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N/John采访

来自THBWiki
< ZUN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本页面为John Szczepaniak所著《日本游戏开发者不为人知的历史 第一卷》(The Untold History of Japanese Game Developers Volume 1)一书中对ZUN采访的内容汉化。
  • 翻译:胡逆天、源之壬环、希强、zhqr

中文翻译

我初次被要求去采访ZUN的时候,这个挑战确实让我感到很兴奋。同人这块领域是我非常想涉及的,更不用说在英语圈,同人相比于主流的日本游戏,更少有人了解。而ZUN在同人圈子中显然是一位标志性的人物。不过,想接触他也是非常不容易。很凑巧的是,我在索尼的独立游戏展上和木村祥朗聊天的时候刚好偶遇了他。当ZUN走过来时,我们就在计划着采访他,他身边围着一大群粉丝和仰慕者——ZUN和木村一直就是好友。所以之后木村就担当我的联络人,安排了对ZUN的访谈。之后我和ZUN在新宿的Blood Bank见面,然后前往一家咖啡店稍作休息,进行采访。

(我们点了饮料,我点咖啡,ZUN点啤酒。)

John
也许我应该先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喝过英式鲜啤酒吗?1
ZUN
(笑)有,有,喝过!
John
你觉得怎样?
ZUN
我喜欢鲜啤这一类型的啤酒。我想它和冬天寒冷的时节最搭,所以我想那也许是冬天的酒。而在夏天,天很热的时候,你需要的是日本的啤酒。
John
你玩过的第一个游戏是?
ZUN
嗯,我们日本以前有电玩厅,那时我们有《太空侵略者》(SpaceInvaders),还有其他那样的经典之作。我记不得我第一个玩过的是哪一款,只记得是有一张桌子的,而游戏在那张桌子的中间,大概是那个,或者是其他老式的大台电动。
John
你何时开始想要自己做游戏的?
ZUN
我的情况呢,并不只是看着一款游戏想「我也想做些什么像那个的东西」。我差不多整个童年都在玩游戏,真的,那是我最主要的兴趣,我超级着迷。除了游戏以外,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人生用来做其他事情。当我到东京上大学,开始独立生活的时候,也就是我有机会开始做游戏的时候。我甚至没在想进入游戏产业,我就是直接开始做游戏了,这差不多就是自然而然的。如果要问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做游戏的话,我想这个欲望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存在了。
John
你在大学学些什么?
ZUN
我主修是数学。
John
你自学程序?
ZUN
然也。我对做游戏的兴趣比写程序高很多,而你要会写程序才能做游戏,所以我就去学了。如果要问我是怎么学的,那年头还不是网络时代,虽然外面也是有些资源,不过更多还是靠反复试误,还有读书,等等等等。
John
你从什么程序语言入门的?
ZUN
我第一门学的是C。
John
在《东方灵异传》之前,你做过什么别的游戏吗?
ZUN
我在东方首作前是做过几个游戏,但从未公开过。我给朋友看过一些,但没有正式发表。我第一个做出来的游戏是抄《魔法气泡(噗呦噗呦)》。(笑)
John
神奇。你现在还存着那游戏吗?
ZUN
(笑)我不知道那些档案是不是还在!用来写那个的那台计算机已经不见了,所以我不知道。
John
想必有很多人会对这些东方之前的作品感兴趣的。
ZUN
我想也是。其他几个游戏在哪里我不知道,如果我花点工夫去找的话,可能找得到吧。不过……
John
嗯,留意些就是了。
ZUN
真令人怀念啊,想起那些。
John
你是从一台PC-98起步的,但在1996年,PC-98在日本已经差不多落伍了,正在被Windows系统的计算机取代。为什么从PC-98开始?
ZUN
简单讲,那时我不认为游戏能在Windows系统上跑。老实说,我做东方前几作的时候,并没有认真考虑Windows计算机。当时Windows系统还没有DirectX那样的东西,我就没把它看作一个游戏开发的平台。那时候,明确的是,我知道的游戏、我感兴趣的游戏,都出在各种不同的系统上;有些人会特别弄一台计算机,像是PC-98或X68000,专门拿来玩游戏,所以「用Windows来做游戏」这个想法,我并没有认真考虑过。在PC-98上做东方,对我来说很合理、很自然吧。这就是我选了它的原因。
John
你拥有的第一台计算机是什么?是PC-88吗?
ZUN
不,是PC-98。那是我这辈子买的第一台计算机,我也就是在上面做的东方。
John
你还留着这台东方计算机吗?
ZUN
我仍然保留着。对。
John
它还能跑吗?
ZUN
(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我还记不记得操作方法了,那真是很久以前了。
John
老硬件会慢慢随着时间过去而变怀。
ZUN
是啊。还有软盘片,也会发霉,或者解体。
John
有人给我看过《闪电出击》(Thunder Force)的原始开发盘片,已经长出一堆白白的霉斑了。
ZUN
都会这样的。这就是事物迁化之理呀。
John
你的东方首作,《东方灵异传》,有些《打砖块》的感觉,但是第二作以后转型了,这是什么所促使的?
ZUN
虽然说,回头看1996年那时候,还不怎么有现在这样的「弹幕游戏」2,但是在我做出东方首作之前,我脑子里就有画面了,我想做的那种东西的画面。那跟后来第二作做成的样子可能有些不同,但想法是那样的。而且虽然我还没有「弹幕」这个形容词,但我脑子里已经很确定有这些子弹之墙了。但我必须先练习,我得先学会怎么把它做出来。所以东方首作,其实算是我的一次习作。在《东方灵异传》的创作里,我学到了很多游戏产制、引擎开发等方面的要领。然后在第二作以后,我就比较可以真把心里想做的东西做出来了。
John
在东方各作之间,你会重复使用部份的原始码和引擎吗?
ZUN
code的部份有个断代,就是在我从PC-98转换到Windows时候,也就是1998年的《东方怪绮谈》到2002年《东方红魔乡》之间。这两作没有相似的code,是完全从头再做起的。不过在那之后,游戏机制和核心引擎,就都是一样的了。我有更动,有改善,不过有些2002年写的code是一直到最近的东方系列作都还在那里的。
John
我的最爱之一是《东方文花帖》,这照相的玩法,实在令人耳目一新!你的灵感是从何而来?
ZUN
这要回到我做弹幕游戏的缘故来看。射击游戏这个类型走到了瓶颈,典型的街机射击游戏都公式化了。我想东方作为一个系列、一种想法,是相当原创的;但当它受众多了,类型也随之成长,就有各路开发者来做出了很多东方风格的游戏,其结果,评判「如何才是一款成功的弹幕游戏」的标准也演化了,这大概也很难说它好或不好。而当你在思考这些游戏的标准时,你会想到的一点是,它看起来的样子。所以我想,给大家看一款游戏长什么样的最好方法,显然就是拍照片。而我想,如果弹幕游戏的同好对图像和呈现方式感兴趣,我应该做一款让他们能控制那个的游戏。所以我做了「截图功能」──你可以这样叫。因为我想,这样用一种同好们已经很有兴趣的方式,来和同好们互动,会是个非常有趣的做法。
John
我做记者,用撷取卡来抓游戏截图,所以这真的跟我很有共鸣——等那个完美的一刻。
ZUN
都是看时机,这很有趣。
John(递上《Retro Gamer》)
这杂志只谈老游戏。我访问了《恶魔城德古拉》的主导。
ZUN
啊啊,恶魔城!哪个系统的?
John
SFC。
ZUN
你如何定义「复古游戏」?以时间段来分吗?
John
每个人都会辩这个。我想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地步──经典游戏正在被重新发行,而那种较老的2D也被重新起用,所以现在不是老或新的问题,而比较多是看法则。今天我可以玩到许多新游戏,其类型、风格是已经二十年不见的。
ZUN
没有人知道「复古」的确切意味,是吧?在日本也是,他们也用这样的术语(指向作者的名片),「复古经典记者」,不过我不确定他们谈论的那些东西到底算不算得上真正的「复古」。
John
这份杂志的范围,是从电子游戏的起源,一直到Dreamcast左右的一切。那是个分期点。
ZUN
所以不是以3D或2D来分?
John
不是。1980年代也有3D游戏的。举几个你最喜欢的老游戏?
ZUN
(笑)那些往日的游戏,有好多好多都是我真心喜爱的,这可能数不完啊!这真的很难选。不过要我讲的话,我总会讲到一个,就是《超级玛利兄弟》。我回答别人就讲这个,但真要我从那个年代的游戏挑选最爱,基本是不可能的。我真的办不到。
John
东方的人气已然爆发。你会感到一些爱好者把东方的意义扯得太远了吗?你会觉得你也许会失去对这个的控制吗?
ZUN
这对我不成问题。一般来说,外面是有许多很投入、而且一直在关注我这系列的同好;而如果要从创意管控的角度来说──老实讲,这真的并不是会让我多么担心、或者说牵挂的问题。有很多同好很懂得请求授权,知会我说「我现在要做这个、那个」,这很好;同时,外面也有很多东西,用了我的角色或着什么,而从来没有让我知情的,这也不会多么困扰我。有时候我也想过,如果我因为某个和同好有关的事件,而不再喜爱游戏的话,那会很糟糕;所幸,那从未发生。我仍有自由去做我想做的游戏,这就够了。
