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THBWiki!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请点击右上角注册一个帐户
  • 有任何意见、建议、求助、反馈都可以在 讨论板 提出
  • THBWiki以专业性和准确性为目标,如果你发现了任何确定的错误或疏漏,可在登录后直接进行改正

ZUN/东方茨歌仙访谈

来自THBWiki
< ZUN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本文刊载于连载东方茨歌仙最终话的Febri Vol.55。
  • 翻译:京都人形


原作 ZUN
漫画 azmaya

东方茨歌仙
连载完结纪念访谈


自从《Chara☆Mel Febri》的诞生开始就一直在此杂志连载的《东方茨歌仙 ~Wild and Horned Hermit》在本期终于完结。在「东方Project」众多漫画之中《茨歌仙》连载9年实属最长,漫画单行本的累计发行数量也超过100万本,是广受爱好者喜爱的代表性的作品。为了纪念与Febri读者和东方爱好者们一同走来的故事画上句号,我们对原作者ZUN与漫画画家azmaya进行了采访。(取材·文章/编辑部)

——
恭喜完结。连载历时9年终于完结,请先谈一谈你们直率的感想。
ZUN
因为是隔月连载,所以作品的话数并没有那么多,但给我的印象还是“终于结束了”。按照单行本来看,东方的官方漫画大多3卷就完结了,《茨歌仙》超过4卷之后连我都在想“这个是要怎么样啊”(笑)。
azmaya
非常感谢。9年,真漫长啊……!《茨歌仙》是我在刚上大学的时候作为出道作开始的,几乎我整个20岁到30岁之间都是与连载一同度过的。原本我只是作为趣味的一环在画东方的同人志,谁知拿到了出版社的邀请……因此这是左右了我作家生涯的重要的作品,能够让我来担当这部作品真的是太好了。现在想来,当时我并没有多少画漫画的经验,不由得想“让我这种人来画真的好吗”。
ZUN
考虑到当时东方的盛况,还是这样比较好。不过,我没想到会持续到现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只是在担心“《Febri》要是没了,该换在哪里连载呢”。能够持续到现在,毋庸置疑要归功于《Febri》依旧存在着(笑)。
azmaya
我当时虽有听说是在普通杂志而非漫画杂志上连载,不过我第一次拿到样本的时候,还是因为开本很小而吓了一跳。
——
从第47话到最终话,可以说完全符合作品的高潮,是连续的长篇。
azmaya
与既往的悠哉日常不同,变成了战斗漫画。用画来说明剧情变得很重要,我以前也没多少认真画战斗的经验,所以压力很大。ZUN先生允许我战斗场景很大程度上自由发挥,因此为了沿袭整体的剧情,同时加入一些让漫画更加精彩易懂的元素,导致页数增加变成了前后篇(笑)。
ZUN
说实话,在此前的故事中(茨木)华扇很少作为主人公行动,我就希望最终话能让她好好担任一下主要角色。从(博丽)灵梦的角度上看她的立场好比是敌人,这也是最初就设计好的,华扇神秘的部分和她的真身想必大多数读者早已经知道了,我想揭晓这些秘密本身应该会是很有趣的。作为一个悬疑剧,犯人大家早就已经想象到了,属于让读者去享受了解犯人作案动机、揭穿作案手法的形式。
——
最初剧情上的高潮就是设计好的吗?
ZUN
虽然没有具体决定,但我想最后一定会不得不与灵梦战斗,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展现。华扇与灵梦战斗谁输谁赢并不重要,但我希望结局是只有灵梦不得不知晓关于华扇的秘密并藏在心里。因为创作故事时需要考虑角色之间的联系,考虑到今后的发展,我觉得这样是最方便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当初设计一个华扇这样训人的角色,就是想让被训的角色、也就是灵梦去成长,所以最终《茨歌仙》成为了让读者去欣赏灵梦与她之间的立场变化的故事。
