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工学论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简介

「读者工学论 写故事之前需要思考的6件事情」是由作家海猫泽Melon与新城Kazuma主持的作家座谈会。
2013年8月29日,ZUN受邀参加第五回读者工学论座谈会。本词条是该座谈会上神主发言的摘要。

海猫泽Melon×新城Kazuma presents 「读者工学论 写故事之前需要思考的6件事情」第5回
(海猫沢めろん×新城カズマ presents 「読者工学論 物語を書く前に考える6つのこと」第5回)

  • 日文摘要汇总自推特(需要翻墙)
  • 请注意,本页面内容并不是原版记录,而是来自听众的总结,可能与神主现场发言有所出入。
  • 翻译:京都人形

中文翻译

海猫泽
书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在买之前是看不到内容的。
ZUN
要是书有了体验版,人们就会知道书是怎么制作的了。

  • 在正式进入话题之前会场上播放了由爱好者制作的东方介绍短片

「如何将小说的有趣之处工学化」
 ①普遍的故事的构造、构成方式
 ②由媒体导致的心流体验的不同
 ③因人而异的趣味嗜好
海猫泽
①是古典的做法,②也就是人气,③则是随心所欲。
新城
②的不同在于作者、读者、主人公之间的三角关系?
ZUN
东方大体来说是③吧。

ZUN
不如说(梦时空)其实就是梦幻小妖精(Twinkle Star Sprites)吧。
  • 东方第1作(灵异传)是在文化祭上免费颁布的,颁布数量为30个。
ZUN
当初只有「这样的话玩家会很高兴吧」这样的意识。

  • (被问及东方辉针城和NICONICO动画上yuke氏的视频「这样的东方才不要呢」系列有无联系)
ZUN
由于自己不怎么看NICONICO动画,所以不会受到NICONICO的影响。

  • 「ZUN」来自于他小学时的外号。
ZUN
总的来说还是喜欢音乐的工作。
ZUN
游戏音乐可以让游戏热烈起来。
由于没有语音之类的,因此会通过音乐来调节气氛。

  • 关于香霖堂
ZUN
被强迫进行了游戏以外的事情。是杂志杀手(香霖堂屡次因杂志停刊而迁刊),但作品本身不知为何活了下来。

  • TAITO曾经向ZUN询问过是否要将「东方」系列游戏商业化。
ZUN
我曾经很想制作奇奇怪界2。也曾向TAITO提交过这个企划。

ZUN
到摊位上买东方游戏的人的男女比例大概是500:1到1000:1。

  • ZUN从2003年就开始收到其他人制作的东方同人志。
ZUN
我想N次创作不是从NICONICO开始的,大概是从2ch的Mona的时代开始的。
由于没人主张权利,所以实质上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ZUN
当初不知道(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在CM上的类别代码应该是东方还是同人,就像工作人员询问,他们对我说「会根据您申报的类别进行安排」。
但申报之后发现最终哪个类别都不是。
ZUN
二次创作中,「东方○○○」这样的标题非常容易让人误会,常常想让各位停止使用这样的标题。
ZUN
我的创作不会受到二次创作的影响。
对我来说一次创作和二次创作之间有着明确的界限。
我也认为原作者在创作之中处在神明的位置。

ZUN
有点想要点下酒菜啊。
海猫泽
那就休息的时候弄一些过来。

ZUN
在东方的二次创作中小说比较小众。
即使想要在展会上卖,也很难让人当场了解内容,只好冲着封面去买,但有些小说封面上连个图案都没有,这就不禁让人怀疑到底想不想好好卖了。

  • 被问及东方哪一作最重视故事情节
ZUN
故事是附赠的。我哪知道故事是什么。

  • ZUN曾经为式神之城进行DEBUG。

  • 东方中的角色在日常生活中不会打出弹幕。

  • 被问及从何处掌握民俗学相关的知识
ZUN
那些不论何时只要认真学习就能学得到。我非常喜欢和风。
不过要说东方创作起始于哪部作品我说不出来。
制作东方的起因
想要制作射击游戏>角色性不足(从游戏类型的角度来说)>想要起名>光是命名没有意义,去思考名字的理由>故事变得必要……
ZUN
荒俣宏的《帝都物语》是我喜欢的作品之一。
我也非常喜欢妖怪道中记那样的和风游戏。
这些作品之中的一些要素可能会一点一点地出现在我的作品之中。
但我不会被特定的一个作品受到强烈的影响。
ZUN
在游戏的故事设定中能够最大限度地活用的,就是历史。
ZUN
我非常喜欢历史,尤其是飞鸟、奈良。
ZUN
《远野物语》是我在创作了东方之后才读到的。
与元捏他的差异是非常重要的。
ZUN
(玩家)可能会非常在意作品和元捏他一致到什么程度,但作者会非常看重如何不与元捏他重复。

ZUN
我当年直接看了EVA电视版的最终话。序我看了。
看了破之后我觉得这是我应付不了的作品。
看了Q感觉有点明白了。我想一个作品能让大家都想谈论这部作品是很重要的。
ZUN
如果让我写故事,要想写得非常燃,恐怕会死几个角色。一成不变才是重要的。
ZUN
有点想写一写严肃的剧情,但我对我的角色过于喜爱,所以会产生限制。
因此让我写严肃的故事是不现实的。