John
这心态真不错。有些大公司就严格取缔了同人。
ZUN
嗯,这确实可能是个问题,而且我也能理解那些公司为什么那样做,但这不是我的处理办法。
John
粉丝会自己为角色编故事──你有一个正典式的故事构思吗?你是在事前先想好,还是需要时再补?
ZUN
讲到开发,每当我开始做一款新游戏的时候,我最先做的事情之一就事决定故事要怎样。这与程序并不同时进行,我会先做这个。要说被同人作品影响什么的,我并不太关注这个。我不太看,也不太玩同人作,所以我想东方正作系列并没有很多同人的影响。基本上,我编我想编的故事,我不从同人作里找灵感,所以他们并不会真正影响到我。
John
就我所知,有些同人作倾向于,该怎么说,特定角色之间的恋爱主题。
ZUN
那不是我会特别喜欢的,而有时候它也有点太过头了。同人有自由做他们想做的东西,不过那不是我喜欢的。我没有把那样的东西放进我某个游戏里的打算。(笑)
John
你是个一人创作者。你在你家里创造所有这些游戏?
ZUN
对,我在我家里做。
John
可以把这地方画一张草图给我看看吗?
ZUN
啊,OK!好的,可以。(笑)就画我工作室?
John
是的,或者整间屋子,想画什么都行。
ZUN
这一切都真的是在一个房间里做出来的。
John
你最近玩过哪种游戏?有玩到什么有趣的吗?
ZUN
《魔龙宝冠(龙之皇冠)》(Dragon’s Crown)刚出来,这游戏很酷,我玩得很过瘾。
John
你会玩很多从GOG、Steam那些下载平台发行的游戏吗?
ZUN
我对FPS不太拿手,但其他每个类型我都能上手,所以我之前玩过一些《模拟城市》(Sim City)、一些《文明》(Civilization),诸如此类的东西。谈到数字发行服务,我认为它们很棒。我正在考虑东方和那种系统之间的可能,那是将来我可能会进去参一脚的东西。
John
东方系列作品中有相当多的角色。我听说已有超过150位角色悉数登场。这是真的吗?其中大部分是可爱的女孩子。
ZUN
我也不清楚系列里有多少角色啦,(笑)我还没统计过。我对网络上那些爱好者的数据的准确度相当有信心,所以,当然,150位,大概吧。要说为什么系列中的女性多于男性,这当然是我有意做出的设定。我相信弹幕类游戏的游戏风格是有着属于女性的一面的。这不是一场硬碰硬的角力;你要做的可不只是单纯地走位以及击溃对手。
John
确实如此,在一款格斗或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中所反映的是男性视角。
ZUN
而对于弹幕,我则试图创造一个绮丽的游戏。子弹怎样运行,游戏如何操作,那是视觉的盛宴,而我认为美孕育于其中。当你视美为普遍事物时,你自然会倾向于着眼女性而非男性,所以这比较像是......我认为我创作的弹幕与游戏,与其说动作,不如说更偏重于审美。尽管以子弹为特征,但它们与枪炮无关。当然除了上述理由之外,塑造可爱的少女相比之下更为容易,同时,这也使游戏比起以男性作为主角而言更加富有吸引力。
John
真是个优美的回答。
ZUN
嗯,我也认为在游戏中兼具男女两性角色并无不可,但我确实感觉在游戏中加入大批的男性角色会使游戏看上去更富有侵略性,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我有时也会想到,人们可能会假定我加入如此之多的女性角色是为了顺应粉丝需求,但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那与我的决策无关。
John
我听说,女性风格的书籍封面,正面临着日渐升温的反对声音。坚守自己的眼光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如今许多创作者们正为能否取悦受众而忧心忡忡,而游戏公司也正向工作组施压以期提升销量。
ZUN
我想这确实是个问题。尽管我会去评论他们的工作完成得是否漂亮,但我并非真的有为之困扰过。不过我可以猜到为什么你会提到这个。我想说的是,关于东方,在我所正在实行、且是下意识实行的的事务中,其中之一便是,我试图创造或使用那些我认为确与关卡风格相符的角色。
John
所以说,一个难解的关卡可能会搭配一个外貌诡谲的角色,与之相对,一个简单关卡的角色会显得友好是吗?
ZUN
我认为塑造一个角色——仅就东方而言——并不止赋予头衔或吸引力,游戏体验与游戏设计同样有着绝对不容忽视的影响。她们不能被随意摆布,她们是游戏设计的一部分。
John
我认为粉丝们也注意到了。一些时候,在西方世界听见这些话语真是令人心惊肉跳,「好耶,我们跟随一个热门团队的步伐来制定我们的策略」。这会漫漶身为创造者的眼光。
ZUN
我认为日本的大多公司也在重蹈他们的覆辙。举例来讲,一个公司可能会看着东方并想道「这可真是成功典范,我们也向我们的游戏里追加些可爱的少女吧,这是ZUN的锦囊妙计。」
ZUN
这种想法在当下十分普遍,但是这种态度不会出现在真正的游戏开发者身上。
John
我想询问一些关于Comiket的问题。你能描述一下有关它的回忆吗?
ZUN
显而易见,我选择Comiket是因为,作为一个个人社团,这是能给予我机会售卖游戏的所知的唯一途径,亦我能想到的唯一场所。我没有别的选择。当然,如今你可以通过他们提供的服务器上传可供他人下载的GB级别大小的游戏。但回望我最开始制作东方的时候,人们还装不下太过庞大的游戏。它的传播在物质层面上被妨碍了。它必须通过贩卖方式流通。当我思考在何种环境下我能完成这个任务,Comiket成了我唯一的选择。即使到了现在,Comiket仍是我考虑贩卖制品版游戏拷贝的唯一场所。我享受将作品亲手递交给玩家的过程,享受面对面地注视他们。这是我在整个制作周期所感受到的种种愉快之一。所以我认为即使我开通了网络版贩卖,我仍不会停止实体版贩卖的步伐。
John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在Comiket贩卖商品时的情景吗?你保存有那时的照片吗?
ZUN
(笑)第一次是在1997年,我的确还记得,这可是我的处子秀,并且这还是一笔大生意。我得说有件事确实吓坏我了......我带了大约30份TH01的拷贝,以及50份TH02的拷贝,所以总共约有80份拿去卖。我还这样告诉自己,没门!你才卖不掉这些东西呢!没人会感兴趣的!但我把它们全都脱手了,并且速度快得吓死人。这可真是把我惊呆了。Comiket真是在我记忆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John
你有给每个拷贝编号吗?
ZUN
(笑)我没有编过号,没有。
John
我想着这些拷贝现在会在哪儿呢......
ZUN
当然我不知道它们现在在哪儿,但是我敢打赌那些买了的人们至今仍保存着它们。他们中的一部分成为了我的朋友,所以我拥有那些购买了我1997原始版本游戏的人们作为友人。事实是,人们确实喜欢这些同人游戏,每年到访的都是同一批人。所以那些购买了1997、1998版本的粉丝们,他们至今仍热爱着游戏,只是稍微年长了些罢了。不管是制作同人游戏的还是购买同人游戏的,每年按部就班前来的都是那一群熟面孔,像极了一个小区。
John
这些初版游戏,是以PC-98软盘为载体的吧?它们的容量有限;你有没有删减过内容以使游戏文件大小合适?
ZUN
如果从现在看来,确实难以想象怎样把游戏塞进那么逼仄的空间。但是老实说,游戏并没有到要撑爆容量的地步。我认为,基本每次,我都能在一张磁盘里把想做的一切都完成。
John
一些开发者在早期的计算机游戏中嵌入视频长片段。我还记得那时加载开场动画就需要预读两张磁盘呢!
ZUN
其实玩家并不需要这些电影。(笑)
John
你在开始发售游戏前参加过Comiket吗?
ZUN
没有,我第一次参加同人展就是为了出售东方系列游戏。
John
在日本以外很少有能与Comiket匹敌的展会。我知道日本以外有很多类似的展会,例如PAX等等,但是Comiket的巨大规模、悠久历史和衍生产品的丰富内涵令其他展会相形见绌。在我看来,这就是其吸引力所在。近几年Comikit有什么变化吗?
ZUN
我觉得Comiket的根基、基本思想和构架并没有太大变化。从参会人数和经销商人数来看规模确实扩大了。另外参会的外国来客人数也在增加。我认为展会正在变得更加开放。但是与我1997年初次参会相比,Comiket的性质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当时Comiket更像是地下活动,同人产物通常被视为合法性和版权上的问题产品。人们会制作同人产物,这不完全违法,属于版权的灰色地带。所以Comket过去总是与秘密、地下之类的词语联系在一起。但现在Comiket已经变得更加开放,人们也无需太担心版权之类的问题。
John
这是因为非法内容被禁止了吗?
ZUN
恰好相反,是因为没有被禁止,所以同人创作者不需再遮遮掩掩。现在同人游戏产业已经成型,原创内容已经占了大多数,所以版权已不是问题。事实上,我觉得同人游戏制作者可以再大胆些。唔……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显然非法内容不应被发布,但是我觉得同人游戏圈应该有更多的二次创作游戏,这是个很微妙的问题。

