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东方香霖堂/东方外来韦编第7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东方外来韦编第6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8话 >


(第七话)梦幻病的灵异


 从噩梦归来的堇子 (二重身)
 与终于向她告知的真相——
 最近,总觉得幻想乡的人们都有些疏远。可能这是受了我有三周左右没来幻想乡的影响,但我总觉得像是不慎走进了与以往稍有偏差的平行世界,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今天也在博丽神社,却总觉得灵梦的面色看似有些阴沉。
 “——然后,我家附近马上就要举办烟花大会了,但烟花大会这种活动,一个人又不太好意思去。要是能和灵梦亲一起去就好了。”
 “外面世界的烟花大会啊。确实有点想去……”
 “你不能像之前那样往返现实世界吗?”
 我最开始认识幻想乡的伙伴们的地方,是现实世界。那时的灵梦来到了现实世界。虽然每次提起这件事都会被她岔开话题,但想从幻想乡出去应该是有某种办法的。
 “话、话说,堇子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
 “啊?我这边倒是一如既往。”
 “是吗,没事就好……要是发现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又是这个。我总感觉她好像在打探什么,对话总是进行不下去。
 不过,在现实世界这种事是家常便饭。流行的电视剧、当红的音乐家、可以发到网上求赞的甜点、著名的视频上传人、轻度的宅系作品……现实世界的人们,似乎是不在一起分享某种话题,就活不下的生物。特别是在学校这样封闭的社会中,就算只是稍稍脱离一下大众的兴趣,沉浸在只有自己能够欣赏的世界当中,常常就会陷入社会性的隔绝。在幻想乡里,难道也是如此吗?
 “啊,不过,要说有什么奇怪的事,也就是我手机里多了些我不记得拍过的照片了。”
 “就是你之前说过的弹幕的照片?”
 我把手机递给她看。灵梦似乎并不怎么吃惊。
 “对,不只是弹幕,还有我没见过的妖怪的照片,这些照片到底是谁照的?”
 “那……还真是不可思议。”
 明明怎么看都是灵梦会立刻产生兴趣的话题,她那漫不经心的态度显得更加不自然。
 ——古董店香霖堂。客人只有外来人宇佐见堇子一人。
 店主森近霖之助,正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就是这么回事,灵梦小姐感觉疏远得不行。总觉得她在瞒着些什么。一如既往的人只有霖之助先生一个了。”
 “是吗。”
 “所以,能不能告诉我?我没能来幻想乡的这三周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其实都知道我为什么没来成吧?”
 这三周里,幻想乡中将她的失踪当作一大事件,一直在寻找她的行踪。结果发现,眼前的宇佐见堇子并非她本人,亦非梦境世界的堇子,而是她的二重身。也就是说眼前的她与妖怪相似,至少不是人类。真正的宇佐见堇子应当仍旧沉睡在外面世界。
 然而眼前的她深信自己是人类。虽然告诉她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轻而易举,但这样真的合适吗?而且,灵梦她们似乎也不知该对她如何处置。如果认定她是妖怪,还没有决定是否应该也把她当成降伏的对象。
 只是,似乎她和真正的宇佐见堇子有着共通的知觉和记忆,她们各自并没有独立的意识。因此,现在还不清楚告知她真相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所能做的只有维持现状。
 对我而言,我认为既然她没有恶意就没有必要采取敌对的态度,而且她本人也一直都对梦幻病抱有疑问,所以我是想告诉她真相,补上她那空白的三周的记忆的……
 “你没能来的那三周,大家都担心你,还成立了搜救队去找你。不过虽然说是搜救,因为我们去不了外面世界,所以也只能在幻想乡里找找了。”
 “哎呀,这样啊。我让大家操心了……”
 “因为你要是被妖怪抓住可就麻烦了。搞不好也会在外面世界引发大乱子。所以,你回来算是帮了大忙了。”
 “你这说法总感觉怪怪的,不过多谢。可是,那三周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了解,会不会是因为身体不好还是怎么样,做不了梦了?”
 “仅仅是因为我身体不好吗?确实,我感觉那段时间好像接二连三做噩梦。我也记不太清了……”
 对于毫无建设性的对话,堇子有些焦躁。