  • ZUN在场上对竹本泉进行了讨论。

ZUN
受到二次创作的影响而进行创作某种程度上在我心中是禁忌,所以不太会主动去查看。
ZUN
我比较害怕我创作的世界观会崩坏,大概。

ZUN
我感觉(我)只能创作“东方”了。即使创作了别的恐怕爱好者也会把它当成东方来看待。
  • 被问及如果创作东方之外的故事会创作什么样的故事
ZUN
我会创作像JOJO那样的。

  • 一位小学二年级的女生曾经向ZUN赠送过按按钮可以冒出啤酒的玩具。

ZUN
前面的几个关卡的角色都是随便设计的。
  • 被问及是否知道哪个角色最为人气
ZUN
不太清楚。
  • 被问及最喜欢哪个角色
ZUN
基本上是主人公吧。
除此之外登场次数越多的角色,就是我越喜欢的角色。
  • 被问及会因哪个角色拥有人气而惊讶
ZUN
1面、2面的角色变得人气之后会很惊讶。
ZUN
是“大妖精”吧?
怎么看都是路人的一个角色被当作一个正式的角色来看待,而且还有一定人气,我记得当初我得知这件事之后非常惊讶。

ZUN
能够将游戏的难易度、对游戏的不满转换为下一个关卡的伏笔,这是只有STG才能达成的表现方法。
我想最接近电影的游戏就是STG。
ZUN
STG的关卡和音乐都是自动流淌的,因此易于操纵感情。
对玩家来说是受身的STG是最为理想的。
ZUN
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中的按钮的动作,与存在于虚拟世界之中的物体的动作的联动,便是电脑游戏的本质。
ZUN
能够凭自己的意志移动画面中的角色,就是电脑游戏最大的优点。

  • 被问及东方第一作是打方块游戏,是否是由于世界上第一款游戏就是打方块游戏
ZUN
只是偶然。

ZUN
我从未制作过东方的角色表或第一人称的笔记。
如果不制作可能会很困扰,实在不行我就会去google上搜索。
ZUN
游戏中的角色是游戏系统邀请我制作的,除此之外没什么原因。
游戏优先。我想制作的就是游戏。

ZUN
我最喜欢的STG是太空战机外传。
尤其是BOSS非常具有个性,而且元捏他是谁都知道的鱼类和贝类,这是它的魅力之处。
  • 关于太空战机外传:90年代是STG的冬天→同时期由于街霸2的登场而走进了格斗游戏的时代→格斗游戏也和STG一样走向复杂化→此时出现的便是太空战机外传。

  • 关于对设定的深入解读
ZUN
我自己也会深入地对角色进行设定,而只将其表面的部分展现出来,获得满足。
所以我并不在意玩家对设定的任何解释。
ZUN
我非常享受制作的过程。
我想二次创作的人也会非常享受,因此或许我所做的只是提供一个创作的空间而已。
ZUN
虚构之中的一切不能没有意义。
东方能够被支持的理由或许就是能够逆玩家的猜测、深入分析而行。


  • 手中拿着VOCALOID小说
ZUN
这是一迅社的!

  • 被问及儚月抄相关问题
ZUN
在最初的漫画原案的时候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包括故事的结局,一切都是最先想好的。
搞不清楚该如何衔接漫画、四格和小说,即使整个阅读一遍还是看不太出来。
紫与丰姬的直接对决是一开始就想过去避免的。

ZUN
东方的登场人物全都是女孩子,也只是因为当初觉得「这样可能会比较有趣」。
也曾经考虑过如果男性之间用弹幕战斗可不可以。
ZUN
我不太喜欢年表或者背景完全固定的游戏。
我想做到这种程度玩家也不会高兴。
或许现在也会有人高兴,不过那和射击游戏的快乐是不同的。

  • 座谈会结束,海猫泽Melon开始试玩STG游戏∀kashicverse(Endless Shirafu制作)与东方辉针城体验版,ZUN开始解说东方辉针城的内容。
  • 提及辉针城体验版的三面BOSS战
ZUN
这个是体验版,所以还有BUG,这里有看不见的子弹哦。

ZUN观看Bad Apple!!影绘PV

  • 关于Bad Apple!!feat.nomico
ZUN
编曲的方式有些微妙。
  • 被问及看完BA影绘的感想
ZUN
非常感谢制作者。但是对我来说我自己制作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所以派生作品就不评论了……

ZUN
我想酒宅是NICONICO唯一无法吸纳的宅。
ZUN
人工创作技术的顶点,就是大家都说『是吗,真厉害。然后呢?』的时候。
ZUN
被人带到夜总会之后情绪会低落。
ZUN
我并不是每天都在游手好闲地生活的。
  • ZUN的父亲可以在酒后滑雪和打高尔夫。

  • ZUN在会场咖啡厅的墙上留下了亲笔绘(魔理沙)。

ZUN在墙上作画
ZUN所绘的魔理沙
  • 在问答的最后
ZUN
看到大家向我提了这么多东方相关的问题,大家这么喜欢东方我很高兴,但大家一定要有一点其他的兴趣哦。

  • ZUN在离场后将手机遗落在会场,随后赶回会场将之取回。本次活动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