业内专家Matt Fitsko的话:

Comiket于70年代创立,最初的参会者绝大多数都是购买或出售二手漫画的女性,当然商品中也包括含有很多BL内容的原创作品。这并不值得惊讶,因为西方的同人小说社群中女性也是占据领导地位。为了描述同性内容,女性创作者们凭借一己之力创造了「耽美同人小说」这一体裁3。 与普遍认知相反,即使在今日,Comiket出售商品的同人创作者也是以女性为主,Comiket #84 (举办于2013年夏季)中超出了60%。如果算上历史资料,Comiket中的同人制作者女性与男性比例已经超出了2:1。由于同人游戏和软件的存在,这个比例现在正在逐渐向男性倾斜。但是必须要指出,同人产品的大部分产出,即使是最核心的部分,也是由女性创造和消费的。 Comiket现在已经愈发开放了,同人圈也不再那么担心陷入版权纠纷中,所以二创作品的数量比起从前要多不少。在商业领域,一些人士也给予了同人创作团体充分的支持4

漫画家和前同人创作者赤松健,设计了一种「同人许可」水印。与CC授权类似,画师们可以在其商业作品上附加该水印。同人创作者可以使用附有该水印的作品进行二次创作,无论是免费发行或商业发行,都无需担心产生版权纠纷。

