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bLank Memor-秘封活动记录外传-code:Okina

来自THB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本页是关于东方Project
二次创作同人志的词条

作品信息

基本信息
封面图片
名称 bLank Memor-秘封活动记录外传-code:Okina
制作方京都幻想剧团封面图片
首发日期2019-06-07 (COMICUP24
类型漫画
分级指定一般向
尺寸B5
页数56P
登场人物宇佐见莲子
玛艾露贝莉·赫恩
拉夫卡迪奥·赫恩
藤原妹红
摩多罗隐岐奈
八云紫
八云蓝
售价会场售价:40人民币
官网页面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74877201

Staff

脚本/作画
織(藤原織〈本我的解放〉

宣传PV

视频制作 
草石虫

剧情出处详解

涉及剧透,以下皆用赫恩指代小泉八云、拉芙卡等称呼

  • P02、P51 《idolatry》
  出自《The Life and Letters of Lafcadio Hearn Including the Japanese Letters, Vol.Ⅰ》,赫恩晚年关于自己少年时期的一段回忆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时,我必须去忏悔,而我的忏悔是非常诚实的。一天我向神父忏悔自己有罪‘我渴望那魔鬼会以美人的模样到我身边,如同诱惑沙漠中的隐士那样,我想自己是应当屈服于这种诱惑的。’神父本是道貌堂堂的人,不轻易生气,可那次他气急了,‘我警告你!’他对我大喊,‘不要再去祈求那些了!你一定会比你预期的要更加后悔的!’他的诚恳使我顿时被恐惧的喜悦充满,我觉得这下这引诱必然会实现了——因为他看上去那么认真……然而如今那些美人们依然在地狱里。”
  • P03 多个灵魂的传说

  出自《日本魅影(Glimpses of Unfamiliar Japan)》,据文章所说是赫恩从某位出云的园艺师那里听说来的说法

  • P08 白鹭与乌鸦
    • 白鹭:Heron(ヘルン)赫恩本人更中意这么念自己的姓氏,即“鹭”。同时鹭亦是小泉家家徽。
    • 乌鸦(Raven)赫恩在美国时期的自称,出自爱伦·坡的长诗《乌鸦(The Raven)》。自然,乌鸦也是紫的式神之一。
    • 灵魂循环:赫恩在随笔和散文中时常提到的概念,《灵魂先在的观念》一文可见一斑。
  • P14 《漂浮(Levitation)》
 “早晨到了。我决心从窗口飞出去,这样想着,我睁开双眼,从床上起了身,那熟悉的自然法则又再次主宰了我。我是那样不情愿被它主宰。我明白了,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现过。”
 “这次绝对不会弄错了。这次醒来后,我一定会飞的。”
  • P15 隐岐,烧火山等相关情节
    • 出自《日本魅影》下篇第八章《从伯耆到隐岐》。赫恩从境港(国内译本错译成坂井港)出发前往隐岐的一段游记(当然有经过文学加工,其中出场的人物偶有虚构),前往隐岐的汽船也按照史实的照片进行作画和补全。原文比漫画本身展现得更为有趣。

  必须指出的是,隐岐奈和隐岐本身并没有关联。

  • P19 赫恩与妹红
    • 《登富士山》一文,可见妹红与中年赫恩的体力相当。(笑)同时妹红与赫恩的家庭出身与情结皆存在不少相似,可以说是相似的二人。
    • 赫恩对大海的情结从幼年持续终身,其最喜欢的传说便是浦岛太郎。详见《一个夏日的梦》或八云紫/分析考据
    • 在秘活中赫恩同样保持了终身少年期的模样,原因同样详见八云紫/分析考据
  • P21 赫恩在美国时期作为新闻记者在报社工作
  • P25 两格回忆,其中一格出自《日本魅影》第四章《江之岛朝圣》


