在这种状态下进行制作是压力很大的,胃都要痛了,而且当然在游戏完成之前是拿不到钱的。而公司职工在游戏还没有做完时候也能拿到工资真是很棒。甚至游戏卖不出去也能拿到工资,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只做同人的话就不得不考虑打工了…失败了就完了。没有足够的钱,也做不出好东西。所以建议是一开始先在公司挣钱做储备。或者就是在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做游戏吧,用父母送来的钱w」
「当时并没有不安。反而在公司时才觉得不安」

提问
制作时的开心的事、辛苦的事

「做游戏本身就是开心的事。一个一个每当完成的时候都会很开心。开心的事有1成,辛苦的事有9成。付出得越多就会越高兴,越想让别人早点玩到」
「辛苦的事也有很多。坐在电脑前关节会痛,身体会垮…就因为有许多辛苦的事,所以能够为了乐趣而努力」
「总有一天会无法继续做游戏。想逐渐隐退。随着年龄增长,人的性质也会改变,想要品尝更深层的乐趣。居酒屋也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提问
你有看感想与反响吗,人气投票的结果也有看吗?

「以前是看的。现在不怎么看了。以前还普通地去投票的w 投给灵梦了,还写了理由呢,署名就是ZUN。以前的反响还挺有趣的,现在的反响都不怎么有趣了。网络本身都形式化了」
「自己的创作具体会遇到何种转机而改变,我也说不上。确实是有受到二次创作的影响,但不是我有意的。没有迎合大众的口味。但也不是完全无视爱好者们」

主持人
关于在niconico登场的时期…

「那个时代人人都会看动画。动画很适合STG。」
「其实我还想普及类似『网络观众』这样的概念来着。观众就是指,在街机台周围围观的人」
「会有观众看着你玩,水平高的玩家玩的时候就意识到要取悦观众,这也有一种快感,我想让PC上的STG玩家也感受一下。但是,niconico的弹幕已经做到了这一点。被网络上的新想法抢先了」
「我自己也是在STG里死了的话会歪头咂舌的。死了的话观众就会减少。想让PC玩家也感受一下这样的乐趣」
「没想到会进入到直播的时代…。虽然已经是2,3年前的事了,那时边玩边直播是主流」
「现在的实况动画已经越来越接近艺人了。已经逐渐超出个人的范围了。感觉这会发展成一种崭新的从游戏获得乐趣的方法。」
「到了09年左右的时候,发展成与过去一次演说的标题『肥大化的东方』完全一致的环境了」
「出镜的机会也增加了很多。我早就过了30,体力也渐渐跟不上了。考虑是否要改为缓慢发展的东方」
「也考虑过让ZUN本身成为东方。通过在二轩目广播等进行东方以外的话题,使产品从东方转移到ZUN自身」
「这是看到大家都很期待之后而产生的变化,也是迎合现在的生活方式而产生的变化」

提问
ZUN总是很时髦啊,游戏制作者也应该追求打扮吗?

 「谢谢。其实是在公众前露面的时候想留下个什么特征。狩猎帽我还有很多,现在带着的这个是用来给人看的。总是拿着啤酒也是给人看的,虽然即使没人看我也会喝w 如果没有任何特征的话就只剩下普通的戴眼镜的大叔了,想避免这个情况。设计角色的制作人给自己也设计一个特征,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制作者在公众前露面的时候也还是意识一下这点比较好。但是在人群里的时候我会表现得让别人认不出来」

主持人
关于海外…

「游戏业界在这2,3年的变化很大。关西的人喜欢把业余制作的游戏叫独立游戏」
「在大家都越来越像社交游戏的这个时代,很多游戏都有赞助商。机会到处都是。对于家用游戏的这个风潮,东方当然也无法无视。如果无视的话最终是要失败的」
「因为是现在正在进行的事件,所以不能随便乱说,但我觉得将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
「其实这种趋势在10年前的家用机上也有过。大家都觉得日本的市场已经不行了,开始放眼海外,但仅关注海外的基本上都失败了,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现在的独立游戏也有同样的趋势,认为日本的市场已经死了,都想往海外发展」
「我认为东方的主要面向对象在今后也仍然是日本人。可能还起着抑制涌向海外的趋势的作用」
「关于登陆Steam…我已经想过很多了。不过太麻烦。」
「向智能手机的普及…我自己也玩手机游戏。可能性是很高的,不过还是麻烦。如果是抱着不做不行这种心态的话就会觉得麻烦。做着开心才是重要的。还是觉得从头开始学习手机的编程环境太费劲了,如果是简简单单就能移植的话我说不定就会去试一试了」
「还能流传下去吗?也存在这么个问题。对此,我是非常喜欢先看过标题画面和读盘画面再开始玩的家用游戏」
「手机的优点是在电车里也能玩。手机游戏在操作上比较难办,能玩的游戏种类有限。抓住这一点的话游戏机还是有未来的」

提问
想看ZUN制作的东方以外的作品

「ZUN已经就是东方了,无法再做出东方以外的东西了。啤酒都会成为东方。这也就是让自己作为土壤」
「我觉得想让东方再次获得同样的成功也是办不到的了。一个人成功了一次就是幸福的了,我现在这样想的了」
「想看不同作品的话,去看别的人就行了。就好比是看厌宫崎骏了就改去看高达」

ZUN年表
ZUN年表
ZUN年表
主持人
一想到我们已经20年来都还像当初一样躲避着弹幕,就觉得感动。

「在作品里不会加入太新奇的东西。年轻的游戏设计者一个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想要尝试新东西。人们会觉得做新奇的东西很刺激,但是会失败。奇特是需要有根据的,这样才能融入创作。绀珠传就意识着这点」
「新系统基本上都会失败。但我觉得对于东方来说,失败也是没关系的」

提问
如何提高制作续篇的创作干劲?