John
我上次来日本是2001年。我留意到智慧手机游戏发展十分迅速,这改变了产业的格局。这对你有什么影响吗?你会将东方系列引入手机平台吗?
ZUN
我认为这个趋势会延续。我自己也常在手机上玩各类游戏。当前的问题是,很多游戏都是直接从含有控制器的系统(例如手柄、机器内置的控制器如键盘)移植到智能手机平台。在手机上使用这些系统进行游戏是十分困难的,我认为这会影响游戏的质量。东方系列游戏显然是需要操纵器的,所以在触屏上操作会很不方便。如果我有了适宜智慧手机平台的且只适合智慧手机的游戏创意,我就会去开发一款手机游戏。
John
你的粉丝会对此感到惊讶吗?
ZUN
(笑)他们才不会惊讶呢。如果我有了想法,我就会去做。
John
假设微软开出丰厚的合同邀你开发一款Kinect控制器专属的东方游戏,你会怎么做?
ZUN
(笑)如果是真的,那可能就是一款小众东方游戏了。我觉得强行在Kinect系统上开发东方这样的游戏不会有好的作品,也不会有趣。(笑)如果我能想到适合Kinect的游戏创意,并且是为Kinect量身定做的,那么我会试试。
John
微软要求下一部《铁骑》(SteelBattalion)使用Kinect,大家普遍认为这不可行。
ZUN
当然。我认为最好先确定要做一款什么样的游戏,然后再设计或选取对应的控制器;而不是先确定控制器或平台,然后再开发一款相应的游戏。这就是街机游戏的优势所在。因为每款游戏都可使用一款专门打造的操纵杆,这正是游戏需要的,不多不少。
John
你在开发东方游戏的时候考虑过日本以外的受众吗?你与日本之外的粉丝沟通如何?
ZUN
老实讲,我与日本粉丝交流不是很多,自然与海外粉丝交流也不多。2013年9月美国亚特兰大有一项活动5,我在那里短暂现身。第一次见到美国有如此多东方众的时候,我是惊讶的,能开发一款拥有西方受众的东方游戏,这在我预料之外。
John
你是个很难接触到的人。我只能从木村君那里了解一些信息。你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后来又是如何成为朋友的?
ZUN
我去年第一次见到他。木村在Ustream上做直播6,讨论游戏制作相关的内容,也经常邀请嘉宾进行访谈。他邀请我参加,这就是我们如何相识的,后来我也邀请过他几次7。我们就这样成为了朋友。但我们从未考虑过类似合作开发之类的事情。
John
你考虑过与木村君合作开发游戏吗?
ZUN
理论上可行但是我可能不会这样做。我习惯把商业伙伴和生活中的朋友分开。
John
谈钱伤感情。8
ZUN
(笑)如果我和朋友一起工作,我们可能会吵起来。
John
你曾在Taito工作?
ZUN
没错,大概工作了10年。
John
有10年这么久?
ZUN
是的,从1998年到2007或2008年我都在Taito工作。
John
网上没有多少相关的信息。
ZUN
在日本也没有多少相关的信息。(笑)
John
你愿意谈谈相关的事情吗?
ZUN
没问题。
John
也许你可以解答困扰我很久的一个问题。
ZUN
什么问题啊!(笑)
John
90年代早期Taito与WoWoW公司合作开发Taito WoWoW游戏系统。这是一款CD式主机,可连接网络并运行一些街机大作。这款产品在一些会展中出现过,但是从未公开发售……
ZUN
(打断)恐怕这不是我应该谈论的事情。(笑)
John
但是公司内从未有人提及这个话题吗?
ZUN
在我入职前这款产品就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我在那里时已经没什么人谈论它了。我对它其实一无所知。
John
也许会有个同事抱怨「我曾经参与了一款主机的开发,但是它从未公开发行过!」
ZUN
Taito曾经发布过一款用于家庭卡拉OK,但也兼具游戏功能的主机Taito X-55。这是一款入门级的游戏主机,也有为其设计的游戏。但是它的销量几乎为0(笑)。
John
现在Taito已经被Square-Enix并购了。
ZUN
事实上Taito现在是以Square-Enix子公司的形式存在,虽然不再开发游戏了,但是还没有完全消失。现在它主要还在日本游戏厅领域活跃。
John
Taito是你的物质寄托,上海爱丽丝幻乐团是你的精神寄托,我这样理解对吗?
ZUN
没错,我就是这样想的。
John
加入Taito之前你在做什么?读书深造吗?
ZUN
我在大学读书。毕业后我直接加入求职大军,我就职的第一家公司就是Taito,岗位是程序开发。
John
还能记起你求职的过程吗?
ZUN
我参加了一个人才交流会。求职时正逢日本就业萧条,就业情况很差,所以要参加尽可能多的面试和各类的交流会。拿到Taito的offer后我松了一口气,这也是我收到offer后立即就职的原因。(笑)在Taito的人才交流会上,有大约10,000名来自不同高校的应聘者,他们最终只录用了500人,这是个残酷的比例,那时找到一份工作真的不是易事。
John
这就像中彩票一样。
ZUN
事实上,我被聘用的原因时我大学时已经自己制作了一些游戏。我向他们展示了一些我制作的游戏,然后就当即被聘用了。现在想想,我大学期间制作的东方游戏的价值就在于帮我得到这份工作了。(笑)我制作游戏的初衷不是为了找工作,但是它却在很多方面帮了我的忙。
John
Taito知道你在继续制作同人游戏吗?他们赞同吗?这是你不用真名开发游戏的原因吗?
ZUN
我最初开始创作时确实是私下进行的。一些同事也在制作同人游戏。Taito确实有相关规定,员工并不应该这样做。但有这个想法的人还是行动了,我想。但这并不是我从Taito离职的原因。这二者毫无关联。(笑)Taito并没有禁止我继续创作东方游戏。事实上,他们还问我是否愿意把东方打造成一款Taito旗下的正宗街机游戏。我当即拒绝了。(笑)即使在那之后,他们也没有明令禁止我创作同人游戏。我们并不应该在个人项目上消耗太多时间,但公司的大多数人并不这样认为。另外从Taito的角度看,我们制作同人游戏对自身也是很好的锻炼。这有助于提升我们的工作技能。
John
他们竟然想在你的游戏上贴牌,那样他们就会占有这一切了。
ZUN
当然,我能感受到,他们不仅会控制这一切,我自己也会失去掌控权。我并不喜欢这样。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Taito会拥有东方系列的掌控权,我也会创作我同意与之合作的游戏,但是那时我和东方的缘分就到头了。我喜欢制作我能够掌控的游戏,不愿意受制于他人。
John
你能画张Taito办公室的草图吗?
ZUN
(笑)Taito办公室的布局经常变动。所以这可能有些难。我不认为我能全部想起。
John
那就画你最喜欢的布局,最早的一个也可以。
ZUN
如果你能说出具体是创作哪款游戏时使用的办公室,我也许可以画出它的结构。
John
你能记起你参与制作的第一款游戏吗?
ZUN
第一款游戏是PS2上的Greatest Striker,一款足球游戏。
John
如果你是1998年入职……
ZUN
