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香霖堂/东方外来韦编第6话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东方外来韦编第5话   东方香霖堂   东方外来韦编第7话 >


(第六话)宇佐见堇子有三人!


 「深秘录」以来的因缘就此画上了休止符!?
 秘封俱乐部初代会长将会何去何从!
 “最近,很少见到堇子君的身影,她去过神社那边吗?”
 “没有吧——?这么一说确实没怎么见过。原来也没来过香霖堂 (这边) 啊。”
 “这样啊。如果单纯是仅在梦中才能来到幻想乡的原因消解了,或是,对于前来幻想乡感到厌倦了,那倒还好……”
 夏暑收尽,已然秋高气爽的幻想乡。在通风不良的旧道具店香霖堂里,灵梦前来造访了。
 若是堇子君在幻想乡中遇险,或是遭受了妖怪的袭击,那就大事不妙了。
 “确实。我们既没有手段能够前往她那处于外面世界的家,也遇不到了解她日常生活的人,所以要是堇子不现身的话我们也就无法得知她的安危。真是难办。”
 “怎么办?就这样放着不管吗?”
 “虽说是外面的人类,但只要进到了幻想乡里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幻想乡中人类的安全由我来保护。就交给我吧!”
 灵梦毫无依据地、却又自信满满地答道。
 ——凉爽的秋风吹拂着博丽神社。这里是解决异变的专家和引发异变的人们的聚集地。
 “不行,问了所有能问的人但还是没什么线索。灵梦,你那边呢?”
 魔理沙做出了个投降的手势。
 “我也毫无收获。不过,没有任何线索这点,倒是可以佐证她根本没有来过幻想乡,正在外面世界安全地生活……”
 “不能这么说吧。我们也没法滴水不漏地找遍幻想乡,更何况无论是被川流所卷走,或是被妖怪所捕获,又或是飞身跃入了某种未知的异世界,也都会不留痕迹的。”
 “既然没留下任何痕迹,那还不如把她从心中彻底抹去,等同于,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存在过,也就是毫无损失了。”
 “你这种想法都够让我做个噩梦了……啊,既然说到梦 。”
 “怎么了?”
 “虽然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听说有人在梦中见到了堇子。而且是好几个人。”
 “是吗,她说不定意外地是那种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的人吧。”
 “因为在梦里大闹,所以就把她痛快地收拾了一顿,好几个人都说做了这种梦,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偶然也有点太不可思议了。而且那些人之中,还包含了平时不怎么会见到堇子的家伙……”
 就在此时,灵梦与魔理沙同时想到了同一件事。
 “哎呀,不会吧。”
 “虽然,我觉得是偶然……但要是说有些根本不认识堇子的家伙,也梦到了堇子的话,还是偶然吗……”
 说到这里,两人的疑虑已经化为确信。
 “难道说,堇子,是迷失在了梦境世界里!?”
 ——在香霖堂,“宇佐见堇子失踪事件 对策总部”正式设立 。黑板上书写着迄今为止收集到的情报。成员则是灵梦、魔理沙和霖之助。
 “——原来如此,你们是说堇子君迷失在了众人所梦见的梦境世界里了吗。但是,所谓的梦境世界,难道不是仅仅存在于每个人脑海里的想象中的世界吗?”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但我已经好几次进入过梦境世界了。我能确认这是存在于现实中的。啊,不过现实与梦境世界是表里关系,说它存在于现实可能有些矛盾。”
 灵梦似乎也是一知半解,非常混乱。魔理沙亦然。
 “对付梦境世界,通过正面手段进行搜索是没用的。首先得验明堇子确实在梦境世界里才行。对此,我有一事相求。”
 魔理沙看向霖之助说道。
 “有没有什么,能做自己所期望的梦的道具?”
 “做自己所期望的梦?当然有啊。”
 “真的吗?”
 “从外面世界漂流进来的东西里,有过这样的道具。”
 霖之助的身影消失在了废弃物所堆积而成的山里。
 “果然无论何事都该试着问问。想不到外面世界还有能控制梦的道具。”
 “嘛,我倒是觉得你不要轻信会比较好……”
 霖之助手上拿着一个像是眼罩的东西回来了。
 “这是?”