「干劲对于创作是最重要的。因为开发过程是很辛苦的。辛苦是理所当然的。不能认为开发过程中都是有趣的事。非常辛苦的事是绝对会发生的。用酒之类的自己进行调整」
「实在是陷入低谷的时候,我会中止开发一两天去喝酒。在居酒屋。在家里虽然也喝,不过和在居酒屋里喝的时候还是不一样。觉得别人比自己更惨的话就会有干劲了w 出去见见其他人就能散心了」

提问
今后的人生的展望

「因为我的信念是不断变化,所以谈不上什么展望。俗话说讲来年的事那啥会笑,所以来年的事都说不上w 就近期的将来是日程表都已经定了的。」
「应该不会立刻停止创作。不过我想早点隐退w 想要更自由地创作。如果能有什么人代替我就好了…。」
「关于这些还是很难说的。也可能不准。也可能明天就变卦了」
「2015年是实际上变化的一年。很有趣。社会也变化了。私生活也很快乐。」
「关于遥远未来的开办居酒屋,虽然现在要开也开得起来w 我将其作为与生活方式结合的最终长远目标。如此我才能构筑近期的未来。」
「在我六七十岁的时候,让同人制作者们、同一年代的人们能聚集起来聊天的居酒屋。想要这样的幸福。」
「那个时候的东方肯定和现在是不一样的。当然我自己也是。其实也不一定就是居酒屋。」

提问
居酒屋具体想开在哪个县?

「说不定那时国家都已经不存在了。也会跟随着时代变化。比如说开在人口少的鸟取县怎么样?w」

提问
创作需要才能或感性吗?

「不明白才能是什么样的东西,所以说不上。脑里没有概念。是否需要?总比没有强吧」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搞清楚什么是才能。画画得好那不是才能,是技术。所以很难回答。」

主持人
您也是成为了会被问到此种高深问题的人了…

「基本上,说自己有才能的人大都其实是没有的。希望他们有的是有根据的自信。因为想要做游戏所以只有去做。提高自己的技术力也是好的。」

「关于以前的事都是具体的回答,关于将来的都是抽象的回答了。我以前还是有具体性的么」

这时进行了签名版外来韦编的抽签。5人份的签名与角色签绘,还有关于酒的格言。

主持人
写着这样的话。

灵梦「人生50年,酒80年! 即便死了,酒会也会继续」
魔理沙「能喝多少喝多少」
早苗「竟然还觉得酒会是交流的空间么 真是落后于时代啊~」
妖梦「酒有各种各样的,喝法也有各种各样」
琪露诺「(不知道酒该怎么喝?)只要这么说就行了 加冰」

灵梦
灵梦
魔理沙
早苗
早苗
妖梦
琪露诺
琪露诺
提问
我明年就要工作了。请给些建议。

「很多人走上社会之后人生都变得无趣了。大人是辛苦的。但是,本来真正的人生应该是从这里才开始。辛苦的事也接受进来之后才是人生,才会发现开心的事还是时不时会遇到的。如果觉得辛苦就认定自己不适合这份工作立刻辞职,那可能一生都将会是那样。不过真正黑心的公司还是早点辞了w 不工作的选项还是不要选比较好」
「自己创业也是一条路。但也是非常艰苦的所以不太推荐。这是需要1分才能与9分运气的世界。但是希望你能觉得人生也不是那么糟的」
「如果有酒的话…就还行。」

提问
这样的酒癖没问题吗?

「没关系?没问题吧?」1

提问
请介绍下与您妻子的相识,如何才能交到女朋友

「这里已婚的有多少人?(2人)2那么有男女朋友的呢?(基本没有)」
「现在的生活很快乐。女朋友还是有比没有快乐。」
「走上社会之后还是在意一下比较好。独身生活的话,从40岁左右开始就会变得艰难。」

主持人
请做最后的结语…

「即使思考方式与ZUN相同,也不代表就能成为ZUN。也有过这样一个人,希望仅用来做这种程度的参考。」
「听众的层次与10年前相比并没有变化,这让我很高兴。说明本质并没有改变」
「熊野学生宿舍就像九龙城寨一样…。」
「东方要完都被说了10年了,真希望快点完啊w 要完可能指的是当时的那些产品要完了,然而每年都还会不断做出新的要完的东西。也可能指的是在各个人心中要完了,旧的人逐渐完了退出,新人再加入,如此世代交替。要完?啊在你的心中是那样。」
「这是年轻人们的企划,是想要积极地引出发言呢。如果是和同世代的以前那些人的对话,可能又能见到我不一样的一面」

 
以上就是全部了。
非常感谢各位抽出今天一天贵重的时间。

白板1
白板2
白板2
白板2
白板3
白板3
白板4
白板4

注释

  1. 原文:
    質問:そんな酒癖で大丈夫か?
    「大丈夫?問題ない?」
  2. 其中一个是小此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