这款游戏在2000年初发布,当时PS2刚刚发布不久,所以开发在那之前就完成了。PS2的开发工具包在1998年已经比较完善,公司安排我对其进行初步的研究和学习。这项工作我做了很久,研究用PS2可以实现那些功能。
John
评测硬件吗?
ZUN
没错,我为Taito编写了用于PS2游戏开发的软件库。
ZUN所绘制的房间草图(2013)
ZUN
这有一台计算机、几个书柜、一张椅子和一个冰箱。
John
冰箱里有些什么?
ZUN
啤酒!(笑)这是我的啤酒专用冰箱。
John
有没有什么偏爱的啤酒品牌?
ZUN
目前最喜欢premium malt’s。这个并不固定,但现在是premium malt’s。这有很多书架,大多数都是与程序设计和游戏相关的。还有两台计算机和显示器。一台用于开发,一台用于调试。我还有一个MIDI键盘用于制作游戏音乐.....就这么多。这只是6个榻榻米大小的房间。这是Kantouma mats,与京都的垫子大小不一样。但不管怎么讲,就是6个榻榻米那么大。9
John
你的制作过程和最初有什么变化?
ZUN
方式上没有什么变化。唯一变得恐怕就是现在的工作环境更好了。(笑)
John
Taito的办公场所怎么样?
ZUN
Taito的办公场所并不十分有趣——你确定你想了解?就是普通的办公室而已。
John
嗯,我对这个话题还是蛮感兴趣的。
ZUN
好吧,我画一副制作Graffiti Kingdom时期的办公室结构图给你。
John
你参与过PS2足球游戏的设计,还有Magic Pengel,、Bujingai、Graffiti Kingdom,和Exit。在Taito期间只参与了这些游戏吗?
ZUN
没错,我参与了这些游戏的制作。在完成Exit之后我也参与了很多其他游戏的制作,我已经记不清具体的情况。一些是PS3平台的,一些是Wii平台的,但是没有一款公开发行。
John
这种情况在Taito经常发生吗?
ZUN
嗯,大体上讲,是经常发生的。
John
多讲讲吧!如果一款游戏没有公开发行,你说的话就是唯一的记录了。
ZUN
呃,有很多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出于很多原因。(苦笑)《武刃街 2》当时正在开发,而且看起来很棒,但是从未公开发行。(苦笑)所以最后这款游戏是存在的...
John
我曾在秋叶原买过《武刃街》。
ZUN
这款游戏在西方发行了吗?
John
是的,在北美和欧洲都有发售。
ZUN
事实上,我参与了一些本地化工作。我参与了字体和尺寸修正等工作。
John
505 Street Games是欧洲知名的游戏发行商。这是一个意大利的小型公司。它会引进一些独特的日本游戏然后以极小的规模发行。
ZUN
(笑)
John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盈利的。
ZUN
相反,我知道。(略显难过)我们在这些游戏上耗费了不少精力......(递过来Taito 办公室草图)可以直接看这幅图吗?我用日文做了标记。这里是机房。这些是办公室周围不同地点开发的游戏名。
John
我了解到有些人直接从日本直购《武刃街》,以便早些玩到。
ZUN
坦诚地讲,我觉得这并不是一款好游戏。(笑)我觉得续作会更棒!真是遗憾。
John
能给我们讲讲《武刃街2》吗?能画幅草图展示一下吗?
ZUN
(笑)我不能告诉你太多!我可不想惹麻烦。但我觉得这款游戏的制作人员都对工作充满热情。比起前作,游戏性更强,操作手感更好。
John
如果一定要你给出个大概数字,你见过几款未公开发行的游戏?
ZUN
(沉思良久) 我能记起的有6款,有的进入了开发阶段,也有的几近完成,但是从未公开发行。
John
如果你愿意谈谈这些游戏的话——你已经有我的邮箱了。
ZUN
(笑) 我从Taito离职还不到10年。如果Taito有朝一日不复存在,那才是将这一切公之于众的时刻。在这之前,我还不能说太多。
John
你是否有过开始创作东方游戏而最终未完成的经历?有未公开发行的东方游戏吗?
ZUN
因为是独立创作,所以我并不受他人约束。只有我亲自体验而感到不够尽兴时,这才会发生。我按系列开发游戏,偶尔也会回溯并做出改变。这些确实会发生,这就是改进游戏的过程。我不认为我有放弃过某部东方游戏。我着手制作的每部东方游戏最终都得以公开发行。至于游戏剧情,有些部分被植入游戏后,我会产生「嗯,这部分故事不够有趣,我不打算把它们留下来」这样的想法。所以,以一整个系列面世的东方剧情,并不是绝对完整的。它包含主线故事,但也有从未出现在任何游戏中的情节。
John
你是否在游戏中尝试新技术而最终放弃的经历?可以谈谈这些技术吗?
ZUN
当然有。我确实有尝试过一些新技术。其中之一就是“Net Gallery”,该系统可以说明玩家与互联网连通,其他玩家可以观看其游戏实况。该系统也包含一个十分基础的聊天系统,如果你‘biu’了,观众可以发送类似‘233’之类的消息。我最初产生这个想法应该是在2005年或更早些。现在已经有实现该功能的游戏,但是我觉得我的想法应该比它们超前若干年。虽然这最终没能实现,但这是我觉得会很有趣的一项技术。
John
我想到了Niconico,那里的信息流会在视频上展示。
ZUN
事实上,我之所以放弃,就是因为当我开始思考并考虑其在游戏中的实现方式时,在线流媒体和在线视频的时代到来了,我也注意到了N站,也产生了诸如「这很棒,我没必要再去重复劳动了」的想法。当其他人已经提供了类似的服务,又何必游戏中植入这样的功能呢?做这件事的必要性已经消失了,所以我没有动手。(笑)
John
这次采访说明你是最先想出这个点子的人。
ZUN
我并不确定。也许当时有很多人都在这方面努力,也许只是因为N站在这方面是日本的领头羊。当然我只是想把这项技术应用于我的游戏,并没有想过创建一个供不同游戏在线直播的网站。所以也许我并不是第一个。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但最终未能实现。我之所以产生这个想法,是因为如果你去过日本的街机厅,你总会看到有高手玩射击游戏,而机台旁总会有一群人围观。于是我想那些前去观看高手游戏实况的人,也一定可以上网。所以我确信他们也愿意上网看直播。我想总会有对这些感兴趣的人。
John
确实,超级玩家的游戏实况非常受欢迎。这些实况记录了高手在游戏中各种秀底力的每一个细节。
ZUN
没错,人们喜欢看高手游戏实况是显而易见的。从我在N站弹幕和其他平台的亲身经历来看,人们是十分喜欢看直播的,因为他们有机会看到高手失误(笑)
John
你认为你是一名同人创作者还是独立创作者?二者有区别吗?
ZUN
我最近常常被问到这个问题。其实独立创作,或者说是独立创作潮,是源于西方的。几年前,我开始了解到独立游戏在西方已经变得十分流行。就我个人而言,独立游戏与同人游戏的内容是十分类似。尽管相似,但是我觉得同人游戏是一个更广的类别。同人创作有很多非商业活动,而独立作品必须成功。在我看来,独立开发者的梦想就是把创作作为自己的事业。他们致力于成为游戏开发者,而对于同人创作者,即使没有人买他们的游戏,或是从来不玩他们的游戏,也许他们也不会很在意。