azmaya
是啊。所以我才把灵梦画得很帅。
——
最终话华扇不愧为主人公,以华扇的话始,也以华扇的话终,对于茨木华扇这个角色,二位如今又有怎样的看法?
ZUN
和初期相比,成为了一个更加便利、好用的角色。按照最初的印象,她的人物形象有些阴暗面,知晓很多事情,要说的话就是类似八云紫的站位,但随着与灵梦在一起、与灵梦一样见到各种事物大开眼界,她也出现了很多大意的一面,让人物变得柔和一些。不过,对于灵梦来说,她还是处于比她稍高一点、监护人的地位。这种角色在东方中是独一无二的,我觉得恰到好处。
azmaya
读ZUN先生原稿的时候,也有不少让我觉得“这里应该画得可爱一点”的场景。包含这些柔和的一面,作为这部作品的角色,我觉得她可爱得不得了。对于我来说也是个特别的角色。
——
在最终话过后,灵梦和(雾雨)魔理沙等人与华扇的交往也会继续下去吗?
ZUN
很让人在意吧。不过,读过漫画之后就能发现根本没有人去提华扇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今后也是一如既往。
azmaya
我也觉得是一如既往,关系并不会改变。
ZUN
发生了变化的,可能只有她与灵梦的关系了。也就是灵梦对于华扇的立场变得更弱了一点(笑)。
azmaya
更弱了(笑)。
ZUN
我觉得现在灵梦是被华扇下了个封口令的状态。因此,就算灵梦揭露华扇的真相,立场变弱的也是灵梦。就像人质一样,根本行动不了。华扇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会采取那样的行动。另外,我也一直想让灵梦说出“你这个鬼…”这句台词(第49话《断善修恶的怪腕(后篇)》)。一直在想该在什么时候让灵梦说出这句话。
——
回顾连载开始当初,在画这部作品的过程中有发生什么变化吗?
azmaya
我的话,画风都变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有“必须要画得好”“为此必须要勇于多加尝试”的观念,因此每一话我都加入一些新要素新技术,导致画风一直在变,对于读者有些抱歉,但我觉得变一变要比不变强。按照单行本来说,从第6卷开始我的画风就安定下来了,而到了第9卷左右作为漫画应该是很好读的了。
ZUN
作品也是活的,很少会以和当初一成不变的想法去创作,作品也一直会变化。我也不是从最开始就彻底决定要创作什么样的东西的类型,一直都是先开始了再说,之后怎么发展变化都是随遇而安,所以最大的变化应该还是azmaya小姐的画风了。
——
从这个角度上看,ZUN先生和azmaya小姐之间原作者与漫画家的关系感觉一直都没变。
ZUN
最理想的,就是让画画的人负责一切。当然,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交给画家,所以我偶尔也会插嘴,但并不会说得太多,有问题则去回答。要是有人问《茨歌仙》是谁画的,我不希望是“我让azmaya小姐画的”,最好能说是“azmaya小姐画的”。
azmaya
从作画的角度来说这是个很难的问题,但我觉得这也是我自己的责任的问题。要是跟人说一切都是遵照指示做的,会感觉自己承担不起责任。
ZUN
虽然我此前也并没有与很多人画过漫画,但我几乎没有对漫画家指示过“要这样画!”。因为在一同创作漫画的过程中,我也要一起成长才行。所以,与azmaya小姐创作的《茨歌仙》,回头一看,也是“我们画出了这样的漫画”的心情。
——
在东方Project中,《东方茨歌仙》有着什么样的定位?
ZUN