 “虽然不太清楚原理 ,总之只要戴着这个眼罩睡觉似乎就能做‘清醒梦’。所谓清醒梦,大概是指能让自己得偿所愿的梦,因此我觉得这算是能让人做自己所期望的梦的道具。”
 魔理沙摆弄着这不可思议的眼罩。
 “虽然不太清楚,但感觉很厉害。这个我先借走了。”
 “请便请便。说白了,这东西的效果……也就那样吧。”
 灵梦似乎对这个道具没什么兴趣,在和纸上描绘着图画。
 “你在画什么?”
 “就是自古流传的那个说法呀,入睡前将想要梦见之物的画放于枕下,就能做那样的梦了吧? 所以我就在画堇子。”
 “哪、哪个是堇子?”
 她的那份画作,实在是难以称赞。把这种画放在枕头下,必然会做噩梦。虽然内心里如此作想,但碍于灵梦那郑重其事的样子却着实难以启齿。
 而后两人各自回家了。怀着在梦中与堇子重逢的那份期待。
 ——第二天在对策总部。魔理沙精神充沛,灵梦则稍显疲惫。
 “结果如何?”
 “哎呀——真不错啊——这眼罩。戴上之后眼前一团漆黑,让我能聚精会神地睡上一觉。多亏了它醒来之后神清气爽 !”
 “哦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那,关键的梦那边呢?”
 “睡得太香,什么梦也没做到。不过因为睡了个好觉我倒是‘头脑清醒’了。”
 原来如此,清醒梦指的是这个意思啊。
 “那,灵梦呢?看你一副疲累的样子。”
 “我把这幅画放在枕头下面,一直在心里念叨‘快出现吧——’,结果就睡不着了……”
 “是吗,那真是辛苦了。那看来,这次你来戴着清醒梦眼罩入睡会比较好 。”
 看来二人的作战都失败了。不过,就算她们在梦里见到了堇子,又到底能做些什么呢。况且,迷失在梦境世界这种事真的可能发生吗。
 最根本的是,为什么二人对于堇子失踪与梦境世界有所关联这点深信不疑呢。
 “梦境世界绝对是存在的。毕竟,我都去过好几次了。”
 “你是说,你以肉身进去了吗?”
 “以肉身没错。有些地方看似宇宙,有些地方则和现实没什么区别……”
 “你相信那里是梦境世界的凭据是啥?”
 “这个嘛。因为有个家伙说‘这里是梦境世界’……”
 “那是你之前就经常提到的什么‘梦之支配者’吗?”
 “是的。除此之外,梦境居民也都说这里是梦境世界。”
 “那样的话,把‘梦之支配者’抓起来,似乎更有效率吧。就搜索堇子君而言 。”
 “说得对啊。”
 灵梦拍了下手。然而魔理沙却
 “我觉得搜索那家伙反倒要更难些”这么说道。
 最终在睡眠不足的灵梦拿到了能做清醒梦的眼罩、魔理沙拿到了似乎画着梦之支配者的画之后本日的搜索会议就此打住了。霖之助心中,对于搜索堇子的前景充满了绝望。
 ——叮铃叮铃。
 秋季的薄暮,天色昏暗得愈发早了。香霖堂有客拜访 。
 “嚯,山上的仙人大人……今天有何事特意前来吗。”
 “我有件想要打听的事情。”
 前来造访的是茨华仙。
 “请问是?”
 “这边,宇佐见堇子来过吗?”
 “啊,是这件事啊,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见过。”
 “果然如此。毕竟,据说她最近没法做梦了。”
 “是吗,原来如此……等等,难道说你最近见过她吗?”
 “啊? 是、是啊。她现在很好。”
 “呃,啊……原来如此。你见到堇子君的地方是在外面世界吧?”