业内专家Matt Fitsko的话:

在日本,同人作品和独立作品这两个概念界限比较模糊,但二者仍存在显著区别。独立游戏被认为是一种更可能源自西方的相对较新的事物,而传统的同人圈(doujin scene)自70年代就已经逐渐成型。独立创作被视为一种充满活力的商业新事物,一种对开发内容过于庞杂的大型游戏的补充,一种对于过去十年几近消失的中小型开发团队模式的回溯。由此,稻船10也认为最初的洛克人游戏本质上属于独立游戏。它们是在小规模,创意至上的创作环境下完成,这在如今已经几乎不复存在。另一方面,同人创作鼓励业余(amateur)式的创作活动(准确的讲,出于对艺术的爱),这与英文中“fandom”的意义相接近。同人作品会卖给同好,但是数量很少,几乎没人能从中获利(据201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只有10%左右的同人创作者通过在Comiket展上出售商品获利超过20,000日元(约合2,000美元),而70%的同人创作者则是亏损)。成功与顾客的认可并不是关键因素,并且只有很少的同人游戏(Higurashi鬼影、Corpse Party尸体派对、Yatagarasu八咫乌)能在主流游戏领域内取得成功。

John
如果下一部游戏无人问津,你还会继续创作吗?
ZUN
唔, 如果真的没有人买我的游戏我会很沮丧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相信只要我的作品质量够好,就一定会畅销。你可能觉得我现在更像是一名独立开发者而不是同人开发者。对于Comiket的同人创作者而言,即使像独立开发者一样发布商业作品,我想他们大多数并不需关注成功与否。
John
你还能陪我聊多久?
ZUN
(笑)我不介意,真的无所谓。
John
我想我们已经谈论了不少有价值的内容。
ZUN
(笑)只要还有啤酒, 我就陪你聊到天亮。
John
哪一部东方游戏销量最好?
ZUN
发售于2002年的《东方红魔乡》是销量最好的一部. 我喜欢把老角色引入新游戏, 所以角色是轮流出现的。通常,我完成一部新游戏时,之前的作品销量也会有所上升,所以它们占了先机。
John
你认为东方众最喜欢哪一部?
ZUN
这很难...... 我觉得发售于2003年的《东方妖妖梦》会是最受欢迎的一部。发售于2007年的《东方风神录》也很受欢迎。同时,2013年发布的最新作《东方辉针城》也是高人气作。所以我认为也许是这三部。你再去查查它的英文名。
John
我很喜欢这些游戏的英文标题。是你自己挑选的吗?
ZUN
没错,是我自己选的。但老实说,英文标题的含义与日文不同。我会斟酌游戏剧情,然后选取与剧情相关的词汇。
John
我之前采访了街机游戏《出击飞龙》(Strider)的制作人,他更喜欢无意义的标题。我向他征求了关于书名的建议。如果你有想法,请尽管告诉我。
ZUN
你是要同时发行日文版和英文版吗?
John
目前只有英文版。现在的标题还略显干涩。
ZUN
我现在没什么想法,不过我会考虑的(笑)
John
游戏的英文标题很有诗意。
ZUN
(笑,摆手拒绝)这些标题都很独特,但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不懂英语的缘故,所以我不知道这些标题有多棒。
John
作为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注意到第二个签名簿)这有两本签名簿……
ZUN
我能在各自签上不同的内容吗?
John
当然,想写些什么都可以……作为以英语为母语的人, 游戏标题有着特别的美感。
ZUN
(笑)我真的没有花太多时间构思这些标题!我选择标题词汇的原则,对于日文和英文标题上是一致的。我选取那些大声读出来时听起来很美的词。
John
这是个很有效的方法。
ZUN
(笑)谢谢。我一直都想知道这个方法是否有效。
John
我想这种方法比小岛秀夫给游戏命名的方式更好,他只是创造无意义的词汇,例如《REVENGEANCE! 》
ZUN
(困惑)他是刻意这样做的?
John
小岛非常出名,所以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
ZUN
这一定很棒。
John
你有PS3或Xbox 360主机吗?
ZUN
有啊,我有一台Wii、一台WiiU、一台XBOX 360和一台PS4。
John
你会买新主机吗?
ZUN
可能会吧。但是我甚至不知道Xbox One是否会登陆日本。这款产品似乎并不流行。但是我可能会买一台PS4。
John
这可能与Xbox One情况相反。日本粉丝必须进口主机,很久以前,欧洲粉丝也在进口PC Engine11和其他主机。
ZUN
PC Engine没有在日本以外发售?
John
发售过TG-16的北美版,同时在PAL地区也有极少的销量。
ZUN
那PC-FX呢?
John
这款产品根本没有在日本以外发售。
ZUN
其实在日本国内也没有发售啊!

(所有人大笑)

John
你对外国粉丝制作游戏英文化补丁有何看法?
ZUN
我一点意见也没有。显然,因为我不会讲英语,我也不能制作英文版游戏。开发补丁很棒,这让更多人能玩到我的游戏。我很感激。
John
你担心这些补丁的质量吗?
ZUN
很难讲,但是我确实有考虑,实际这些愿意投入时间和精力去翻译的人都会尽力去做。这是奉献精神的体现。
John
如果有日本PC游戏的西方运营商接触你,希望官方翻译并在日本以外发行你的游戏,你会如何做?
ZUN
如果确实有人因为这个原因找到我,显然我会考虑他的提议。但这可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并且坦诚地讲,我可能会很快对整个过程失去兴趣。这一切可能会陷入麻烦。对我而言,无论是粉丝自行翻译,还是公司专门翻译,因为东方已经有了良好的用户群体基础,我认为粉丝自发翻译可能会比专业翻译要好。东方的一些剧情和其他内容即使是懂日语的人也会很难理解。所以如果是直译,对大多数人都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做......我一直在想,我会在西方和日本发售游戏。不懂日语并不会影响你享受游戏、艺术美和游戏本身的快感等等。翻译这类的东西通常会很耗时,并且难度也不小。
John
聊聊与西方发行商交涉时遇到的困难吧。Treasure12在推特上提到过,将《斑鸠》引入西方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
ZUN
《斑鸠》似乎没有多少需要翻译的内容……
John
难点不在翻译,而是与Steam的合约。
ZUN
Treasure不属于同人范畴,但是在很多同人创作者心中很有分量。我想大多数同人创作者都想让自己的游戏登陆Steam。
John
你对想要开发独立游戏或者同人游戏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ZUN
对于那些想要做游戏的人,我的建议是,特别是同人游戏,享受过程是最重要的。不要担心结果,尽管去动手,尽管去做,这就是我最实在的建议。你只需动手去做。我想现在人们自己制作游戏已经变得愈发简单,因为可以利用的技术和可供参考的文档都已经远远超出过去。到处都有社群,可以从中获得帮助。
John
就像现在有 “GameMaker”之类的制作工具。
ZUN
我认为当你开始制作你自己的游戏时,就不需要有什么害怕的,你可以开发任意你想开发的东西。当然在你制作完游戏后,你必须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尽管如此我认为首先必须是去开发游戏,然后你才该专研其他一些事,比如游戏发布,出版之类。至于开发游戏这方面,你只需要着手去做。
John
对于你离职Taito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ZUN
首先,多亏了东方系列,我才能没有顾忌的离开Taito。当初我决定先把我手头正在开发的游戏做完,然后再辞职。在这些游戏中,有一个是为PS3平台开发的,并且我为这个游戏工作了一年多,但最终这个游戏项目却被取消了。这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个打击。这个项目之后的下一个项目是为WiiU平台准备的。当时我曾一度想过退出,但这个WiiU的项目对于在我管理下的一个同事13却很重要,因为这个项目中的游戏设计方案就是由他提出来的,并且这是他的方案第一次被公司采纳。因此,为了这个同事,我决定继续呆在Taito,并计划在这个游戏开发完成之后再离职。但是很不幸,最后那个游戏方案也被取消了,然后我意识到我已经没有继续呆在Taito的理由了。
John
你对Taito的幻想破灭了?
ZUN
是的,到最后我工作得并不开心。在过去的两年内,我参与开发的游戏一件都没有得到发布。我并没有让公司变得更好。我扪心自问,这件工作已经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的乐趣了。
John
你能告诉我你当初参与开发的PS3游戏的名称吗?
ZUN
不,我不能告诉你这个! (笑)
John
你说过东方已经变得流行了。甚至出现各种二设,丰富了东方这个体系。你已经见证了东方17年的成长历程,这肯定就像看着一个孩子长大吧……
ZUN
(笑)我并不是太把东方当作我的孩子,我更把他当作我毕生的事业。很明显,我现在十分高兴。你知道当你把你的生活重心放在某件事上,然后这件事最终能够做成功,这种感觉是十分美妙的,令人迷醉的。我也很高兴东方的粉丝们能够从东方中得到如此多的快乐。
John(注意到了ZUN名片上的名称)
在你离开Taito后你成立了(株式会社)香霖堂?
ZUN
是的。只有我一个人,是我的公司。
John
就像上海爱丽丝社团一样?
ZUN
因为如果你不成立公司,想要在日本贩卖东西是很难的,所以我不得不成立公司。(笑)因此我成立了香霖堂。上海爱丽丝社团更多的像一个商标,它不是一个公司。上海爱丽丝社团是我目前工作的身份,但是香霖堂给我提供了便利,使我能以上海爱丽丝社团的身份工作,它是我放在下面的名字(it’s the name I put it under)。
John
所以你必须处理税务和后勤工作?
ZUN
是的,在过去税务是个问题。
John
你有没有冲动想开发除了STG外的其他类型游戏?例如RPG类游戏?当然你已经在其他项目中有过合作(与黄昏边境合作FTG)。
ZUN
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这种想法?当然有。我想任何游戏开发者都会有。但是,老实说,我更想做弹幕类STG游戏。这是我喜爱的东西。我想尝试很多东西,但在这些之中总是会有STG。
John
据说你2012年结婚了?
ZUN
对。
John
跟另一个程序设计师?
ZUN
对,她是游戏程序设计师,在一家游戏公司里。
John
你们会讨论编程技术吗?
ZUN
我们不太谈东方,不过是会聊些编程的。她写的游戏和东方在不同领域,她作的是智能型手机游戏。
John
也许她可以给你些建议,如果你要把东方移植到手机上?
ZUN
(笑)是,或许!不过我还是会自己做,因为你要把朋友和同事分开。