 “算了!想再多也没用。大家看起来有些疏远,应该是因为太过担心我而产生的反作用吧。我就相应地一直感谢下去就好了。凡事都要往好了去想。”
 她似乎变回了以往的充满活力的堇子。感觉她原本就是个自我修复能力很强的孩子。外面世界的年轻人可能自制力都很强。
 ——叮铃叮铃。
 “欢迎光临……原来是魔理沙啊。”
 “对,是你的神。换句话说,是你的客人。”
 虽然我听说过“待客如神”的说法,但是从自己嘴里说出“自己是神”的人从来都不是我的客人。自然,雾雨魔理沙也不是客人。
 “噢,堇子 () 也来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
 “你瞧,她失踪一次之后,大家不是都敏感得不行?都在想,一不注意,说不定她又丢了。所以只要看见她,就会放心一些。”
 “对不起。我好像让你们担心了。”
 堇子露出了些许害臊、些许惭愧的神情。
 “哎哟,是我没把话说好。只是这边乱操心而已,你不用在意的。”
 魔理沙的安慰并没有起到安慰的效果,让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话说魔理沙,你今天有什么事?”
 “因为最近没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灵梦有些不耐烦。我看她那样,在这么下去估计就要谋划一些不好的事情了,所以就在想要不要在那之前举行什么有意思的活动。我在找有没有什么点子。”
 “什么啊。要是无聊,开个庙会不就完了?”
 “庙会总是在开,开得也有些厌倦了。所以得有点能吸引眼球的东西。比如说,展示一些这个店里的神奇器具也成。”
 我望向店里。我自负我在幻想乡中拥有最多神奇商品。自然,能让人找到乐子的器具也是应有尽有。
 “原来如此。那么,这样的东西如何?”
 “这个巨大的头盔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这个啊,是VR……”
 堇子看到这个器具,非常惊讶。
 “啊,是‘VR头显’。这种东西竟然在古风的古董店里,也太不搭调了——”
 “对,是‘VR头显’。只要戴上这个……”
 我戴上VR头显。我全部的视野都被它夺走,眼前只剩黑暗。没过多久,我就身处五颜六色的鲜花绽放的美丽草原……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就可以‘将非现实的景色,当作现实一般感受’。我现在眼前就是美丽的草原。”
 “是吗!这听起来还真有意思!”
 魔理沙从我手中抢走了VR头显,紧接着就把它戴在了头上。
 “我瞧瞧……怎么一片黑啊?”
 “一片黑是正常的。我想,这是通过完全屏蔽光源,来让人更容易体验脑海中景象的机器。”
 “嗯嗯嗯……还是看不见。”
 “重要的是想象力。”
 “噢噢噢……我看见了。我现在正在无边无际的水上飞!这就是大海吗!是大海吗!”
 魔理沙无比兴奋。堇子冷眼相对。
 “喂喂。这既没插任何线,也没接电源,肯定是一片黑啊。”
 “啊?可我真的感觉我看到了啊?”
 这么一说,确实感觉单单想要一片黑,只要闭上眼睛就好了。
 “哎呀,海上真好玩。”魔理沙满意地摘下了头显。
 “靠一个没接电源的VR头显就能兴奋成这样,可能是幻想乡居民的想象力太强了。对于这样的幻想乡,在庙会里放VR我觉得还不是时候。”
 堇子想起,自己曾经观看过可以体验身处烟花正中间的VR。
 “对了,就烟花大会怎么样?”
 “烟花大会?烟花我明白,大会是怎么个大会法?”
 “这个啊,会放巨大的烟花……对了对了,我家附近马上就要举办烟花大会了。要不要一起去看?”
 “好啊,我也想去……等下,那不是在外面世界吗?那我可去不了。”
 “咦?你之前不是来过吗?”
 “那次算是个事故吧。平时我是没法自由来回的。”
 “那真是太可惜了。不过算了,我拍些照片回来给你们看。”
 ——几天后。灵梦、魔理沙与堇子三人聚在博丽神社中。
 堇子遵守约定,将照来的烟花大会的照片拿给另外两人看。
 “哇,真漂亮。这就是外面世界的烟花啊。”
 堇子在给她们看用手机拍的烟花大会的照片。
 “厉害吧?这是我家附近的小规模的烟花大会,但里面最大的一尺玉还是相当震撼的。”1
 “有趣。这个大概有多大?”
 “就算这个我也是在很远的地方拍的,实际上到底有多大呢?稍等一下。”
 一边想着一旦有疑问未经思考就去查是个坏习惯,她一边在搜索栏里输入“烟花 大小”。
 “啊,对了,这里没信号。总之,我觉得是相当大的。嗯。”
 灵梦与魔理沙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从未见过的巨大烟花的照片,她们似乎对于如何准备这样的烟花毫无头绪。就在这时,堇子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冲动,让她做出了自己也难以理解的行动。她将手机上烟花大会的照片切换成另一张照片,递给了灵梦。