在我心中,能够说“这是东方Project”、自己完全投身制作的只有游戏,去写漫画原稿大多都是来自外面的工作,做这样的工作的时候就会让我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人在制作游戏,有种变得主流的感觉。其中,《茨歌仙》这部作品算是给予了我“作为漫画原作者的ZUN”的意识,让我觉得创作东方的漫画对于自己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在此之前东方的漫画作品也有一些,但真正长时间连载,使我以“漫画原作者ZUN”的意识去创作的只有这部《茨歌仙》,以及几乎同时开始连载的《东方铃奈庵 ~Forbidden Scrollery.》。《茨歌仙》是使我做到之前没做到的事情的作品,让我觉得原来我也是会成长的。
azmaya
我觉得这部作品成功展示了角色们在游戏中见不到的可爱一面。当然,在游戏中角色们也很可爱,但漫画每一页每一格都能尽情地画角色们各种各样的表情,算是可以让人一窥角色们的日常的感觉。
ZUN
在游戏中的角色,直白地说就是游戏系统的一部分,仅仅承担说明剧情的作用,为了提高角色魅力而选择的媒体,基本上都是漫画。不仅仅是二次创作,我希望这样的官方漫画也能在让新角色登场的同时,描绘既有角色们的日常。
azmaya
所以,充满日常气息的日常回是我非常喜欢的。做做饭、吃吃喝喝……尤其是做饭的回数特别多,灵梦会穿着烹饪服做饭,魔理沙也会准备什么吃的。与其他作品相比,《茨歌仙》能看到更多这样的场景。
ZUN
此外,画东方漫画难免会让灵梦变得超凡脱俗,因此我想尽可能放低灵梦的立场,体现一种在别的游戏和漫画中见不到的世俗气息。
azmaya
这算是始于《茨歌仙》的灵梦的崭新的一面吧。
——
请谈一谈二位喜欢的回。
azmaya
首先,虽然是最近的,但我想说是第49话后篇。我想对于读者来说这一话应该也是很有冲击性的,但能画出那个,我觉得这9年来我也没有白画。第20话的酉之市回(《错误百出的酉之市》)里面出现了很多角色,我也比较喜欢。这种祭典回我能画很多很多角色,也有一种能让人看着很开心的特典回的乐趣。然后就是第43话(《博丽神社富不起来》)的博丽乐园回。万万没想到华扇会积极主动站在灵梦一边,这点我很喜欢。
ZUN
第43话是和后面《东方凭依华》联动的内容。在这一话的时候读者还不知道《凭依华》中会出现贫乏神,但其实贫乏神已经在了。这个故事其实就是在说博丽神社看起来在拒绝盈利,其实就是因为贫乏神在这里。不过当时《凭依华》还没有公开,我不能具体去描写这一点。
azmaya
在那之后隔了一话,(依神)紫苑就登场了。
摘自第43话《博丽神社富不起来》
ZUN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第32话(《狸猫争地秘密战》)。(二岩)猯藏登场和华扇比酒量,但尽管明面上是在比拼酒量,其实暗地里下了手脚,最后还输了。虽然猯藏登场时给人一种强者的气息,实际上她也展现了身手,但试图用肮脏的手段胜利最后却输掉的剧情,我是很喜欢的。当时正好是猯藏在《铃奈庵》里大显身手的时期,包括灵梦也是,在某一处大显身手的角色在另一处却遭遇失利,这样的剧情我非常中意。然后就是我在写剧情的时候感觉很有意思的时候。这个第32话,其实是我第一次对着读者明确表示,“这家伙其实是鬼吧”。华扇的鬼的特征和邪恶的氛围在这一回也是凸显得淋漓尽致。不过读者看了之后估计也只会说“早就知道了!”(笑)。
azmaya
这一点说得很明确了(笑)。
摘自第32话《狸猫争地秘密战》
——
最后希望二位为各位读者说一段话。
ZUN
非常感谢大家阅读到现在。《茨歌仙》完结了,不代表华扇就死了。她毕竟身处幻想乡。就像刚才说的,灵梦和华扇的关系改变后会发生什么,想象一下是很有趣的,说不定华扇在今后的作品中还会登场。
azmaya
从《Febri》诞生开始相伴至今,真的非常感谢。最终话干脆利落地完结,使我最终能够献给大家一部欢乐的作品。我今后也会作为漫画家活动,日后如果见到还请多多关照!