(两人都笑)

John
确切的说,如果你当初能开发一个现在已经被别人开发完成的游戏,这个游戏会是什么?不许说《超级马里奥》。
ZUN
那样说的话,会有一堆游戏。(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想如果一定要我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那我之后也肯定会反悔的。老实说,每当我玩一个十分有趣的游戏,我都会有这种想法。(感情很强烈)每当我玩一个我喜欢的游戏时,我都会有这种感想,「我真希望当初我能想出这个游戏」。总之,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所有我喜欢的游戏。
John
这本书将会在明年年中发布。所以,技术上来说,我下面问的问题将会过时。但是我还是想问,你对于下一部东方作品有什么想法?
ZUN
事实上我刚刚完成了最近的作品。因此我实在不知道我下一作该有些什么。我最近的作品是在8月发布的,离现在仅有几周。
John
在你的两部作品之间,通常你休息多久?
ZUN
我休息的时间长度是有规律的。我开发一作游戏大概花费4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一年的其他8个月我都在……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能称这8个月为假日,但是我大概会保持一年一作的节奏。当然,我充分利用了这8个月的时间,我并不是只在休息。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和构建下一作的初步设计。这个过程是是一直在进行的。
John
根据这个英文清单,在2006年你没有游戏发布……《东方文花帖》(2005);《东方风神录》(2007)
ZUN
的确如此。好吧,这段时间我还是在Taito工作,因此我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更少。我必须在开发东方系列和我的工作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另一方面,可能你也注意到了,有时在某些年份我会开发两作,另一些年份我会只开发一作。这是由于我花在游戏开发上的时间和精力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事实上我没有在2006年发布游戏这件事并没有真正的原因,它很自然的就发生了。我猜你可能会说,尽管我记不清原因了,但2006年可能是我在Taito特别忙的一年,所以结果是我不得不把东方的开发暂时放在次要的位置。
John
对于每一个采访者我都会问的一件事就笔名或者昵称。告诉我一些关于ZUN的事。
ZUN
关于我为什么不用我的本名,我想这是一个传统。在同人文化圈里,很多制作者都这样做。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用笔名,至于我为什么选择用ZUN这个笔名,我的本名是顺也(Junya),ZUN听起来很像“JUN”的那一部分。另一个原因是,在老式的街机游戏中,你在最高得分榜里只能输入3个字母。我想大多数在街机厅里玩游戏的街机玩家都会有一个他们使用的3个字母的名字。
John
日本之外的很多人都会用他们的三字母姓名缩写。请问我这样讲对不对──日本没人有中间名,所以你必须有些创意?
ZUN
也有很多人就是在两个字母中间填一个空格。
John
我们刚刚谈过了你的游戏,但东方不只如此。很多人喜爱里面的音乐,请务必谈谈这个。而且你好像没有受过正规的音乐训练?
ZUN
从头来说,在学校的时候,我有参加管乐团,或者交响乐团。我创作东方的究极原因,是我想写游戏音乐。我做游戏音乐的兴趣比作游戏本体还大。所以我写了这么些音乐,然后我想,很好,我会找到某人的游戏,把它放进去。但我还不认识任何有实际在做游戏的人,所以我下一个念头是
好吧,我最好自己写个游戏把这音乐放进去。
John
我从来没听过这个……东方是生于你「想要做个游戏来搭配你已经做好的音乐」这个渴望?
ZUN
然也。1998到2002年间没有发表作品的原因,是因为我开始在Taito工作……而到我决定要作同人的时候,我想成立的其实是同人音乐社团,这社团名,「上海爱丽丝幻乐团」,或者「Shanghai Alice Ensemble」,就是个乐团的名称。

所以在《红魔乡》之前的半年到一年间(2001年左右),我以音乐社团报名了Comiket,然后我被拒绝了!于是我寻思:或许我得再做一个游戏……(笑)即使到现在,当我做游戏的时候,我把写程序看成工作,而为它做音乐,或者一般的做音乐,是我的嗜好。