 “这个,就任凭你的想象了。”
 也就是说,这位仙人不顾禁忌而出境前往外面世界,确认了堇子君的存在。原来如此,这都能做到的话可就没有比之更轻松的搜索方式了 。总之,堇子君的存活算是得到确认了。
 “是吗,堇子君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们这边连搜索对策总部都建起来了,忙了一通,也还是手足无措。到最后她们甚至还开始说些堇子是被关进了梦境世界之类的话……”
 “被关进了梦境世界……? 愿闻其详。”
 “嘛,不过是灵梦她们的想象而已。据她们所言,堇子君没有出现在幻想乡,是因为迷失在了梦境世界。”
 “灵梦既然会说出这种话,想必是有什么根据。而且就堇子的现况而言,她健康倒是健康,但睡觉的时候完全不会做任何梦,也因此无法来到幻想乡了。看来和灵梦的直觉有什么联系。”
 “梦……? 虽然的确像是有什么关联,但不再做梦了?这难道不正与灵梦那被关在梦里的猜测正相反吗……”
 “既然和梦境世界扯上了关系,在现实的我们是无能为力了。得把那家伙叫出来。”
 “那家伙?”
 “梦之支配者 (哆来咪·苏伊特) 。”
 ——第二天的香霖堂。
 茨华仙加入后的“宇佐见堇子失踪事件”搜索队,已经直逼真相。
 “听说,灵梦很快就要带哆来咪过来了。”
 “明明之前说根本不知道在哪,亏她还能够抓住。”
 “据说她在梦里,喊着‘赶紧出来!’大闹了一番后就现身了,并约定和我们在这里见面。能够做清醒梦的眼罩的效果真是不一般。”
 “是、是吗。她真做清醒梦了啊。用那个眼罩。”
 叮铃叮铃。
 “久等了——。我给带来了,梦之支配者。”
 “各位好。我就是哆来咪·苏伊特,梦之支配者。”
 灵梦与梦之支配者走进了店里。正如梦之支配者其名,店里弥漫着非现实一般的异样氛围。
 “——堇子的事对吧。的确,她迷失在幻想乡的梦境世界是不争的事实,现实中的她不再做梦也是确有其事。”
 “嗯?怎么回事?”
 “她的梦处于一种极为复杂的状况。追根究底,她为什么仅仅能够在做梦时来到幻想乡呢?”
 梦之支配者的解释如下。原本,对于堇子君而言幻想乡是她所憧憬的梦中世界。从一开始对她来说,来到幻想乡就无异于是来到梦境世界。而当她越过结界直接以肉身来到幻想乡时,受到“都市传说异变”影响的她的肉身一分为二 ,其中一半残留在了幻想乡。而在幻想乡这边的她就是所谓的二重身。
 “也就是说,存在两个堇子君?”
 “可以认为每当外面世界的她睡觉时,她就会经由二重身来共享意识 。二重身没有本体便无法存在,因此只有当她做梦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幻想乡。”
 “唔。不是很懂。”
 大家的头上都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些都是迄今为止的事情。刚才你问我是不是有两个堇子,其实是一共有三个人。‘外面世界的堇子’、‘幻想乡的堇子 (二重身) ’,还有原本做梦时会梦到的‘梦中的堇子’……要说现在发生了什么呢,是这个第三人,也就是梦里的堇子暴走之后夺走了二重身的肉体,在梦境世界胡作非为。结果,现实的堇子不再做梦,再然后,二重身也不再出现了。”
 “也、也就是说?呃,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来着,要怎么解决?不,其实连问题都算不上?”
 灵梦难掩混乱。
 “梦中的堇子,深信自己才是真正的堇子,想要出现在现实世界。假设,她从梦境出走的情况下。她会与现实的堇子互换,而她本人也会忘记自己曾经是梦中的堇子这件事普通地开始生活。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不、不,没问题、吗。”
 魔理沙也稍许有些困惑。
 “只不过,梦境居民都过于敏感,全都觉得‘既然你能做到获得肉体前往现实那凭什么我不能’,因而嫉妒得百般阻挠。这导致了,现在,梦境世界充斥着攻击性的噩梦。就这样梦醒的话一定会盗汗淋漓吧。要说有什么问题就是这个。”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梦之支配者这不知所云的解释,以及些许让人感到反差的问题点。无法辨明失踪与否的事件。从中完全看不出解决的方法,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案子会成为一桩悬案。
 “总、总而言之。堇子并没有失踪。也没有被任何妖怪袭击。不如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件,这么想就对了吗?”
 灵梦下定决心说出口来。
 “没有问题。”
 “那、那样的话。这就轮不到我出马了。”
 灵梦投降了。
 “喂、喂。真够狡猾的。说着‘幻想乡的人类都得去拯救!’还把我也给卷入事中的到底是哪个家伙啊。”
 “可是,她不是已经得救了吗?不如说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事件的话要我怎么拯救……”
 “等一下”茨华仙突然插嘴。
 “详细解读刚才那些话,会发现有一个人并没有得救。”
 “是谁?”