 “是吗。不过这个,感觉躲起来很简单啊。”
 灵梦说道。
 “喂喂,烟花可不是弹幕……等等,弹幕吧,这是。”
 “啊,这个是在幻想乡拍的符卡的照片……”
 她故意将符卡的照片假装成烟花大会的照片递给了她们看。于是,灵梦想到了将符卡比作烟花的弹幕烟花大会的点子。
 ——又过了几天,以纳凉烟花大会为名义举行弹幕大赛的前一天。堇子来到了香霖堂。
 “明天就是从你的点子里诞生的烟花大会了。”
 “这可不是我的点子。是灵梦亲的点子。”
 “然而,虽然人类都这么想,但是我听说妖怪之间很多都觉得这是身为外来人的你的点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呃,为什么?”
 “因为传单上的照片。那明显是用你的手机照的照片。”
 “啊,对哦。但是那个照片,我不记得是我拍的……照片里的人说不定知道是谁用我的手机照的。”
 “正是那个照片里的人,看了照片之后说这是你照的。”
 “……”
 “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手机里的弹幕照片……也就是说是我拍的?我完全记不得了,难不成我是多重人格?这是什么恐怖片的展开?”
 堇子烦恼不已。
 对于此次弹幕烟花大会,幻想乡内已经产生了不少担忧。对此感到不快的妖怪绝非少数,甚至有传言称,一部分过激的妖怪正在酝酿某种阴谋。我尽管告知了灵梦,但她的答复是:“没关系,以防不测,我请来的评委强者如林。”她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
 然而,我却已经预想到他们所针对的目标之一是谁。
 “听说你要担任评委。这次的烟花大会可能会有些危险。”
 我下定决心,告诉了堇子真相。
 “我不知道你是真的没有自觉,还是故作不知,但你并不是真正的堇子。”
 “咦……?”
 “你是妖怪‘二重身’。真正的堇子在外面世界。”
 “……!?”
 “手机里的照片是你只有二重身的记忆的时候摄下的。这件事,灵梦她们也知道。”
 “就算你这么说……我既有我现实世界的记忆,小时候的记忆也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蠢事——”
 “就算说是二重身,你们也在共享记忆,就连本人可能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但是,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对于只有梦中才能来幻想乡这种现象?你既不是像生灵那样只有精神来到幻想乡,要说你是连着肉体进来的也是难以理解的。最近我们才明白,幻想乡的堇子,也就是你,其实是二重身。”
 “……”
 堇子瞠目结舌。这也难怪,被人指出自己其实是假的,没有人不会动摇。
 “不过,这事也没那么沉重。二重身和本体似乎会共享精神和肉体。二重身时的记忆醒来之后也会记得。所以,可以说这是第二个本体吧……堇子,你不要太消沉了。”
 “你说现在站在这里的我……是妖怪?”
 “是,不过说是妖怪可能有些太过分了,该说是灵异……吧。”
 “太棒了——!我好高兴!”
 “啊?”
 堇子出乎意料地高兴,令我有些脱力。
 “我一直就这么觉得来着。我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类。我想,我一定是个特别的存在。醒着的时候是人类女高中生,睡觉的时候是妖怪,还能比这更好吗!这下我也正式成为幻想乡的一员了!”
 ——次日,弹幕烟花大会当天。
 堇子为了观察弹幕整理成书而干劲十足。
 至于我,则一直思考着这次烟花大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表面上说是为了给灵梦招揽香客,但其实还有更能从中获益的人物存在。那就是堇子。说不定堇子的二重身部分其实也有意识,是这家伙唆使灵梦举行弹幕组成的烟花大会,获得了与更多妖怪接触的机会。
 二重身甚至在堇子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也能进行摄影,其应当也具有某种程度上的意识。我必须继续观察——我如此想道。
下回待续

注释

  1. 一尺玉:在日本,烟花弹常为球体,称为“玉”,一尺是玉的直径,约为30厘米。


< 东方外来韦编第6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8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