  • P27 《一个英语教师的日记》可见相关情节。
  • P36 赫恩厌恶基督教,尤其传教士,亦厌恶骑在人头上的信仰。不过,事实上由于少年期被当作神父培养,他还挺熟悉基督教的,但基督教带给了他诸多的痛苦,因而谈到这种“传染病般的”信仰会激发他的逆反心理,实在是个叛逆的少年,这样的叛逆亦持续了终身(但他并非没有自知之明)。
  • P40 赫恩不擅长应对女性,甚至结过婚也一样。(大爆笑)
  • P42 如果将上面的考据的原文全部读完,应该可以理解这页的发言了。
    • “(自己是)一个无信仰的人——一个叛教者——一个不知羞耻和体面的人。”
    • 《江之岛朝圣》
      它离我自己的存在遥远得恍如隔世.然而多年后,我却突然发现同样的信仰也在某个人文环境的局部中存在。感受一下它的神话吧,尽管正在衰老,但仍然活生生地环绕在你周围,这简直就是浪漫主义的梦想得以成真,你感觉自己仿佛穿越了二十个世纪,重新返回一个更加快乐的生活世界。因为这些奇特的路神和土地神仍然真实地存在着,尽管残破不堪,长满青苔,很少有人祭拜。至少此时此刻,我完全沉浸在这个古老的世界里——也许恰好处在一个新纪元的开端上——古老的信仰正在变得有点过时,在新的哲学思想富有侵蚀力的影响下慢慢崩溃。我知道自己还是一个异教徒, 热爱着这些简单而古老的神灵,一个民族孩童时代的神灵。
    • 《我要月亮》圆神赫恩
      所有的一切都能说是一个关于愿望的问题吗?只要这个愿望是关于拥有,是关于存在的愿望。人生的悲哀大部分起因于错误的愿望及其卑微。占据整个地球、支配整个地球也不过是个可怜的卑微的愿望。我们应该有更远大的志向。人应该有成为整个宇宙的志向,成为比宇宙更大,比几十亿个宇宙更大的存在的志向,成为超越时空的存在的志向。这就是我的信条。
    • 赫恩本人有锻炼臂力的兴趣,不仅可以在小泉八云纪念馆看到其基于“以最短时间获得最大运动量”为目的而使用的哑铃,实际上,其少年时期就已经很喜欢炫耀自己的肱二头肌,据同学所说有着一双如同雷神之锤的粗糙双手。或许这是梅莉在莲台野夜行中能徒手推动墓碑的neta来源……


  • bLank Memor
    • blank:空白的
    • memor:可用内存;缺失了“y”的memory。对应秘封活动记录的“record”。
  • 封面《梦的书》
... "No regret is vain. It is sorrow that spins the thread,—softer than moonshine, thinner than fragrance, stronger than death,—the Gleipnir-chain of the Greater Memory.... "
In millions of years you will meet again;—and the time will not seem long; for a million years and a moment are the same to the dead. Then you will not be all of your present self, nor she be all that she has been: both of you will at once be less, and yet incomparably more. Then, to the longing that must come upon you, body itself will seem but a barrier through which you would leap to her—or, it may be, to him; for sex will have shifted numberless times ere then. Neither will remember; but each will be filled with a feeling immeasurable of having met before...."

 ……“不会白白地悔恨。这条线,比月光柔和,比芬芳浅淡,比死亡有力。这线是用在魔狼锁链(Gleipnir)上的吗?纺织这样的线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情啊……
再过几百万年,你就能再次见到了。而且你也不会觉得这时间漫长。无论是几百万年,还是一瞬,对于死者而言都是一回事。再会时,你已不是你,她也不是她了,两人都有什么地方得到了欠缺,同时,又在其他的地方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你焦急地等待着这个时刻,你的身体是你的障碍,是你奔向她的障碍。或者说是奔向他。到这个时候,你和她已经经历过了多次的性别的转换,也许再会时,你是女的,她是男的。虽然你们都不再记得什么,但你们的心中会充满了过往在一起时的感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