John
现在东方是你唯一的工作,或者事业?
ZUN
对,肯定的,东方是我一生的事业,即便我做了什么别的工作也不影响。不管我做什么,人们总会想到东方,或者想也与它和东方有关。我其实有在做自己的啤酒,而有些同好就管它叫东方啤酒。我其实也有写酒类评论,啤酒等等的,给一家杂志。
John
在《Comptiq》?
ZUN
是的。我想我的粉丝们,即便是对酒没有兴趣的。也会买那本杂志,因为有东方系列创造者的文章吧。
John
来谈谈其他射击游戏,你喜欢哪些?
ZUN
我想我主要喜欢的是……嗯,它们都是满老的游戏。
John
很好啊。
ZUN
我第一喜欢的会是……《Darius Gaiden》
John
Sakana no Boss!(鱼类boss!)
ZUN
(笑)是的,我真的很喜欢那些。我想我最喜爱的射击游戏都是1980和90年代出来的。
John
讽刺的是,这是在弹幕游戏之前。
ZUN
我想弹幕是从《Battle Garegga》(空战之路)起飞的吧,那大约是在1996年左右?那也差不多就和我是同一时间在做的。在那之前的每一款游戏,或许都有些相通的元素在里面,但都不是我感觉中的弹幕。《Battle Garegga》差不多就和东方的开始是同一时间,它真的是这个类型的黎明之作。
John
CAVE社在这个类型也很有影响力。
ZUN
我真的很喜欢CAVE做的《能源之岚》(Progear no Arashi)。我爱它。
John
我得抽空去玩玩看。你可以填一填这个表,好让我书出来以后寄给你吗?你会想用本名还是代号?
ZUN
你会写汉字,并且用英文注在下面?
John
是。我也可以你的姓名和ZUN都写。
ZUN
我想只要ZUN也就可以了。外面可能有一些同好不认得我的本名。
John
你是不是有在《东方足球无双》里客串?
ZUN
(笑)我从没见过那个。我是那游戏里面的角色吗?
John
你在那里面的赛末有出现,负责宣布下一场赛事。你有玩过任何东方同人游戏吗?
ZUN
我玩过一些。但很显然,如果我要全部都玩,我会很忙。
John
你从PC-98过渡到Windows的时候,遇到过哪些难题?
ZUN
一般来说,转换轨道自然是困难的。不过我现在回头来看,在PC-98上面写东西实在非常令人头痛。DirectX很赞,你叫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不用再操心硬件了。我想,跟Windows打交道最难的,是没有标准的硬件,每个人的配备都有些不同。如果一些玩家因为硬件问题而无法享受新游戏的话,是相当令人着恼的事。
John
根据东方维基,你的名号和Taito的《Zuntata》14有关,是真的吗?
ZUN
不,没有这个关系。那个维基页面是错的。
John
嗯,它们经常是错的。
ZUN
(笑)
John
我写这本书的动机之一就是订正错误。我们这里有很多误译和漏失的信息。
ZUN
诚然。我想这是常有的事,也很能成问题。
John
我见过最诡异的事情之一是
我写一篇文章,然后某个维基百科的编辑者把那篇文章引为某个无关的东西的参考数据。我就会想:「我没在讲那个!」
ZUN
日本也很多这种事。(写完地址)我不确定这能否寄到。
John
如果没寄到,就寄电邮给我吧!我会寄一份副本给木村先生。
ZUN
谢谢。
John
除了东方以外,你现在还有其他工作吗?
ZUN
唔,除了写程序,我也做一些漫画之类的企画,都和东方有关。我并不真有什么别的工作。
John
根据推特,貌似你在2009年9月开始了一桩新工作,以至每天要提前一个小时起床?
ZUN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传成那样的!我现在做的一切事情都多少和东方相关。我没有别的工作。
John
活在梦想里!
ZUN
(笑)然也。能把爱做的事做成工作真好啊。
John
最后你还有什么信息想传达吗?
ZUN
我会想说的是,东方现在还没有在海外发行,真是对不起,因为我知道外面有很多同好,我知道“Touhou”是一个有人在追随的名号。这是我现在正在考虑,想要做些什么的事。如果它实现了,那么,我希望你们也能享受在西方发表了的作品。
John
我会非常高兴见到它正式出品的。也许可以跟Sony最近为独立游戏而设计的机种一起,他们会想把它跟PS4或者什么整合起来的。
ZUN
就如我刚刚讲的,这得看它要费多少工。我现在手上的工作还满忙的,但我一定会考虑它。
John
我很期待见到好的发展。谢谢你今天的拨空。
ZUN
这稿子会多长?
John
也许二十多页吧。
ZUN
这书里有多少其他人?
John
我已经访问了八十多位开发者,我得分期来出,但你会在第一集的核心群组里。
ZUN
一般的讲,你在日本都在访问哪些人?
John
每个人,事实上。在这个产业里每个区块的日本开发者。从各方面选取一些代表人物。
ZUN
我不知道我在这整个产业里算有多么投入。
John
你是一个很著名的形象。这不只要看业界,同人圈也很重要。遗憾的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再多谈一些同人圈的事。
John
你有在关注群众募资平台,像是Kickstarter吗?东方有没有可能会用到Kickstarter?
ZUN
我有在看。不过,我实在告诉你,东方不会有必要用到Kickstarter。毕竟做东方并不真花费到什么,我一个人包办全部嘛。如果只有一个人在开发,你就不需要什么钱才能让计划跑。我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会用到它。又,我会顾虑的一点是,如果你成功募到了所有款项,然后你必须把游戏做出来,然后如果做到一半出了问题......你的书是用到Kickstarter做出来的?
John
是,之前的(也)是。
ZUN
那你岂不可以拿了钱就跑路或是怎样吗?
John
任何创作者都可能跑路,这里没什么真正的保证,只有我的名誉给我背书。
ZUN
如果开始有人卷款潜逃,人们就不会再想上Kickstarter了。
John
那也很有趣,因为有些高调的计划撞墙了(hit the rocks)。Tim Schaeffer弄到了三百五十万美元,然后花光了。
ZUN
我知道这件事,那是在去年底(2012),对吧?Kickstarter有点恐怖啊!你真的会尬上你自己的时间表。你必须把游戏做出来——而如果你没钱了,那你就没钱了。
John
我想问的是,他是怎样随随便便就把三百万花光了的?
ZUN
他用得有效率吗?或者什么事情出错了?总之我目前没有任何用到群募的计划,而且我想将来也不会有。(笑)倒有个可能是,我想再多买些酒,那我可以给它Kickstarter一下!

(皆笑)

ZUN
但没有人会为这个给我钱的。
John
这我可不敢说,也许会有。我看你这是保持老派的做法──实体包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个人和他的计算机……
ZUN
然也。不过这并不是特意要延续这种经营模式的生命,而比较多只是因为这就是我的做法,我习惯了。
John
我们合照一张吧。
ZUN
我可以放到推特上吗?
John
当然!这会很棒的!
推特的内容是:结束了~。没想到会被外国人追根究底地问一个没有被TAITO采纳的游戏。这是迄今为止最小众的一次采访。

注释

  1. British realale
  2. 这一类型的游戏,通常认为始自1995年11月大型机台的《首领蜂》。
  3. When it comes torisqué content, women invented “slash fiction” pretty much single-handedly.,不确定是否准确。
  4. Some people on thecommercial side of things are openly embracing the doujin community.不确定是否准确。
  5. 亚特兰大AWA座谈会
  6. PoriPori☆Club
  7. and now I do itsometimes too.不确定是否准确。
  8. When business is involved, friendships can go up in flames.
  9. 一个榻榻米约1.6坪,这感觉不合常理,很有可能理解错了。
  10. 稻船敬二,日本的游戏创作者,人物设计师,参与了洛克人、鬼武者等游戏的制作。
  11. 简称PCE,是由Hudson Soft与NEC两家日本公司连手开发的家用游戏机,1987年由NEC推出。
  12. 株式会社トレジャー,代表作品《斑鸠》
  13. 丹沢悠一。
  14. Zuntata是Taito的室内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