 “堇子的二重身。虽说是二重身,但也改变不了她是现实中的堇子的事实吧?喂,哆来咪。按你刚才所说,假设梦中的堇子取代了现实的堇子,二重身会怎么样?”
 “是这样。我想梦中的堇子,霸占了二重身的肉体之后试图前往外面世界,会导致现实世界产生两个宇佐见堇子。当两人相见时,其中一方就会消亡吧。而且我想由于二重身从幻想乡中消失,从今以后堇子也再不会出现在幻想乡。”
 哆来咪满面笑容地说道。
 ——在那之后“宇佐见堇子失踪事件 对策总部”改名为“宇佐见堇子 (二重身) 营救总部”,继续进行作战会议。
 然而就算这样说,能够自由干涉梦境世界的人在场只有一位,因此作战内容几乎全由她定夺。
 “——最简单的作战策略是在梦中击败她,等待全新的梦中堇子出现,然而她在一切的事情面前异常地强大因此采用寻常手段难以做到这一点。由于她坚信自己才是真货,说不定会抱有一种坚决不会被击败的强烈意志,甚至可能有人在暗中伸出援手……”
 “既然是梦之支配者,就不能强制替换梦境吗?”
 灵梦不耐烦地说。
 “我无法干涉到那种地步。就算说是支配者,我也就像是个梦境居民们居住的动物园的管理者。我无法创造新的动物。最多我也只能唆使梦境居民去战斗……”
 “那样的话,就去唆使强大的家伙,由他们来击败梦中的堇子 。啊,对了,如果目的单单只是击败她的话虽说肮脏一点但是只要让多个人去围攻她不就好了!”
 “嘛,我倒是可以去拜托一下,但能不能实现全凭梦境居民们的心情。他们基本上都我行我素……”
 “就只能坐待他人的帮忙也太让人不耐烦了。就没有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吗。”
 一直陷入沉思的霖之助终于开口。
 “话说回来,被称作是二重身的幻想乡的堇子君,现在是怎么样的状态?”
 “啊,她的话由于被梦中的堇子夺走了肉体,她现在处于寸步难行的灵魂状态。”
 “不能让她在梦境世界行动吗。”
 “可以是可以……难道……”
 “那样的话,堇子君的问题,只能让她自己去了结了吧? 决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堇子君。决定到底谁才更配得上现实的肉体。”
 “你是说让二重身和梦中的堇子对决? 那要是二重身输了……”灵梦急忙说道。
 “堇子就不会再出现在幻想乡了吧。我觉得是没什么问题,要这样做吗?”哆来咪依旧笑着。
 “就这样吧。外面世界的堇子君什么事都没有。打从一开始就没发生过什么失踪事件。顺其自然就好了。”
 ——大约时隔三周后我再次来到了幻想乡。
 这段时间里不知为何我做不了梦,一直无法来到幻想乡。不过,仅仅三周的时间幻想乡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香霖堂还是一如既往。
 “哎呀——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幻想乡真凉快——”
 “哎哟,你没事啊,我还担心你来着。”
 “不知为什么最近做不了梦了——我还以为是某种睡眠障碍,去医生那里看了看。结果又突然能做梦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总觉得有点恐怖啊——”
 “是吗,搞不好你在梦里,赢了一场恶战呢。”
 “? 啊啊说到战斗的话,我手机上不知不觉多出来一堆照片,你瞧,这是灵梦吧?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妖怪在战斗……这是不是代表,有人偷偷用了我的手机?”
 手机的相册里,除了未曾见过的弹幕和妖怪之外,还有着各种各样的照片。
 “嚯,这照片里的弹幕真吓人。”
 “这些照片太棒了! 我下次在这里放台旧相机,大家能不能帮我多拍几张照片啊。搞不好我能在Instagram上成为网红!”
 除此之外手机上还保存着自己并未写过的日记。读了那些日记后不知为什么,明明我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做过梦,却有种噩梦连连的错觉。
下回待续

注释


< 东方外来韦编第5话   东方香霖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